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3-98-群雄亂鬥

高聲宣布比賽開始,突駒之矢咧嘴一笑:「真夠狀觀!」既控制不了場面,那就放任他們吧—這正正就是以前很流行的『大市場,小政府』模式。

突駒之矢笑罷,滿意地離開擂台,好讓參賽者大打特打。只是身後的林公公依然迷惑,想發問,錄音機又壞了,口又說不出話,只能:「呀,呀…..」聲怪叫。突駒之矢聰明絕頂,當然估到他想問什麼,於是笑道:「放心吧林公公。大會規定,『限時內在所屬賽區缺席者,均為喪失資格』。到時到候,他們總會回歸各自區域的!再說,這樣的開場方式,不是很震撼嗎?你看觀眾反應,不是很熱烈嗎?」

林公公望上觀眾席。果然,觀眾一邊吃著花生,一邊狂叫過癮。但即使叫破喉嚨,也無法發洩高漲的情緒。有部分要抓破皮肉,咬破骨頭的自殘,才能抑制興奮。有部分更不顧廉恥地當眾除褲,幹著打飛機的行為。數以萬億精蟲橫飛掃射,實在可怕!

觀眾的熱情與投入,彷彿能左右大局。林公公看著他們失控,亦是無話可說,只好隨突駒之矢步下擂台。他倆才剛離開,就有兩條人影倒在擂台上。之後又飛來兩條人影,如同猛虎出籠:

「『民主神功 第四席 和平、理性、非暴力』!」

「『民主神功 第四席 簽名、遊行、絕食』!」

每人一招三式,重重轟中倒地的兩高手,兩高手當場死亡,被DQ了。至於擊斃他們的那兩個,看其招式,便知是白鴿派高手。

兩位白鴿派互相對方,露出笑意,似乎甚滿意剛才表現。但古語有云:「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雙鴿才剛收式,又有兩條人影飛到其身後,來個另一套一招三式:

「『人民力量 一百四十一票 下台、仆街、食屎』!」

「『人民力量 四百四十一票 下台、仆街、食屎』!」

雙鴿不明不白地中招,連發生咩事都未知道,就俾人一招搞掂。只見出招者身穿黃色T-shirt,果真名符其實的黃雀也。再看二人T-shirt上的黃色拳頭標誌,好明顯便是拳頭教了。

無錯,那兩隻黃雀,正是拳頭教的人馬:

「嘿,又KO一件!」141笑道。

「什麼泛民第一大黨,不外如是!」草泥馬和應道。

兩人得意洋洋,卻無吸收『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教訓,處身擂台中間,卻不曉得已被包圍。

包圍網中,有白鴿黨的社工和偉哥、禮義廉的黃飛鴻與含賓、和大狀黨的四眼陳,各自都有手下。發現共同敵人,社工偉哥有理不理,著手下率先發難:「拳頭教分裂泛民,殺我兄弟,大家上!」四眼陳亦下令:「什麼『五區公投』,差點害死我們!兄弟快上!」飛鴻含賓則好鬼醒,見民主派鬼打鬼,當然坐定粒六。

敵人蜂擁而上,141頓時不知所措,草泥馬『癲狗吠』雖能退敵,但敵人殺到埋身,運氣已來不及。眼見快要中招,又有一人如鬼魅殺入包圍網,又如猛獸大吼:「屌你老母死撚開!」,再送每人一拳:

「『投票拳』!」

「『被選拳』!」

「『提名拳』!」

將『全民普選拳』分拆使用,便是以上三式。眾白鴿大狀以為捉到獵物,殊不知反成獵物。十數人齊齊中招,瞬即「嗚嗚」聲吐血彈起,倒地後已經瓜柴。

眾頭領見手下瞬間被殺,暗裡抹一把汗:「幸好剛才沒有上前,但那個到底是……」抬頭一望,只見一人站在屍體堆中,守護住被圍的141與草泥馬。那人雙目閃出紅光,怒目環視四周。單憑這股氣勢,已令眾人不敢接近。

能有這般能耐的,便只有一個人。

「癲狗!」

「這傢伙便是…..拳頭教教主…..癲狗?」

「癲狗!」

眾派一聽癲狗大名,當堂驚到腳軟,還哪裡敢動手了?癲狗亦無下一步動作,只死盯住大狀黨的四眼陳。

但那種眼神卻非肅殺,而是無奈的傷感。

若大家還記得,都會知道四眼陳和癲狗,曾是民主路上的戰友。他們和大嚿、袋巾和長毛,曾致力開發『五區公投』武技。有傳聞更說,癲狗曾對四眼陳有好感,還想要追求她。

後來『五區公投』失敗,研發團隊解散。若大家又記得,當日泛民大會,大狀黨袋巾以『五區公投』挑戰白鴿黨秦始皇的『超級民主神功』。打輸之後,大狀黨便反轉豬肚,掉轉頭和泛民和好,齊齊追擊拳頭教。

於是,昔日的戰友,現在卻反目成仇。任你癲狗強絕武林,亦不禁為之無奈。

之不過大事要緊。癲狗只無奈一剎,便回復魔鬼眼神,對141和草泥馬說:「你兩個咪撚喺度糾纏,快回去自己的戰場!」兩人死過番生,深明此地之凶險,互相點頭後,便瞬即跑離擂台。

各派欲追,但有癲狗在陣,誰又有膽動手?而癲狗亦無意糾纏。只是遠處有一樣物事,正吸引其注意,令其遲遲未起步。

遠處的物事,原來他的新徒弟—Nick。Nick以獵鷹眼神回望癲狗,像是在說:「自己的戰場….嘿,睇住啦!」咧笑一聲後,便隨其隊伍離開。

「自己的戰場!」癲狗冷笑一聲,亦轉身離開Hall 1。

0 comments on “[小說]3-98-群雄亂鬥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