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3-59-泛民大會#3

民主女神提到癲狗和大嚿猩兩個名字,台下泛民竟嚇到幾乎瀨尿:


「等等,他不是在『五區公投』後,已經消聲匿跡了嗎?」


「難道他又要…..捲土重來?」


………..


聽到這兩個名字而若無其事的,便只有不知好歹的白痴仔。這種白痴仔,禮堂內沒有,外面卻有一個。


Nick問:「喂,師兄,癲狗到底是什麼人?怎麼個個都瀨晒尿咁款?」但左右一望,卻見咖喱飯和阿邦也一臉驚愕,和泛民不遑多讓,只差未瀨尿而已。


「喂,不是吧你們?個個都生人唔生膽…..」Nick用力晃動兩師兄身體,他們才稍為清醒。


「Nick,你記得嗎?那度將立法會一分為二的切口…….」咖喱飯問Nick。


「當然了,那麼震撼的切口…….難……難道……..」


「沒錯,那度切口,就是癲狗的傑作。」咖喱飯說罷,竟標出一身冷汗。阿邦補充道:「當日三個搞事份子破壞立法會,癲狗和大嚿猩就是其中兩個。」


「什…..什麼?那一招將立法會一分為二的……」


「那傢伙恐怖的程度,就算無我和三姓家奴加起來,也不值一曬。」咖喱飯說。


「沒那麼誇張吧?」


「超人的功力也夠誇張了吧?」


咖喱飯一句,就駁倒Nick的質疑。事實上,目睹過超人擊毀工廈的壯舉,他們深切了解,世上是沒有『不可能』這回事。


這時,女神在台上繼續發言:


「你們現在意識到事態嚴重了吧?當年癲狗、大嚿猩和長毛象只三個人,就幾乎將立法會剷平,大家不是已忘記了吧?當日『五區公投』,他們已搞到泛民天翻地覆,要民主老人和民主之父聯手,才能將他們收拾!現在癲狗和大嚿猩重組拳頭教,並吸納泛民和年青勢力,誓要搞死我們為止。若長毛象也和他們同列,形勢必定更加兇險!所以大家要同心合力,趁拳頭教壯大之前,先將其誅滅,免除後患!」


台下又再起哄。有人發言道:「女神說要誅除惡賊,但癲狗和大嚿猩有幾難應付,已是人所共知。我們近年已連番挫敗,『民主神功』亦開始失效,現在還要裡打癲狗,外抗禮義廉,我們有力量應付嗎?我們何不先和他們和解,利用他們對付禮義廉,再而從中獲利?這總好過執意和他們對抗,給禮義廉有機可乘吧?」說完,發言人便坐下,有數人大呼和應。


「喂,剛才個個都講『五區公投』?那又是什麼東西?」Nick又聽到新名詞,好奇一問。


「這……三言兩語難以解釋…….簡單而言,就是『民主神功』的一個變種,是散去五席…..五個穴道的內力,以暫時提升戰鬥力的技法。」


「呀…..」Nick聽得一頭霧水,但女神又再開始發言,他只得繼續聽書。


女神在台上說道:「剛才已經講過,拳頭教的目標並非禮義廉,而是我們白鴿派。這是有証有據的,我們有很多手足,都受到他們襲擊。」說完,便微退幾步,換了幾個同黨上前。


其中一個,駭然就是安然無恙的社工:「我剛才去銀行交電費時,突然有幾個拳頭教出現,二話不說就向我施襲。你看,我的腳就是這樣被踢傷的。」一邊說,一邊揭開褲管,展示其腳上傷痕。


社工退開後,幾個白鴿派成員先後講述了類似的經歷。


最後一個叫煒哥。他相貌平凡,但看其右臉紅腫,誰都估得到他會想說什麼了。但這傢伙的講述,還是令眾人大感震撼。


「早前我在台灣參觀總統大選,期間竟然碰到癲狗!他一發現我,便指住我大罵,隨後更出拳攻擊。幸好我反應快,只中兩拳。」煒哥指住右臉腫塊,再道:「你們看,就是這裡了。」


眾白鴿講述過後,民主女神再上前歸出結論:


「所以這位先生剛才的說法,根本就講不通。拳頭教和癲狗,表面上是民主派,實則是禮義廉B隊。他們是追住我們泛民來打,你想利用他們?」


「更要命的是,癲狗那傢伙趁我們劣勢時,對外宣稱從『五區公投』中,已悟得脫離『基本法』,所謂真正的『民主神功』,更取得不少支持,藉此撬走我們不少成員。那傢伙的存在,基本上就是邪教異端,任由他們作惡,蠶食,只會後患無窮呀!大家明白嗎?」


女神說完,台下又是一片嘩然。但禮堂外的Nick,卻只對一件事有興趣:


「脫離…..『基本法』的…..『民主神功』?」

0 comments on “[小說]3-59-泛民大會#3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