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3-60-泛民大會#4

「有…..有可能嗎?脫離『基本法』的『民主神功』?」Nick思考間,體內卻有聲音說:「想脫離我?想都別想呀!」


「你是…..『基本法』?…..嗚!」Nick訝異間,胸口突然又劇痛,而且更一下蔓延全身,令其痛苦狂顫。兩師兄見狀大驚:「喂,你在叫什麼?這會被人發現的!」但見其劇痛狀,才曉得他又內息紊亂,於是兩人只得運功相助。沒多久,Nick內息總算回復暢順,但難免標身冷汗。


咖喱飯收式後,說道:「喂Nick,你又講粗口了嗎?」Nick連連搖頭,阿邦也幫其說項:「我無聽到他講粗口啊!」


「唔….這算了吧。」問題暫時平息,三人隨即被禮堂的喧嘩吸引:


「那隻癲狗,肯定是收了共產黨錢!竟然反過來對付我們!」


「癲狗一定是老共派來的間諜!」


「他的兒子被老共捉住,所以他要聽老共話!一定是這樣!」


「他從以前開始,就看我們不順眼,日日像癲狗咬我們!現在我終於明白了!」


「只有他的『民主神功』是正宗?呸!那我們的是什麼?」


「『五區公投』已經衰左一次,現在又要再來?」


「天下武功不離『基本法』!脫離『基本法』的什麼神功,都是邪教異端!」


「排除『基本法』的『民主神功』?根本沒有可能!」


……….


如此狂爆傳聞,實在令人大開眼界:「嘩!咁都得?」莫說這些傳聞有幾成真,總之對他們來說,第一個共識已經達到。


癲狗、大嚿猩,還有拳頭教,都非除不可。


但要達成目標,泛民還需要更大的支持。


這時,台上有一男一女,同時走到咪前。他們都身穿紫色西裝,男的年約五十幾,衣袋袋住一條黃色手巾。他每次出現,都會袋住一條手巾,是以有『袋巾』之名。女的年約四十,不單有演舞台劇天份,樣貌更親切可人。只是她卻常戴眼鏡,令姿色略減兩分,也令她有『四眼陳』的稱號。


他們兩個,同是泛民第二大派—大狀黨的代表人物。沒錯,他們兩個都是大狀,是以身上都散發著律師的正氣。單是感受這股正氣,已知兩人實力非凡。


泛民能否團結一致,還需看這第二大派的取態。


而現在,便是大狀黨表態的時候。袋巾和四眼陳一同上前,當中黨魁袋巾拿起咪,便開始發表講話:


「我們大狀黨,曾與三獸拳合作,研究『五區公投』技法。只是這令泛民各派分裂,這是我們不想見到的。故此,我願意痛改前非,希望能與各位和好,也希望拉攏各位和三獸拳修好,團結一致,共抗外敵。」


答案非眾人所期待,是以場內即鴉雀無聲。近三分鐘過後,才由民主女神打破沉默:


「袋巾,你這樣說,就是不贊成消滅拳頭教了?」


「未敢。只是小弟認為,禮義廉日益強大,若此時還鬼打鬼,這……」


「我知道你們曾共同作戰,研發『五區公投』。但事實已經証明,『五區公投』已經失敗,不是『民主神功』的正途。現在他還未死心,到處宣揚異端邪說。這不單是對我們的禍害,更是對『民主神功』的禍害呀!」女神講完,台下又再群起歡呼:


「消滅異端!」


「消滅拳頭教!」


「消滅癲狗!」


「消滅拳頭邪教!」


「消滅異端邪說!」


「消滅拳頭教!」


挾住群眾壓力,女神再道:「袋巾兄你看見了吧?這就是民意了。難道貴派口說支持民主,卻不順應民意嗎?」袋巾面對群眾壓力,但一身『五區公投』並非白練,頂得住,更以大狀風範提問:「我們要先分出民主和民粹的分別。我好歹曾和癲狗共事,他有多厲害,相信無人比我和四眼陳更清楚。而小弟相信,若貿然和癲狗決戰,我方將會死傷無數。」


「你是說,我們全部都會死在癲狗手上?」


「成數很高。」


「錯。」


女神果然氣勢非凡,簡單一個『錯』字,便足以令袋巾一窒:「…..」食住個勢,女神再道:「袋巾兄此話若一個月前講,便講得無錯。但放諸今日,便是大錯特錯。」


「此話何解?」


「嘿,現在順便講埋第三件事。眾所周知,我們的『民主神功』近年已出現疲態,拳法已開始被人看穿。有見及此,我們的已成功研發出另一種武技,足可超越『五區公投』。」


「什麼?那是什麼武功??」


「要試試嗎?」女神未等袋巾回答,已示意同伴上前:「鐵頭,Your Turn.」鐵頭點頭,便走到咪前發言:


「剛才女神已提及,近年我們『民主神功』的地位,正受到史無前例的衝擊,尤以『五區公投』時最嚴重。現在,『五區公投』雖已失敗,但為了復興正宗,我們白鴿派致力在『基本法』框架下,將『民主神功』改良。而我鐵頭勇者現在宣布,新的武技已經開發完成,而且已取得實蹟,並將之命名為『超級民主神功』。以下我們的深水埗大將軍,秦始皇會作出示範。」說完,白鴿派陣出走出一名高手。


這位叫秦始皇的傢伙,全名『民主秦始皇』,乃白鴿派深水埗支部的統領。他憑著過人實力,在深水埗獨霸一方幾十年。秦始皇勢力雖不出深水埗,但在區內所向披靡,因而得名。而看秦始皇頭戴頭巾,藍裇衫只扣一半鈕,有如山賊一樣的氣勢,便知其實力非凡,甚至不在鐵頭以下。


民主秦始皇熱過身,便對袋巾拱手道:「白鴿派秦始皇,願和袋巾兄比試一場。」順道擺好架式。袋巾聞聲,便咧笑道:「你們口口聲聲說『五區公投』失敗….?好,就讓你們見識下,『五區公投』到底怎樣失敗。」同時亦擺好架式,隨時迎戰。


台上泛民大粒佬一同退開,以讓出位置給高手比試。


「來吧,秦始皇!」袋巾一邊說,一邊運起最高功力。


「承讓了,袋巾!」秦始皇亦同時運功,隨即出擊。

泛民兩大黨高手比試,一觸即發。

0 comments on “[小說]3-60-泛民大會#4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