[小說]3-57-泛民大會

太子 明愛中心


香港明愛成立於1953年7月,為天主教香港教區轄下慈善團體,是國際明愛162個成員組織之一。


香港明愛成立於二戰後的動盪社會,專門向弱勢社群提供援助,後來在1974年正式以『香港明愛』為名,並提供各項服務,如社會工作、教育、醫療護理、社區及與接待等。


而位於太子的這座社區中心,專責青少年及社區的全面發展,提供社工關懷等多種服務。


這間標榜關懷社區的中心,現在卻是守衛森嚴。莫說弱勢社群,就連老鼠也別想混入去。那種令人心寒的氣氛,任誰路過都會曉得,裡面正發生大事。


這裡的禮堂裡面,正在舉行泛民主派的聯合大會。


顧名思義,這場大會集合泛民各派而開。再看守衛森嚴的程度,可想而知,他們會議議題是多麼大,多麼重要。夠膽在這重要時刻遲到的,不是白痴便是膽生毛。


此刻,卻有兩個膽生毛的白痴匆匆趕來。


白鴿派的咖喱飯和Nick。


他們趕來這裡,卻非為了開會,而是為了找師父—民主男神。


兩人欲從正門進入,卻有人從旁殺出,一口氣拉住他們。咖喱飯正欲還擊,才發現原來是熟人:「原來是阿邦!你在搞什麼鬼?為什麼攔住我們?」


「我才要問你們搞什麼鬼!大搖大擺地進來!你不知道你們處境很危險嗎?」


「…..是因為天水圍領野的事?」


「嗯,」阿邦點頭回應:「現在的議題是,要如何處置你們三個。」


「三個?為何不是四個?社工都有份….」Nick怒叫間,阿邦卻示意他輕聲點:「Sh….有守衛!這慢慢再講,跟我來。」原來有兩個守衛正巡到這邊,他們只好轉移陣地。


三人於是靜靜繞到禮堂側—以三人功力,避過守衛目光一點不難。確定無人後,三人伸出頭,從窗外窺看裡面。


只見禮堂的台上站著十數人。雖然太遠看不清楚,但誰都估得到,他們都是泛民各派的代表。而台下則在起哄,有部分大喊:「交人!交人!」,有部分則叫大叫:「唔交,唔交!」意見明顯相左。但泛民強調『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即使氣氛熾熱,始終也未有開拖。


這激烈氣氛,正好給三人躲藏,但想走近一點就免問。咖喱飯苦叫:「看不到,太遠了!」時,阿邦卻遞上一副迷你單筒望遠鏡,真是細心體貼。


「嘩?阿邦師兄,你連望遠鏡都帶在身?」Bick訝異道。


「當然了,它小巧精緻,以備不時之需!」


兩人對話間,咖喱飯正用望遠鏡窺探台上。只見台上十數人的代表中,有己派的鐵頭勇者、高達,唯獨不見民主男神。咖喱飯失望道︰「師父他……不在這裡!」


阿邦在身邊說:「對,我都不知道他去了哪裡,電話又打不通。」咖喱飯繼續望向台上,卻有驚人發現:「喂!那不是…..社工嗎?他怎會站在台上的?」


「什麼?」Nick接過望遠境,一看,只見社工果然站在鐵頭和高達身邊,狀態看似十足,便勃然大怒:「有無搞……錯?人打領野佢打領野,為何我們變成階下囚,他卻安然站在台上?」若非有兩師兄拉住,他早就衝上台質問了。


兩人按得住Nick,禮堂內氣氛激烈,卻是無法平息。如此下去,根本無法開得成會。這時,有一個一身白色長裙的女人,從台上大粒佬陣中走出:她樣貌美艷,衣著性感,卻有神聖不可侵犯的氣牆,叫人只可遠觀而不可近褻。台下見女人走出,起哄竟即時停止,轉而歡:「民主女神!民主女神!」


「師兄,那個女人…..就是民主女神?」Nick好奇問道。


阿邦驚訝叫道:「咦?什麼?你連民主女神也不認識?」Nick疑惑半刻,然後搖頭:「我只在大埔聽師父提過,但不知是什麼人。」


咖喱飯說:「Nick他入門才不久,不知道也不足為奇。」阿邦回應:「哦~~~~~~原來這樣!Nick你入門不久,功力已超越我們很多師兄,我才有錯覺你資歷已久,不好意思!」Nick抓頭回應:「男神不見了,又有個女神。咁多神,我拜得邊個?」


「學無先後,達者為先嘛!阿邦。」咖喱飯微笑道。


回觀禮堂。女神一出,台下起哄頓即變為歡呼,什麼爭拗也拋諸腦後。事實上,女神無論台型、氣勢,皆在首領—鐵頭勇者之上,受歡迎程度也勝鐵頭幾倍。


女神拿起咪,說:「大家先肅靜。我已向鐵頭和社工了解整件事。我的意見是,天水圍糖果店受領野逼迫,我們收到求助,拔刀相助乃理所當然。」


台下猛地點頭和應,就連禮堂外的Nick也俾個like:「女神講得好!」但兩師兄卻不太樂觀:「別開心得太早,聽埋後面再講吧。」


女神吸口氣,口風果然一轉:「但我們必須承認,我們是做得太過分了。我派內三位年輕成員….」這時,鐵頭在其耳邊輕聲一句,女神之後又再道:「更正,是兩位派內年輕成員,有一個非我派中人。他們不聽社工先生勸阻,肆意在天水圍開戰,殺死領野和禮義廉戰士,連累不少市民受害,最後要出動無我大師收拾。有家長投訴,說我們搞喊細路,殺死無辜市民,領野集團也投訴我們,破壞頌富商場和不少設施。社工又告訴我,其中有我派成員,更不斷講粗口,違反我派忠旨。所以事件後,領野和禮義廉,都要求我們交人。」


如此論調,咖喱飯縱有心理準備,也聽得一頭大火:「等等!大部分領野戰士、小市民,都是被禮義廉的Tree Gun殺死,為何要入我地數?」Nick之前還大讚女神,現在也不得不改口風:「頂你老……我講粗口又關你叉事!就算人都係我地殺,但又要打,又要非暴力,又要咩都唔爛,你做俾我睇呀笨?」因為個『叉』字,Nick又再內息紊亂。


兩師兄弟一肚火,但禮堂中人,都很受女神一套。


「暴徒搞事,絕不容忍!」


「我們不是強調『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的嗎?為何會出了暴徒的?」


「抗爭是對,但傷害無辜,還要搞喊細路,就絕對唔得!」


………


台下又再起哄—雖然立場一致,但處理方法,倒是有得斟酌:


「交人!將暴徒交出來!」


「傻的!領野禮義廉要人,我們就要交了嗎?那泛民豈不是好無面?」


「那要怎辦才好?」


台下議論紛紛,令會議無法繼續,又要勞煩女神制住:「請大家肅靜!」女神果然氣勢不凡,台下一叫就收晒聲。


女神續道:「關於處理的方法,我有個建議:既是我派中人犯事,就應家法處置。如此就既能平息民憤,而且也不用將人交出,無損面子。至於另外一個,因他非我派中人,自然與我們無關。」


「家法?那是什麼回事?」Nick轉頭問道。但見咖喱飯面色一沉,汗流流面,已知絕非好事。

0 comments on “[小說]3-57-泛民大會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