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3-95-男神的退黨宣言

民主男神將聲線提高八度,開始演說:

眾所周知,三獸拳,也就是拳頭教的癲狗、大嚿猩,和獨立的長毛象三人,一直以來都對白鴿派大肆批評。對於三人的激憤和上心,我曾為白鴿派一員,我亦是痛在心頭。

作為白鴿黨創黨黨員,我希望透過這次發言,表白我與白鴿派的些微分別。不過,正是這些微的分別,不幸地將令我的抉擇與白鴿派不同,並要我作出最大的抉擇。然而,這些分別並不會影響我對同僚多年來的情義。故希望各大黨派,不要再作人身攻擊和謾罵,而應為民主路繼續努力。

我明白癲狗和大嚿對『民主神功』的執著,因為我也是一樣。而這也是對神功創始人,將神功流傳後世的先人的尊重,是莊嚴的。在這段日子裏,我們確實感到很疲累,並與香港市民一樣,在等待一次突破,希望重新領悟神功的精緒,重回當初神功的創始精神。而近年看到大家的突破,我內心也有所觸動,亦有所期盼。很多人說:男神,你曾經是白鴿黨的少壯派,但眼見你在這一兩年,似乎甚少發言。嘻,少壯派……我已踏入50歲,50歲的少壯派,說出來也有點好笑。

為甚麼我近年較少發聲呢?因為我相信白鴿派,特別是我們的領導。我盼望我們有所突破,也為此訂出一個妥協。第一,是優化『區議穴道』作為『功能穴道』的方案,但最重要的是,這方案背後是有一個取消『功能穴道』的時間表。如果沒有了這些最基本的路線圖和時間表,而只顧優化『功能穴道』,又怎麼能達致我們的終極目標,也就是取消『功能穴道』,令『民主神功』回復正軌,發揮其應有威力?你們修練了『超級穴道』,他日還會自廢穴道嗎?我對此存有很大的問號。

當然,有人會說,『超級穴道』也有民主成份,也能聚集民意力量。但大家不要忘記,『會計穴』和『醫學穴』兩個『功能穴道』,當初不也是滿載民意力量,但如今呢?都已經堵塞了吧。你們花心機練『超級穴道』,之後反而會將之廢掉?沒可能吧。它們和其他傳統『功能穴道』一樣,都只會是千秋萬世。

這正是我和白鴿派之間的嚴重分歧。我已經一次又一次作出妥協。研究『超級民主神功』時,我的內心十分矛盾,心想他朝若真的可以廢除『功能穴道』,我便一定要繼續撐下去。當時大家都在說「等無可等」、「退無可退」。可是言猶在耳,為何我們在短時間內,連廢除『功能穴道』的底線也被攻破呢?

所以,我希望在此表白,這便是我和白鴿派之間最重要的分歧。我認為利用『超級穴道』廢除『功能穴道』,實在愚不可及。我很敬重的長輩常對我說︰「我們一同上路,爭取了二十多年。二十多年是一段很長的時間,現在終於拿到一些東西,我們拿了便應該繼續上路,繼續爭取。」曾幾何時,我真的有點心動。他們爭取民主的信念,我直至這一刻也從未質疑過。我只希望他們明白,這二十多年是過去了,但往後還會有很長、很長的路要走,也會有人民力量抗爭。

相對於民主的巨輪,二十多年其實微不足道。我們亦不強求民主巨輪中有自己的名字。正如民主老人常言道: 「成功不必有我,功成自然有我」。因此,諸位同僚,我們無須介懷成果如何,以及下一步如何。只要我們播好民主的種子,將正宗的『民主神功』傳予後代,到適當時候,人民力量便會展現。如果我們不走『超級穴道』的歪路,換來沒有『功能穴道』,真正的『民主神功』,將是人民力量的勝利,我對此是期盼的。

很可惜,若大家執迷於優化『功能穴道』,人民的力量會被軟化,被萎縮,真正的『民主神功』卻會越來越遠。

我重視與白鴿黨黨友的情誼,但更忠於自己的信念。在忠義兩難存之下,我選擇反對白鴿黨的『超級民主神功』。我無意強黨所難,但更不能強我所難,違背個人的信念。我惟有正式退黨,離開與我共事十六年的黨友,在黨外繼續努力。

我在此繼續呼籲,我們是要共勉、要團結、要努力,而不是分化、謾罵和互相指責。多謝大家。

0 comments on “[小說]3-95-男神的退黨宣言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