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2-踢鼠王 打元秋

鼠王一招得手,自然欲再加馬。她一躍至半空,新招再度出擊:

「『西九新動力 三萬四千五百四十八票 跳橋』!」

Amos倒在地上,會否眼白白中招,就此一命嗚呼?

當然不會。

這時,有條人影從人群中殺出,大吼:「跳橋?行公義好憐憫的基督徒鼠王,竟然叫人跳橋?」同時一拳轟中鼠王背門:

「『人民力量 三萬八千五百七十八票 一人一票』!」

來者聲嘶力竭,猶如瘋狗猛吠。鼠王和一眾耶能聽聲,不禁有所猜想:「這聲音…..難道是…..拳頭教……教主…..」

答案一出,眾人立時慌亂失措。那人卻理得你咁多,趁鼠王身形未穩,殺招全力出擊!

「『人民力量 三萬八千五百七十八票 全民普選拳』!」

連橫腿招如大雨降下,鼠王卻是嘴角竊笑:「嘿,那種單調的腿法!」預料可輕鬆擋住。怎料『全民普選拳』左中右三路出擊,其之變幻莫測,殺個鼠王措手不及,幾十腳照單全收。

無錯,這是『提名拳』、『被選拳』、『投票拳』合一,貨真價實的『全民普選拳』。

連橫腿招猛轟鼠王,同時配上瘋狂吼叫:

「踢走鼠王!」

「踢走鼠王!」

「踢走鼠王!」

「踢走鼠王!」

「踢走鼠王!」

觀眾受其感染,也跟著瘋狂大叫。足足叫了一分鐘。鼠王身中不知幾多腳,終告敗倒。

Nick的漂亮演出,贏得全場歡呼拍掌。

掌聲中,那人終於停下來,讓人可看清楚真面目。只見他一頭長髮,赤紅的雙目,尤如厲鬼的眼神,果然就是拳頭教教主—癲狗了。

Amos一見癲狗,便立即上前道謝:「謝謝你救了我!」但癲狗頭也不回,便飛身閃往別處,留下全場歡呼。

因為,他此刻要前往另一處,招呼另一些對手。

另一邊,只見Nick仍在招呼元秋和火雲—他神功大成,完備的『民主拳法』漸趨成熟,雖然以一敵二,亦是毫不輸蝕。只是不時有雜魚來犯,Nick要贏出,仍要一點時間。

就像現在,剛收拾兩個禮義廉,兩個白鴿派,元秋又以『獅吼功』來犯:「小子你反中亂港,讓我元秋來收拾你!」吼聲震天,如疾風勁吹。

「嗚!這八婆!」Nick冷不防下,當堂為之一窒,急忙掩耳抗吼。元秋趁機繞到其身後,另一絕招猛然出籠:

「『禮義廉力量 五星愛國拳』!」

此招不用多說,靈感乃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中路一擊加旁側四擊,有如中國國旗的五星光芒,照得天空一片赤紅。

「X!真是麻X煩!完全無法埋身!不如….」Nick突然心生靈感,一邊運功壓住吼聲,一邊從背部揪出架生—癲狗贈予的金色回力鏢,準備來個遠攻。只是未及掟出,半空又殺出一條身影,大叫:

「元秋你同我鬥大聲?你點撚夠我大聲?」

叫聲凌厲無匹,即時蓋過『獅吼功』。眾人訝異道:「那種吼聲,難道是…..?」一看,果然無估錯,正是癲狗來襲!

癲狗繼續以『癲狗吠』大叫:「元秋你同我講愛國?中國五星旗的大星,你知道是什麼嗎?」

「是…共產黨…..」

「那四粒小星呢?」

「呀…..是…….是…….工農兵商…….」元秋被問到口啞啞,『五星愛國拳』即時崩潰。癲狗得勢不饒人,大吼:「錯!是工人、農民、小資產階級、民族資產階級!」,同時左一招『提名拳』,右一招『被選拳』,中路又一招『投票拳』!

「那三面紅旗又是什麼?」

「….嗚!嗚!…..」元秋瞬間硬食三拳,已兵敗如山倒,還有何能耐回答了?但即使狀態健全,她又有知識回答嗎?

「是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呀!你連這些都唔撚識,愛乜撚野國呀你?」癲狗『一人一票』猛地一轟,狠狠轟中元秋腹部。元秋吐血一口:「嗚…..」,身形盡失。趁此機會,又是絕招出場:

「『人民力量 三萬八千五百七十八票 全民普選拳』!」

三路合一的真正絕學,元秋除了看得目不暇給,就只有硬食的份。一連中幾十擊,之後飛退十餘呎倒地,敗倒是也。如此,全場又報以熱烈歡呼:

「教主好野!」

「一次過搞掂鼠王、元秋,爽呀!」

「教主!教主!」

「癲狗!癲狗!」

「教主!教主!」

Nick亦不禁咧嘴叫道:「癲狗,你咁樣玩X晒啦!我地玩屎窟呀?」

「鼠王、元秋慘被K.O.,可謂今次西九戰區的高潮!你們看!全場歡呼不絕!相信今屆的義士席位,癲狗肯定穩奪一席了!在鼠王等重創下,相信連新民主鳳凰那個新手,都有機分一杯羹!」旁述員全精彩講解,令全場氣氛高漲,有叫好的,也有X你老母的。

沐浴於歡呼聲中,癲狗卻沒有沉醉其中,只對Nick說:「走吧!」轉身就走。Nick大惑不解,於是癲狗再道:「你以為取得一席半席,就算贏了嗎?戰鬥才剛開始矣!」

「你的意思,是…..?」Nick正欲跟上,卻有人飛身攔住:「走?無咁容易!」,往外大叫:「裁判,我抗議!」

到底是誰在抗議?抗議的又是什麼東東?請看下回分解。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