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3-58-泛民大會#2

咖喱飯聽到『家法』二字,立即汗流滿面。平時冷靜的他,竟呆得無法回應Nick,要由阿邦補上:「『家法』具體是什麼,我也無法答得上,但總體肯定離不開兩件事:一是死刑,二是廢武功,然後逐出師門。」


「死刑?喂,白鴿派不是奉行什麼和平理性……」


「所以我估計『二』的機會較大。但這其實無什麼分別,廢武功後被領野或禮義廉捉住,也是死路一條。」


「什….什麼?死….死路一條?」講到這裡,連Nick也呆了。但他的呆,並不為己身安危,而是另一件事:「什…..什麼?我加入白鴿派…..無非是為報授功之恩,助你滅領野,但若你根本就不想滅領野,那我加入……還有…..還有什麼……..意義……..」未說完,已不禁掉下男兒淚。


另邊廂,師兄咖喱飯總算重整思路,但仍不禁一臉迷茫:「我們入門……是為了抗爭……現在…..卻因為抗爭而……被逐師門……..」


兩師兄弟情緒低落,阿邦不知所措下,也得盡力安慰:「喂喂,你們先冷靜點。這不過是女神建議,說不定會被Ban呢!」但咖喱飯冷言一句:「這怎有可能?你聽聽禮堂內?」


只見禮堂內一片狂呼:「執行家法!執行家法!」誰都知道泛民已有共識。這時女神拿咪再道:「那三個搞事者已被我們扣住,待大會完結後我們就會執行家法。家沒異議了吧?」台下鴉雀無聲,只剩禮堂外竊竊私語。


咖喱飯:「激氣!這時候師父怎會不在的?若他在的話,至少也會幫我們說項…..」


Nick:「等等,難道這一切…..根本就是師父…..否則他怎會缺席這次…….」


咖喱飯:「收聲。師父絕不是你想像中那樣。」他的論調,有阿邦和應:「無錯。我們跟隨師父多年,絕對相信師父為人。說不定師父因為這件事,自己也被通輯。」


如此也說得通,Nick亦不再多言。阿邦建議道:「這….既然如此,你們既成逃犯,不宜久留,要盡快離開這裡」


「對!先回花園街吧!還留在這裡把托?」Nick未說完,咖喱飯卻另有想法:「等等,我想再留多一會,聽聽他們還會說什麼。」


「什….什麼?還等什麼?那耶能還在花園街,處境十分危險…..」


「冷靜點。Amos在花園街,有整隊保衛隊護住,反而十分安全。我想留下聽多點情報,也許會對我們有利。」咖喱飯才剛情緒低落,瞬即又回復冷靜,勇於犯險,果真有領袖風範。Nick憶起當日花園街大戰,保衛隊奮戰畜牲集團的輝煌戰績,總算放心一點:「那….好吧。」


「好,我們會再留一會,有不妥就即撤。」咖喱飯說。三人便將注意力放回禮堂內。


禮堂


女神在台上說:「如此,天水圍領野一事就了結。下一件要和大家商討的大事,也許大家已略知一二。就是我派最近,突然受到大規模追擊。追擊者全部身穿黑衫,衫上印有大大的黃色拳頭圖案。毫無疑問,這班人全都是同一組織,有計劃的行動。」


台下隨即起哄,議論紛紛。


這次女神未有制止哄動,只待台下安靜,才繼續講話:「經我們十輪追查,終於查出,攻擊我們的組織,是叫做拳頭教的新興組織。他們成立的目的,是為了消滅我們,藉此分裂我們泛民主派。」


只聞台下議論不絕:「拳頭教?」、「分裂泛民主派?」,又是哄動一輪。


禮堂外的問:「拳頭教?到底是什麼東東?」咖喱飯卻是搖頭:「不知道。你同我一樣聽咁多…..所以,才要留下聽多點。」


回觀禮堂。台下有人發問:


「對不起,我想問一下,聞說拳頭教聲勢雖大,卻還是個新組織,而且成員大多年輕,實力不強。貴派堂堂民主大哥大,又何需如此緊張?」


如此,又是一陣熱烈討論,又要勞煩女神一聲:「肅靜!」,才能制住雜音。


待台下安靜後,女神再道:「這位先生,你有所不知了。若你知道拳頭教的首領是誰,你們便會曉得問題有多嚴重。」


台下無人敢發半點聲音,除了懾於女神淫威外,也想聽清楚,拳頭教首領到底是什麼人,有幾把炮。


「拳頭教的成員當中,有很多以前是我們泛民成員。根據可靠消息指,拳頭教的首領層當中,更包括癲狗和大嚿猩兩人。」台下泛民聽到兩名大名,竟即時如五雷轟頂,嚇得屎滾尿流,比癲狗更瘋癲。


「不…..不是吧?是…..癲狗?」


「癲狗!」


「那個……殺人不見血……」


「爆粗唔吸氣…….」


「將拳法練到極致……」


「癲狗!」


台下又再起哄議論。

0 comments on “[小說]3-58-泛民大會#2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