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反噬#3

Nick內力反噬,體內的『民主神功』和『基本法』互相衝突,內息紊亂之極,比講粗口時嚴重百倍。長此下去,必定身體撕裂,爆體而亡。


「無時間了,快運功吧!將『基本法』排出Nick體外!」Amos叫道。


「唔撚駛你講!屌你老母,去吧蛇王同!」雞泡魚爆粗回應。兩人殊即運起最高功力,一個驅除『基本法』,一個治療傷害。


但和之前一樣,兩人內力輸入Nick身上,其『基本法』不單頑強抵抗,更伺機反侵兩人。兩人又要醫治Nick,又要抗衡『基本法』入侵,難度極高。再加上兩人本已力盡,不到兩分鐘,已經不勝負荷。


雞泡魚怪叫一聲:「哇….叔叔…..不….不行了!」,反震至六呎外倒地。另一邊的Amos也是一樣。旁觀眾人見狀,急急上前扶起:「你….你們無事吧?」


Amos由任伯扶住,苦苦撐起道:「無….無事,但Nick….」眾人抬頭一看,只見Nick仍坐定中間,身上有紫煙溢出,臉色卻漸復紅潤。


「這股黑氣……難道…..Nick身上的『基本法』內息,已被你們驅除了嗎?」任伯大喜道。但見Amos神色凝重,又未敢高興得太早。


「不….不!根本不可能驅除!若硬來,Nick身體會撕裂…….」Amos抹汗道。另一邊,只剩百鬆磅的雞泡魚也怪叫:「屌你老味,它還想竄去我度,姦我清白之身!」


「那麼,那些黑氣…..」咖喱飯訝異道。


這時,只見溢出的黑氣竟然逆流,重回Nick體內,令其全身再度發紫,顫床狂叫,苦不堪言。


「師兄,這是…..」阿邦問。


「看來…..『基本法』根本沒有驅除,更意圖侵入Amos和雞泡魚,只是未能成功,便回流Nick體內而已!」咖喱飯答。


「這豈不是…..徒勞無功?」


「…..」


咖喱飯無言,可知他都無晒計。Amos和雞泡魚雙雙力盡,眾人又束手無策,難道已無人能幫到他,只能眼白白看著他身體撕裂,爆體而亡?


不。還有一個人可以救他。


Nick自己。


Nick痛苦狂顫間,突然露出一副銳利眼神,說:「頂你個『基本法』…..搞我……不特止……還想搞我…….老……老友?」他不知道哪裡來的力量,竟能咬緊牙關,挺住痛苦站起,更開始運起『民主神功 第七席』。


「Nick他……」阿邦怪叫道。


「他在抗衡…..『基本法』!」咖喱飯回應。


運功十數分鐘,Nick發紫的身軀,竟又再漸復紅潤,痛苦表情亦漸消。到收式時,除了滿身大汗外,便和常人無異。


眾人雖不明所以,但見Nick安然無事,總算放下心頭大石。任伯上前慰問道:「喂德力,你無事吧?」Nick回應:「無事…..暫時無事。」


咖喱飯亦上前問道:「Nick,你怎麼了?你剛才….已經驅除了『基本法』?」


「不,還未。」Nick望向倒地的Amos和雞泡魚,答:「全靠他們兩個,否則我早已瓜柴。」


「那是什麼回事?」阿邦抓頭問道。


「剛才,我體內的『基本法』反噬,我試圖以『民主神功』抗衡,兩種內息互鬥,幾乎要了我的命。」


「那…..之後呢?」


「我以為『基本法』弱不襟風,沒想到它反噬時,竟然如斯頑強!莫說我己身功力,再加上你們相助,也完全無法鎮住。但幸得耶能和雞泡魚,也許他們無修練『基本法』,以致傳功時,『基本法』卻想反侵他們!如此一來,反而成功引軍出城,我才能趁機收復失地,將『基本法』暫時壓住。」


「咦?暫時壓住?這樣豈不是….」


「對,問題根本無根治。若『基本法』再反噬,我多半也是死定。」


「嗯,」咖喱飯思考一會,再道︰「問題始終都要解決,但應該要…….」久思不果,卻被雞泡魚哀叫聲打斷︰「好……好撚肚餓呀!食飯先講得唔撚得呀?」


建議好到極點,眾人於是移師到茶餐廳,邊食邊議事。

3-64-反噬#2

夜晚十點半 花園街 大廈天台


Amos正細心觀察老人遺下的回力鏢,但觀察多時,始終不得要領:「這回力鏢…..除了金光燦爛之外,便無什麼特別,看來更不如亞當夏娃硬淨……」突然靈光一閃,便拿出雙棍之中的亞當,與之輕輕互碰。誰知「卡啦!」一聲,回力鏢竟撞出一度裂痕一旁,嚇得他屎滾尿流:「糟…..糟!」


一旁的雞泡魚見狀,便大笑道:「哈哈哈哈蛇王周,你整撚壞屠畜鬼碌野,你死撚梗啦!佢今晚一定搵鳩你算賬!」自聽過老人鏗鏘的粗口,他爆粗也變得勁度滿分,字字如雷貫耳。因此,他對老人暗生敬佩,還給他改了個名字:屠畜鬼。


「咦?雞泡魚你還未睡嗎?」Amos問。


雞泡魚摸住百三磅的腹肌,怪叫道:「無辦法啦!太撚肚餓啦!唔撚瞓得著!Nick佢地又未撚返,任伯話要等埋佢地先開大餐嘛!」他罕有地醒著,是太肚餓之故。


附近還有任伯閒坐。他笑著說:「哈哈!雞生你笑人弄壞回力鏢,但你在回力鏢上痾尿,屠畜鬼找你時,也許會順便切掉你嗰度啊呵呵呵!」


「切我碌鳩?我出名賓周肥,點切都唔斷㗎!」雞泡魚笑道:「喂任老頭!唔撚好等佢地把啦!快撚啲開餐吧!」


突然,門口「砰!」一聲打開,有三個人影飛撲而出。


「Nick,咖喱飯!咦…..喂,你們怎麼了?」Amos怪叫道。


只見咖喱飯和阿邦兩人,從左右扶住Nick—看其全身發紫,狀極痛苦,便知出了大事。


兩人氣急敗壞趕至,即問道:「這裡有位嗎?」任伯示意後,兩人便置Nick於其座位,然後問Amos:「Nick他體內的『基本法』反噬,你過來看看!」


「什麼?『基本法』反噬?」Amos醫者父母心,雖早已力盡,但也第一時間撲去,手心按在Nick丹田。誰知不按由自可,一按就知大件事:「果然….有兩股內息在Nick體內,互相衝突!像在打大仗一樣!」


「無錯,這是Nick體內兩種內息—『民主神功』和『基本法』互鬥,所產生的反噬現象!」咖喱飯道。


任伯見街坊出事,當然亦大為緊張:「德力他…..到底怎麼了?沒大礙吧?」但咖喱飯連連搖頭,緊張地說:「若不盡快平息,他會被兩種內息撕裂!…..Amos你有無辦法?」Amos答道:「嗯,我會盡力一試,但剛才醫治屠畜鬼,已經用盡氣力,雞泡魚也是一樣。」


咖喱飯這才注意雞泡魚的存在。但見雞泡魚內力盡耗,只剩百三磅的健美身軀,便知他餘力有限。


但這問題不難解決。任伯叫道:「快叫外賣!雞生需要能量!」雞泡魚聞聲嘆氣:「屌你老母,又要來?俾我抖下得唔撚得呀?」


「雞生別這樣吧!德力到底是你老友……最多今晚大餐之後,再請你食鮑參翅肚,蛇…..」任伯遊說道。但未等他講完,雞泡魚已彈起身,飛身躍至:「嘻,講笑啫。老友有事,我點撚可以唔理?」


「好呀。雞生不愧為花園街英雄。」任伯大喜。只是外賣需時,在Amos和雞泡魚回復力量前,咖喱飯、阿邦也得先做點急救。


不過運功一輪,二人還是搖頭嘆息。再加上任伯,和幾名急call到場的花園街戰士,也是無功而還。


咖喱飯:「不行!包括任伯和花園街戰士在內,我們的內功中,都含有『基本法』內息,就算源源輸入內力,只會令反噬加劇,根本毫無幫助!」


「那要怎樣做才好?」阿邦看著Nick越加痛苦,焦急地問道。


「只可以靠體內無『基本法』的人,才可以…..」


幸好,體內無『基本法』的人,這裡有兩個—Amos和雞泡魚。轉個大圈,還是要他們兩個出馬。這時Amos已稍作調息,雞泡魚亦已食飽,隨時可以出動。


待咖喱飯等人退開,兩人便從Nick前後輸功—和之前不同,雞泡魚這次並非傳功予Amos,乃直接將內力輸入Nick體內,以抗衡『基本法』反噬。而內過程中造成的損傷,則由Amos醫治。


此療法乃針對Nick之狀態而設,但過程卻不甚順利。兩人才剛傳功,卻感到一股奇怪的內息,正反過來向他們侵襲。


雞泡魚叫道:「屌你老母蛇王周!有股內勁想入鳩我體內!那是…」


Amos回應:「那是『基本法』!要運功抗衡!不要被它入侵!」他憶起天堂夢中,天國大門被黑氣侵襲,害耶穌要拆路封門的片段,綜合出這個結論。


………


夢中的主耶穌說:「但那自稱一切之源的『法』,正在侵佔你的同伴,更連這裡也不放過。」


Amos還未及驚訝,發光人已給予指示:「快回去吧!路道已經腐朽,我要將它拆毀,免得我的國也受污染。」


……….


「我明白了!主耶穌!」Amos對雞泡魚說:「我們要….將他體內的『基本法』…..軀散!」


「屌你,唔撚係吓話?」

連雞泡魚都喊苦,可知此事難度極高。

3-63-反噬

泛民盟主顯神威,在場夠膽有異議的,大概便只得唔識死的白痴仔。而禮堂外的Nick聽著眾泛民歡呼,卻是滿腦疑惑,無法投入:


「我肯定!剛才那什麼秦始皇用的,一定是『基本法』!肯定是!只是『基本法』怎麼會這麽強的?」


思考間,體內又有聲音說:「你終於知道我的厲害了嗎?你也想….變得像他一樣強嗎?」


「什麼?又是你?『基本法』!」


「怎樣了?心動了嗎?只要你支持我,效忠我,你便會有民主秦始皇、無我大師、三姓家奴的力量,甚至超越他們!再告訴你吧!你們白鴿派之中,已有為數不少的人選擇效忠我。」


「什麼?…..你是指鐵頭和秦始皇他們?」


Nick疑惑間,體內又出現另一把聲音,說:


「不要相信他!那傢伙妖言惑眾,呃X…..呃你的!」


「等等!你又係乜水?」體內一把又一把聲音,聽到Nick人都癲。


「我是你體內的『民主神功』。」


「什麼?這個『基本法』,那個『民主神功』,怎麼個個都有生命,識講野的?」


「別相信『基本法』!你的力量無法發揮,皆因『基本法』處處制紂!」『民主神功』說罷,『基本法』又搶白道︰「不!我乃一切武功的根本,所以,你才要效忠於我!這樣,你才能獲得我的全部,擁有大師級的力量!」


「你說你的全部…..你的意思是…….」


「若效忠我,我會教你『基本法』的真諦,令你每一招都有形有神,最後兩式『釋法拳』和『修法拳』也會為你開放。


「嘿嘿,你不是開玩笑吧?」Nick咧笑道。


「嘿,」『基本法』一邊笑,一邊形成黑影,半實體的形像,遞上一本厚厚的書,再道:「別忘記,無我大師、三姓家奴,都是用我的絕招打敗你的。只要你效忠我,依照這本秘笈練習,你就能打敗領野霸王,甚至無我和家奴了。」


「條件聽落很吸引,睇過?」Nick邊笑,邊接過秘笈,揭完一頁又一頁。旁邊的『民主神功』欲加說項:「不要看!那本X野….」無意爆出粗口字,卻令自己尷尬收聲。


揭到尾後,Nick抬頭問『基本法』:「幾好,幾好………但我還有一件事要問。」


「即管問吧。」


「只要效忠於你,我便能有無我大師、三姓家奴的力量嗎?」


「這要我講幾多次?以你資質,絕對可以和他們看齊……不,甚至可以超越他們,超越你們的一切都源於我。沒有我,一切都是徒然。」


「那我明白了。」


「終於明白了嗎?那便快宣誓,效忠於我吧!」『基本法』大喜至極,得到的回應卻是「撕!」一聲。一看,只見Nick一邊咧笑,一邊將手上秘笈撕成兩截,然後用『普選鳳凰』絕招,將兩截秘笈燒成灰燼。


「喂,你這是什麼意思?」


「這還要問嗎?我現在唔X妥你呀!哈哈哈哈哈哈…….」Nick大笑道。旁邊的『民主神功』雖不知就裡,但見Nick無選擇『基本法』,仍是大喜:「太好了!」


相反,『基本法』不明不白被捨,當然心有不甘:「到為是什麼原因…..你……」


「嘿,」Nick竊笑道:「令我無得爆粗,阻X住晒我戰鬥的,是你吧?」


「呀…..這又如何……」


「這又如何?粗都無得爆,仲做人來做咩X?」Nick邊說,邊將手上灰燼掟向『基本法』。『基本法』自謂武功之本,自然能輕易接住。但接到手,灰燼已四處飄散,得到的只是一臉灰。


「噫!敬酒唔飲飲罰酒…..」被如此落面,『基本法』已盛怒難耐,要發爛渣了:「好!既你不知好歹,那便一拍兩散吧!」說罷,即化為巨大陰影,猛地將Nick整個人蓋住。Nick反應不及,眼前已是黑暗一片,全身即如遭電殛。


「嗚呀~~~~~」


………


……

大將軍 & 村長

佔領時期,群雄堀起,人才輩出。以下將介紹三獸拳之一---長毛象的兩位手下。

大將軍

大將軍活躍於旺角,因而也有『旺角大將軍』之稱。大將軍能力麻麻,但步法、速度卻是一流。馬路大戰時,他往往能掌握先機,佔據安全位置(行人路),更能以獨特的奔跑雄姿,閃電跑離現場,速度無人能及。

村長
曾在戰事中阻止村民,爆出「但村民唔係咁諗」金句,因而得名。村長是一名魔法師,他滿身都是罰單,除了用來炫耀戰績外,若將之焚燒,也能提取和「道德光環」類近的力量,使出各種魔法。

3-62-消滅癲狗

秦始皇勝出比試,右拳高舉,正在享受群眾歡呼。另邊廂,四眼陳等大狀黨慌忙上前,替重創的袋巾救治。幸而袋巾傷重,卻無生命危險,救治一輪後,還能勉強撐起。


但眾大狀黨仍深深不忿,當中四眼陳怒道:「秦始皇!只是比試而已!需要那麼重手嗎?」欲加質問,袋巾卻攔住道:「包容點吧。正所謂願賭服輸,袋巾今日一敗,只是技不如人…..拿咪來。」手下隨即遞上咪,袋巾吸個大氣,便發表戰敗宣言:


「我們大狀黨,曾與三獸拳合作,研究『五區公投』技法。但剛才比試過後,我們必須承認,我們是失敗了。此舉不單未能強化我們的『民主拳法』,更令泛民各派開始分裂,這是我們不想見到的。我們曾希望能與各位和好,亦曾拉攏泛民各派和三獸拳修好,團結一致,共抗外敵。」


「但大家已經知道,癲狗和大嚿猩已另組拳頭教,意圖追擊反對『五區公投』的白鴿派。這令我意會到,我希望爭取每個民主同路人的願望,是幼稚和徒勞的。」


「我聽到很多市民說我們只會鬼打鬼,不想支持我們。若繼續包容拳頭教搞內訌,只會拖民主運動後腿,令泛民旗號混淆。面對禮義廉、領野集團等強敵,我們必須團結一致。而既然癲狗不再視大家為同路人,我現在宣布,大狀黨決意把擁抱癲狗立場的人劃出去!他們已不再是同路人!係咪?」袋巾說完,台下立即歡呼四起,大叫:「係!」


袋巾一輸便轉軚,可真是個俊傑啊。


之後,又輪到鐵頭勇者總結:


「相信大家剛才都見識過,『超級民主神功』的厲害了吧?沒錯,今天,是一個關鍵時刻,因為,我們終於爭取到一個階段性的、有實質進步的成果。」


「也許至今還有人質疑:『超級民主神功』只增加一成功力,有何大用處了?但我想說的是,這改良方案,增加了五個『直選穴道』和五個『功能穴道』,具體而實質上增加了民主成分。再說,確實有不少支持我們的市民,希望『民主神功』能有所突破,不要老困在僵局中。試想想,若我們不滿足現階段的成果,便全面否決『超級民主神功』,日後的路會否更容易走呢?我的答案是『不會』。我反而相信:若我們輕易放棄能夠取得到的階段性的、實質的進步成果,反而會使很多市民覺得氣餒和厭倦,從而放棄研發更強的武功,大大削減我們的實力。」


「那些高舉理想主義,而不接受階段性妥協的朋友,當然有他們的論述和理據。但這就等於我們放棄了民主的目標和理想嗎?難道支持『超級民主神功』的市民,同樣都放棄民主理想嗎?因此,我們面對的分歧只是內部矛盾,不是敵我矛盾。在『民主神功』受到的限制下,要突破一步,真是談可容易?」


「現時的『超級民主神功』雖然只有五個『超級穴道』和五個『直選穴道』,但將來會有更多穴道開發,也會解放更多『功能穴道』,由局部民主推至全面民主,由階段性擴大民意力量到實現『終極民主神功』。改變是可能的,但要倚賴不同階段積累的漸變,才可由量變而質變,帶來不可逆轉的大變。這是一條多元崎嶇、艱辛漫長的路,需要大家互相尊重和互不攻擊,共同努力和持久奮鬥。我們派須懷『和而不同,殊途同歸』的胸襟,分歧不是分化,分途不是分裂,多元更可並舉,才能產生同路人互相呼應和配合的正面效果。 最後,希望大家共同努力,接受我們的改良方案,接受『超級民主神功』,多謝大家。」


鐵頭說完,台下又再爆出巨大歡呼。


「消滅癲狗!」


「消滅大嚿猩!」


「消滅癲狗!」


「消滅大嚿猩!」


「消滅癲狗!」


「消滅大嚿猩!」


………

3-61-袋巾對秦始皇

趁兩大高手磨拳擦掌,先講解一下兩大高手的武功。


大狀黨一方代表是黨魁袋巾。他練的是『民主神功』,附加和四眼陳、癲狗、大嚿猩和長毛象,共同研究出來的『五區公投』武技。


白鴿派一方的代表是深水埗皇者—民主秦始皇。他練的同樣是『民主神功』…….不,是『超級民主神功』。


兩大高手緩步走近,互相碰拳後,比試正式開始。


袋巾:「『民主三部曲:和平、理性、非暴力』!」


秦始皇:「『民主三部曲:簽名、遊行、絕食』!」


雙方以絕招互拚,看得台下一眾群起歡呼。但歡呼不到十秒,又再次回復安靜。


因為兩大超級高手的比試,其實是悶戰一場。


無他,兩大高手的神功、招式,互相都熟悉不過,來來去去都是『民主三部曲:和平、理性、非暴力』、『民主三部曲:簽名、遊行、絕食』、或是『一人一票』之類。這等招式,就算出一萬次,都無法傷對方分毫。


互拚百招無功,雙方互退幾步—-雙方也需要回氣,以組織下一波攻勢。


「這樣拚下去,即使再拚千招,也是分不到勝負!」袋巾笑道。


「沒錯,那便別浪費時間,出絕招吧!」秦始皇咧嘴回應。


兩人回過氣後,便是出絕招的時候。兩人神功同出一脈,絕招自然也是一樣:


袋巾:「『民主神功 第十一席 全民普選拳』!」


秦始皇:「『民主神功 第十一席 全民普選拳』!」


兩大高手功力相若,招式一樣,而且都互為熟悉,自然又是平手收場。


但……


「鳴!」袋巾意外連中三拳,表情甚至驚訝:「怎麼……有三拳的軌跡,我會看不通的?」


「這就是『超級全民普選拳』了!厲害吧?」秦始皇新招得手,洋洋得意道。


「三拳而已,根本無甚威力……咦?你的功力…..」


「這就是『超級民主神功』了!」秦始皇隨即運起『超級民主神功』,『超級全民普選拳』猛然暴發!


………..


『超級民主神功』的原理,是在體內原有的六十個穴道外,再探究出新的十個穴道。這十個穴道中,有五個是可以被民意力量貫注的『直選穴道』,另外五個『超級穴道』,雖仍屬『功能穴道』,卻增加了民主成份,在『基本法』輔助下,便可望打通五穴,讓民意力量流入,如同『直選穴道』般。而若能將『超級穴道』打通,『超級民主神功』便算成功。


招式方面,依著『超級穴道』的特殊功能,『全民普選拳』亦能改良成『超級全民普選拳』。眾所周知,『全民普選拳』威力雖大,拳路卻甚單調,對付螻囉尚可,但面對無我大師和三姓家奴等高手,可謂全無作用。而所謂『超級全民普選拳』,是在拳路單純的百拳中,加入軌跡迥異的三拳。雖然只得寥寥三拳,但總算添了變數。較早前鐵頭勇者和高達,就以『超級民主神功』和『超級全民普選拳』,挑戰禮義廉的無我和家奴,並成功救出咖喱飯等人。


………..


現在,秦始皇便要運用超級神功和超級拳法,一口氣擊倒袋巾:「認輸吧!袋巾!『超級全民普選拳』!」


「糟!」秦始皇功力和招式皆有提升,袋巾錯愕間,又再中多三拳。一瞬間,袋巾已處於挨打狀態,只得死守的份。


台下一眾見形勢有變,除了大狀黨之外,都大聲疾呼:


「秦始皇加油!」


「袋巾幫癲狗,抵死!」


……….


禮堂內一面倒支持秦始皇,禮堂外的咖喱飯等人,卻有不同看法。


Nick:「雙方實力本來均等,但那幾個『超級穴道』只提升一成功力,便打破平衡了嗎?」


咖喱飯:「不,若只提升這丁點力量,『超級民主神功』是不會打得贏『五區公投』。」


這時,台下又一片歡呼,將眾人注意力拉回台上。


只見袋巾已被秦始皇逼至舞台邊—雖然就算被打下台,也不會有什麼損傷,但以傳統武鬥的層面來說,被轟下台的話,已經算輸。


所以袋巾是不可以下台。而有什麼真功夫的話,現在便要統統拿出來。


但見袋巾一臉皺眉,冷汗直標,便知他已無貨。


不,原本是有的。


「可惡!若能發動『五區公投』的話…….」


袋巾不忿間,已連中秦始皇十拳『超級全民普選拳』,可謂兵敗如山倒。秦始皇得勝不饒人,長吼一聲:「哇~~~~~~~~~!」三拳齊發,將袋巾硬生生轟上半空,之後成件撻落地面,伴隨鮮血如雨灑落。


「可…..可惡…….」袋巾縱有萬分不忿,不死的鬥志,身體卻是不聽使喚。才剛撐起,又再吐一大口血,雙腳隨即發軟倒地:「若我能發動『五區公投』…….」


民主秦始皇回答說:「你的『五區公投』已被封死,足証其本身缺憾。朋友,你便該敗得心服。」


「嘩!……」形勢雖然一面倒,但仍算精彩絕倫。台下個個看得目不轉睛—單是觀賞這次比試,便已值回票價。


「那種絕招……喂師兄!你感覺到嗎?那傢伙出招的瞬間,身上好像有種黑氣……..對…..對了!…….是……『基本法』!」Nick訝異道。


「什麼?沒可能!『基本法』不是弱不襟風的嗎?怎會如此強橫?」阿邦和咖喱飯訝異回應。


「不…..不知道,但我感覺得到…..那的確是…….」


無論如何,勝負已顯而易見。民主女神於是上前宣布:


「比試結果,民主秦始皇勝出!」


台下隨即瘋狂歡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