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2-男神對女神

「贏了!太…..太好了慢必!」明明見慢必反敗為勝,立時擁到他懷裡,大哭道。

「是的,已沒事了。若非有妳鼓勵,我早已經死在光芒下…..明明,謝謝妳。」

「我不要你多謝!」明明叫道:「我…..我……..」欲言又止,皆因感到慢必身上的『六色彩虹之光』。倚在這光芒身上,明明感到十分溫暖,但同時光芒亦產生一種力量,將她排拒在外。這力量並不強勢,硬要突破是有可能,但明明一看慢必溫柔而英偉的眼神,和臉上六彩光芒,還只得識趣地鬆開其懷抱。

「對不起,明明…..我…….」

「不用說了,」明明用手抹去眼淚,回應道:「我明白的。現在最重要的,是打贏今日的仗。」

………

慢必明明這邊贏得精彩。其他選手又如何?

場地的另一角,正上演著神級高手的比鬥。

民主男神對民主女神。

兩個神級人物,原本都屬同一派。在白鴿派全盛時期,元老級有民主老人、民主之父;中層有民主男女神,互相暉映,聲勢無兩。

現在,兩元老已經退役,下一輩實力參差,高達、社工(光明之子)相繼陣亡,男神又率弟子退黨,更與前黨友同場對陣。

神級大戰,戲碼確是一等一。但映入觀眾眼簾的,卻是一場悶戰。

這就當然了。男女神即使不再並肩,但亦無深仇大恨,且念在舊黨友份上,兩人出手都留有餘地。比拚幾百招,都只是尋常的拳來腳往。論精彩,兩個神級的比拚,反而不及剛才慢必對社工那一場。

是以到後來,觀眾目光都專注在慢必對光明之子那裡。尤其是光芒大爆發那一刻,連男女神亦不禁停住,要專心看看發生什麼事。

女神細察光芒,得悉乃光明之子出殺著,便對男神笑道:「男神你看?誰說『超級民主神功』無用?你看,我們的社工練成超級神功,不是發揮了超乎想像的力量嗎?」

男神看罷,嘆了一口長氣:「唉,真悲哀。」女神笑道:「死個拳頭教慢必,值得你那麼悲哀嗎?」男神卻回以一笑:「看清楚點吧。」

往後的事,大家都已知道:慢必不單未被『神聖光芒』曬死,更以『六色彩虹之光』反敗為勝,贏得漂亮一仗。

「什麼?」女神看著慢必的六色光芒,聽著觀眾歡呼,不禁大驚:「怎…..怎可能?社工拚盡一生的力量……竟然都…….」

「收手吧。」男神道:「放棄和突駒正虎合作,放棄A貨『民主神功』。我們泛民重新合作,循正途修練『民主神功』,泛民才能重新壯大!」

男神好言相勸,女神卻聽不入耳,更以絕招回敬:

「講多無謂!我們就用實戰証明,究竟哪一個較強吧!『超級民主神功 第十五席 民主四部曲』!」

所謂『民主四部曲』,就是在『和平』、『理性』、『非暴力』三式外,再加一式攻口的『非粗口』。泛民中能打出第四式『非粗口』的,就只得民主女神矣。

『超級民主神功 第十五席』強橫至極,男神卻面無懼色,一句:「看我的!」同時以『提名拳』、『被選拳』、『投票拳』三式迎擊。一拚之下,竟是旗鼓相當。

「男神,為何要退黨?」女神吼叫道。

「你們冥頑不靈,堅持走歪路,小弟唯有離開。」

「那麼拳頭教分裂我們,搞三搞四,難道就是正道了嗎?」

「至少比你們更正道吧。」

「什麼?」

「你們為了保住泛民龍頭地位,不惜出賣『五區公投』,聯合突駒正虎,追殺三獸拳!這還不夠,你們更出賣民主,修練歪道的什麼『超級民主神功』!小弟認識的民主女神,應該是強絕天下!但看妳現在?連小弟也打不過,還有資格當泛民龍頭……不,你們還算是民主鬥士嗎?」

「你在說什麼?」

男女神爭拗間,已互相拚過百餘招,最後以『投票拳』互拚作結。

拉開距離後,兩人分別運功調息。男神亦好趁機會,看看徒弟—咖喱飯的戰況。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