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1-大戰九西女俠#2

話說Nick和Amos趕到九西區戰場,也就是Hall10,卻被西九女俠追擊。Amos被鼠王逼入會場內,被其耶能軍團圍攻,形勢相當不妙。

Amos後續如何?且容後再分解。

現在,鏡頭先轉到另一邊。Nick驟見Amos被襲,欲以幫拖,卻遭到兩個八婆圍攻。

其中一個八婆,是白鴿派的火雲姨:「你這個逃犯!原來一直躲在拳頭教!我火雲姨現在替你執行家法!」一邊叫,一邊以『民主三部曲:簽名、遊行、絕食』進攻。

「我都被你們趕出師門了,我要去哪裡,又關妳X事?」Nick竊笑間,同時以『民主三部曲:下台、仆街、食屎』迎擊。一拚之下,火雲姨被逼開七步,而Nick只退五步。二者功力高低,一目了然。

火雲姨對著個小子,竟然會鬥輸功力,火雲姨當然深深不忿:「小子,竟然講粗口!」但她又沒有說錯。Nick剛才一句「關妳X事」,的確令她內息微亂,影響發揮,就如Nick以前一樣。

這邊擊退火雲姨,那邊又來個元秋:

「細路,你這樣也想贏比賽?看招!『禮義廉力量 厲雲掌』!」此招有如漫畫『風雲』中,步驚雲的成名絕技『排雲掌』。看其來勢洶洶,果真有排雲之勢,不下於原著是也。

之不過,Nick冷笑一聲:「臭八婆!」,卻不將元秋放在眼內。慣用腿技的他,卻因剛才用拳退敵,甚感過癮,便索性一改習慣。隨手一招『提名拳』,倒是力量無窮,一氣將其轟至天花板。

Nick神功脫胎換骨,本應可喜可賀。但這下大發神威,卻又未必是好事。元秋整個人陷入在天花板中,獅吼一聲:「吼!」,周遭石屎立時碎裂,「轟隆!」一聲,連同元秋跌落地面,將博覽館出口牢牢封死。

「頂你!」Nick怪叫道。

其時,元秋從石屎堆爬起身,笑道:「嘻嘻,出口被封,你就逃不出去了!」

Nick只覺元秋此舉弱智到極,咧笑回應:「白痴,你這是封住自己的逃生路嗎?」連火雲姨也忍不住叫罵:「元秋你在搞什麼鬼?」元秋又獅吼道:「收聲啦!八婆!」兩八婆隨即互相叫罵,大有動武之勢。

Nick見此狀,慣感可笑。而趁兩八婆爭吵,最明智當然是避之則吉。只是想動身,又給兩八婆發現:「逃犯,想走?」兩八婆為擊敗Nick,迅即又再團結。

「『民主神功 第五席 一人兩票』!」

「『禮義廉力量 厲雲掌』!」

兩八婆出招極快,但Nick走得更快,兩大招只能打中空氣。再追,卻是慢了半步。到你衝入會場,亦只見到群雄亂鬥,目標早已消失於人群中。

「激死!差點就可以殺絕逃犯!」火雲姨不忿揼地道。後上的元秋聽罷,便禁不住竊笑:「哈哈!妳武功咁屎,以為真可以打低佢?」

「元秋妳又好勁?還不是被人打到天花板?」

「這是計策!我這樣做,是為了封住他的去路!」

「封住妳自己的生路才對吧?」

「妳這火雲姨,是撩交打了?」

「打妳又點?」

如此,兩八婆在群眾歡呼聲中,又再打起上來。

…………

而在Hall 10的另一角,Amos正被鼠王和耶能軍團圍攻。但此刻,他們卻只不停在笑,令Amos甚不耐煩。

「你們在笑什麼?有什麼那麼好笑?」Amos怪叫道。

眾人卻只一味地笑。良久,鼠王終於用神功鎮住笑根,道:「呵呵,誰都知道,『基本法』乃一切武功之源,更是參加武術大會的必要條件。細路,你參加比賽,卻不練『基本法』,你說好不好笑了?呵呵呵……」說畢,笑根又再發作。

「等等!….說起來,你們為什麼會參加武術大會的?教會不是一向不參加這種比賽的…….」Amos未說畢,便有耶能插嘴道:「哈哈哈哈!那你自己又為何參加了?」

「…..」

「嘻嘻,」另一耶能說:「無錯。一直以來,教會主張和平,故武術大會之類的血腥比賽,一直以來都是禁止的。但社會已步入超武鬥組年代,社會陷於水深火熱。而為了社會回復和平,為了推廣『十架恩典』,各教會去年一致決定,容許教徒參加武術大會,好讓基督徒的聲音送入義士軍團。而教會也遵從大會規定,容許教徒修練『基本法』。」

「所以,你們為了參賽,就修練了『基本法』?你們身為基督徒,應該知道一切以神為本!怎可能會修練邪惡武功……」Amos見識過『基本法』蠶食之痛,雖受同門圍攻,但仍為他們擔心。

只是耶能並不領情,更加以譏笑:「喂弟兄你有沒病呀?你不練『基本法』,又如何能踏足這賽場了?」另一耶能則笑道:「弟兄,難道你學了聖經,就不去學電腦、不學游水,什麼都不學了?」

「這……也沒理由學吸毒、搶劫這些旁門左道吧?」

「旁門左道?」鼠王呵呵笑道:「你是這樣形容『基本法』的嗎?正所謂,『一切源於基本法』,你難道沒唸過嗎?」

「沒有!我只知道,神才是一切的根源!」Amos怒叫道:「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難道妳又沒唸過嗎?」

「唉!講都嘥氣!」鼠王邊嘆氣,邊扯緊蛇鞭道:「弟兄們,上!幹掉這冥頑不靈的小子!」眾耶能隨即一湧而上,又有十數耶能加入,一同轟出:

「看招!『十架恩典 第十章 順服掌權』x15!」

剛才五人轟之不下,現在十幾人同時出擊,應該可以了吧?但Amos身上的熊熊火勁,卻給他們絕望的答案:

「『十誡 第一誡:不可拜耶和華以外的神』!」

此招乃當日立法會之戰時,凌子健弟兄用以戰勝Amos的『十誡』系列。Amos從中學習,改用雙棍出擊。十幾耶能還未埋身,便已被狠狠擊中,慘叫一聲,全部應聲倒地,情景好不壯觀。

獨尊一神,就是無堅不摧。

一次過擊倒十五耶能,Amos可謂贏得漂亮,觀眾也報以熱烈掌聲。但這大招露出的破綻,卻令鼠王有機可乘。她一跳飛到半空,大喝:「跳橋吧!」,同時施展另一必殺絕學:

「『西九新動力 三萬四千五百四十八票 跳橋』!」

『跳橋』一招意念,據說來自一個真實事件:一個廣州人因不滿政府,欲跳橋抗議,因而導致大塞車。有駕車人士一怒之下,竟叫該跳橋者跳下。如斯共產黨邏輯,卻為行公義,好憐憫的基督徒鼠王所用,更領悟了從天而下的超級絕招:『跳橋』。

一雙飛膝如同閃電,從半空直轟Amos。Amos剛擊倒十五耶能,未及收招,狠狠硬食一招,應聲倒地。

3-100-大戰九西女俠

Nick和Amos終於到達九龍西戰場—Hall 10。Nick正要突入,卻有兩人從後突襲,唯有以絕招迎擊:

「『民主神功 第五席 提名拳、被選拳』!」

一拚之下,「砰,砰!」兩下巨響爆出,突襲的兩人雙雙轟飛,彈到牆上倒地。

『提名拳』和『被選拳』乃『全民普選拳』之構成部分,若分拆使用,其實尋常不過。但Nick廢除『基本法』後,內力運行暢順。尋常拳招,亦能發揮無窮威力。

是以,Nick雖只回復五席功力,仍能輕易擊退敵人,連他自己也難以置信:「嘩!好厲害!…..這個真是我嗎?」但更令他訝異的,是對手的武功:「左邊是『民主神功』,右邊是『禮義廉』內功,這兩人是…..」一望,被他擊退的對手,原來是兩個八婆!

這兩個八婆,Nick不久前才見過。她們是:

禮義廉—元秋

白鴿黨—火雲姨

右邊的元秋率先彈起,吼道:「竟然硬拚我我『厲雲掌』,這小子…..」右邊的火雲姨亦不執輸,彈起身怪叫:「這叛徒….聞說他只有七席功力….不!剛才一拚,感到他現在只剩五席功力,但為何會這麼強?」

兩八婆倒地間,Nick並未加以追擊—畢竟硬拚兩招,始終都要時間調息。而且,他也要防範一件事:「這裡有兩個八婆,那麼另外兩個…..」

說時遲那時快,他迅即感到兩股煞氣逼近。正要迎擊,但兩股氣忽地一轉—她們的目標並非自己,而是….

Amos。

帶頭的是第三個八婆—鼠王。上次立法會一戰,她的蛇鞭被Amos雙蛇吞掉後,她便換上更大、更粗的蛇鞭,改穿激發戰意的SM盔甲。今日再遇Amos,她便要捲土重來,誓要報一敗之仇!

鼠王一邊跳起,大喝:「看我的新招!」蛇鞭猛然一揮,打出新招:

「『西九新動力 三萬四千五百四十八票 鞭罰選民』!」

話說超武鬥組的年代前,曾有五名立法會議員透過辭職發動補選,促成『變相公投』。當時鼠王一聽,便怒叫「玩嘢,浪費公帑」,於是遞信建議,辭職議員在任期內不能再參選:「選民應該知道投票畀邊一樣嘅人,啲人會唔會中途辭職玩嘢;如果佢係辭職玩嘢,個位畀咗另一個人呢,咁選民同佢一齊受懲罰呢,我覺得應該係說得通。」後來條例修改成辭職議員半年內不得參選,但鼠王仍心有不甘,更將心中憤怒化為絕招『鞭罰選民』,誓要懲罰一切玩野之議員!

後來三獸拳摧毀立法會,大量議員死亡,鼠王絕技便再無舒洩之處。於是她將仇恨轉移到三獸拳身上,並加入禮義廉門派,繼續復仇!

………………

鼠王一身緊身SM裝束,噸位盡現,但蛇鞭卻快如閃電,如暴風直捲而來。Amos悶哼一聲:「又是妳!」但見其波淘洶湧,不欲與之糾纏,只得邊退邊避。避開十幾鞭,卻聽到身後歡呼聲不絕。一看,才曉得已被逼入Hall 10大門,處身九西戰場矣。

鼠王滿意笑道:「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我的新招滋味如何呢?」蛇鞭繼續狂揮。Amos憶起男神曾叮囑:「…..盡量避免陷入她們的混戰……以為師所知,癲狗也會參戰九龍西,必要時可利用他作擋箭牌。」但再盯鼠王,突然又憶起一件往事,令其怒火心生:「鼠王!當日立法會一戰,你有份重傷阿魏,我今日不放過你!」猛然運起『十架恩典 第二十章 救恩的全副軍裝』最高功力,主動出擊。

「呵呵!那個異端魏文進,原來被重創了嗎?讓我猜猜…..難道是半身不遂?或是昏迷不醒?」鼠王一邊大笑,一邊以蛇鞭迎擊。蛇鞭纏住蛇棍,又成鬥力拉扯之勢。

「糟!」Amos一愕,方曉得說漏了嘴。這時,Nick又不知從哪裡飄來,咧嘴道:「耶能!你這樣洩露天機,真是大Q鑊矣!」

「對不起!我….」

「還呆什麼?趁這八婆洩露之前,做低她吧!」

說罷,Nick又感到兩股寒風殺至—不消說,又是元秋和火雲兩個八婆了。於是他對Amos叫道:「我要招呼她們,鼠王就靠你了!」隨即谷盡功力,上前迎上兩八婆了。

回看這邊。鼠王依舊扯住Amos蛇棍,大笑道:「呵呵呵!想做低我?你這小子夠資格嗎?」一邊運起『西九新動力 三萬四千五百四十八票』功力,欲將Amos監生扯過來。Amos亦毫不輸蝕,紥穩馬步,亦是半步不移,點扯都扯唔郁。雙方拉鋸半分鐘,誰也佔不到半點便宜。

但拉鋸始終不是辦法。Amos暗忖:「不能再拖下去,唯有…..」

那邊,鼠王突然感到對方手鬆,便得意笑道:「呵呵呵,又想玩放手,令我失平衡?」同一時間亦放手。誰知Amos這下鬆手乃假動作,他再用力一扯,輕易將蛇鞭奪下,順勢放出另一蛇棍—夏娃,咬中鼠王胸口。

「嗚!你這小子!」鼠王怪叫。

「好極!」Amos一招得手,下一個動作是:甩開鼠王的巨蛇,接回飛出的夏娃,然後用『十災棍法』殺之。一口氣跑出Hall 10。只是蛇未甩開,忽地又殺出五個高手,將Amos緊緊包圍:

「就是你!當日在立法會,膽敢挑戰林牧師,害死無數弟兄姊妹的教會叛徒!」

「看招!『十架恩典 第十章 順服掌權』x5!」

聽口氣,看武功,來者多半是當日立法會之戰中,殘餘的耶能,或者是死者的弟兄姊妹了。而他們使出的招式,不用多說,乃出自世人皆曉的聖經經文:

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罰。
聖經 羅馬書 第十三章 1-2節

Amos忙於招呼鼠王巨蛇,冷不防有同門偷襲,一連五招只得照單全收。只不過,五耶能功力只有十章,即使五人合力,亦無法傷Amos分毫,更輕易被其『救恩的全副軍裝』護身勁震開。

耶能功力不過爾爾,但Amos卻甚感奇怪:「怎麼…..他們的內息,好像混雜了什麼…..」疑惑間,又到鼠王來犯:「小子,受死吧!」趁Amos被纏間,她已甩開夏娃,並以雙掌出擊。Amos剛力退五耶能,未及回氣,胸膛被狠狠擊中,怪叫一聲:「嗚!」幸好他護身勁硬淨,中招間同時還以一招『夜災』,扑中鼠王眼角—這一下稍稍失準,否則必奪其一目矣。

但這下扑中頭,已令鼠王暈得一陣陣:「呀!你這小子!」為免再被扑中,還是先退幾步再算。

趁這機會,Amos終於有機會思索:「怎麼….你們的『十架恩典』,混雜了其他內息…..的記起了!是『基本法』!還有鼠王那一招,好像也曾見過……」

這時,鼠王拾起甩掉的蛇鞭,大笑道:「呵呵呵呵!連『基本法第一式 中港不離』都唔識,都夠膽走來參賽?」

「什麼?是『基本法』?」Amos立即恍然大悟:「我記起了!這一招Nick和咖喱飯也用過!但是……你們身為基督徒,竟然修練『基本法』?」

鼠王和眾耶能一愕。他們呆了半分鐘,互相對望,然後猛地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等等!你們在笑什麼?」Amos大驚叫道。但任你怎樣叫,鼠王一眾就係笑個不停。

3-99-群雄亂鬥#2

武術大會在失控的狀態下開幕。參賽者不分組別,在Hall 1進行大混戰。有參賽者和對手正面交鋒,但殊即被人抽水和偷襲,死得不明不白。

但就如突駒之矢所言,武術大會要選出的,並非武藝高強的武林宗師,而是能跨越惡劣環境的生存者。

而分組混戰的比賽規則,就再合適不過。而在突駒之矢眼中,今日的失控,更是混戰的神緒昇華,又切合他的「大市場,小政府」理念,試問又何需制止了?

突駒之矢在「山頂」位置的貴賓房看著,狀甚滿意。

再望下擂台。這個原本定為超級組別的賽場,早已遍佈屍骸,但仍有不少參賽者在亂鬥。只是看牌面,能夠贏出的人,不外乎那四個。

白鴿黨—鐵頭勇者。

白鴿黨—民主秦始皇。

禮義廉—鯨子。

禮義廉—嫻姐。

這四位大熱門,都是超級組別的選手。兩位屬白鴿派,兩位屬禮義廉—禮義廉原來都有修練『超級民主神功』,不過是不同的版本矣。

環觀全場,根本無人敢招惹這四大熱門。而他們亦未有主動出擊,一直只按兵不動。這一來是避免露出破綻,二來也沒這個必要。只要等待其他人殺到差不多,之後隨手清清場,四人就可以瓜分超級義士的席位。

你以為白鴿派和禮義廉是死敵?兄弟,還是席位要緊啊。

是故,還在場中打生打死的,都不過是註定被淘汰的蠢X。聰明的,早就已離開Hall 1,返回自己的戰場了。

………..

地下 西大堂

Hall 1盡是陪跑的蠢X,但不少聰明的選手,已率先跑離Hall 1,趕快回到所屬戰場,然後經過西大堂,跑回博覽館西翼。路途雖不遠,但各處都有打鬥、偷襲和圍毆的行為,可謂危機處處。

遇著這種毆鬥,最好就是避之則吉。好像眼前這四人隊伍,以絕妙身法前進,盡量避開無謂爭鬥,就為之very good。若遇上無可避免的攔路,那就…..

「『民主神功 第五席 投票拳』!」

「『民主神功 第八席 普選鳳凰』!」

一招轟開他們吧。

兩個攔路者周街搵水抽,這次卻抽著火水。招未曾出,就反被對招K.O.。若他們早知對手實力,便不會夠膽亂抽水了。

擊倒他們的那兩人,年紀輕輕,來頭倒是不小。他們是新門派—新民主鳳凰的代表:

咖喱飯!

Nick!

再加上Amos,還有大師級的民主男神。人數不多,實力卻是強絕。夠膽惹他們的,只會是嫌命長。

四人組合強絕,但穿越西大堂,到達Hall 3門口,便要分頭行事。

男神指住Hall 3大門,說:「各位,這裡便是新界東選區的戰場。我和咖喱飯要進去了。Nick、Amos,武術大會兇險重重,你們要加倍小心。」

Nick和Amos一同點頭。

男神補充道:「總之,你們要盡快進入所屬戰場,然後找癲狗掩護,盡量避免陷入混戰。明白嗎?」

兩人再點頭。

簡單交待後,便要各行各路。臨行前,咖喱飯也來一聲鼓勵:「我們全取四席,再一同慶祝!」Nick回應:「全…..全取四席!」兩師兄弟互相擊掌。道別後,男神和咖喱飯便衝入Hall 3,在兩雄視線裡消失。

送走男神和咖喱飯後,Nick和Amos互打眼色,便繼續全速前進。

沿途都有打鬥,要避開也得花點時間。若遇著參賽者挑戰,避得開就避:避不開,便要出招打發;甚至路上若有火燭,更要Amos用『十災棍法:雹災』開路。

是以,短短直路,兩雄要花數分鐘時間,才能越過一個展館。

這裡可能要講解一下,沿路各展館的分佈。

剛才宣布大會開幕的Hall 1,以及對面的Hall 2,都在博覽館東翼。當中Hall 1是超級組別的場地,Hall 2則未有開啟。

東西翼以一個大堂連接。穿過大堂,便是西翼中的一條直路。此刻Nick和Amos,便身處其中。

西翼一共有八個展館,分佈於直路兩旁。左邊是Hall 3–新界東、Hall 6–新界西、Hall 8–九龍東,和Hall 10–九龍西;右邊是Hall 5–港島,Hall 7、9、11則是新聞發布區、醫療區等等的特別區域。

咖喱飯和男神出戰新界東,戰場是最近的Hall 3,故老早就順利入閘。而Nick和Amos出戰九龍西,就要多走幾步,才能進入所屬的Hall 10了。

打低了十數個對手,撲熄了一個火頭,轟開兩件路障,兩雄終於到達大道盡頭,Hall10的入口。Nick箭步一提,正要衝入,身後卻吹來一陣涼風。不用回頭看,便知道是高手來襲:

「細路,你這種貨色,也想贏得席位?」

「民主叛徒!」

兩人從後突襲,氣勢逼人。Nick頓感不妙:「好強的氣!」來者快如疾風,他來不及舉腳還擊,幸好一個轉身,仍能及時雙掌迎擊:

「『民主神功 第五席 提名拳、被選拳』!」

癲狗授予的招式,正好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