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0-神聖光芒

一番感言後,明明淚水已淘湧而出。慢必見狀,亦細心地遞上紙巾,拍其肩說:「妳已証明妳的實力,為剩女出一口氣。」

「謝謝。」明明接過紙巾,抹去眼淚後,再望清楚遞上紙巾的慢必。慢必雖無魁梧身形,但他的細心體貼,他的謙遜有禮,還有他的武功和信念,卻令他英偉不凡,更勝多少強者。

「放棄護照,特意在這裡打生打死,我也許是太傻了……..不過為了你,我願意。」

「呀?妳剛才在說什麼?」

明明這才驚覺說漏了嘴,連忙耍手糾正道:「呀….沒……沒什麼…..」

「真的沒什麼?哈哈哈哈……..呀!」慢必傻笑回應間,無意間瞄到明明身後的光明之子。只見他倒地不起,血流不止,唔死都應該一身潺。但慢必瞄到他的一瞬間,卻見其光芒盡失的身軀,好像閃出過一絲閃光。

但再細看一分鐘,光明之子仍久無動靜,怎樣看都似死屍多過似人。是以他催促裁判道:「喂裁判!他已經死了!快抬他離場吧!」裁判起初有所猶豫,但明明一再催促下,也只好下令工作人員收屍。

為免無辜犧牲,工作人員這次出動防護衣,小心翼翼前進,規模有若拆解炸彈。誰知走到半呎距離,死屍般的光明之子竟然又彈起身,嘶叫道:「敗….我得著上主神聖之光…..是不會……不會敗的!~~~~~~~~」身上光芒迅速回復,照耀四方。工作人員早有防範,總算逃過殺人光芒,但仍不免護衣毀爛,損手爛腳。

明明見光明之子又再復活,驚訝之餘,亦看到端倪:「你….竟然……『詐死』?」無錯,剛才光明之子死狀,原來又是白鴿派秘技『詐死』。只是這次『詐死』極之高級,不單裁判和工作人員,就連慢必明明也能騙過。

突然,光明之子大叫一聲:「剩女!死吧!」連人帶光向明明猛撲。其人快如閃電,絕非瀕死模樣。明明冷不防之下,反應慢了半拍,勢必束手就擒。

幸好還有個溫柔細心的慢必。他大叫一聲:「危險呀!」一手推開明明,使其脫困。但自己就走避不及,被光明之子從後緊箍。

「還不給我逮到?」光明之子光芒盡現,瘋狂使勁緊壓。

「嘿,攬住男人…..原來你也好呢味的嗎?」慢必竊笑道,同時奮力掙扎。但出奇地,『人民力量 三萬八千零四十二票』谷到盡,竟也無法擺脫枷鎖。

「嘿,沒用的,我這招『釘上十架』,是沒可能擺脫得了的!」光明之子洋洋得意道。

「什….什麼?」慢必一聽招式名,頓覺熟口熟面:「嗚……難道……這是立法會之戰時…….」

話說當日立法會之戰,鼠王、蘇牧師、吳牧師、林牧師,和一眾耶能圍攻魏文進(阿魏)。但阿魏不愧為絕世高手,以一敵眾,猶有呂布之威風。眾牧師久攻不下,唯有合力使出『十架恩典』中最殘酷的絕技—『十架之刑』,終於打到他下半身殘廢。

而現在光明之子只得一人,只能以首部曲『釘上十架』死箍慢必,但同時配上身上光芒,已教慢必好受。

「慢必!」明明見慢必被纏,自然要出手相救。但『政治BB巴』一套八式狂毆,光明之子卻不為所動,只回以一句竊笑:「沒用的!」身上光芒爆射,將明明監生彈走。

明明苦苦撐起,頓覺全身劇痛。一看,原來全身已被灼傷,當堂大驚:「難道是那光芒…..那麼慢必他…..」

抬頭一看,只見慢必還被光明之子緊緊纏住,正在奮力掙扎,卻始終徒勞無功。工作人員、明明先後被光芒照射,非死即傷。慢必被零距離光芒長曬,看來亦命不久矣。

但明明又怎會袖手旁觀?她大叫一聲:「慢必,支持住!」即使徒勞無功,也要盡力一搏。但正沐浴於光芒中的慢必卻喝止道:「別….別過來!」

「但…..但是….」

「過來只會白白送死!」

「但是…..」

同伴身陷險境,自己卻欲救無從,還要眼白白看著他步入死亡,明明當堂情緒失控,哭成淚人:「嗚…..慢必你已…..放棄了嗎…….怎…..怎可以…….你…….捨得……放下……141……草泥馬……還有你的好拍檔快必……還有…….還有……….還有我呀!所以求求你…….不要放棄…..不要放棄呀!」

明明叫聲淒厲,但光明之子卻無比心涼:「嘻嘻…..叫就有用的嗎?妳還是慢慢看著心上人被殺,然後一世做剩女吧!」說完惡毒的話,便是時候了結慢必了。這時,慢必已氣弱游絲,說話已全無力氣:「這…..這就是…..你最後的力量……了嗎?」

「哈哈哈哈….無錯!多得你那位好拍檔,我若不被打倒,也不會不住禱告,從神那裡重新得力呀哈哈哈哈哈哈……」

「原….原來如此……『釘上十架』加上光芒暴射…….就是你的最後殺著……..我…..明……明白……了………」

「明白了就死吧!神阿!請賜我力量!除掉基佬和剩女!」

「嘿….那只好…….永別了……」

光明之子猛然發勁,「吔~~~~~~」一聲長響,光芒一口氣谷到最盡,將Hall 3照得一片白茫。明明在四米距離,激動大叫:「神阿,求你救救慢必呀~~~~~~~」但任妳聲嘶力竭,也無法阻止光芒暴射。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