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3-78-廢除基本法

鏡頭又回到拳頭教總部。

只見Nick成功啟動『五區公投』,一氣沖散全身黑氣,身體隨即回復紅潤。但畢竟虛耗過度,成功驅除『基本法』後,他亦告不支暈倒。

癲狗見已功成,便收式,說︰「搞撚掂晒…..幸好恩人你醒目,及時醫好他的傷。否則我輸入再多內力,也只是徒勞無功。」身旁的Amos回應︰「他是的的朋友,我怎能袖手旁觀?」不消說,Nick能有力啟動公投,全因他的『醫治的大能』所賜。

「不,這是神的旨意。」

Amos心裡想,他得著神的醫治大能,但傲雲、律政屍還是離他而去。這次成功救活Nick,他心裡總算感到安慰。誠然,他雖掌握大能,但人的命運,人的生死,始終都非他能掌握。

他想起了聖經的經文:

弟兄們哪可見你們蒙召的,按著肉體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貴的也不多。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神也揀選了世上卑賤的,被人厭惡的,以及那無有的,為要廢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氣的,在神面前一個也不能自誇。(聖經 哥林多前書 第一章 26-29節)

「神阿,我明白了。多謝你提醒。」

人要成功,有賴天時地利人和。只是人一旦成功,有了錢,或是有了能力,或是坐著高位,便不禁會自大,覺得一切所得的,都是因為我努力,我有能力,卻看不見上天的功勞。上一代成功人士中,唯有操流利普通話,人稱香港股神的曹仁超看得最透切。他曾以一個字來總結其成功秘訣:

勢。

上主的安排。

……………….

無論如何,Nick大難不死,更成功擺脫『基本法』,大好之事是也。

咖喱飯見Nick已醫好,便對癲狗拱手道謝︰「謝癲狗兄醫治之恩,咖喱飯無以為報,只望他日再報。」癲狗卻連番大笑,指住Amos說︰「屌你老味,我醫好你們朋友,是因為他醫好了我。現在報恩的是我,不是你啊呵呵呵呵…..說起來,他施的恩,我還可以報在你身上的,要試試嗎?」

「什….什麼?…..」癲狗突然一問,教咖喱飯為之一呆。Amos卻是靈光一閃,便附和道:「呀!對了!Nick他已成功在先,你也可以叫教主…..癲狗幫手,一同擺脫『基本法』框架!」

Amos一番好意,咖喱飯卻是耍手拎頭:「這…….我想不用了……」Amos大惑不解,再三追問:「為什麼?這是難得的機會…..」最後還是癲狗勸止:「算鳩數把啦!人地唔想丟失議席,你都無謂再逼他了。」

無他,咖喱飯再三思考,再看Nick內力全失,猶如白紙的軀體,當堂心裡一寒:廢去全部議席,換來白紙一張,值得嗎?若像Nick般生死悠關,那還值得一試。但他無事無幹,會否多此一舉了?再說,Nick之所以會反噬,全因粗話過多之故。只要不爆粗,不去和『基本法』對抗,便不會和Nick同一下場。若是這樣,那有必要付上一切嗎?

「沒有吧。」

這是咖喱飯的想法。Amos深信天堂夢的指引,認定『基本法』乃邪惡黑氣,當然不會認同。但見咖喱飯再三推辭,也只好作罷,只憶起聖經經文:

有一個人來見耶穌,說:「夫子有古卷:良善的夫子,我該做甚麼善事才能得永生?」耶穌對他說:「你為甚麼以善事問我呢?只有一位是善的有古卷:你為甚麼稱我是良善的?除了上帝以外,沒有一個良善的。你若要進入永生,就當遵守誡命。」他說:「甚麼誡命?」耶穌說:「就是不可殺人;不可姦淫;不可偷盜;不可作假見證;當孝敬父母;又當愛人如己。」那少年人說:「這一切我都遵守了,還缺少甚麼呢?」耶穌說:「你若願意作完全人,可去變賣你所有的,分給窮人,就必有財寶在天上;你還要來跟從我。」那少年人聽見這話,就憂憂愁愁地走了,因為他的產業很多。(聖經 馬太福音 第十九章 16-22節)

思考間,癲狗卻一手抬起暈倒的Nick,對眾人叫道:「各位手足,我現在要閉關兩星期。這段期間,這裡便交給你們守護了。」

眾人抓頭不解:「教主又要閉關了?」就連左右手的大嚿也甚是疑惑:「教主剛才為救人,所耗奇鉅,需要閉關療養,大嚿還能理解。只是為何要帶這白鴿小子…..」話未說完,癲狗卻搶白道:「這小子剛才成功啟動『五區公投』,可見他多麽希望擺脫
『基本法』,學得真正的『民主神功』。這樣的人,必定是我們的戰友。所以,我要教導他真正的『民主神功』,才算是還了救命之恩。」

「但…..那傢伙本是白鴿派,教主你肯定他會加入我們?若他不歸順,那…..」

「No,我唔撚駛他歸順!只要他修練真正的
『民主神功』,做正義的事,不論何門何派,都是我們的戰友。」說完,便抬著Nick身體,轉身就走走了幾步,忽然想起了什麼,又轉頭問Amos:「對了,恩人,還未問你的名字?」

「呀!還未介紹自己…..」Amos一臉尷尬地說:「我叫Amos,這位是咖喱飯,你手上抬著的是Nick……還有那個雞泡魚,若沒有他,要醫好你基本上是沒可能。」

「無錯,他是我另一個恩人,嘿…..」癲狗看著睡死的雞泡魚,不禁微微一笑。Amos瞬間留意到,癲狗那魔鬼的眼神和笑意中,竟帶有老人的慈祥。

就像昨晚落難花園行時那樣。

那種慈祥,和花園街任伯很相似…..不,任伯那種是一味的慈祥,會寵壞細路的慈祥。但癲狗在慈祥,卻同時帶著嚴厲。

他想起日本的天狗、阿修羅或是鬼怪面具,戴著它的時候,便像魔鬼般嚇死人,但除下面具,卻是人的模樣。

癲狗再問:「說起來,聽說你想找我,到底是所為何事?」

癲狗一個問題,將Amos思緒拉回現實:「呀…..差點忘了,是這樣的……」慌忙從身後揪出金色回力鏢,遞上說:「這是你昨晚遺下的,我是來還給你的。但對不起,昨晚貪玩,將它弄壞了……」

「哈哈哈哈哈哈……..原來就為了這個?」癲狗仰天大笑。笑了近一分鐘,他才低頭回應:「不用緊張呀恩…..Amos,這東西雖然金光耀眼,但其實只是普通貨色,當然會爛了吧哈哈哈哈哈……」

「但…..你的手下一見回力鏢,個個都大為緊張,尤如見到尚方寶劍!」Amos疑惑道。

「哈哈哈!這我就唔撚知了!區區一支回力鏢,又有什麼好怕…….」癲狗笑道。

「區區?但……總之還給你就是。」Amos將回力鏢遞給癲狗,癲狗接過後,用刀背拍打Nick欏柚,一邊微笑說:「哈哈,這我便失陪了。這傢伙便借給我兩星期,我必能令他脫胎換骨,成為新造的人!」說罷,便轉身離開。

等等…..」咖喱飯疑惑。正欲追上,慢必卻從身旁攔住:「放心吧。教主若要加害於他,又何需特意醫治他?」咖喱飯只覺慢必所言甚是,才止住腳步不追。

一頓間,癲狗連同Nick,已在眾人視線中消失。

0 comments on “[小說]3-78-廢除基本法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