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7-光明之子

明明擊退偉哥,然後和慢必互打眼色,一同包抄剩下的社工—他早已被慢必打到五顏六色,故兩人決定先埋佢單,既方便又快捷。

但偉哥當然不會袖手。他上前大喝一聲:「看我的『超級民主神功 第八席 一人兩票』!」兩拳分左右轟出,力圖一口氣截住兩人。

但慢必明明互打眼色,拳路忽地急轉,從上下兩路攻向偉哥:「死吧!你老屈教主打你,現在就來真打!」此乃聲東擊西,表面追擊社工,實則突擊偉哥。偉哥暗叫失策,只得白白中招:

「『人民力量 三萬八千零四十二票 民主三部曲:下台、仆街、食屎』!」

「『人民力量 三萬八千零四十二票 正義BB巴』!」

在超武鬥組的年代,市民為了防身,都會修練武術。但絕大部分市民都練精學懶,不是疏於鍛練基本功,便是隨波逐流,修練無X用的『基本法』。明明看不過眼,便將拳術中幾招基本技融合,化為掌技,自創『政治BB巴』絕學。

『政治BB巴』分為廿式,當中以『第一式:政商勾結之源』和第二式『誰最無恥』最為實用。明明左一巴,右一巴摑在偉哥左右臉,轟得他面都瘀晒,大叫救命:「哦!妳打到我塊面瘀晒!你地睇住嚟呀!呀嗚…….」明明得勢不饒人,使出『第三式 結合和分裂』。豈料雙掌未打出,偉哥竟然已作勢飛退,倒地不起。

「喂,都未打中你,你就扮死了?」明明知道白鴿派有一招『詐死』,故未敢貿然埋身。偉哥施計不成,便瞬即爬起身,大叫:「妳好野,妳睇路行呀!」轉身就逃之夭夭。

「什…什麼?走?」明明暗叫不爽。欲加追擊,慢必卻攔住她道:「算了吧!照原定計劃,夾擊這人渣吧!」

明明思考半秒,便同意道:「好!教主說過『打你就係應份,打你唔到就遺憾』。這傢伙老屈教主打他,哈哈,不若先捉他去教主那裡,給他慢慢炮製,好讓謊話成真吧!」慢必笑著回應:「哈哈!他們若被教主打一下,應該渣都無得剩吧?」

社工聽著兩人對白,當堂嚇到瀨尿,一邊顫抖退後:「You…..say…..say…..er…….wha….er..Wa….nono….no….NO~~~~」慢必明明乘著氣勢,很快就將社工逼傷牆角。社工見無路可逃,驚到不成人形,在場邊瑟縮狂顫。堂堂男子漢高手,表現竟如此樣衰,實在貽笑大方。

「Er….er…..Their……氣味…….I……I know it! One is……. er…..基佬……one is….er…er……剩女……巧驚驚…….」社工理不得世人恥笑,只躲在牆角狂顫。

慢必見其神神化化,立時無名火起:「你這傢伙在說什麼?」明明一聽『剩女』二字,亦同樣惹起怒根:「豈有此理!我是剩女又怎樣?有什麼得罪你了?」

其實,社工表現反常,是有原因的:

社工身為基督徒,最驟忌便是同性戀,看他不惜違背白鴿黨立場,參加反同的愛家共融音樂會便知一二。現在不知為何又憶起同志氣味,立即又痴起上來。

他恐同的程度非比尋常,除了面對同志會狀態大減外,上次公路戰時,影印仔那副不捨的表情,那隻向他求援的手,那句最情深的對白:

「Good bye….er….er…..my…..er…..my……..love.」

更像烙印一樣,刻在社工內心深處,更奪去他一半語言能力,只剩下無人聽得明的Goodest English。今日再聞慢必氣息,竟和影印仔十分相像,怎教他不驚到死了?再被明明一喝,更連另一半語言能力都無埋:「Ur….ur……you….剩女……..er….er………..」Er多廿聲,始終出不到半隻字。

「講呀!剩女剩女,剩女有什麼得罪你?」

「Er…..er……er…….」

「快講!」

「Er……..er……」社工在地上顫床顫蓆,狀甚痛苦,連慢必也於心不忍,拍拍明明膊頭說:「算了,他人已瘋,別再逼他了。裁判,判他出局吧!」明明也知道分寸,未有再逼下去。

裁判反應亦甚快。未等慢必講完,已揚手對工作人員下令:「白鴿派 社工已無法戰鬥,宣布出局。快抬他離場!」工作人員立即洶湧而上。但正要執行任務,社工卻又唸唸有詞,不知在唸什麼。

「Er……Er……me…..me……痴晒線?…?.No…..nonono……God……please……..giv……give me……..力量!」社工唸呀唸呀,竟然雙手合上祈禱:「Give me力量…..讓我可打敗同性戀和剩女!」不住地祈禱,有無增添力量就未可知,但可以肯定的是,祈禱可以驅除Goodest English,令他重拾流暢中文!

「嘩!搞什麼….這傢伙…..」

工作人員驚訝間,只見社工全身發光,大吼:「感謝主!我已經充滿力量啦!」隨著流利廣東話,氣勁自體內傾瀉而出,一時間氣勢無匹。工作人員被猛光照射,竟立時化為灰燼,死得不明不白。

手下無端端慘死,但裁判見社工還有戰鬥力,亦只得宣布比賽繼續。

自從遇見影印仔後,社工就無好日子過。不單失去一半語言能力,表現被咖喱飯這等後輩蓋過,更慘敗於無我和家奴手下,最後淪為老屈癲狗打人的小輩,實在樣衰至極。

一切都是影印仔……同性戀惹的禍。

「我今日就要敗在魔鬼手下?不,不可以這樣!」

「求主賜我力量,打敗同性戀和剩女!」

但藉著禱告,一切頹風都成過去。不單如此,覆蓋全身的光更帶來新的力量。

「從現在起,我叫光明之子!」

3-106-新東混戰

Hall 3

新界東戰區的惡鬥,絕對激烈過激烈。

這區主要的選手有:

白鴿派:民主女神、社工、偉哥
拳頭教:慢必、明明
新民主鳳凰:民主男神、咖喱飯
禮義廉:三姓家奴、影印仔、葛博士
獨立:長毛象

泛民一方人才濟濟,禮義廉一方只有三人。單看牌面,形勢可謂一面倒。但三姓家奴早前超越『破恥』境界,實力已達大師級層次,再加上傷愈復出的影印仔和葛博士,絕對不容小覷。相反,泛民雖然人多,但卻不是那麼團結。

好像白鴿派的社工,一見慢必在場,便立時冒火三丈:「You 拳頭教 join…..the…..the…..同志!.I will….er….cru……CRUSH YOU!」

社工英語流利到極,為免大家聽不明白,要得解釋一下:若大家不善忘,都記得慢必曾參與過立法會之戰,替同志出頭。之不過當日他並不起眼,再加上各人忙於大戰,未有察覺其存在。但社工這個白鴿派元老,卻看得一清二楚。是以他一出手,便是最強殺著,誓要將慢必碎撕萬斷:

「『超級民主神功 第十席 超級全民普選拳』!」

「什麼?你也練成了超級…..」慢必錯愕之下,招架得有點狼狽。社工士氣一振,大喝:「Die!」三拳軌跡迥異的『超級區議拳』緊接出擊。慢必對『民主拳法』熟悉不過,唯獨是『超級民主神功』和『超級區議拳』無法看穿,結果是硬食三拳,吐血飛退。

社工一招得手,洋洋得意地說:「Hehe…..how is…..is….er…..my『超級民主神功』? You….pei…..鄙視…..it…..but…..can you…..you…..破…….破解?」

「嘿,有必要破解嗎?」慢必抹掉嘴角血絲,緩緩站起。但觀他氣定神閒,腳步穩健,原來剛才中招的同時,已用『民主神功』卸去大部分勁力,故雖然飛退七呎,實則輕傷而已。定過神後,慢必笑道:「我記起了!原來是你!你這歧視同志的耶能,竟然自動來送死,我慢必就成全你!」

說畢,便飛身閃到社工身後,『提名拳』、『被選拳』、『提名拳』連橫出擊。此三路『民主拳法』,早前Nick已實證有效。如今用在社工身上,亦是勢如破竹。社工挨不到十回合,已開始呈現敗象。即使偶爾能用『超級區議拳』還擊,但慢必已開始掌握其節奏,每三拳才中一拳,無大礙。

再拚十回合,慢必乘社工『超級區議拳』打空,使出一招『馬路之友』,狠狠撞中其胸膛。慢必見其中門大開,大喜道:「機會!」但正欲出招埋佢單,又有一人從旁殺出:「社工兄,我來救你!」一看,原來是偉哥殺出,以絕招『一人兩票』救駕。慢必換個架式,回以一招『一人兩票』,硬生生將其轟退。一招雖然清脆利落,但也錯失了擊殺社工的機會。

大啖肉將入口又甩掉,慢必只好回回氣,一邊施以口術:「喂,偉哥,想二對一嗎?Come on!」欲用激將法退之。但偉哥不受這一套,只回以咧笑:「那又怎樣?你害怕了嗎?」

「害怕?你睇下後面先啦!」

「什麼?」偉哥錯愕間,已感到身後有殺氣。想轉身迎擊,卻已不慎中招,「嗚!」一聲怪叫飛退。

慢必大喜道:「呀,明明,做得好!」擊退偉哥後,二人便趁大好機會,從前後包抄社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