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1-大戰九西女俠#2

話說Nick和Amos趕到九西區戰場,也就是Hall10,卻被西九女俠追擊。Amos被鼠王逼入會場內,被其耶能軍團圍攻,形勢相當不妙。

Amos後續如何?且容後再分解。

現在,鏡頭先轉到另一邊。Nick驟見Amos被襲,欲以幫拖,卻遭到兩個八婆圍攻。

其中一個八婆,是白鴿派的火雲姨:「你這個逃犯!原來一直躲在拳頭教!我火雲姨現在替你執行家法!」一邊叫,一邊以『民主三部曲:簽名、遊行、絕食』進攻。

「我都被你們趕出師門了,我要去哪裡,又關妳X事?」Nick竊笑間,同時以『民主三部曲:下台、仆街、食屎』迎擊。一拚之下,火雲姨被逼開七步,而Nick只退五步。二者功力高低,一目了然。

火雲姨對著個小子,竟然會鬥輸功力,火雲姨當然深深不忿:「小子,竟然講粗口!」但她又沒有說錯。Nick剛才一句「關妳X事」,的確令她內息微亂,影響發揮,就如Nick以前一樣。

這邊擊退火雲姨,那邊又來個元秋:

「細路,你這樣也想贏比賽?看招!『禮義廉力量 厲雲掌』!」此招有如漫畫『風雲』中,步驚雲的成名絕技『排雲掌』。看其來勢洶洶,果真有排雲之勢,不下於原著是也。

之不過,Nick冷笑一聲:「臭八婆!」,卻不將元秋放在眼內。慣用腿技的他,卻因剛才用拳退敵,甚感過癮,便索性一改習慣。隨手一招『提名拳』,倒是力量無窮,一氣將其轟至天花板。

Nick神功脫胎換骨,本應可喜可賀。但這下大發神威,卻又未必是好事。元秋整個人陷入在天花板中,獅吼一聲:「吼!」,周遭石屎立時碎裂,「轟隆!」一聲,連同元秋跌落地面,將博覽館出口牢牢封死。

「頂你!」Nick怪叫道。

其時,元秋從石屎堆爬起身,笑道:「嘻嘻,出口被封,你就逃不出去了!」

Nick只覺元秋此舉弱智到極,咧笑回應:「白痴,你這是封住自己的逃生路嗎?」連火雲姨也忍不住叫罵:「元秋你在搞什麼鬼?」元秋又獅吼道:「收聲啦!八婆!」兩八婆隨即互相叫罵,大有動武之勢。

Nick見此狀,慣感可笑。而趁兩八婆爭吵,最明智當然是避之則吉。只是想動身,又給兩八婆發現:「逃犯,想走?」兩八婆為擊敗Nick,迅即又再團結。

「『民主神功 第五席 一人兩票』!」

「『禮義廉力量 厲雲掌』!」

兩八婆出招極快,但Nick走得更快,兩大招只能打中空氣。再追,卻是慢了半步。到你衝入會場,亦只見到群雄亂鬥,目標早已消失於人群中。

「激死!差點就可以殺絕逃犯!」火雲姨不忿揼地道。後上的元秋聽罷,便禁不住竊笑:「哈哈!妳武功咁屎,以為真可以打低佢?」

「元秋妳又好勁?還不是被人打到天花板?」

「這是計策!我這樣做,是為了封住他的去路!」

「封住妳自己的生路才對吧?」

「妳這火雲姨,是撩交打了?」

「打妳又點?」

如此,兩八婆在群眾歡呼聲中,又再打起上來。

…………

而在Hall 10的另一角,Amos正被鼠王和耶能軍團圍攻。但此刻,他們卻只不停在笑,令Amos甚不耐煩。

「你們在笑什麼?有什麼那麼好笑?」Amos怪叫道。

眾人卻只一味地笑。良久,鼠王終於用神功鎮住笑根,道:「呵呵,誰都知道,『基本法』乃一切武功之源,更是參加武術大會的必要條件。細路,你參加比賽,卻不練『基本法』,你說好不好笑了?呵呵呵……」說畢,笑根又再發作。

「等等!….說起來,你們為什麼會參加武術大會的?教會不是一向不參加這種比賽的…….」Amos未說畢,便有耶能插嘴道:「哈哈哈哈!那你自己又為何參加了?」

「…..」

「嘻嘻,」另一耶能說:「無錯。一直以來,教會主張和平,故武術大會之類的血腥比賽,一直以來都是禁止的。但社會已步入超武鬥組年代,社會陷於水深火熱。而為了社會回復和平,為了推廣『十架恩典』,各教會去年一致決定,容許教徒參加武術大會,好讓基督徒的聲音送入義士軍團。而教會也遵從大會規定,容許教徒修練『基本法』。」

「所以,你們為了參賽,就修練了『基本法』?你們身為基督徒,應該知道一切以神為本!怎可能會修練邪惡武功……」Amos見識過『基本法』蠶食之痛,雖受同門圍攻,但仍為他們擔心。

只是耶能並不領情,更加以譏笑:「喂弟兄你有沒病呀?你不練『基本法』,又如何能踏足這賽場了?」另一耶能則笑道:「弟兄,難道你學了聖經,就不去學電腦、不學游水,什麼都不學了?」

「這……也沒理由學吸毒、搶劫這些旁門左道吧?」

「旁門左道?」鼠王呵呵笑道:「你是這樣形容『基本法』的嗎?正所謂,『一切源於基本法』,你難道沒唸過嗎?」

「沒有!我只知道,神才是一切的根源!」Amos怒叫道:「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難道妳又沒唸過嗎?」

「唉!講都嘥氣!」鼠王邊嘆氣,邊扯緊蛇鞭道:「弟兄們,上!幹掉這冥頑不靈的小子!」眾耶能隨即一湧而上,又有十數耶能加入,一同轟出:

「看招!『十架恩典 第十章 順服掌權』x15!」

剛才五人轟之不下,現在十幾人同時出擊,應該可以了吧?但Amos身上的熊熊火勁,卻給他們絕望的答案:

「『十誡 第一誡:不可拜耶和華以外的神』!」

此招乃當日立法會之戰時,凌子健弟兄用以戰勝Amos的『十誡』系列。Amos從中學習,改用雙棍出擊。十幾耶能還未埋身,便已被狠狠擊中,慘叫一聲,全部應聲倒地,情景好不壯觀。

獨尊一神,就是無堅不摧。

一次過擊倒十五耶能,Amos可謂贏得漂亮,觀眾也報以熱烈掌聲。但這大招露出的破綻,卻令鼠王有機可乘。她一跳飛到半空,大喝:「跳橋吧!」,同時施展另一必殺絕學:

「『西九新動力 三萬四千五百四十八票 跳橋』!」

『跳橋』一招意念,據說來自一個真實事件:一個廣州人因不滿政府,欲跳橋抗議,因而導致大塞車。有駕車人士一怒之下,竟叫該跳橋者跳下。如斯共產黨邏輯,卻為行公義,好憐憫的基督徒鼠王所用,更領悟了從天而下的超級絕招:『跳橋』。

一雙飛膝如同閃電,從半空直轟Amos。Amos剛擊倒十五耶能,未及收招,狠狠硬食一招,應聲倒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