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2-功能組別

東翼 走廊

只見癲狗、大嚿和民主男神三人,正高速趕到這裡。他們的目的地,是位於博覽館東翼的Hall 2。

根據情報,他們的目標,也就是武術大會的創辦人—-突駒正虎的首領—突駒之矢,現在就在Hall 2裡面。

若能擊殺突駒之矢,就有望能瓦解武術大會,繼而粉碎衍生的揸Fit人軍團,和他們主宰的各個超武鬥組。只要趁這難得機會,一口氣衝入Hall 2,合力宰殺那可惡的突駒之矢,一切就會有所改變。

會變好?還是變壞?無人知。但不踏出這一步,一切都不會改變,超武鬥組會繼續肆虐,橫行天下。

現在,就有一班人踏出這一步,挑戰艱難的使命。而其中三個,已經走到Hall 2大門。只要再踏前一步,就再沒有回頭的機會。

癲狗、大嚿、男神互相點頭,合掌振奮士氣。

男神:「去吧!」

大嚿:「沒有抗爭,哪有改變?」

癲狗:「消滅超武鬥組!」

三人目標一致,路線卻有不同。大嚿抬頭望向大門,疑惑道:「越近大門,我便越感到寒意。兩位,大門必有埋伏,不如找另一個入口…..」怎料未說完,癲狗已一馬當先,連橫三拳:『提名拳』、『被選拳』、『投票拳』,將大門硬生生轟爆:「仲左兜右兜做乜撚?聖經都有話,人進羊圈,唔撚從門入去,喺第二度兜鳩入去,那人就是賊,就是強盜!」此話出自聖經的約翰福音,但演繹中夾雜粗口,可謂別具風味。

男神大嚿縱使疑惑,奈何已打草驚蛇,再掩藏亦無意思。只得和男神互打眼色,隨癲狗闖入大門。

但,三人所見的,卻絕對出乎意料。

「咦?怎麼….一片漆黑的?」大嚿驚愕道。

只見場館內一片黑暗,什麼動靜也沒有。幸好還有門外射入的光線,令三人未至於摸黑,隱約能看到場館狀況。

場館內空無一物,沒有人在打鬥,也沒有桌、椅、器械和其他設施。除了幾粒沙石之外,場內就是空白一片。

「喂,大嚿,你不是說突駒之矢就在這裡嗎?怎麼這裡乜鳩都無的?」癲狗問。

「情況確是這樣說….難道情報有錯?」大嚿同樣疑惑。

這時,男神上前建議道:「既然如此,不如先找找這裡的燈掣,開燈會更方便查探吧?」癲狗大嚿同意,但未動身,即有聲音從上方叫道:「哈哈哈哈哈哈!不用找了!我現在便給你們開燈!」

「這聲音…..是突駒之矢!」男神訝異間,場館突然發出亮光。隨著燈掣「啪,啪,啪….」連橫地響,原本一片黑暗的場地,立時變得光猛如白晝。如此,場地內的一切,便能看得一清二楚。

三人抬頭,一看,果然見到穿海盗服、戴獨眼龍眼罩的突駒之矢,正站立於上層欄邊。和他一起的有一身清朝官服,胸口一副錄音機的林公公。兩人乘著亮燈一瞬,越過欄杆從天而降,果真有如天皇降臨。

但正所謂仇人見面,份外眼紅。癲狗一見兩人,即便憶起當日這兩人串同禮義廉與白鴿派,破壞他們『五區公投』的研發,最後更被聯手圍攻的片段。若非有民主男神暗中相救,他和大嚿早就命喪矣。正所謂個人生死事小,鬥垮『五區公投』,阻礙『民主神功』的進步,便絕對不能原諒。想到這裡,癲狗已怒不可竭,理得你天不天皇,一邊以『癲狗吠』大吼:「突駒之矢,林公公,我癲狗現在打撚死你們!」,一邊聚勁於雙拳,隨時出擊。

但突駒之矢打個手勢,周遭立時殺氣騰騰。癲狗當堂一窒:「仆街!有埋伏!」,抬頭一看,只見有大班人,自大門、天花板…..從各處洶湧而至,將三人牢牢圍住。

「這班人…..個個都是高手!」大嚿呆道。

「大概是傳聞中的……」男神抹把汗道。

………..

鏡頭一轉,去到博覽館外面。

Nick和Amos正在博物覽館外面奔走—-他們為幫癲狗等人,決定不參與長毛與Tree Gun的決鬥。但離開東大堂時,卻被槍擊和炸彈封死去路,故只得避到博覽館外,然後繞半個圈,方能到達目的地—-Hall 2。

路途雖長了一截,但場外了無人影,再加上兩雄步履如箭,行走還算暢順。用了半分鐘時間,兩雄繞到東翼大門,卻見到兩條熟悉的人影。

「那不是…..雞泡魚……和再造人…..Agnes嗎?他們在做什麼?」

兩條人影藏於大門外的一角:肥如巨球的雞泡魚,被有前有後、S型頂級身材的Agnes女士壓住,似是在另類武鬥。驟眼一看,Agnes形勢略略佔優,但雞泡魚實在太肥,根本無法壓得住。

「哈哈哈哈!雞泡魚!你們不是說要參戰什麼組別的嗎?怎麼反在這裡打野戰了?」Nick大笑道。Agnes好事被破,當堂面都黑埋:「激氣!差略便成功!」,死死地退開。雞泡魚一見兩雄,卻如見救星:「蛇王周!Nick!你們來得正好!救命呀!~~~~~」飛身躲在兩雄後面,全身打晒冷震。

「喂!你到底在搞什麼?竟然在這裡打野戰?係咪咁忍唔住呀?」Nick咧嘴問道。

「野你老母!我快要被這女人姦殺了!救命呀師父…..」雞泡魚堂堂大男人,竟然如斯顫抖。Nick看著,只覺甚是可笑:「哈哈哈哈!雞生,難得有美女投懷送抱,你給她姦殺,也算不枉此生吧?」被如此揶揄,雞泡魚不禁火都嚟:「屌你老母臭化閪!等我剥左你碌鳩!」講口不如講手,但未出手,反被Nick狠狠踢一腳:「好啦!玩夠啦!」

「屌你!好似係你撩交打先…..」雞泡魚邊怪叫,邊像皮球般滾後數呎。兩人難兄難弟,開個玩笑,Agnes自然看得出來,而她之眼利,更能洞察細微之處:「竟然踢得動這大肥X,這傢伙…..進步不少!」

玩笑開完,Nick便對Amos說:「耶能,已沒時間了,起程吧!」

「但雞泡魚…..要叫他…..」

「算把啦!阻人扑野,會俾人燒春袋的!」Nick笑道。但雞泡魚一聽,卻是驚到震,死攬住Nick不放:「唔….唔好丟低我呀師父!我都要去!」

Agnes見狀,便好奇問道:「喂,你們要去哪裡?」Nick咧嘴回應:「嘿,關你X事!」

「不便透露是嗎?」Aguns媚媚一笑,以挑逗眼神盯住Nick。Nick不算好色,竟然也被過電,引發全身血氣沸,直奔兩股間的海綿體。幸虧他身練純正『民主神功』,一運勁,即將慾望強行壓住。

穩住內息,他對Agnes大叫:「再造人!想用媚功套我講野?妳照下鏡先啦!」怎料Agnes笑笑口,滿意地說:「哦?原來想釣大鱷!…….讓我猜猜….你們是手想挑戰……突駒之矢?唉!………一場相識,本小姐奉勸你們……死心吧,你們無可能成功的。」

「竟然懂得讀心術……這再造人真可怕!」Nick暗忖。

其實,這又算什麼讀心術呢?只是Agnes混世極深,色誘男人無數,練就極強觀察力和無敵媚功,只需洞悉對方每個細微動作,再以豐富人生性經驗判斷,就能套到不少資訊。

又一次成功,Agnes當堂自信爆燈:「以你們的實力,莫講話突駒之矢,連他的功能組別,也休想打贏!」

「什麼?功能組別?妳是指…..」Amos疑惑道。

「咦?你們竟然不知道?」Agnes呼口氣,以更疑惑的語口吻說道:「你們這班小子……竟然會不知道,武術大會除了你們參加的區域組別之外,還有功能組別?」

「?」

「唉!乜都唔知就話參賽…….你那邊的地區組別,分為香港島、九龍東、九龍西、新界東、新界西五組,而這邊功能組別,則以行業劃分,有:

勞工界
商界一、二
工業界一、二
建築、測量及都市規劃界
教育界
資訊科技界
進出口界
漁農界
保險界
航運交通界
會計界
衛生服務界
工程界
旅遊界
法律界
金融界
金融服務界
紡織及製衣界
批發及零售界
醫學界
飲食界
地產及建造界
鄉議局
社會福利界
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
區議會

組別雖多,但比賽卻低調到無乜人知。就算你知道,想參加,除了『基本法』外,還要突破各種門檻。門檻又組組都不同,有些是以公司為單位,有些又要你加入專業團體會員。若是醫學界,則要你是醫生或者牙醫…..」

這時,雞泡魚插嘴道:「屌你老母!這八婆話要參戰乜撚美容界,去到先知,其實根本就無所謂美容界!跟住又拉我去乜撚野話?……」久久說不出話,又被Agnes搶白:「是衛生服務界、醫學界和飲食界!我們先後去過這幾個界別,但他們又說這樣,說那樣,總之就話我們不符合參賽資格!本小姐貴為美容界高級戰士,再加上這位黃金猛男,竟然都唔夠資格?更嬲嘅係,原來今次功能組別比賽,有一半係唔駛打,就已經自動出線!」

Amos:「嘩!咁盞鬼!」

Nick:「這邊打到頭崩額裂,那邊自動出線,真係好公平啦!」

兩人突然想到什麼,然後互相對望:「等等!若功能組別多是自動出線,選手必然不會太在意比賽……那麼他們現在…..」

「師父、癲狗他們有危險!」

得出結論,兩雄立即箭步就衝。雞泡魚大驚道:「屌你老母唔好丟低我呀師父!我都要去!」,亦從後趕上。剩下一個Agnes暗吟道:「成班白痴仔!不自量力!」但遠遠望著雞泡魚龐大的背影,總是深深不忿:「不……令那傢伙扯旗之前,我是不可以讓他死的!絕對不可以!」猶豫了一陣,最後又決定跟上去。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