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2-男神對女神

「贏了!太…..太好了慢必!」明明見慢必反敗為勝,立時擁到他懷裡,大哭道。

「是的,已沒事了。若非有妳鼓勵,我早已經死在光芒下…..明明,謝謝妳。」

「我不要你多謝!」明明叫道:「我…..我……..」欲言又止,皆因感到慢必身上的『六色彩虹之光』。倚在這光芒身上,明明感到十分溫暖,但同時光芒亦產生一種力量,將她排拒在外。這力量並不強勢,硬要突破是有可能,但明明一看慢必溫柔而英偉的眼神,和臉上六彩光芒,還只得識趣地鬆開其懷抱。

「對不起,明明…..我…….」

「不用說了,」明明用手抹去眼淚,回應道:「我明白的。現在最重要的,是打贏今日的仗。」

………

慢必明明這邊贏得精彩。其他選手又如何?

場地的另一角,正上演著神級高手的比鬥。

民主男神對民主女神。

兩個神級人物,原本都屬同一派。在白鴿派全盛時期,元老級有民主老人、民主之父;中層有民主男女神,互相暉映,聲勢無兩。

現在,兩元老已經退役,下一輩實力參差,高達、社工(光明之子)相繼陣亡,男神又率弟子退黨,更與前黨友同場對陣。

神級大戰,戲碼確是一等一。但映入觀眾眼簾的,卻是一場悶戰。

這就當然了。男女神即使不再並肩,但亦無深仇大恨,且念在舊黨友份上,兩人出手都留有餘地。比拚幾百招,都只是尋常的拳來腳往。論精彩,兩個神級的比拚,反而不及剛才慢必對社工那一場。

是以到後來,觀眾目光都專注在慢必對光明之子那裡。尤其是光芒大爆發那一刻,連男女神亦不禁停住,要專心看看發生什麼事。

女神細察光芒,得悉乃光明之子出殺著,便對男神笑道:「男神你看?誰說『超級民主神功』無用?你看,我們的社工練成超級神功,不是發揮了超乎想像的力量嗎?」

男神看罷,嘆了一口長氣:「唉,真悲哀。」女神笑道:「死個拳頭教慢必,值得你那麼悲哀嗎?」男神卻回以一笑:「看清楚點吧。」

往後的事,大家都已知道:慢必不單未被『神聖光芒』曬死,更以『六色彩虹之光』反敗為勝,贏得漂亮一仗。

「什麼?」女神看著慢必的六色光芒,聽著觀眾歡呼,不禁大驚:「怎…..怎可能?社工拚盡一生的力量……竟然都…….」

「收手吧。」男神道:「放棄和突駒正虎合作,放棄A貨『民主神功』。我們泛民重新合作,循正途修練『民主神功』,泛民才能重新壯大!」

男神好言相勸,女神卻聽不入耳,更以絕招回敬:

「講多無謂!我們就用實戰証明,究竟哪一個較強吧!『超級民主神功 第十五席 民主四部曲』!」

所謂『民主四部曲』,就是在『和平』、『理性』、『非暴力』三式外,再加一式攻口的『非粗口』。泛民中能打出第四式『非粗口』的,就只得民主女神矣。

『超級民主神功 第十五席』強橫至極,男神卻面無懼色,一句:「看我的!」同時以『提名拳』、『被選拳』、『投票拳』三式迎擊。一拚之下,竟是旗鼓相當。

「男神,為何要退黨?」女神吼叫道。

「你們冥頑不靈,堅持走歪路,小弟唯有離開。」

「那麼拳頭教分裂我們,搞三搞四,難道就是正道了嗎?」

「至少比你們更正道吧。」

「什麼?」

「你們為了保住泛民龍頭地位,不惜出賣『五區公投』,聯合突駒正虎,追殺三獸拳!這還不夠,你們更出賣民主,修練歪道的什麼『超級民主神功』!小弟認識的民主女神,應該是強絕天下!但看妳現在?連小弟也打不過,還有資格當泛民龍頭……不,你們還算是民主鬥士嗎?」

「你在說什麼?」

男女神爭拗間,已互相拚過百餘招,最後以『投票拳』互拚作結。

拉開距離後,兩人分別運功調息。男神亦好趁機會,看看徒弟—咖喱飯的戰況。

3-111-六色彩虹之光

光明之子使出最後力量,光芒照耀全個Hall 3。在場高手以為有人影相,怎知被光一曬,個個即全身灼痛。近者更全身著火,功力高的還能運勁抗衡,功力低的,連慘叫也來不及,立時灰飛煙滅。

距離最近的是拳頭教的明明。所幸她功力高,運足『人民力量 三萬八千零四十二票』,並無大礎。即使皮膚灼傷,也能用自己售賣的美容產品補救。

大鑊是她的好拍檔—慢必處於光芒中心,被零距離光芒暴射,還有生還的可能嗎?

怎樣看都沒有吧?

光芒漸漸消散,中間人影亦逐漸清晰可見。但….

卻有兩個人。

只見慢必挺立於中間—他依然被光明之子從後挾住,卻彷如未傷。他全身更隱約透著奇怪的光,令其更添英偉。

「慢必…..你……沒事嗎?太…..太好……太好了!」奇蹟出現,明明心裡一鬆,即時腳軟倒地,喜極而泣。

反之,還緊箍著慢必的光明之子,卻一下子瘦若人乾。這當然了,他剛才光芒爆射,現在已精液耗盡,如同夏天乾旱了。

他又怎會想得到,拚盡一切代價,不住禱告,也無法殺死慢必?一切代價,竟然也是徒勞無功。

他的鬥志崩潰了。

「為…..為何……我的光芒…..光芒…….會對你………..」光明之子怪叫間,留意到慢必身上,也散發著淡淡光芒。但這光芒有紅、橙、黃、綠、藍、紫六色,自上而下排成橫間,和自己的白色光芒全然迥異。

「這….這彩虹一樣的光,難道是…..」

「沒錯,這是六色彩虹之光!」

話說彩虹之光,乃由一名藝術家為了同志平權,而領悟出來的一種力量。最初的彩虹有八種顏色:

粉紅 (Sexuality) 性
紅 (Life) = 生命
橙 (Healing) = 療癒
黃 (Sunlight) = 陽光
緑 (Nature) = 自然
青綠 (Art) = 藝術
靛青 (Harmony) = 和諧
紫羅蘭 (Spirit) = 精神

但因實際運作所需,先後廢除了粉紅色和青綠色,再以藍色取代靛青色,變成了現在的六色彩虹。

六色彩虹之光,意念乃是追求平等。而這種光芒,往往出現在追求平等的同志身上,因而成為同志的標誌。

「六色彩虹…..你果然是……」

「沒錯,你正在死攬爛攬的,正是你最討厭的同性戀者!」

「你這撒但的子孫!」

「就是你這種歧視,我一直都無法表明心跡,坦白我的性傾向。但著你這種痴線佬,竟也能突破自己。我在想,我怎麼就不能突破你的枷鎖?」

「…..」

「明明不怕被你羞辱,勇敢地戰勝你。之後我被你纏住,她也給我鼓勵,令我終於能承認自己,而且領悟六色彩虹之光,抗衡你的光芒。」

「…..呀!噫!」光明之子一想,才發現自己正攬住一個同志。想要放開,卻已是全身無力。這時,慢必大喝一聲:「走?」同時運起新練成的『六色彩虹之光』,雙臂一伸,迅即衝破扭纏。這是新練成的絕技:

「『人民力量+六色彩虹之光 出—櫃—!』」

話說『出櫃』一詞,來自於英文俚語櫥櫃裏的骷髏 (Skeleton in the closet) ,當中The Closet意謂不可告人、家醜。由於同性戀者在社會多被排斥、厭惡、仇恨、偏見和歧視,不敢坦白承認,是以被比喻為櫥櫃裏的骷髏。

而若同性戀者敢於承認自己,就有若從衣櫃走出,衝破一切枷鎖和歧視。將這種勇氣化為招式,便是衝破綑綁的無敵絕技:

『出—櫃—!』

『六色彩虹之光』推動『出櫃』絕招,光明之子慘被撕成四截,散落一地。

也許是奇蹟的關係,頭的部分連住半個胸部,竟還能吐出遺言:「我…..不甘心……我的……神聖……光…….芒…….怎…….怎會……..輸……..輸給你的…….」

勝者慢必身負六色光芒,昂然走近,說:

「你那些根本不是神聖光芒,只是道德光芒而已!」

「什……什麼……嗚!」遺言未畢,光明之子已支持不住,頭部如西瓜爆開,帶著迷惑離世。

白鴿派 社工—光明之子,下台。

3-110-神聖光芒

一番感言後,明明淚水已淘湧而出。慢必見狀,亦細心地遞上紙巾,拍其肩說:「妳已証明妳的實力,為剩女出一口氣。」

「謝謝。」明明接過紙巾,抹去眼淚後,再望清楚遞上紙巾的慢必。慢必雖無魁梧身形,但他的細心體貼,他的謙遜有禮,還有他的武功和信念,卻令他英偉不凡,更勝多少強者。

「放棄護照,特意在這裡打生打死,我也許是太傻了……..不過為了你,我願意。」

「呀?妳剛才在說什麼?」

明明這才驚覺說漏了嘴,連忙耍手糾正道:「呀….沒……沒什麼…..」

「真的沒什麼?哈哈哈哈……..呀!」慢必傻笑回應間,無意間瞄到明明身後的光明之子。只見他倒地不起,血流不止,唔死都應該一身潺。但慢必瞄到他的一瞬間,卻見其光芒盡失的身軀,好像閃出過一絲閃光。

但再細看一分鐘,光明之子仍久無動靜,怎樣看都似死屍多過似人。是以他催促裁判道:「喂裁判!他已經死了!快抬他離場吧!」裁判起初有所猶豫,但明明一再催促下,也只好下令工作人員收屍。

為免無辜犧牲,工作人員這次出動防護衣,小心翼翼前進,規模有若拆解炸彈。誰知走到半呎距離,死屍般的光明之子竟然又彈起身,嘶叫道:「敗….我得著上主神聖之光…..是不會……不會敗的!~~~~~~~~」身上光芒迅速回復,照耀四方。工作人員早有防範,總算逃過殺人光芒,但仍不免護衣毀爛,損手爛腳。

明明見光明之子又再復活,驚訝之餘,亦看到端倪:「你….竟然……『詐死』?」無錯,剛才光明之子死狀,原來又是白鴿派秘技『詐死』。只是這次『詐死』極之高級,不單裁判和工作人員,就連慢必明明也能騙過。

突然,光明之子大叫一聲:「剩女!死吧!」連人帶光向明明猛撲。其人快如閃電,絕非瀕死模樣。明明冷不防之下,反應慢了半拍,勢必束手就擒。

幸好還有個溫柔細心的慢必。他大叫一聲:「危險呀!」一手推開明明,使其脫困。但自己就走避不及,被光明之子從後緊箍。

「還不給我逮到?」光明之子光芒盡現,瘋狂使勁緊壓。

「嘿,攬住男人…..原來你也好呢味的嗎?」慢必竊笑道,同時奮力掙扎。但出奇地,『人民力量 三萬八千零四十二票』谷到盡,竟也無法擺脫枷鎖。

「嘿,沒用的,我這招『釘上十架』,是沒可能擺脫得了的!」光明之子洋洋得意道。

「什….什麼?」慢必一聽招式名,頓覺熟口熟面:「嗚……難道……這是立法會之戰時…….」

話說當日立法會之戰,鼠王、蘇牧師、吳牧師、林牧師,和一眾耶能圍攻魏文進(阿魏)。但阿魏不愧為絕世高手,以一敵眾,猶有呂布之威風。眾牧師久攻不下,唯有合力使出『十架恩典』中最殘酷的絕技—『十架之刑』,終於打到他下半身殘廢。

而現在光明之子只得一人,只能以首部曲『釘上十架』死箍慢必,但同時配上身上光芒,已教慢必好受。

「慢必!」明明見慢必被纏,自然要出手相救。但『政治BB巴』一套八式狂毆,光明之子卻不為所動,只回以一句竊笑:「沒用的!」身上光芒爆射,將明明監生彈走。

明明苦苦撐起,頓覺全身劇痛。一看,原來全身已被灼傷,當堂大驚:「難道是那光芒…..那麼慢必他…..」

抬頭一看,只見慢必還被光明之子緊緊纏住,正在奮力掙扎,卻始終徒勞無功。工作人員、明明先後被光芒照射,非死即傷。慢必被零距離光芒長曬,看來亦命不久矣。

但明明又怎會袖手旁觀?她大叫一聲:「慢必,支持住!」即使徒勞無功,也要盡力一搏。但正沐浴於光芒中的慢必卻喝止道:「別….別過來!」

「但…..但是….」

「過來只會白白送死!」

「但是…..」

同伴身陷險境,自己卻欲救無從,還要眼白白看著他步入死亡,明明當堂情緒失控,哭成淚人:「嗚…..慢必你已…..放棄了嗎…….怎…..怎可以…….你…….捨得……放下……141……草泥馬……還有你的好拍檔快必……還有…….還有……….還有我呀!所以求求你…….不要放棄…..不要放棄呀!」

明明叫聲淒厲,但光明之子卻無比心涼:「嘻嘻…..叫就有用的嗎?妳還是慢慢看著心上人被殺,然後一世做剩女吧!」說完惡毒的話,便是時候了結慢必了。這時,慢必已氣弱游絲,說話已全無力氣:「這…..這就是…..你最後的力量……了嗎?」

「哈哈哈哈….無錯!多得你那位好拍檔,我若不被打倒,也不會不住禱告,從神那裡重新得力呀哈哈哈哈哈哈……」

「原….原來如此……『釘上十架』加上光芒暴射…….就是你的最後殺著……..我…..明……明白……了………」

「明白了就死吧!神阿!請賜我力量!除掉基佬和剩女!」

「嘿….那只好…….永別了……」

光明之子猛然發勁,「吔~~~~~~」一聲長響,光芒一口氣谷到最盡,將Hall 3照得一片白茫。明明在四米距離,激動大叫:「神阿,求你救救慢必呀~~~~~~~」但任妳聲嘶力竭,也無法阻止光芒暴射。

3-109-剩女宣言

明明『全民普選拳』硬拚光明之子『超級全民普選拳』,尤如賭神晒冷,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雙方雙拳亂發,拳風「砰!砰!」聲連連作響,場面蔚為壯觀。

論牌面,光明之子的『超級全民普選拳』,是單路『投票拳』加三拳『超級區議拳』,可謂一對King,一般而言已夠贏錢。

只可惜,對家明明是『提名拳』、『被選拳』、『投票拳』三路合一的『全民普選拳』,尤如三條女(Queen),剛好食住你對King。

是以,拚過五十拳後,光明之子勢已潰散。但正所謂:爛船總有三斤釘,他仍能咬緊牙關,冒著三路拳風,轟出三拳『超級區議拳』。若然命中的話,至少也能截住明明攻勢吧。

可惜事與願違,光明之子雙拳轟出,卻被明明雙臂格住。明明笑道:「痴線佬,你輸了!」雙臂一張,揚開光明之子雙拳,使其中門大開,然後便是絕招伺候:

「『人民力量 三萬八千零四十二票 全民普選拳』!」

無數拳頭往光明之子身上猛轟,打得他苦苦狂叫:「嗚呀,嗚呀~~~~~~~~」,死去活來。中了廿幾三十拳,已是戰鬥力全失,連帶鮮血飛到老遠,倒地後狂呼:「沒可能…..我竟然會……敗給……..這剩女………」,死剩把口,卻已是無法再起。

這時,慢必亦已擊退十數高手,回來拍手道:「做得好呀明明!」明明微笑道謝後,收式,走向戰敗的光明之子,說出勝利宣言:「剩女剩女,你可知道,我為什麼會當上剩女嗎?」

光明之子啞口無言。

****************

我出道之後,因為厭倦工作,參加了香港小姐選舉。雖然未能勝出,但獲得旅遊大使獎項。自此大家就開始認識我,我亦開始了演藝生涯。

但在電視台工作一年多,我和很多藝人一樣,受盡電視台壓逼。仲好死到困住人在密室,逼人簽無底薪,丁點Show錢的垃圾合約。我怎簽得下如斯合約?於是一怒之下拍蓆離開,還將老闆狠狠教訓一頓。從此,我才明白一件事:

面對不公義的事,絕對不可以低頭。因為你不反抗,人家就會欺負你。

離開電視台,人人都看扁我,說我沒有大靠山不行,但我繼續練武、寫專欄、出書、教人扮靚減肥化妝,更開展了美容產品生意,還算做得幾好。

這樣一個女人仔,生活都幾寫意。早上起床看報紙,煮早餐給男友食,kiss goodbye送他返工,然後炒炒期指,約朋友食lunch,下午回鋪頭巡鋪,等男朋友收工。夜晚拍拍拖一,和家人吃飯。想去旅行就去,想買什麼就買,想吃什麼就吃,想住哪裡就住哪裡。

現在呢?加入拳頭教後,我的生活又是如何?每日五點多起床,先練一小時武功,再去上水、粉嶺、沙田、大圍、將軍澳開街站,宣揚我們的工作,十點又回到總部、練功、教班、覆email,覆電話。晚上又開街站、開會、吃飯,凌晨一點半睡覺,明早五點又起身,日復一日。中間還要隨時面對其他組織的挑戰,例如禮義廉,還有你們白鴿派這些人啦。

我可以偷懶嗎?當然可以,因為我是義務的。但我做,因為我怕少做一點,拳頭教生存的機會就會減少0.0001%。我生理都亂了,爆瘡、曬黑、出斑、脾氣變得超級暴躁。身邊很多人都被我發脾氣 被我罵,現在想起,感到很對不起各位。

可能會有人問我,既然這麽辛苦,為何還要加入拳頭教?女仔之家,為何學人整日武鬥?

這當然是因為超武鬥組的存在—誰不想過安穩日子?但在這個亂世,不練武,不武鬥,連生存也成問題,落街分分鐘都會無命。但真正令我放棄安逸生活的,你知道是誰嗎?就是你們白鴿黨!

你們明知混合『基本法』的『民主神功』有先天缺憾,還要用來荼毒世人。最近更變本加厲,推出超錯的什麼『超級民主神功』,以為增加幾個『超級穴道』,多幾拳『超級區議拳』,就能夠增加民主成份?我不敢說我們的『民主神功』是最正宗,但至少肯定比你更正宗。剛才你我一戰,不就已經証明一切嗎?

但你們死不悔改,為了保住泛民龍頭地位,竟然和死敵禮義廉聯手,想要消滅我們,與主流泛民為敵!你們這樣背棄盟友,當時有人發明的口號實在貼切:

堅定可信白鴿黨,關鍵時候賣香港!

在這亂世,我們需要正宗的『民主神功』,才能抵抗強敵!但你們卻用A貨荼毒世人,還厚顏無恥認為自己無錯—擴大『功能穴道』無錯,放棄真正的『全民普選拳』無錯……是的,錯是在我們,錯在我們信錯人,但我們可以怎樣?

我醒悟了。我們不能再依靠他人,唯有自己走出來,
和志同道合的同伴加入拳頭教,至少希望能踢爆你們的惡行!

我有一位同居三年,聯名買樓的男朋友。他討厭我加入拳頭教,做吃力不討好的事,打一場輸硬的仗。如果你問他我們為何分手,他會答你三個字:

拳 頭 教。

不過還是緣分或主的安排,如果不是和他分手,我今日便不會站在這裡,以剩女身份打敗你。

其實我大可以搬到美國,不理世事,不看香港新聞。為何我要放棄美國護照…..不是綠卡,是護照呀!來和你這種痴線佬打?因為我愛香港這片孕育我們的土地,以做香港人而自豪。誰忍心看到香港淪陷,成為超武鬥組的地獄?現在不走出來對抗,要等幾時? If not now, when?

你或可以接受社會淪陷,成為超武鬥組的地獄,苛存於世。但人生在世,你想做一個怎樣的人?漂亮的人? 聰明的人?有錢的人?還是最強的人?我說,人生在世,最重要是做一個有自由和有尊嚴的人!

可是近年我們看到什麼?畜牲集團暴力收樓….雖然已經被消滅,警權壯大,禿鷹警長似黑社會多過警察,貧富懸殊越來越誇張,超人地產霸拳是無忌憚,層樓無左幾層照賣,都唔犯法。官商勾結,幾離譜都有。

拳頭教,是抗爭意志最強,立場最堅定的民主派。你看我們癲狗、大嚿、慢必、141、全都是不畏強權,敢怒敢戰,是其是,非其非。若有大家支持,相信必定可打出一片新天。

和前男友分手後,我心想… 我失去了一個愛我的人….差一點點,便成為親人的人。但這已不要緊,因為我有一班手足,還有支持我們的人,還有慢必……

前男友說過我在打一場輸敢的仗,但我深信,只要大大家同心合力,我們怎會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