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3-驗身

癲狗如皇者降臨,瞬即K.O.鼠王和元秋,令九龍西戰場掀起高潮。有此戰績,他可謂勝劵在握,穩奪義士一席。加上鼠王元秋雙雙失手,席位隨時被Nick和Amos取代。

這時,迎處卻有聲音大叫:「裁判,我抗議!」一看,原來是半生不死的鼠王,在耶能的扶持下,指住癲狗、Nick和Amos抗議:「裁判快過來!他們犯規!」

「頂!這八婆….竟然未死?」Nick訝異道。但你怎樣不忿,也阻不了裁判吹雞:「比賽暫停!」,還有工作人員大批湧入。

因為連場惡鬥,場地實在混亂至極,工作人員花了近五分鐘,才能中止比賽,跟著處理鼠王的申訴。當然,若有個人喊兩聲抗議,你便要暫停比賽的話,那就未免太費時失事。工作人員之所以反應迅速,皆因鼠王的抗議內容,他們已心中有數。

工作人員飛身到鼠王身邊,鼠王便大叫:「裁判!他們犯規!請判他們取消資格!」全場觀眾即時起哄:「贏就贏,輸就輸!人家完美K.O.你,犯什麼規了?」「輸了便死開,咪賴死唔走!」場中有高手質疑道:「喂裁判,你也看得見,人家武功高強,贏得輕鬆漂亮,你們動不動成班人衝下來,那還用比賽的嗎?」一望,只見她髮尾一條長辮,十足女俠氣派,有幾分似昂山素姬。原來她正是九西四八….女俠中的最後一個,大狀黨的毛姨姨。

裁判卻沒有理會,只對工作人員示意:「做野!」兩名工作人員隨即抬出一支像手槍的裝置,指住Nick和Amos就射。兩人不經意地齊齊中槍,但定過神,察覺原來只是紅外線探測,並無任何殺傷力。

探測一下子就完成。兩工作人員先後回覆裁判:

「新民主鳳凰代表 周允諾Amos,『基本法』指數,0!」

「新民主鳳凰代表 雷德力Nick,『基本法』指數,0.21!」

原來是臨場『基本法』測試。這有如運動選手賽後驗尿,以防選手勝之不武。只是現在比驗尿更快捷方便,結果一嘟就知。剛才靠男神做手腳,兩人指數才有個位數字,現在效力一過,指數自然跌到低盡。

測試完兩人,順理成章就輪到癲狗。但癲狗一個眼神怒啤,即嚇到兩人瀨尿咁款。若非癲狗叫道:「係測試就快撚啲!」兩人又怎夠膽對癲狗測試?戰戰兢兢地提起測試器,手震半分鐘,終於測出結果:

「拳頭教代表 癲狗,『基本法』指數,5.71!」

「竟然合格?」兩測試員四目交投,滿是懷疑之色。但數字不會騙人,一再測試,結果都幾乎一樣,便只好向裁判示意。

收到驗身結果,裁判舉手大叫:「播片!」,場館頂部的特大螢幕便亮起,播出剛才比賽的精華片段。觀眾欣賞著Nick和Amos奮戰三八婆的慢動作片段,還有癲狗擊倒鼠王和元秋的部分,便猛然歡呼:「癲狗好野!兩位少俠亦不差!」縱有部分乃三八婆支持者,聲音都被蓋下去。其後,群眾又一同大呼:「癲狗兩少俠,全取三席!」氣氛一時變得高漲。

片播完,裁判便宣布:「從片段中可見,周允Amos和雷德力兩位選手,均多次使出非『基本法』招式,而兩人的『基本法』指數亦錄出極低水平,甚至0的數值,遠遠低於5.0的合格標準。很明顯,兩人均未有按大會規定,修練『基本法』參賽。此乃犯天條之舉,故我在這裡宣判,新民主鳳凰代表,雷德力Nick,與周允諾Amos,均取消比賽資格,必須即時離場!至於另一位參賽選手癲狗,雖然亦有使出非『基本法』招式,惟『基本法』指數亦算合格,故此……」

判詞未畢,鼠王卻不甚滿意,上前停住裁判:「喂裁判!這癲狗有眼得見,『基本法』指數咁低,招式全部都不乎規定,你這樣都給他合格?」全場一聽,便立時嘩然:

「算數把啦八婆!咁都有得瀨?」

「輸左就出局把啦!」

就連裁判亦不甚耐煩,對鼠王說:「鼠王選手,你都有眼見,癲狗『基本法』數值雖低,但都超過5.0的標準水平。所以你再不滿意,也不能輸打贏要…..」

「你有沒有check清楚的?他一定是使詐!你快check清楚一點!」鼠王一言,明顯在質疑裁判決定,自然令其不勝其煩:「鼠王選手,現在雷德力、周允諾都已出局,計計數,你都應該可以保住一席,何必….」

「道理就是道理!違反『基本法』的人,怎能夠參加比賽?」

「那你想怎樣?」

「我….我要求…..癲狗當眾宣誓,效忠『基本法』!」

「什麼?」

「反正正式就任時,每個義士都要宣誓的,現在只是提早一點了吧!」說完,鼠王又轉身對癲狗說:「你說是吧?」癲狗未有回應。

「這個….」裁判未有即時回答—對於這種事態,他也未能拿定主意。他需要打個電話,問個有話事權的。不久,電話講完,他便當眾宣布:

「鑑於有參賽選手的資格受到質疑,大會決定,要求有關選手當眾宣誓,以表其效忠『基本法』!」全場一片譁然,然後將目光注視在當事人身上:

癲狗。

我謹此宣誓:本人就任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定當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盡忠職守,遵守法律,廉潔奉公,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服務。

3-102-踢鼠王 打元秋

鼠王一招得手,自然欲再加馬。她一躍至半空,新招再度出擊:

「『西九新動力 三萬四千五百四十八票 跳橋』!」

Amos倒在地上,會否眼白白中招,就此一命嗚呼?

當然不會。

這時,有條人影從人群中殺出,大吼:「跳橋?行公義好憐憫的基督徒鼠王,竟然叫人跳橋?」同時一拳轟中鼠王背門:

「『人民力量 三萬八千五百七十八票 一人一票』!」

來者聲嘶力竭,猶如瘋狗猛吠。鼠王和一眾耶能聽聲,不禁有所猜想:「這聲音…..難道是…..拳頭教……教主…..」

答案一出,眾人立時慌亂失措。那人卻理得你咁多,趁鼠王身形未穩,殺招全力出擊!

「『人民力量 三萬八千五百七十八票 全民普選拳』!」

連橫腿招如大雨降下,鼠王卻是嘴角竊笑:「嘿,那種單調的腿法!」預料可輕鬆擋住。怎料『全民普選拳』左中右三路出擊,其之變幻莫測,殺個鼠王措手不及,幾十腳照單全收。

無錯,這是『提名拳』、『被選拳』、『投票拳』合一,貨真價實的『全民普選拳』。

連橫腿招猛轟鼠王,同時配上瘋狂吼叫:

「踢走鼠王!」

「踢走鼠王!」

「踢走鼠王!」

「踢走鼠王!」

「踢走鼠王!」

觀眾受其感染,也跟著瘋狂大叫。足足叫了一分鐘。鼠王身中不知幾多腳,終告敗倒。

Nick的漂亮演出,贏得全場歡呼拍掌。

掌聲中,那人終於停下來,讓人可看清楚真面目。只見他一頭長髮,赤紅的雙目,尤如厲鬼的眼神,果然就是拳頭教教主—癲狗了。

Amos一見癲狗,便立即上前道謝:「謝謝你救了我!」但癲狗頭也不回,便飛身閃往別處,留下全場歡呼。

因為,他此刻要前往另一處,招呼另一些對手。

另一邊,只見Nick仍在招呼元秋和火雲—他神功大成,完備的『民主拳法』漸趨成熟,雖然以一敵二,亦是毫不輸蝕。只是不時有雜魚來犯,Nick要贏出,仍要一點時間。

就像現在,剛收拾兩個禮義廉,兩個白鴿派,元秋又以『獅吼功』來犯:「小子你反中亂港,讓我元秋來收拾你!」吼聲震天,如疾風勁吹。

「嗚!這八婆!」Nick冷不防下,當堂為之一窒,急忙掩耳抗吼。元秋趁機繞到其身後,另一絕招猛然出籠:

「『禮義廉力量 五星愛國拳』!」

此招不用多說,靈感乃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中路一擊加旁側四擊,有如中國國旗的五星光芒,照得天空一片赤紅。

「X!真是麻X煩!完全無法埋身!不如….」Nick突然心生靈感,一邊運功壓住吼聲,一邊從背部揪出架生—癲狗贈予的金色回力鏢,準備來個遠攻。只是未及掟出,半空又殺出一條身影,大叫:

「元秋你同我鬥大聲?你點撚夠我大聲?」

叫聲凌厲無匹,即時蓋過『獅吼功』。眾人訝異道:「那種吼聲,難道是…..?」一看,果然無估錯,正是癲狗來襲!

癲狗繼續以『癲狗吠』大叫:「元秋你同我講愛國?中國五星旗的大星,你知道是什麼嗎?」

「是…共產黨…..」

「那四粒小星呢?」

「呀…..是…….是…….工農兵商…….」元秋被問到口啞啞,『五星愛國拳』即時崩潰。癲狗得勢不饒人,大吼:「錯!是工人、農民、小資產階級、民族資產階級!」,同時左一招『提名拳』,右一招『被選拳』,中路又一招『投票拳』!

「那三面紅旗又是什麼?」

「….嗚!嗚!…..」元秋瞬間硬食三拳,已兵敗如山倒,還有何能耐回答了?但即使狀態健全,她又有知識回答嗎?

「是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呀!你連這些都唔撚識,愛乜撚野國呀你?」癲狗『一人一票』猛地一轟,狠狠轟中元秋腹部。元秋吐血一口:「嗚…..」,身形盡失。趁此機會,又是絕招出場:

「『人民力量 三萬八千五百七十八票 全民普選拳』!」

三路合一的真正絕學,元秋除了看得目不暇給,就只有硬食的份。一連中幾十擊,之後飛退十餘呎倒地,敗倒是也。如此,全場又報以熱烈歡呼:

「教主好野!」

「一次過搞掂鼠王、元秋,爽呀!」

「教主!教主!」

「癲狗!癲狗!」

「教主!教主!」

Nick亦不禁咧嘴叫道:「癲狗,你咁樣玩X晒啦!我地玩屎窟呀?」

「鼠王、元秋慘被K.O.,可謂今次西九戰區的高潮!你們看!全場歡呼不絕!相信今屆的義士席位,癲狗肯定穩奪一席了!在鼠王等重創下,相信連新民主鳳凰那個新手,都有機分一杯羹!」旁述員全精彩講解,令全場氣氛高漲,有叫好的,也有X你老母的。

沐浴於歡呼聲中,癲狗卻沒有沉醉其中,只對Nick說:「走吧!」轉身就走。Nick大惑不解,於是癲狗再道:「你以為取得一席半席,就算贏了嗎?戰鬥才剛開始矣!」

「你的意思,是…..?」Nick正欲跟上,卻有人飛身攔住:「走?無咁容易!」,往外大叫:「裁判,我抗議!」

到底是誰在抗議?抗議的又是什麼東東?請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