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3-新世代義士 咖喱飯

繼續報導Hall 3,也就是新界東的賽事。

又另一邊,新民主鳳凰代表—咖喱飯正以一敵二。

他的對手,是禮義廉的影印仔和葛博士。這兩個傢伙,曾敗在咖喱飯師弟—Nick手上,幸好最後撿回性命,休養一番後,還能復出參賽。

從看兩人動作看來,他們不單狀態十足,且功力更勝從前。似乎在養傷的日子,他們都有勤加特訓。但這邊咖喱飯亦不示弱,他得到師父—民主男神修改其『基本法』,令『民主神功』運行更順。雖然牌面仍是第八章,但實質的進步,卻是幾何級數。

若單對單,咖喱飯可以穩勝任何一個。但問題是,他要以一敵二。

這邊,影印仔大吼一聲:「You……try…..er…..er…..my…brea……my fist!」右手一式『蛇形拳』,右手再來一式『米形拳』。兩式都尋常不過,咖喱飯能輕易避開。再來一式『餅形拳』,此招動作甚大,中則打到對手變柿餅,不中則破綻大露。咖喱飯看準拳路,一個側身繞到其身後,便是出大招的機會。『普選鳳凰』也好,『全民普選拳』悸好,都必大有斬獲。

但這時,背後卻殺出葛博士。她一躍到咖喱飯身後,右拳來一記錐招『成功爭取:高鐵穿越大角咀地底』,往其背部直插。但咖喱飯反應快,及時回身一腳『一人一票』,實行連消帶打。之不過這腳倉卒出擊,加上其腿招未及Nick精練,只能截住葛博士攻勢,卻未能破其『橡皮圖章』護身勁。

葛博士回一回氣,然後身形一沉,竄到咖喱飯跨下,一躍,一雙上勾拳同時出擊。咖喱飯暗忖:「這是…..『成功爭取 裕華停售象牙』?」這招試過將Nick打到飛起,但咖喱飯早見識過,這次身形一扭,一樣避得過。而趁葛博士躍起之勢,更是反擊的好時機。

之不過正欲出招,背部忽地又狠中一記。一看,原來是被影印仔撞中。影印仔一身橫練胸肌,絕招『Try my breast』胸撞非同小可,將咖喱飯撞傷之餘,更給葛博士製造大好機會:

「『禮義廉力量 四萬六千一百三十九票 為香港心痛』!」

話說當日公路戰,葛博士被Nick擊敗,險些送命。養傷期間,她全身劇痛不斷,尤以頭部和心臟更甚。每當頭痛心痛,她便會憶起以前的苦痛日子:當年立法會還未崩壞,有議員為阻延惡法立法,用盡各種手法拖延會議,是為『拉布』。葛博士曾為議員之一,一邊大呻連續三日開會,一邊埋怨泛民議員發言太多,浪費時間,令她「坐到頭痛,更為香港心痛」。

養傷後,她便為此頓悟,更創出兩招犀利絕招!

葛博士一手成爪,狠狠抓中咖喱飯心門。咖喱飯心臟中招,「嗚!」慘叫一聲。但葛博士攻勢未完,手爪拚命狂掐,越掐越緊。她這便要監生揸爆咖喱飯心臟,讓他感到她香港的心痛!

「知道厲害未?」葛博士滿意笑道。

但咖喱飯的反應,卻出乎葛博士意料:「嘻,偽博士,妳這樣就想打敗我嗎?」他以竊笑回敬,大喝:「哈!」,運起強大護身勁,監生將葛博士震開。葛博士不料咖喱飯如此強橫,悶哼一聲:「有你的!」,慌忙以另一絕招還擊:

「『禮義廉力量 四萬六千一百三十九票 為香港頭痛』!」

這次咖喱飯反應快,及時避開狠絕一招,順手以『一人一票』還擊。葛博士收招未及,手爪已被狠狠擊中,「啪嘞!」一聲骨折,慘叫飛退。

終於有所斬獲,咖喱飯信心大增。只是背後一陣涼意,令他不得不防。果然,又是那個麻煩的影印仔:

「『禮義廉力量 四萬零九百七十七票 Try my breast』!」

幸好咖喱飯未急於追擊,否則這一撞必中矣。他猛地身一扭,以『示威遊行步』避開一撞,然後回身,同時還以『提名拳』、『被選拳』、『投票拳』。影印仔見避不開,索性用強橫胸肌硬食。「砰!砰!砰!」三聲,雖然一套『民主拳法』很難挨,但影印仔波大,總算頂得住。再拚盡一口氣,大吼:「Try…..my……er……er……新招!」竟然還可以還擊。

「什麼?又是那招 Try my breast?…..不!這是…..」咖喱飯疑惑間,影印仔右拳已轟出。無錯,這是他的新招:

「『禮義廉力量 四萬零九百七十七票 遞奪拳』!」

眾所X知,影印仔英文極之流利,但其實中文亦不輸蝕。有一次,他詢問政府官員「用甚麼理據去褫奪現時委任議員他們的選舉權」時,將「褫」讀成「遞」。及後,已收山的禮義廉老組試圖糾正,唯將將「褫」讀成「癡」,一樣都係錯。

只是錯有錯著。影印仔因此頓悟,更創出新招:『遞奪拳』,一於遞奪你的命!

「什麼?嗚!」咖喱飯捉錯路,面歛硬食一記。這拳重之又重,若未修改『基本法』,中一拳必非死即傷。但他現在功力大進,並無大礙。但為免再被圍攻,他便將計就計,借其拳力彈到老遠,再從長計議。而兩個禮義廉都已傷,尤其是葛博士骨折,需要急救。

咖喱飯心想:「雖然奪去葛博士一臂,但再被兩人圍攻,還是會很麻煩!這樣的話……呀!」忽地看見近處的觀眾席上,有人手持一塊滑板,和同伴一起高呼:「咖喱飯加油!打低禮義廉!」於是靈機一觸,便拱手問那人:「兄台,可否借滑板一用?」那人大概是咖喱飯支持者,二話不說便拋出滑板:「拿去吧!」

「Thank you!」咖喱飯一躍而上,凌空踩住滑板,然後如龍般飛躍全場。

此門滑板技術,其實早前公路戰時,咖喱飯已露過兩手。那時他說自己「技巧明顯不足」,但已能在公路奔馳。如今他似乎進步不少,插於高手群中,如入無人之境,快到影都睇唔到。

如此,影印仔和葛博士頓失目標,不禁手足無措。葛博士疑惑道:「那個咖喱飯……逃跑了嗎?」正為她包紥斷臂的影印仔回應:「That…..er……curry……rice……afraid…..of…..of….my……fist!」得出結論,兩人當堂鬆一口氣。但忽地,有股寒氣從近處飈來,直取兩人背門。兩人訝異道:「這股氣….難道是…..」回頭一看,果然是咖喱飯乘滑板殺到。兩人慌忙往側閃開,總算倖免一撞,但仍難免掛彩。

「可惡!」葛博士和影印仔心有不忿,各自出絕招還拖:

「『禮義廉力量 四萬六千一百三十九票 為香港頭痛』!」

「『禮義廉力量 四萬零九百七十七票 遞奪拳』!」

只是咖喱飯來去匆匆,兩人招未剛出,他又已消失無蹤。兩人掃視四周,都只聞滑板聲,卻找不著其人。忽地,咖喱飯又閃到兩人身後,乘滑板打出『被選拳』、『提名拳』。兩人迅即回身招架,奈何還是慢了半拍,各中一拳。想反擊,又是打中空氣。

如此,咖喱飯以滑板遊擊戰術,重新奪回主導權。遊走施以十幾擊,兩人都只能眼白白中招,完全無法還擊。

但,遊擊戰術能長久有效嗎?

葛博士和影印仔各中十餘招,即使有『橡皮圖章』護身,亦開始傷重入肉,尤其是葛博士右手骨折,狀態只剩五六成。如此下去,兩人必敗無疑。

「影印仔,怎麼辦?若無法逮住咖喱飯,這樣下去,遲早也會……」

「…..er……er…….! No! We…..can…..can’t use……er…..er…….Meat eyes! Use….er….er」

「什麼?你在說什麼……」

對話間,咖喱飯又再殺到,左右拳各一招『一人一票』,打到兩人頭暈暈,好不容易才定住身形。但葛博士這次不打算反擊—她更關注的,是影印仔剛才的話:

「喂,你剛才在說什麼Meat eye?」

「What……er…..er……meat eye…..er…..er…….」

「不要再er啦!那傢伙快要再來了!」

「Not use…..er….er……」

「快!」

「er……not not not…….not use 肉眼!Use 聽覺!」

「聽覺?我明白了!」

兩人隨即閉起雙目,細心用聽覺感受—-咖喱飯滑板快絕,快到肉眼無法捕捉,但相反,滑板在地上滑行的聲音,卻是清楚到極。只要留心聽,就能察知其蹤影。

「嗯,果然很清楚。那傢伙從後面殺到了!」

「Yea. Then…..er count one….. two.」

「等等,還是我來數吧。一,二,三,出擊!」

兩人聽準時機,趁滑板聲進入射程範圍,同時轉身使出絕招:

「『禮義廉力量 四萬六千一百三十九票 為香港頭痛』!」

「『禮義廉力量 四萬零九百七十七票 遞奪拳』!」

兩招拚盡十二成功力,若能擊中咖喱飯,即使打不死他,至少也能令其重傷吧。只是兩人勁拳轟出,卻收不到任何觸覺。

兩招都打空了。

「怎….怎可能?」葛博士睜大雙眼,驟見眼前空無一物…..不,望低一點,滑板的確正高速飈來,穿過跨下而去。影印仔慌失失叫道:「No! Why only…..er…..滑板?Where……is…..er……er…….」

這時,有股熱氣正從兩人頭上飄來,葛博士抬頭一看,當堂嚇到騰騰震:「上….上面呀!」

「What…..no…..n……NO!!!!!!!」

NO也沒用。咖喱飯以滑板聲東擊西,正是等待兩人露出破綻,然後一舉殺敵。他凌空運起熊熊火勁…..無錯,這是他新創絕技的起手式:

「『民主神功 第八席 二萬八千六百二十一票力量 普選鳳凰』!」

有民主男神修改過『基本法』,咖喱飯的『民主神功』突飛猛進,打出一招『普選鳳凰』,威力更以幾何級數增長!他將全身火勁聚於雙掌,猛然印在影印仔,葛博士頭上。兩人收招不及,破綻盡露,只得各食一記。火掌威力之大,竟能硬生生轟破兩個『橡皮圖章』,連同頭顱一同打爆。火舌餘勁更蔓延全身,將兩件屍骸燒個稀巴爛。

影印仔、葛博士一招喪命,只因受咖喱飯連番遊擊,狀態大減,再加上剛才出招太盡,未有留力護身,以致弱點盡現。但最重要的原因,還是咖喱飯神功蓋世,和他的足智多謀。

贏得漂亮一仗,咖喱飯可說已穩得一席。他拾起致勝的關鍵武器—借來的滑板,走到場邊,然後掟回觀眾席:「大哥唔該晒,滑板還給你!」這一掟又準又柔,是以物主可輕易接住:「咖喱飯打得好!」

全場觀眾亦報以熱烈掌聲,見證著新一代義士的上誕生,還有…..

葛博士、影印仔的下台。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