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6-喜氣洋洋

三姓家奴敗走,在場的拳頭教高手便高呼:「三姓家奴…..敗走了…..長毛好野!」竟然放下戰鬥要務,圍圈歡呼慶祝,隨後有咖喱飯的手下,甚至有白鴿派戰士加入。他們不知哪來的啤酒、香檳和小食,一邊食,一邊唱起徐小鳳的名曲:

齊鼓掌 歌聲放今晚開心唱請鼓掌
齊鼓掌 歌聲唱今晚開心唱請欣賞
熱鬧情調盡情又放量人人陶醉
熱情狀雙雙對對共欣賞

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
歌聲多奔放個個喜氣洋洋
飲多杯祝你個個都開心歡暢
喜氣洋洋 洋溢四方

陣中慶祝實在荒誕,但觀眾卻理得你咁多,紛紛拿起酒、薯片、花生等物路,衝入場內一同慶祝……一個選手敗走,竟能令全場歡樂,可想而知,三姓家奴是多麼的乞人憎。

裁判見場面無法控制,亦只得提早結束比賽,然後宣布賽果。

「我現在宣布,獨立 長毛象選手,取得新界東戰區 第一名,取得義士資格!」

全場繼續歡呼慶祝,氣氛高漲到極點。

那邊,咖喱飯、慢必和明明靜待在一旁。他們未有興致參與慶祝,因為一來要運功療傷,二來要緊張地期待賽果。

「拳頭教 慢必 第三名 出線!」

「新民主鳳凰 咖喱飯 第四名 出線!」

二人聽到自己名字,當堂興奮到彈起,互相擁抱道賀。明明聽見慢必出線,想要擁上,卻見慢必雙臂已有所屬,便只好退後半步,暗道:「慢必….」在背後祈禱支持。

不久,民主男神走近,拍掌道:「咖喱飯,慢必,恭喜你們,你們贏得真精彩。」咖喱飯剛打贏,又得師父認同,自是大喜:「多謝師父!」,但同時又替師父擔心:「但師父你還未宣布出線…..」慢必則笑道:「咖喱飯你放心吧。你師父神功蓋世,總不會出不到線吧?你看?那邊的四方….民主女神,不是同樣都急到瀨?」眾人一望,果見女神和手下站在一邊,聚睛等待裁判宣布。

「嘩!相信大家都好緊張,因為新界東最後一個席位,即將就要揭曉!賽前大家怎樣也估不到,民主男神和民主女神,兩位絕世高手,竟然會雙雙在榜尾位置!這也沒法子,皆因兩人實力實在太平均,互無犯錯的同時,亦無K.O.對手的驚人表現!但大家更估不到的是,兩人的分數,竟然完全一樣!根據大會規則,兩人需要進入加時,來決定鹿死誰手!」

全場氣氛又再高漲。群眾高呼:「加時!加時!」女神聽到要加時,即在男神面前叫陣:「來吧!」男神卻笑著回應:「不用緊張。女神妳看,現在場內滿是觀眾,我們開戰的話,定會殃及無辜。再說,妳我實力相當,就算再拚過一千招,也難分月勝負。」

「那又如何?男神兄你有何決策?」

「嘿,」男神未有回應,卻對裁判說:「不用麻煩了,小弟決定退出比賽。」說完轉身就走。驚人決定,令全場都無法反應,原本喧嘩的戰場,突然又肅靜一片。

良久,女神才開始有動作,攔住男神道:「喂!你這是什麼意思?」咖喱飯亦大惑不解,撲上前問道:「師父!你為什麼…..」男神微笑,搭著咖喱飯膊頭說:「現在已不是我們的年代,是你們的年代了。咖喱飯你和慢必能夠出線,正好証明這一點。為師見你成長至此,心裡感到安慰,是時候功成身退了。」

「不,師父!弟子還有很多東西要學,……」

「你學成了真正的『民主神功』,為師已再無事物可以教你……不,還有最後最後一樣。就是無論何時,你都要用心聆聽體內的『民意』,決不能受外力左右。即使是為師,也不例外。」

「弟子受教!」咖喱飯一邊跪著,流涕滿溢地回應。他之所以感動流淚,全因感激師父教導,也因為他深深明白,師父將要離他而去,好讓他能獨立自主。

因為獨立自主,就是『民主神功』的精緒。

男神撫著咖喱飯頭頂,補充道:「好了。為師要走了。」然後站起身,轉頭步出戰場。咖喱飯疑惑問道:「等等!師父你要去哪裡…..」

「哈哈!還未想到,我想會是…..証婚吧?」男神這話的意思,是退休後要當証婚的律師—這當然是開玩笑了。他這樣說,是不想咖喱飯多問。咖喱飯明白師父用意,亦不便追問到底,只得目送師父離場。

離場前,男神經過女神身邊,對她留下一句:「現在已非我們的年代,妳應該明白吧?」然後如柳葉般飄出大門,有型地退出戰場。長毛則離遠望著,暗忖:「是時候了嗎?」

全場觀眾報以熱烈掌聲。由於事態突變,良久,裁判終於能夠反應:「我現在宣布,白鴿派 民主女神,第七名,出線!」全場噓聲不絕。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