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3-73-拳頭教大本營

球場外

拳頭教和白鴿派等人,在慢必帶領下步出球場。路程不遠,卻花了十幾分鐘—皆因有個久睡不醒的雞泡魚,要Amos、草泥馬和兩名大漢,才能勉強抬起,拖延了不少時間。

一路上,草泥馬看著雞泡魚肥大身軀,不禁竊笑:「豈有此理!殺我兄弟,還要我抬你走?不如….」心生一念,卻為Nick一下看穿:「想動手?諗都唔駛諗呀!這死肥仔,連我都不敢惹他!」

「頂你!」草泥馬悶哼一聲。打過一場,他深明雞泡魚之可怕,又豈敢亂來了?

走出街外,咖喱飯忽生疑惑,問慢必:「請問慢必先生,我們要怎樣坐車去?雞泡魚體型太大,恐怕無法上的士……」

「這沒問題,我的車就泊在附近…..跟我來。」慢必指住近處的大貨車,說:「是那架。」一邊走近貨車,對在座的司機說:「回總部。」司機點頭回應:「是!」141和明明坐上前座,其他人便坐在貨櫃裡。

幾經辛苦,大漢們終於將雞泡魚送上貨櫃。再安置好大型貨品,眾人便逐個跳上貨車,分別在貨櫃兩邊坐下:拳頭教坐左側,白鴿派坐右側。最後慢必跳上車,關上大閘,便往車殼敲打幾下,示意司機開車。

眾人圍住睡死的雞泡魚,感覺怪異。加上貨櫃無窗,眾白鴿不知所在何,心裡更是不安。為求掌握多少資訊,Amos拿出手機,欲以GPS探測位置,但對面的草泥馬隨即笑道:「哈哈,無用的,這貨櫃內什麼收訊號也沒有,想知道我們位置?沒那裡容易!」

科技不行,唯有靠感覺。Amos身旁的咖喱飯閉目而坐,憑其感覺和道路知識,起初還能估計位置。但貨車故意繞了幾圈,跟著忽左忽右,最後還是跟甩。既一切無法掌握,唯有長嘆一聲,聽天由命。

「嘻,何事嘆氣?」慢必問。

「沒什麼…..只是想到剛戰死的師弟而已。」

「我們死去的兄弟便更多呀。」

「嘿,」咖喱飯苦笑道:「若非貴教執意來襲,便不會有人死吧。」

「你說得對,」慢必回應:「若貴派不和領野集團勾結,不以邪功迷惑眾生,不出賣全香港市民,我們又豈會追擊你們?」

「唉!邪功…..」Nick長嘆一聲。他之所以加入白鴿派,無非為報授功之恩,協助消滅領野。但他們付諸實行,卻反被己派通輯。想到這裡,他不禁問道:

「唉!我加入白鴿派,到底是為了什麼?想學更強武功,卻受邪功反噬;想伸張正義,卻被自己人通輯!我加入白鴿派,到底是為了什麼?」

「為了什麼呀~~~~~~~」

Nick仰天長吼一聲,雖無貫注强大內力,但聲浪在貨櫃內反射又反射,聽得眾人倍添感觸。

……….

靜寂五分鐘,終於由咖喱飯打破僵直:「慢必先生,敢問……你們今早來大埔時,有沒有見過我師父?」

「師父?你是指…….民主男神?就如之前所說,我們今早來時,只見貴派手足在互相毆鬥。我們細心觀察,當中卻沒有像男神之類的大人物—若他在的話,我們能全身而退嗎?」

咖喱飯思考一會,只覺慢必所言甚是:「對,若他們遇見師父,大概只有死路一條…..」而男神雖仍下落不明,但至少不會裁在這班拳頭教手上。想到這裡,總算放心少許。

過了近半小時,貨車終於停下不動。

「到了。」

慢必說完,便轉身打開大閘,耀眼光線從車外曬入,照得眾人睜不開眼。Amos置身強光中,感覺甚是熟悉:

「這裡是……天堂嗎?」

當然不是。其實車外並不特別光,只因被困貨櫃良久,一有光便倍加耀眼而已。

眾人稍為適應光度,隨後逐個下車,然後又合力抬雞泡魚落車。

「就在這裡嗎……拳頭教的大本營…….」Amos掃視四周,訝異道。

0 comments on “[小說]3-73-拳頭教大本營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