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3-70-追擊白鴿黨#3

球場外

話說Amos正携Nick逃出球場。Nick回望場內,看著同伴為己開路,打生打死,自己卻落荒而逃,心裡甚是不甘。但你甘心與否,現實卻是無法逃避。思考間,又有一班拳頭教迎面而來:「想走?問過我地先!」

「糟!又有埋伏?」Amos大驚道。但要護架,他不便主動迎戰,幸好還有另一招:「亞當、夏娃,去吧!」同時雙蛇放出,咬住兩拳頭教春袋….附近的大腿,痛得他們苦苦狂叫。

有雙蛇在,就如打多兩個。但拳頭教人數眾多,Amos仍得親力親為,以絕招『靈巧像蛇』迎敵。這招威力稍遜,但勝在靈活多變,兩三下已轟走十件,有如排山倒海,情景甚為壯觀。

轟走敵人,Amos正要扶Nick起身,但Nick大叫:「還有兩個,高手!」Amos回頭一看,半空果然閃出兩條人影。其中一個大喝:「你用的看來不是『民主神功』,你是…..基督徒?」

「是又怎樣?」   

「那就看我絕招!『十架恩典 洪水滅世』!」

「什麼?」對方武功和自己一樣,Amos為之一愕。但怎樣也好,先接招要緊:「『十架恩典 第二十章 洪水滅世』!」

四掌一拚,爆出洪水般的巨響。這勾起Amos以往和凌子健拚招的經歷—每次比拚,他都是輸家。但這次不同了,一拚之下,輕易將對手轟上半空。

「唔,功力大約『第十五章』左右,不難應付,但另一個……」Amos估算對手實力間,剛才未出手的另一人卻說:「快必,還是用回『民主神功』吧!」那被轟飛的原來叫快必,他狼狽著地後回應:「嘻嘻,慢必,剛才我只是玩玩而已,現在要來真了!」

「快….慢必?你們是…..」

「咦?你知道我們是誰?」

………….

話說快必慢必本是電台主持組合,以搞笑方報道交通情況而廣為人知。兩人一直雙雙合作,在電視台和電台主持節目,也曾為電影和劇集演員。

現在,快慢必兩個知名人物,竟然成為拳頭教教徒,並以追擊白鴿派為己任。

…………..

「嗯,只是想不到,你們是拳頭教!」Amos以一敵二,還要護住Nick,對話時也得嚴陣以待。此時,雙蛇亦回到主人身上變棍,Amos雙棍在手,戰意更添兩分!

但他卻未有主動出擊。因為他的拳和棍,還有他的戰意,是用來保護朋友。那邊慢必亦有如其名,專嘆慢板:「這位先生,看來並非白鴿派,為何……」拍檔快必卻完全相反,行動快過閃電:「還講什麼?和白鴿派一夥的,都不會是好人!」一套『民主三部曲:下台、仆街、食屎』連橫出擊。

「很快!」Amos暗忖。但雙棍一揚,卻擋得甚是輕鬆,更順勢還以一招『十災棍法:蝗災』。快必雖快,仍難免中五六棍,但同時亦能打出『一人一票』。只是打不中之餘,還要食多三擊『蠅災』,搞到耳邊嗚嗚聲。

「可惡!這是什麼棍法?」快必繞到Amos身後,再來一招『民主三部曲:下台、仆街、食屎』,心想必定得米,奈何受『蠅災』怪音所擾,三擊又全數落空,更無端端露出中門,之後便是眼前一黑:

「『十架恩典 第二十章 十災棍法:夜災』!」

雙棍直取快必雙目,幸好他反應快,寧願低頭硬食兩棍,總好過從此失明。但中兩下應棍,頭破血流,飛退十餘呎倒地,已是最低消費。

Amos看準快必倒地,右手準備以『血災』追擊。但忽地一陣寒意,令他打消了念頭。回頭一看,果見一直未有出手的慢必,已經撲到身前兩步距離︰

慢必︰「接招!『人民力量 三百三十三票 一人一票』!」

簡單一拳,氣勢卻有如疾風。Amos才剛揮棍擋住,慢必已再來一招『一人一票』—他雖以慢為名,出手卻快過快必。很明顯,他功力絕對在快必之上,是真正的高手。

就連在Amos身邊,正運功壓住佈息反噬的Nick,也不禁大為驚訝︰「這傢伙的招式…..的確是『民主神功』!但為何?他的動作…..是那麼清脆利落?像衛生巾般零束縛….」

Amos亦注意到這一點︰「論內力,這慢必比Nick略遜,但他出招動作瀟灑,氣勁有如疾風,卻在Nick之上!」但他也不輸蝕,在雙棍意志帶動下,動作一樣揮灑自如。話知你幾多票,一樣兵來將擋。但要趁機還擊,卻一點不易。

如是者,慢必『一人一票』、『用腳投票』、幾款『民主三部曲』盡出,全部過不了Amos密集防守。久攻不下,慢必唯有先退一退。Amos為了護住Nick,亦無上前追擊。

慢必稍為回氣,拍手叫道︰「真想不到,基督徒中竟有如此猛人,慢必深表佩服。你令我想起立法會大戰時,有個人持雙棍大戰林牧師,那個人就是你嗎?」

Amos點頭。

「真可惜。慢必看你正義溧然,武功高強,當日連大牧師都敢反,現在卻要保護賣港廢鴿,可惜可惜!」慢必此話有骨,自然惹怒了Nick︰「喂!你這是什麼意思?頂你老…..」粗言一出,全身殊即猛地劇痛,又要Amos扶持了︰「你錯了。他不是廢鴿!若他狀態十足,絕對能打嬴你們任何一個!」

此時,被打倒的快必已調息完畢,回到陣中大笑︰「哈哈哈哈哈哈!打嬴我們?教徒是不能講大話的啊呵呵呵呵…..夠膽你就過來打嬴我呀…….笨!」

「…..嗚…..頂你個掣!死啦!」Nick挨盡內息困擾,現在又連番受辱,最後一個『笨』字,已令他按捺不住。什麼內息反噬,已經再理不得!就算爆體而亡,也要將眼前的X街踢死:「仆你個街,看我怎樣踢X死你!」一個飛身衝向快必,速度之快,就連Amos也攔不住:「等等!Nick…..」

「嘩!很快!」快必不料Nick高速殺至,暗叫大意。但Nick一腳『一人一票』將要命中,奈何內息又再發作,痛得他人仰馬翻,顫床顫蓆。快必免受一招,當堂大笑:「嘻,嚇得我,還以為有幾把炮!」乘勢勁蓄右拳,一邊竊笑道:「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是真正的絕招吧!」,打出一記跳躍上鈎拳,重重轟在Nick下巴,將其整個人轟上廿呎高空。這是快必獨有絕技:

『人民力量 三百三十三票 天外有天』!

Nick本已狀態不佳,再挨一招重拳,倒地時已是奄奄一息。快必見勢大好,欲以雙拳『一人一票』再下一城。但Amos又怎會讓他得逞?一個飛身掩護,同時以『十災棍法:雹災』硬撼。一拚之下,快必飛退十餘呎倒地,再起時才知雙臂結冰,需花時間逼出寒勁。

「可惡!雙手結冰…..這是什麼棍法?」快必忙於逼出寒氣,一時間無法再戰,唯有寄望拍檔:「慢必!快上吧!」豈料慢必又再展現本色,按兵不動,表現令人費解。

「喂!為什麼不上?現在是好機會!」快必失聲叫道。但慢必還是不為所動,只離遠望著Amos為Nick施救:「Nick!振作點!」

慢必又再嘆慢板,快必自是不耐煩:「喂!慢必!還站著做什麼?快幹掉他們吧!」但慢必還是未有動作,令快必倍感不耐煩:「喂!慢必!還站著做什麼?快幹掉他們吧!」但慢必還是未有動作,只問道道:「對了,剛才只自我介紹,還未曉得閣下姓甚名誰?」陣中被問名字,令Amos摸不著頭腦:「A…..Amos。」

「原來是Amos閣下,失敬。」慢必拱手回應,隨即又嘆口大氣:「看閣下並非壞人,而且不是白鴿派。若非死護住賣港白鴿,慢必不想與你為敵。」

慢必一直留有餘地,本令Amos稍生敬意,但最後一言招降,又令他怒意重燃:「你們這是什麼意思?你們以為我會拋下戰友,只顧自己逃生嗎?你們趁人病攞人命,還算是…….」但未講完,Nick卻在身邊苦苦撐起︰「死耶能…..講咁多廢話做乜X……..郁手啦!」拚著內息紊亂之險,他一邊爆粗,一邊計起最高功力,一躍而起,以最強絕招攻向慢必︰

「『民主神功 第七席 全民普選拳』!」

0 comments on “[小說]3-70-追擊白鴿黨#3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