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3-86-五區公投之回憶#4

時間回到現在

民主男神將『五區公投』後,禮義廉和白鴿派,還有突駒正虎圍攻的經過,詳細地講解一次。期間大嚿未有回駁半句,顯然認同其所言。

「後來如各位所見,我和教主都生還。這都多得男神兄相救,我們才能活到今日。」大嚿補充道。

咖喱飯聽罷,立即恍然大悟:「呀!原來是師父你救了他們!怪不得你會講解得咁詳細……」

男神緩緩站起,向大嚿拱手道:「別客氣。」然後再向眾人說:「眾所周知,我們所練的『民主神功』在『基本法』框架下,根本難以發揮真正力量。所以當年『五區公投』一出,白鴿派上下齊聲支持,民主老人甚至說過:『應該做,值得做,快啲做』!但後來,民主老人突然轉軚,我就開始感到奇怪。到後來各派別圍攻你們,甚至突駒正虎出現,我才終於明白一切!」

待男神講完一段,大嚿卻插嘴道:「這當然了!你們這班泛民多年抗爭,原來根本就不想勝利,只想維持什麼生態平衡,好讓你們的抗爭事業長做長有!」

這時,男神打斷道:「我有一點不同意。我們白鴿最初是想贏的,較早的年代,我們更是聲勢浩大。但現實歸現實,突駒正虎、超人實在太強,我們根本無法挑戰,反而偏安一方,還可以與眾強權分庭抗禮。」

大嚿續道:「所以久而久之,你們已經放棄了勝利,力量亦日漸下降,禮義廉、畜牲集團,你地一個都打唔低!我們看不過眼,於是和長毛、袋巾和四眼陳,開發出『五區公投』。若然此技開發完成,大破禮義廉、領野、斬畜牲,指日可待!但你們白鴿派為了一己利益,竟然抽我們後腿,還趁我們元氣大傷,聯同禮義廉,和突駒正虎圍攻我們!」

大嚿一再說到「你們」的字眼,令男神不禁皺眉,不得不作糾正:「等等….我想要講清楚,大嚿你說白鴿派圍攻你們,這絕不包括小弟。」

大嚿笑了兩聲,回應:「無錯。你還暗中救了我們,大嚿深表感激。」

男神道:「當日我趕到時,本來想光明正大救走你們,殊不知突駒之矢和林公公,竟然也在現場!以小弟實力,絕無法同時應付兩大高手,故只好轟碎山石,製造混亂,然後乘亂將你們救出。」

「男神兄無和白鴿同流合污,大嚿已心表感激。依我看,民主之父似乎亦是被擺上枱,對事情亦不知情。」大嚿回應。

「他到最後都是支持『五區公投』。而即使有黨的壓力,他也不想置你們於死地。」

「但他和黨對著幹,民主老人一定不會放過他!」

「不,沒這個可能了。」男神搖頭回應。

「呀?…他….死了嗎?」

「嗯,」男神點頭:「被你們『票債票償』後,已再無力抵抗病魔。」

「是嗎…..真可惜。」大嚿嘆一口長氣。

這裡先岔開一下。自九七年以來,政府施政一直不得民心,經濟日下,民怨肆起。其時,又有大量負資產戰士出現,引致社會動盪不安。二零零三和零四年,終於爆發五十萬人大遊行,間接令第一任特首下台。

其後,透過傳功、雪藏等技術,負資產之亂總算平息。之後自由行、CPEA等優惠措施實施,香港經濟果然迅速回復,並以光速增長。但這也不過是令香港重回地產泡沫。無知愚昧的香港人,只要有樓炒有股炒,就咩都得,哪理得香港又在踏入死胡同?

不過,總有些人會察覺的,例如是……

三獸拳。

由癲狗、大嚿猩、長毛象組成的三獸拳,最早發現政府之不堪。於是連同手下在各處起義。他們人數不多,卻是勇猛過人,尤其是三獸拳勇悍善戰,遇神殺神,遇佛殺佛,一時間勢不可擋。他們最大的戰績,正是為世人熟悉的大鬧立法會事件。當時三人先後闖入立法會、特首辦和政府總部,殺死所有立法會議員、大部分高官,甚至行政長官,如入無人之境。即使出動警察、解放軍,也是束手無策。

自此,香港進入無政府狀態,也開始了超武鬥組年代。

也許有人會問:香港變成無政府狀態,那豈不是天下大亂?非也。政府瓦解後,原先隱密存在的超武鬥組隨即浮上水面:原屬政府旗下的暗殺組織—-突駒正虎、由超人帶領的地產派、香港警察、畜牲集團、領野集團、泛民各派、禮義廉門派、宗教各派、港鐵俠等一一堀起,互相角力,竟然形成另一種江湖秩序。雖然這秩序下治安甚差,但人人練功自保下,總算未至於大亂。

有人常恐嚇香港人:若香港變成無政府狀態,那天下便大亂了!現在香港的超武鬥組年代,可謂一大反証。

當然,今日超武鬥組的年代,始終乃三獸拳破壞立法會開始。突駒正虎想消滅三獸拳,這點不難理解。

…………

民主男神繼續講解:「突駒正虎乃政府之暗殺組織,行事狡猾,往往不喜歡自己出手。他們看出白鴿派強勢漸失,於是誘其叛變,反過來追殺你們三獸拳。而報酬就是修改白鴿派的『基本法』,令他們能創出『超級民主神功』。」

眾人鴉雀無聲。

男神轉身對咖喱飯說:「為師突然失蹤,就是去找民主之父查問,然後再四處查探。經連日跟蹤下,果然發覺,鐵頭、秦始皇、女神等白鴿派高層,近日和突駒正虎來往頻繁,更試過進行密室談判。」

咖喱飯愕然回應:「什麼?堂堂白鴿派…..竟然會……」但拳頭教卻不感驚訝,似是早知如此:「早說過了!白鴿黨賣香港,連你們的男神都這樣講,無講錯你啦下?」當中草泥馬上前發問:「那麼,密室談判的內容是什麼?」男神搖頭搖手回應:「不知道,我能打探到的,便不是密室談判了。」

「什麼?傳說民主男神功力高深,我還以為有幾把炮,原來不過如此!」草泥馬竊笑道。

「呼!男神男神,不過虛名而已,小弟才疏學淺,能全身而退已是萬幸。」草泥馬擅打嘴炮,常以挑釁為傲。但男神不吃這一套,令草泥馬無癮之餘,更贏得風度翩翩之光環。

大嚿聽著兩人對話,忽然想到什麼,便大驚道:「嘿,若他們故意放你走,反過來跟蹤你,那麼這裡便……」男神一聽,不禁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大嚿兄你未免太小看小弟了!小弟一再確認無人跟蹤,才敢來這裡的。」

大嚿回應:「說的也是…….之不過,男神兄你能單人匹馬找到這裡,代表他們也會有辦法,只差幾時而已。」

拳頭教手足一聽,隨即又再哄動:

「什麼?這裡…..會被發現?」

「這不就是…..這裡快要被圍攻?」

男神見眾人嘩然,卻是回以一笑。大嚿質問何解,男神回答說:「嘿,若是你們教主,便不會如此反應。他一定會說:「乜你老母,守?你仲想守?而家係要反攻呀!今屆武術大會,一定要他們血債血償!」

「武術大會…..無錯,要他們血債血償!」

「血債血償!」

「血債血償!」

「血債血償!」

眾拳頭教齊聲吶喊,唯獨Amos心裡抓頭:「武術大會?那是什麼東西?」

0 comments on “[小說]3-86-五區公投之回憶#4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