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3-71-追擊白鴿黨#4

話說Nick體內『基本法』再度反噬,令其無法作戰,要在Amos扶住下逃出球場。不巧,這時又遇上快慢必追擊,兩人形勢笈笈可危。

這時,『基本法』又再在Nick體內說話:

「哈哈哈哈,你以為憑丁點力量,就可以鎮住我嗎?你看,趁你運功,我又能再活躍了!」

「豈…..豈有此理!」

「你要知道,你的『民主神功』乃源自於我。於我產出之物,又豈能反我了?」說完,『基本法』已再化成人形,全身散發著黑氣。再大叫一聲:「現在,你便去死吧!」黑氣即迅速擴散,蓋至周遭一切。Nick氣忿大叫:「激….激氣!」,眼見大限將至,前方卻露出一絲曙光。

「呀!那是…..」

………..

鏡頭回歸現實。Nick大吼一聲:「呀~~~~~」拚著內力反噬之險,谷盡最強功力,躍起進攻慢必。

Nick有如死過返生,更以猛招攻至,慢必不禁一愕:「這小子!原來功力不弱…..」但驚愕只有一瞬,隨即又回以冷笑:「但無用的,你白鴿派的拳法受『基本法』制肘,拳路單調,連小孩子也看得穿!」

但正要接招,Nick身上卻閃出一度金光,一股寒氣隨之殺至。慢必暗忖:「那是….回力鏢?」幸而反應夠快,拚命側身一閃,總算勉強避過。

「那回力鏢,不是屠畜鬼那把…..」Amos往身上一搜,身上帶著的回力鏢果然不見蹤影,原來是給Nick借用了。

回看戰場。慢必雖避過回力鏢,但卻令他露出一絲破碇,令Nick有機會痛擊:

「『民主神功 第七席 全民普選拳』!」

形勢急轉,但慢必依然發揮慢板本色,淡定有錢剩:「用回力鏢開路,然後趁機埋身攻擊?再講一次,那是無用的!」預算可輕易接招,但更驚訝的事還在後頭。

無錯。Nick的『全民普選拳』受『基本法』所制,只能發揮三分一功能,拳路亦是一味的中路強攻。這確如慢必所說,連小孩也能輕易看穿—原本的確是這樣。但此刻一見,Nick的腿招由一開三,從左中右三路同時進攻,和起初單調的腿招,完全是兩回事。

此種突變,連慢必都大出意料:「這是….正宗的『全民普選拳』?怎可能…..」暗叫大意,卻已來不及招架,幾十腳只得照單全收,連連苦叫:「嗚嗚嗚….」,然後飛退廿呎倒地。

「Nick!」Amos這一叫讚嘆Nick之鬥志,同時亦表露出擔憂。只見Nick全身發紫,紫到幾乎全黑,散發著陣陣黑氣,痛苦倒地狂顫—在『基本法』反噬下勉強出招,情況哪能不惡化了?」顫過數秒,終告不支暈倒。怎樣看,情況都比昨晚糟糕十倍。

是以Amos見狀,已再理不得戰況,先去救人要緊。但才剛起步,慢必卻在背後大叫:「等等!讓我來!」同時飛身至Nick身旁。速度之快,出乎Amos預料:「這慢必….明明硬食一套『全民普選拳』,竟然若無其事……」大意之下,只能眼白白看著慢必宰殺戰友。

慢必運勁,一掌印在Nick背上,暗叫:「原來是『基本法』內力反噬,而且十分嚴重!」再回頭叫道:「快必!你也來幫手!」快必卻抓頭叫道:「喂慢必,這傢伙是白鴿賣港賊,你為何要幫他?」

「快!來不及了!」

「但他是敵人…..」

「基督徒不是應該愛敵人的嗎?快!」

「….」

快必猶豫半响,然後悶哼一聲:「….拍檔叫到,好吧。」終於肯走過來幫手。Amos細看兩人動作,終於搞清楚他們並非要殺敵,相反是要救命!

但釐清事實,始終都摸不著頭腦。於是Amos問道:「等等!你們不是要追殺我們的嗎?為何現在又要救人?」快必一邊救治,疑惑卻是一樣:「我也不明白!」

慢必答道:「快必你剛才沒看到嗎?這傢伙剛才攻擊我時用的,是貨真價實的『全民普選拳』!」

「什麼?你不是說笑吧?」快必指住倒地的Nick,大叫:「這傢伙?他是白鴿派啊!他們的『民主神功』受『基本法』制紂,怎可能使得出真正的『全民普選拳』?」

「我也不知道。但唯一的解釋,是他在嘗試擺脫『基本法』的框架,正在拚死掙扎。」

「呀…..但這又如何?」

「還不明白嗎?只有擺脫『基本法』,才能打出真正的『全民普選拳』!這意味著他正在追求純正的『民主神功』,絕不向『基本法』屈膝低頭!教主講過,凡是這樣的人,都是我們的戰友!」經一輪解釋,快必終於明白:「我明白了。」

Amos卻無法了解。不過既知兩人無意加害,總算放心下來:「你是說…..Nick他擺脫了….『基本法』?」慢必卻是搖頭:「還未,你看?」只見Nick身體依然發紫,黑氣滿溢,便知問了蠢問題。

「那不如我也來幫手…..」Amos欲幫拖,豈料慢必又再搖頭:「不,無用的。能夠幫助他的,就只有純正的『民主神功』。」

「我也沒修練『基本法』,也許…..」

「不,單單不含『基本法』是沒用的。要自身修練純正的『民主神功』才有幫助。」

Amos一怔,憶起昨晚替Nick平整內息的片段。那時他和雞泡魚源源輸送功力,也只能暫時壓住『基本法』,而且作用不大,不到一日又發作。

既無用武之地,Amos只得暗嘆一聲,看著快慢必救治。但白白坐著等待,心裡便越發焦急:「Nick你不會有事吧?神呀,求你救他!」祈禱十分鐘,果然有料到。只見Nick面色漸復紅潤,身上黑氣漸消。

再過幾分鐘,Nick開始醒來。驚覺快慢必在身邊,猛地一喝:「你兩個!究竟想做什麼?」贈兩人各一記『一人一票』,將他們轟至老遠。

Amos見狀大驚:「等等!他們不是敵人!他們在醫治你!」Nick頭狂揈一番,總算回復正常思路:「什……什麼?你說他們…..在醫我?他們不是……」

Nick細察全身,只見並無異樣,再看快慢必被自己踢倒,足見內息已回復暢順。知道踢錯人,便只得向快慢必拱手道歉:「兩位大俠仗義相救,小弟還以踢報德,在此向兩位道歉。」

「頂你!我們以德報怨,還要無端端被踢!」Nick歉已道,但快必仍覺不忿。相反慢必較有風度,攔住快必說:「別這樣,不知者不罪。」

雖知已獲救,但Nick仍滿腦疑惑,於是問慢必:「但你們不是要追殺我們的嗎?為何又要……」

慢必答道:「因為你剛才暈倒前,曾打出真正的『全民普選拳』。這顯示你渴望真正的『民主神功』,不甘受『基本法』所制。」

「但….這又…..」

「嘿,跟著來吧。我們慢慢再詳談。」

「什麼?」Nick大驚道:「跟著你?去哪裡?」

「我們的大本營。」

「等等!你們雖然醫好我,但這不等於我要服從你!」

「不,」慢必搖頭回應:「第一,你還未完全醫好。你內力反噬嚴重,憑我們兩人之力,也無法逼出你體內的『基本法』,只能暫時壓住。」

Nick感受一下,『基本法』果然還在體內,頓覺慢必所言非虛:「那麼…..第二呢?」

「我們功力不夠,未能完全醫治你。但若教主出手,情況便完全不同。」

「….?」雙雄一呆。雖然未知底蘊,但Nick的狀態有望醫好,兩人心裡現出一道曙光。

未等雙雄反應,慢必便轉身對快必說:「快必你打電話給141他們,叫他們立即停戰,然後在球場外會合!」快必立即照做,但無論打給141、明明、還是草泥馬,都是無人接聽。雙雄見狀,亦分別打給雞泡魚和咖喱飯,豈料結果也是一X樣。

這當然了,球場那邊早已打完,雞泡魚一招『撚箍咒』就掃晒成個場了。

0 comments on “[小說]3-71-追擊白鴿黨#4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