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7-突襲男神辦事處

翌日中午

白鴿派一眾原定在早上,去民主男神辦事處,希望能找到失蹤的民主男神,以醫治內力反噬的Nick。但到真正出發,已是中午十二點幾。無他,皆因有個沉睡的巨龍—雞泡魚,要合Nick、Amos、咖喱飯和阿邦四人之力,花了整個早上才能叫醒。

「呵~~~~~~~~自然醒的一日,是屌你老母的多麽美好啊!」雞泡魚醒來後,打呵欠叫道。

「什麼?自然醒?」眾人得知可怕的事實,不禁感嘆自己無力。

「頂你!自然醒?早知就不叫醒你,我們自己去了!」Nick咧嘴叫道。

「呵…..屌你,我又無撚講過要去……..」雞泡魚抱怨道。

「頂你!別這麼懶吧!」Nick邊說,一邊兜腳踢雞泡魚春袋。看其腿勁凌厲,似已恢復狀態。雞泡魚掩住要害苦叫:「好撚痛呀師父………去咪去囉!駛唔撚駛踢我賓周呀?」但Nick雖命中要害,卻被反震得腳也麻痺:「好傢伙…..連那裡也這麼硬淨!」

身旁的Amos見狀,便對他說:「Nick,你內息反噬未解,不若你暫時留在這裡,等我們回來?」Nick一聽,自是既驚且怒:「什…..什麼?耶能你當我係傷殘?你睇我踢得走得,哈!」順道踢多腳落落雞泡魚春袋,又惹得他痛苦狂叫:「好撚痛呀師父…..」

對此,咖喱飯亦發表意見:「Amoss等等。若只留他在這裡,若他又再次反噬,又有誰救得了?目前能救他的,只有你和雞泡魚而已。再說,若我們一齊去,若然找到師父,也能第一時間醫治。」Amos思考過後,只覺咖喱飯亦有道理,於是回應道:「那就這樣吧。」

「當然,Amos所說的風險亦需要注意。總之Nick你要盡量避免戰鬥,我們會保護你。」

「頂你,個個當我傷殘人士!」Nick悶哼一聲。但免了被遺之憂,他亦無謂再動火。

再吃多個大餐,一行人便準備出發,由任伯送行。

「你們萬事要小心呀!」任伯叮囑道。而Nick是老街坊的兒子,任伯自然更緊張:「德力,你內息出問題,就更加要小心,別亂來啊!知道嗎?」Nick雖感囉嗦,但亦感受到任伯之關懷,幾乎感動流淚:「知…..知道了!」

但現在前路茫茫,他內息問題還未解決,禮義廉、領野集團、玄牛還在作惡,他怎有時間落淚?還有要擊敗超人,為Steve取回觀塘工廈的遙遠夢想,如果現在就軟弱,這一切一切,又要如何實現了?

道別過後,一行人便準備出發。只是任伯還有事要交代:「蛇王周,你漏了這個啊。」同時亮出屠畜鬼留下的金色回力鏢。

「這把回力鏢….」Amos疑惑道。還未見過回力鏢的三鴿就更疑惑:「這把東西是…..」

「對了,還未告訴你們,」任伯說:「德力你記得嗎?當日花園街大戰,斬下玄雙臂的回力鏢。」

「什麼?」Nick細察回力鏢,怪叫:「就是這把嗎?那…..那麼昨晚……」

「無錯。昨晚我截停蛇王周,叫他醫治的那個,就是回力鏢的主人。」

「原來昨晚來的…..竟然是…..」Nick怪叫:「頂你,早知如此,我便和耶能一同留在這裡,拜會這傳說中的屠畜鬼,好過去什麼泛民大會一萬倍吧!」

「嘻嘻,有緣的話,你總會見到他的。」任伯笑道:「我就感覺得到,你們很快便會再遇到他,所以…….帶著它,然後還給他吧。」

「那…..好吧。」

如此,Amos便接過回力鏢。再道別一輪後,一行人便步上旺角東火車站,乘火車去大埔。

………….

一小時後 大埔 太和邨 民主男神辦事處

「好呀!順利回到辦事處!」阿邦叫道。

「唔,有點太順利了,一定有古怪。」咖喱飯回應。

「但怎樣也好,也是要進去的吧。」Nick咧笑道。果然,未走入辦事處,已有驚人發現。

門前有兩人伏倒,一看裝扮,就知是白鴿派戰士。

Amos見狀,自然第一時間救援。但稍作觀察,已經拎晒頭:「都死了。」咖喱飯也上前調查,道:「屍身還暖,大概死亡不足一小時。而且身上有多處傷痕,明顯是戰死。」

阿邦也上前觀察,道:「但他們…..不是這個辦事處的,他們是…..」Nick回應:「也許是來捉我們,然後我們的人打死了?」

「無可能。」咖喱飯反駁道:「我們白鴿派強調『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斷不會為捉我們打到這樣。」

「師兄說的也是,我派打領野和禮義廉,都是扮下野而已。」

再抬頭一看,只見辦事處的玻璃門窗,全都碎落在地,牆身部分破落,上面的男神海報亦全部撕毀。再加上兩條死屍,很明顯,這裡不久前發生過亂鬥。

「搞….搞什麼鬼?」Nick一腳踢開爛門,衝入辦事處裡頭。只見辦事處場景更震撼:四處都有死屍,有一個倒在地上,有兩個伏在書桌上,有一個釘在牆上,有一個斷成兩截。另外,櫃櫥翻側,文件四散,枱凳翻側就不用說了,最慘是電腦全被破壞,咖喱飯想開電腦找點線索,已是絕無可能。

不,這還不算最慘,最慘最慘的是,辦事處中死屍,全部都是自己人。咖喱飯略察死屍,當堂掉下男兒淚:「阿業,阿俊,麒麟,強哥,阿舟!……究竟是誰……竟然如此沙膽?」

眾人的疑問,立即就有解答。

阿邦突然大叫:「你們看看這個!」手指猛指地上一件物體。眾人一看,只見地上有一張A2 size,黑底的大海報,上面什麼字也沒有,只有一個大大的圖案。

黃色拳頭。

「拳頭?…..這古怪的拳頭圖案,到底是什麼東西?」Nick疑惑道。

「等等!難道是……」咖喱飯怪叫道。阿邦和Nick聽師兄怪叫,立時勾起昨晚的回憶:「對了!昨晚泛民大會提到我派正被追擊,難道就是…..」

「拳頭教?」

初步了解事件,一向溫文的咖喱飯,也不禁怒火中燒:「豈有此理!拳頭教!我們哪裡得罪你們,你們竟要如此做法?」一手執起海報,將之撕成兩截。

但這樣,又怎夠咖喱飯洩憤?能平息怒火的方法,就只能有一個:「拳頭教!你們殺我師兄弟,我咖喱飯向天發誓,要你們天誅地滅!」

三鴿情緒激勳,還是局外人Amos冷靜:「等等。我明白你們心情,只是事情未清楚,不宜妄下判斷…..」說到一半,腳下卻絆著什麼。一看,原來是一部灰色的手提收音機。收音機上有CD插口,前有卡式帶插口,左右是喇叭,卻不見USB插口。怎樣看,這部收音機都是舊到無人有。

「有什麼奇怪?只是部收音機吧?」Nick也走過來觀察,疑惑道。咖喱飯拾起收音機,卻是感到異樣:「咦?阿邦,我們辦公室裡,有這種東西嗎?」

阿邦連連搖頭:「沒有。你看,收音機的牌子…..是什麼『My Radio』。你見過這牌子未?我就聽都無聽過!」

一看,收音機果然是不知名的『My Radio』,品牌:「若不是辦事處的,那麼…..」

眾人疑惑間,收音機突然傳來「卡啦,卡啦」的機械聲,然後竟自動開機,機上LED顯示屏隨即發亮,顯示著一組數字:

00:09

00:08

………

數字隨「嘟,嘟」聲不斷遞減—眾人再白痴,都知道這是什麼玩意了:「炸彈!快逃!」但Nick反應更快:「還逃什麼?借歪!」一腳勁射,將收音機踢出辦公室。眾人見Nick神勇果斷,不禁同聲讚好:「好腳法!」Nick亦自傲回以一句:「等你地仲當我傷殘人士,哈!」

收音機飛到半空,顯示屏同時倒數至00:00。還在門外的雞泡魚本能地閃開,卻未感到任何爆炸,只聞收音機播出連連咒罵:

「白鴿黨,賣香港!」

「堅定可信白鴿黨,關鍵時刻賣香港!」

……….

收音機由二樓跌落地面,散成無數碎塊,咒罵聲卻是依然。

眾人從辦公室跑出,聽著收音機死不斷氣,氣忿道:「被擺了一道!」但聽清楚,聲音並非來自地面,而是…….

「有埋伏!小心兩邊!」Amos驚叫道。

只見近十人從走廊左右包抄,將眾人圍在中間。他們全部身穿黑底黃拳頭的T-shirt,同聲大叫:

「白鴿黨,賣香港!」

「堅定可信白鴿黨,關鍵時刻賣香港!」

「白鴿黨,賣香港!」

「堅定可信白鴿黨,關鍵時刻賣香港!」

……

……

「該死!中伏了!」阿邦大驚道。

3-66-食盡花園街

茶餐廳

旺角乃不夜城,即使到了夜深,想食一餐仍不愁無著落。Amos等人來了金魚街這間茶餐廳,吃個遲來的大餐。

雞泡魚雖吃外賣無數,但剛才拚盡傳功,脂肪早已消耗,人又再次肚餓。是以食物一到,他立即狼吞虎嚥,差點連飯帶碟全送入肚。Nick問了幾次:「喂,雞泡魚,你又來食人身家了嗎?」雞泡魚忙著進補,又怎有閒情理會Nick?

任伯笑著代答:「不,是我們街坊一同請他食,是自願的。」同一時間,侍應又端上兩碟飯,一邊大笑道:「沒錯,雞生勇殺畜牲,剛才又救了你,請佢食三十餐都唔夠!」Nick這才記起剛受恩,總要向眾人道謝︰「多謝你們,尤其是耶…Amos和雞泡魚,若不是你們,德力早已歸西。」

「不用客氣,救人乃我職責,醫術乃神所賜。你要多謝,便多謝神吧。」Amos例牌以教徒方式回應。雞泡魚食呀食呀,終於肯回應一句︰「哈,客咩撚氣呀。唔撚似你啊。平時邊撚咁客氣對我?」

「剛才有一刻,我真的以為死硬,人生的片段不斷浮現。」Nick嘆氣一聲,再道:「但當片段去到玄牛殺我父親時,我心裡憤慨,大仇未報,怎可以就此死掉?再加上你們幫助,我才能重燃鬥志。」

這時,Amos剛食完一啖飯,問Nick:「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去了大會,為何會變成這樣?」

「唉,說來話長!」Nick嘆氣道。長篇大論野,還是由大師兄講比較好:「其實是這樣的…..」

如此,Nick、咖喱飯和阿邦三人,便將偷入大會,得知泛民要將自己『家法處置』,發表『超級民主神功』,袋巾和秦始皇的比試,還有消滅拳頭教的決議,到最後Nick拒絕效忠『基本法』,以致內息反噬的經過,都一五一十地講解。

講解後,雞泡魚剛剛食完一碟,又插嘴道:「屌你老母阿Nick!你啲乜撚武功嚟㗎?又唔講得粗口,老母都唔撚講得?點撚樣出嚟行呀?」隨即又消滅一碟生炒排骨飯,含骨再道:「剛才你仲講咩話?你老味要效忠『基本法』?你邊條撚呀?學武功,梗撚係武功效忠個人,點撚會個人要效忠個武功㗎?計我話,不如廢鳩晒你啲濕鳩武功,跟我學『瘦身秘笈』啦!」

Nick咧笑回應:「像你一樣,變肥仔又得,變猛男又得,得左!….嗎?」

雞泡魚含飯回應:「屌你,至少我要百幾磅,幾百磅,全部自己話事!好過你又要效忠『基本法』,又呢又路,一句No就反枱發爛渣,仲話『民主神功』!屌你老母臭閪,蛇王周嗰啲都好撚過你!」

句句明踩『民主神功』,仲擺埋Amos上枱,聽得他甚是尷尬。三鴿心裡卻不是味兒,卻又無從辯駁,只得由咖喱飯解畫:「我相信是我們學藝不精,神功才出現了問題。真正的『民主神功』,絕對是無比強橫,當年民主之父和民主老人,都這樣雄霸一方……」撻雞泡魚卻好少理,爆完粗便繼續狂食。

如此話題就中斷。Amos於是又問:「但是….『基本法』還在你身上,始終是個計時炸彈,不知何時又會反噬,總要想辦法解決…..不如回觀塘找阿魏…..」Nick卻搶白道:「耶能你忘記了嗎?我們出發前,阿魏早已試出我們身上的『基本法』!但當時連他也不曉得是什麼問題!若他曉得,早就已經醫好我們,不用我今日受苦了!」

「說的也是!但…..」Amos思考間,咖喱飯又說:「依我認為,既是『民主神功』的問題,便應該找這方面的專家。」

「你….是指民主男神?」

「無錯。」

阿邦一聽,卻是疑惑:「師父?但要去哪裡找?連今日大會都不在場,他…..」咖喱飯搖頭道:「不知道。但我想明早去一去辦事處,若找到師父就最好,否則也應該找到線索。」

「嗯,師兄說得對,就這樣吧!」阿邦說完,手機卻噹噹作響。接聽,面色立時一沉:「係…..係…..什麼?走甩了?」

「我在哪裡?我在…..我交電話費時,被拳頭教伏擊,好艱難才能擺脫!」

「係…..好….好!」

連爆幾次『好』之後,阿邦很快就收線。未等他開口,咖喱飯已問道:「是白鴿派打來吧?」

「嗯,」阿邦點頭道:「他們回到屯門,發現你們已經逃脫,於是發出通輯令…..放心放心,我當然不會篤魁!」

咖喱飯拍阿邦膊頭,道:「我知道,我相信你。」阿邦心裡欣慰,再道:「但這種情況下,他們一定會派兵去辦事處,若回去的話……」咖喱飯卻回應:「我知道,但不去的話,就難以找到線索。」

任伯聽著,笑道:「不若今晚先在這裡留宿,明天的事明天再算吧。這裡有擊敗玄牛的保衛隊守住,無人敢亂來的。」建議甚好,咖喱飯便拱手道:「那麽打擾了。」眾人一致贊成,便繼續吃大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