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5-長毛象大戰三姓家奴

Hall 3 場館一角
這裡上演著另一場囑目大戰—長毛象對三姓家奴。
長毛抬住等身大的棺材,如大怪象般昂然挺立。即使未曾出招,單是行路時,震裂地面的「砰,砰!」聲,勁風已令人難以站穩。單憑這副氣勢,已知這巨人可怕至極。環觀全場,都無人夠膽惹他。支持者亦大喊道︰「哈哈,誰個遇著長毛象,實死無生!」

無錯,除非你有足夠實力,否則惹怒長毛,絕對是弱智的行為。

之不過,擁有這種實力的人,場中大有人在—至少有一個。

三姓家奴。

自從『破恥』之後,三姓家奴的武功,已達致大師級境界,實力足以和首領—無我大師看齊。現在的他,就有挑戰任何人的能耐!

家奴大喝一聲:「人說長毛象實力非凡,我呸!長毛你剩係識掟野,根本名不符實!」,一躍上前,一連三招『新式五形拳』:『蛇形拳』、『米形拳』、『糭形拳』齊發。但長毛揮動棺材,已輕易將攻勢瓦解。

不過,棺材卻未打中任何物體—原來剛才三式只是虛招,家奴已趁勢繞到長毛身後,準備下一個攻勢:

「『禮義廉 破恥境界 香港會點?』!」

數十拳全方位進攻,但長毛一於好少理,照樣用棺材攔之。棺材看似木造,卻是堅硬無比,硬食家奴數十拳,也是輕微破損。棺蓋被轟至移位,裡面滲出淡淡煙霧。

「那是….」家奴一愕間,有東西自棺材足出,一路滾向自己。細看之下,不過是尋常的物體:

「水樽?」

水樽尋常不過,家奴本欲無視之。但他突然靈光一閃,暗忖:「等等!聞說長毛象被稱為『武器大王』,說不定…..」穩陣起見,他還是側身閃開。果然,閃到五米距離,水樽真的「轟!」一聲爆炸,地面即炸開個洞口。

「果然…..是炸彈!」家奴暗裡一笑:「慶幸剛才並未接招,否則…..」但未及定神,又有四個水樽迎面而至。家奴雖為大師,但畢竟乃血肉之軀,遇著炸彈兵器,亦得先避為妙。借用無我大師的『無我轉軚』身法,避彈?Easy job。但附近的高手反應稍慢,便被炸個非死即傷。

有幾個倖免於難的,定過神來,就舉手大叫:「裁判,犯規呀!」又有高手叫道:「用炸彈也可以的嗎?裁判請評理!」觀眾亦紛紛起哄。裁判見狀,便宣布比賽暫停,飛躍到長毛身前,叫道:「長毛象先生,根據大會規定,武器是可以使用,之不過若是爆炸品的話…..」話未說畢,長毛卻回頭怒視,令其腳步一縮。

裁判深知長毛厲害,自不敢胡亂造次。但長毛亦無留難之意,只回一句:「原來…..有這樣的規矩嗎?那…..我便不用吧!」將手上水樽入棺。眾人稍鬆口氣,卻見長毛又摷出一堆七彩繽紛的東西,直掟向家奴。家奴見物體如暴雨橫飛,暗忖:「又是炸彈?這傢伙不怕又犯規嗎?」以防萬一,還是決定急身橫閃。但物體速度極快,家奴扭盡『無我轉軚』,竟然也要中三發,嵌入皮層三分,令其痛苦怪叫。

「嗚!這是什麼…..糖?」家奴揪出臂上物體,驚覺原來是一粒糖!細看之下,糖果尋常不過,之不過貫注長毛強大功力,以致有殺人之能。糖果畢竟脆弱,一上手便化為粉末,足見長毛功架。

訝異間,又有數之不盡,不同牌子的糖果,如巨浪滔滔湧至。糖果尋常之至,但自長毛手上拋出,卻絕非惹小。家奴見閃避不過,便索性以『新式五形拳:米形拳』迎擊。『米形拳』威力雖小,但勝在連橫快速,足以應付糖果彈。再加上家奴的『米形拳』爐火純青,準繩度達百分之百。數百糖果如雨下,卻過不了『米形拳』迎擊。

一攻一防,精彩絕倫,令人看得目不暇給。裁判見糖果只含功力,不含火藥,自然不會胡亂制止。

但正所謂『好戲在後頭』,更精彩的演出陸續有來。長毛剛才掟糖,雖未能傷家奴分毫,但卻能引其出招,乘隙出擊。他身形龐大至極,手抬棺材,竟然快如閃電,瞬間便繞到家奴身後,絕招猛然轟出:

「『社民連線 四萬八千二百九十五票 投票拳』!」

絕招將至,但家奴卻毫無懼色,只冷笑一聲:「又是這招?早已被我看透了!」一個『無我轉軚』輕鬆避開。但長毛亦早料此著,以另一絕招追擊:

「『社民連線 四萬八千二百九十五票 被選拳』!」

此招與『投票拳』同出一脈,軌跡卻迥然不同。家奴一愕:「這是….『被選拳』?」,幸虧他乃超級高手,『無我轉軚』身法扭盡,總算勉強避開。

長毛暗笑一聲,趁勢加碼,『被選拳』、『提名拳』、『投票拳』連橫轟出。三式合一,無錯是正宗的民主絕技:

「『社民連線 四萬八千二百九十五票 全民普選拳』!」

「拳路一分為三,三而合一!難以捉摸的拳路……難道這就是…..真正的『民主神功』?」家奴曾為白鴿派一員,對『民主拳法』認識,絕不下任何白鴿高手。但白鴿派受制於『基本法』框架,連民主老人與民主之父在內,至今無人能悟出正宗『全民普選拳』。是以今日一見,不禁眼界大開,未及使出『無我轉軚』身法,便要硬食幾十拳,「嗚,嗚!」聲肆起。

但家奴畢竟乃絕世高手。憑著『破恥』級絕世神功,再加上『橡皮圖章』護身勁,要一下子擊倒他,始終有點難度
。之不過,『破恥』雖強絕於世,罩門卻仍然存在。
若是白鴿派不完全的拳法,還可以全數閃避,但現在長毛拳路變化萬千,萬一有一拳半拳擊中罩門,那……

「死吧!三姓家奴!」長毛第五十一拳猛然轟出,直堵家奴屎忽窿。家奴大驚,暗叫:「糟!」,拚盡畢生功力,強行以『無我轉軚』扭盡身形,用右邊屁股硬食一拳,同時再加多兩碼,左拳『香港會點?』,右拳『香港要贏』同時出擊。長毛攻勢極急,冷不防家奴仍能反擊,硬食兩招飛退。家奴趁勢拉遠距離,長毛怪叫:「不能就此放生!」但再掟兩個水樽,亦阻不了他脫身。

總算甩難,但家奴耗力奇鉅,得停下運功療傷。長毛雖像野人,智力卻一點不差,一見其反應怪異,腦裡「叮!」一聲,總算明白一切,便大笑道:「哈哈哈!我明白了!三姓家奴!你的罩門,原來道在屁眼裡面!」

驚人消息,令全場為之譁然。有選手本身表現不佳,當選無望,但聽到利好消息,便群湧而上,務求放手一搏。但正所謂爛船都有三斤釘,家奴的屎忽,又豈是任人X的?他大喝一聲:「死開!」左拳『香港會點?』,右拳『香港要贏』,一口氣便轟死十件,然後乘機逃之夭夭—這當然了,弱點已經敗露,不走,難道真的任人X?

如此,長毛便贏得漂亮一仗,義士席位穩如泰山。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