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7-Tree Gun Mk3

走廊

癲狗正領著Nick和Amos,高速跑往東西翼中間的東大堂。

途中,Amos問癲狗:「癲狗先生,我們現在要去哪裡?」癲狗答道:「消滅超武鬥組,最撚快捷的辦法,就是摧毀義士軍團!而要摧毀義士軍團,必先摧毀武術大會!」

一系列的邏輯,Amos完全聽不明白,耍手拎頭。Nick話頭醒尾,一點就明:「所以,現在便要去殺死大會主辦人—突駒之矢!一口氣連根拔!」

「無撚錯!此人一死,義士軍團就必冚包散,連帶的超武鬥組亦必有所動搖。這樣,香港才有機會回復太平!而今日武術大會,就是難得的機會!」

「此話何解?」Amos插嘴問道。

「因為今日,人人都專注於搶奪義士席位,邊撚得閒理會其他事態?所以今日雖高手如雲,卻是突駒正虎防守最弱的時刻!」

「…..這可算是兵行險著。但據我了解,突駒之矢的實力,全港可謂數一數二,足以和地產界超人看齊。即使落單,憑我們的實力…..」

「所以,要找人幫手!」

說時遲那時快,正當經過Hall 6大門,就有一人從大門跑出。但見那光頭佬一身黑衣,手持日本刀,一看便知是拳頭教第二把交椅—大嚿猩了。

癲狗一見大嚿,即大喜道:「大嚿,收獲很豐富啊!」大嚿手一揚,日本刀上血跡四濺,以示戰績:「斬了高達的頭,第二名出線!」

「好呀!痛快!」癲狗笑道:「時間不多了,去吧!」說完,繼續快步而上,眾人緊隨其後。

再過Hall 3,又有一個身穿律師袍的男子,站在門外,似是等候著眾人。

癲狗一見其人,喜上加喜道:「長毛….不,是男神!你也來幫手嗎?」男神拱手回應:「義不容辭!」,便加入眾人行列。

途中,大嚿留意到Nick和Amos兩個小子,便甚是疑惑:「教主,你打算讓這兩個小子參與行動嗎?會不會…..」癲狗回應說:「咪撚睇小他們啊。他們一個是神醫,一個盡得我真傳。他們能發揮的影響力,遠超你們想像啊!」

男神附和道:「對。現在已是年輕人的天下。我們這些老鬼,今日轟轟烈烈打一仗,然後收山,無謂阻住地球轉了。」

「那你的徒弟呢?為什麼又不帶他來?」大嚿反問。

「他…..我想他繼承小弟,做好地區工作。」男神答。

「哈哈….也對,聽說他贏了比賽。」

Nick和Amos聽到咖喱飯出線,心裡替他恭喜。

很快,眾人便到達東大堂。正要沿樓梯而上,癲狗突然感到殺氣騰騰,一看,只見有人埋伏在一樓欄邊,舉槍隨時
出擊—但看那支槍粗過碌柱,槍管一開為百,像樹枝般岔開。與其說它是槍,說它是大砲更為貼切。

「呀!那支….難道又是Tree Gun?那傢伙是…..西鐵男!」Amos一見碌砲,當堂大驚。

未說完,這位西鐵男已按動板機,過百子彈激射而出。子彈橫掃每個角度,封死所有路線。若是尋常高手,必吃蓮子羹而亡。

但這次他運滯了。因為他面對的,個個都是絕世高手。

癲狗走得最前,退路全數被封,於是只得硬著頭皮,運勁,以九秒九速度衝上一樓。癲狗果然功力高絕,邊閃邊前進,竟沾不上半粒子彈。

取得有利位置,癲狗笑著對西鐵男說:「哈哈哈哈!你條友仔,揸咁撚大碌砲參賽,梗係被取消資格啦!」

「你錯啦癲狗!我就知道你不安本分,必定趁機搞事!所以我特意用這支第三代Tree Gun第三代,誓要取你狗命!」西鐵男邊說,邊死命抬砲,準備再開一槍。奈何碌砲實在太重,勉強抬起,癲狗已殺到埋身,左一招『提名拳』、右一招『被選拳』猛然攻之。西鐵男槍法不俗,武功卻不知差幾多班,連中兩拳,Tree Gun甩手,人則飛退十餘呎倒地。

西鐵男醉心槍法,但講到武功,他連Nick和Amos也敵不過,更何況是強絕癲狗?故只中兩招,便已經吐血內傷。只要癲狗再補一招,西鐵男就係咁大。

但癲狗正要上前,忽地身後又傳來一陣怪聲。回頭一看,只見倒地的那支Tree Gun第三代,槍身猛烈震盪,然後原地狂滾,槍身摺疊又伸展,「卡啦,卡啦」怪聲不斷,怪異之極,連癲狗也不禁停住:「那是乜鳩…..」

但西鐵男理得你咁多,只管喪笑道:「哈哈哈哈!Tree Gun要變型了!準備見識一下Tree Gun的真正力量,然後一齊歸西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什麼?變型?」

在西鐵男雄渾的笑聲中,Tree Gun已伸出兩條物體,乍看之下,果然像人體雙臂。其後,又往下伸出兩條腿。雙腿抓緊地面後,頂上又伸出頭部,雙目閃出青色閃光,全身噴出雲霧氣體,身體零件位置再略為調整,變型程序便告完成!

明明是一碌砲,瞬間竟變成人形,佇立在人群中間。Amos在遠處看著,爆出了莫名奇妙的三個字:「麥……麥加登……」

所謂麥加登,是指動畫『變型金剛』中,那個會由機械人變成雷明登手槍,然後由二五仔拿住的狂派領袖。沒錯,這第三代Tree Gun,簡直是麥加登再世。

只是這支Tree Gun變型後,卻還未動過半分,只像一舊雲站著不動,期間頭部左搖右擺,活像白痴一般,和麥加登的威風凜凜,完全是兩回事。

出現驚人狀況,眾人未敢輕舉妄動。直至半分鐘後,西鐵男終於按捺不住,怪叫:「還等什麼?Tree Gun,快殺死癲狗等人!」Tree Gun聞聲,雙目隨即發出閃光,以機械聲音回應:「殺癲狗…..雞毛鴨蒜。」隨即舉起右臂,拳頭往內一縮,十數槍管隨即從手腕伸出,然後如樹枝散開。

「小心!」此情此景,Amos熟悉不過,是以甚為緊張。

Tree Gun將槍管對住癲狗,再發聲說:「煙花塞牆!」數十子彈從右臂射出,然後爆出七彩火花,果真有如煙花燦爛。癲狗嘴角咧笑,道:「雞毛鴨蒜,煙花塞牆……你的成語好撚掂啊!」煙花來勢洶洶,但他亦早有準備,一個飛身到柱後找掩護。但煙花威力可不是說笑,不單炸毀樁柱,更塞入身後鋪位,「轟呀!」一聲,大閘牆壁應聲炸裂。

如此大規模攻勢,癲狗避得一時,也避不了一世。他甚明白這一點,是以氣也不回,便高速繞到Tree Gun身後,實行反客為主。而Tree Gun力量雖強,轉身卻慢過史譚,輕易便背門大開。趁大好機會,癲狗老實不客氣,絕招一口氣轟出:

「『人民力量 三萬八千五百七十八票 全民普選拳』!」

『提名拳』、『被選拳』、『投票拳』三路合一,真正的民主絕招,剛剛就令鼠王和元秋無法招架,接連被K.O.。如今用在Tree Gun身上,一樣是任打唔嬲。之不過……

「屌你!咁撚硬淨?」

Tree Gun本乃機械人。它一身銅皮鐵骨,刀槍不入,就連癲狗強絕幾十拳,也只能將裝甲打凹少許。而趁其驚訝之際,Tree Gun終於能轉身,左臂伸出十數槍管,怪叫:「煙花塞牆!」,又來一次煙花暴發。

癲狗攻勢過急,縱然飛身快閃,左臂、左腹難免被煙花擦過。隨後爆風連連,癲狗只好借勢飛退,定過神再擬戰略。

癲狗預計攻勢會接踵而來,但抬頭一看,卻見Tree Gun呆立不動,頭部轉了幾十個圈,一邊怪叫:「殺癲狗,雞毛鴨蒜!」,卻遲遲未有動作—也許是它以Windows運作乎?

這時,大嚿和男神亦趕上一樓。二人趁Tree Gun停頓,一於前後包抄。男神率先撲上,絕招曬你冷:

「『民主神功 第十席頂級功力 全民普選拳』!」

剛才新界東一戰,男神面對昔日戰友,明顯未盡全力。現在對付未知的敵人,他再不能有半點保留。而除癲狗外,他也悟得了三路合一的『全民普選拳』,是以一樣變化萬千,滴水不漏。

幾十拳重重轟中,再加癲狗之前的攻勢,打到第五輕三拳,終於轟爆Tree Gun左胸裝甲。大嚿見狀,當然曉得是殺敵良機:「做得好!」手上日本刀一轉,無錯便是絕招:.

「『人民力量 四萬四千三百五十五票 懺悔詩』!」

大嚿用刀,絕不虛發。他一個手起刀落,一招插中裝甲脫落的左胸。再大喝一聲:「哈!」加多兩錢肉緊,一口氣插穿胸口,刀口穿背脊而出。火花和閃光爆射而出,不久,Tree Gun便停止動作,毫無動靜。

一擊得手,大嚿咧笑一聲:「搞掂!」對手若是人類,被刀插穿心臟,可謂必死無疑。即使Tree Gun是機械人,不死,也必要入廠大修。

最新、最先進的Tree Gun Mk3,難道就這樣冚包散?

這思緒在西鐵男腦裡浮現,令其大大緊張:「不……不可能!Tree Gun!……不,它不可能玩完的,也許只是Hang了機!那樣的話…..重新開機就好!」找出問題,他便大喝:「Tree Gun,快Reboot!殺盡癲狗那班人!」Tree Gun一聽西鐵男命令,果然雙目一亮,之後頭部轉了十幾圈,似是真的在Reboot。

「這傢伙…..」

「竟然未死?」

大嚿男神驚愕間,Tree Gun頭部已停轉,似是完成了Reboot。它探測到大嚿男神在近,便發聲道:「就得這丁點戰鬥力?收皮啦!」扭腰轉一圈,雙拳隨腰猛拋。兩人走避不及,硬生生中拳飛退,大嚿日本刀更被監生折斷,一截還插在Tree Gun體內。

得知Tree Gun無礙,西鐵男自是大喜:「好極!Tree Gun,快開槍!殺盡他們!」Reboot後的Tree Gun果然醒神,一接Order,兩手又伸出無數槍管,分別瞄準男神和大嚿……不,那種開枝散葉般的槍管,根本是不需要瞄準的。只要一發射,就必有斬獲矣。

兩人剛中一招重拳,身形未穩,勢必走避不及。但在這時,又有一條人影殺出,竄到Tree Gun跨下,使出絕招:

「『十架恩典 第二十章 天使摸腿』!」

單看招式,就知來人必定是Amos了。

根據聖經記載,此乃天使和雅各摔交時,令雅各變成跛腳佬的招式。此招一是不用,一用則屢屢奏效,強如終極港鐵俠,甚至玄牛這超級高手,即使未能廢其腿,也能將之摔倒。

但之前的對手都是人類,如今面對Tree Gun這機械人,也會有效嗎?

有。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