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3-96-各路人馬

雖說民主男神乃一代元老,但大會會讓一個人發表十幾分鐘演說,足見其地位之重要。

男神演說完畢,台下又再群起歡呼:

「退得好!」

「早就應該退黨啦!」

「男神好嘢!」

當然,亦有反對的聲音:

「叛徒!」

「行開啦!」

而男神演講的同時,各方人馬都已經到場。司儀果然中立,沒有花時間評論,轉而介紹各路人馬:「好!我們現在來介紹!剛剛進場的,正是男神宣佈退出的—白鴿黨了!」射燈隨即照住台下一角,好讓現場觀眾認出眾白鴿。

只見大電視架在擂台上方,映著白鴿派一眾高手。司儀對咪叫道:「眾所周知,白鴿派一直都由民主之父,和民主老人帶領,成績輝煌!今屆兩老退下火線,交由鐵頭勇者、民主女神領軍,還有高達、社工、偉哥、民主秦始皇、火雲姨等高手壓陣。面對各方挑戰,兩老退役,男神率弟子退黨,今屆武術大會,白鴿派能否保住民主派第一大黨的地位?」講解完畢,台下噓聲、歡呼聲四起,鬥個興高采烈。

「接下來,便是近年冒起,力圖挑戰泛民第一席位的…..無錯就是大狀黨了!」射燈又轉向另一角,照住泛民第二大黨:「大狀黨今屆人才頂盛,有黨魁袋巾,四眼陳、毛姨姨、郭醫生和被稱為民主女神的女選手…..為免和白鴿派那個混淆,我們先叫她做大狀女神吧。其後還有眾多大狀軍團,其中袋巾和四眼陳更曾聯合三獸拳,研發『五區公投』武技!今屆他們能否再下一城,爭取更好成績呢?」相比白鴿黨,大狀黨實力明顯略遜,但得到的歡呼聲,卻是更多。

但論實力,兩派始終都無法和這一派相比:「之後這一隊,相信都不用再介紹了!他們是家傳戶曉,有禮有義有廉的—禮義廉了!」果然射燈一轉,照著禮義廉的高手,無論份量、數量,都冠絕全場:「禮義廉一向都是傳統勁旅,今屆同樣人才鼎盛!首領無我、三姓家奴兩大師父依然在陣,旗下有西鐵男、黃飛鴻、含賓、元秋等高手,可謂人才輩出!而早前在打鬥中受重傷的葛博士和影印仔,亦趕得及傷愈復出!」說畢,台下即噓聲一片。這隊禮義廉實力非凡,噓聲亦是無與倫比。

葛博影印仔再現,最驚訝的莫過於Nick:「怎…怎可能?他們兩個….咁都唔死得?」各位若還記得,都知道當日將他們重創的,正正就是Nick等三人。今日竟然再遇,自然大叫不爽。

令人驚訝的,又有放在西鐵男旁坐,一個異常巨大的灰色膠盒。盒之巨大,有若長毛手抬的棺材。咖喱飯憑過往作戰經驗,即時就能作出推測:「西鐵男身邊那盒東西…..難道又是…..什麼Tree Gun之類的……」

「什麼?槍械都能用來比賽?那還算是武術大會嗎?」Nick質疑道。

「武術大會並無規定不准用武器。你們一個帶雙棍,一個帶回力鏢,剛才過關時也無被沒收啊!」

「說的也是…..但武術大會用槍械,始終太誇張了吧?」Amos道。

這時,一陣喝采的聲音,令眾人注意力回到場館。

現場氣氛極為熱烈,歡呼聲與噓聲激烈交錯,好比雞泡魚『撚箍咒』VS棟篤牧師『I want nobody but主』。那種陰陽反差,絕非之前的派別可比。

無錯,評價如此兩極的,就只得那個派別。

「壓軸出場的,無疑就是最具爭議性,從泛民分裂出來,以擊敗泛民為己任的拳頭教!『五區公投』失敗之後,癲狗、大嚿猩不單未有放棄,更集合了快慢必、明明、草泥馬、141等新星,務要捲土重來!找白鴿派報仇雪恨!」說畢,射燈一閃,照著一群黃色戰士—他們人數不多,但氣勢卻毫不輸蝕。單是癲狗一雙發亮的紅眼,和大嚿手上的日本刀,已經殺氣騰騰,令人不寒而慄。

如此,所有高手已大致齊集。司儀叫道:「好!人既已齊,那就事不宜遲!有請我們今日的主辦單位—突駒正虎代表上台,發表簡短講話!有請!」

說畢,射燈轉向擂台前一方。有一群人同時站起,列隊而出。他們不消說,便是武術大會的主辦單位—突駒正虎的代表。他們個個昂然而立,氣勢不凡….這就當然了,若主辦人不夠強,又怎能鎮得住參戰的高手了?

而事實上,要鎮住大場面,有一個人便已足夠。

「有請突駒正虎的首領—突駒之矢!」有一人從隊中走出。無錯,這個海盗裝束的傢伙,就是為實現『起動九龍東』計劃,誘使地產派和教會進攻觀塘工廈,令其毀於一旦的幕後黑手。

台下的Nick和Amos,雖未見過真人,也不知道他就是搞垮Rock Church的幕後黑手。他們知道的,卻是其另一項戰績:「這傢伙…..就是當日聯同白鴿黨,害到癲狗雞毛鴨血的…..」

「無錯,他就是突駒之矢了。」

兩人一呆。

0 comments on “[小說]3-96-各路人馬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