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8-群雄鬥Tree Gun

Amos一摸Tree Gun雙腿,立即令其雙腿斷電,隨即成件瞓低,四腳朝天。由天使傳授的招式,對人和對死物,都一樣有效。

如此,其槍管便直指上方,「轟呀,轟呀!」連橫聲響,子彈轟穿天花板,無數石屎玻璃應聲而落。

Amos表現神勇,大嚿男神兩大高手,也不禁對其另眼相看:「好呀!」但更要緊的,是要應付如暴雨瀉下的玻璃石屎。幸而眾高手反應快,及時找著掩護。即使Amo大剛出,走避不及,也能運起『十架恩典 第二十章 救恩的全副軍裝』護身勁,輕易逼走玻璃沙石。

之不過這一窒,眾人便失卻反擊良機…..不,還有一人
趁Tree Gun人仰馬翻,攻勢去盡,把握機會出擊:

「Nick!」

繼Amos之後,Nick也趕到了。他一躍到Tree Gun頭上,以居高臨下之勢,『一人一票』雙飛腿直瞄其胸口。Tree Gun單臂一揚,以樹枝槍管擋住。相比本體,槍管似乎不夠硬淨,一踢,應聲即斷。

Nick暗自叫喜:「咦?咁盞鬼?」,便索性轉移目標,變招施以『被選拳』、『提名拳』連橫交替,「砰!砰!」,將左臂槍管全數剥清。同一時間,Amos亦站起身,一雙蛇棍在手,以『十災棍法:蠅災』,替其右臂剥光豬。

形勢突然變好,男神、大嚿同聲叫好:「好機會!一口氣收拾它!」但正欲上前,Tree Gun忽地又有異動:它全身重新接疊,發出「卡啦,卡啦!」機械聲響,然後縮成一團,變成一嚿怪怪的形狀。以之前的體驗來說,這動作沒錯便是『Transform:變型』了。

只是這次變了什麼,卻是無從稽考。疑惑間,那嚿物體突然噴出濃濃白煙,薰得周圍煙霧瀰漫。Nick和Amos見狀,暗叫不妙:「這是….一嚿雲模式!」奈何左右夾攻,嚿雲早已噴射起飛,逐漸從煙霧中消失。

「X你個街,走?」Nick正欲追擊,眼尾卻瞄到西鐵男乘亂逃脫,便改變方向。一腳『用腳投票』命中西鐵男左腳。西鐵男怪叫一聲:「嗚!」才剛站起,立即又成件瞓低。

「去吧耶能!」Nick叫道。Amos點頭示意明白:「OK!」兩人便瞬即追擊。

正所謂『解鈴還須繫鈴人』,Tree Gun乃西鐵男之物,好好炮製他,對付Tree Gun應該會有幫助。癲狗聰明絕頂,當然明白這道理:「你們對付西鐵男,Tree Gun由我們應付!」分工完成,立即各自努力。

但事情總不會太順利。Nick和Amos正要挾住西鐵男,卻有兩條人影從煙霧中現身,攔路道:「小子!你們想做什麼?」

「你們是….黃飛鴻和含賓!」Amos訝異道。

「咦?你們會在這裡,嘻嘻,難道…..都已經出局?」Nick則咧笑說。

「蠢才!出局?我們剛已經成功出線,成為新西揸Fit人!」黃飛鴻大笑道。

「我們發現大嚿猩選手失蹤,於是追出來調查,果然見到你們在這裡!」含賓得意地說。

說罷,濃霧漸密,兩個禮義廉退後幾步,隨即消失於煙霧中,只留下譏笑的聲音:「哈哈哈哈!上次不慎輸給你們,今次我們功力大進,絕對不會再輸了!」,「我們隱藏在Tree Gun的一嚿雲裡,看你如何攻擊我們?哈哈哈哈哈哈……」

如此,兩雄便置身於雲霧裡,彷彿於仙境之中。

「喂耶能,這樣什麼都看不見,根本無法進攻。不如你像上次一樣,用那招什麼『排洪掌』……」Nick口中的什麼『排洪掌』,正確名稱應為『洪水滅世』,之前天水圍一戰,曾有破雲除霧之效。

但Amos手上雙棍猛震,似乎並不同意。他暗裡說:「亞當,夏娃…..我明白了。」雙手一鬆,棍即變蛇溜走。Nick恍然大悟:「呀!好一招笑騎騎,放毒蛇!」,Amos輕聲回應:「牠們並不是毒蛇…..」話口未完,已聽到近處兩聲怪叫。

這不用說,正是放蛇咬人之術。聽到叫聲,Amos再以一招『洪水滅世』排霧,兩人位置便立即敗露。Nick箭步衝上,大喝:「白痴仔,你們到底是怎樣出線的?」左一招『一人一票』,右一招『一人一票』,將兩人轟到一邊,再以殺招出擊:

「『民主神功 第五席 全民普選拳』!」

幾十腳分三路狂轟,兩個禮義廉還未知道發生咩事,就已被踢到仆街冚家鏟,最後被鏟到天花板,未落地已然氣絕。兩人自諳進步神速,但對比Nick的進步,似乎相差甚遠啊。

禮義廉 黃飛鴻 下台。

……..

這邊兩個禮義廉下台,那邊又傳來西鐵男兩聲慘叫—不用說,亞當夏娃又有斬獲矣。

兩雄一氣奔至,果然見到西鐵男被雙蛇纏住,於是上前制服之—唉!曾幾何時,西鐵男強到高不可攀,但其人疏於練功,再加上Nick脫胎換骨,要制服西鐵男,已變得易如反掌。

成功制服後,Nick邊扯起西鐵男頭髮,邊叫道:「喂!不想死的話,就快關掉你那嚿Tree Gun!快!」但西鐵男死不服氣,一邊死命掙扎,一邊怪叫:「想我…..就範?….我呸!Tree Gun,快來收拾這兩個小子!」但叫了幾次,救兵卻未有駕到。一看,原來Tree Gun已被癲狗、男神和大嚿逮到,正在忙得要命—區區一點雲霧,又怎能瞞過三大高手了?

「死心把啦!碌砲又好,麥加登又好,一嚿雲又好,都救你唔到架啦!」Nick一邊咧笑,一邊狂踩西鐵男胸腹:「快關掉你那支Tree Gun,否則…..」話未說完,又來多腳『一人一票』,踩得西鐵男死去活來。

這種拷問方式,令Amos憶起當日在Rock Church,插水王拷問負資產戰士的經歷。當日他被逼以雙蛇為拷問手段,今日憶起,只覺於心不忍…..只希望今日不用這樣吧。

「喂耶能,你不是有兩條蛇嗎?快拿出來咬佢春袋,看那傢伙是否那麼口硬?」Nick一句呼喝,將Amos思緒拉回現在:「又要…..用蛇嗎?」

「快!別囉嗦!」

雖然萬分不願,但為了大局,Amos亦只好照做。只是蛇剛回手,卻見西鐵男已經暈死。Nick於是怪叫:「暈?你無野下話?耶能!快醫好他,再好好盤問!」Amos猶豫道:「用…..用不著這樣吧?」

這時,遠處傳來連連爆炸聲,吸引了兩雄注意。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