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7-擁護基本法

Hall 2

Nick和Amos衝入場內,只見場內激鬥連場:民主男神、大嚿猩和癲狗正處於場中間,被十幾個功能組別圍攻。三人雖以㝰敵眾,但憑著大師級實力,不單能保持不敗,而且還處於上風。

而現在,更是一擊殺敵的時候。三人同聲大呼,絕招猛地出籠:

癲狗:「『人民力量 三萬八千五百七十八票 全民普選拳』!」

大嚿:「『人民力量 四萬四千三百五十五票 全民普選拳』!」

男神:「『民主神功 第十四席 全民普選拳』!」

三人中,癲狗自然強得無話可說;大嚿無刀可用,但憑一雙鐵拳,依然能輕易殺敵;男神更將功力推高至『第十四席』,比決戰民主女神時,多了足足兩席。

剛才新東的比賽,男神明顯未盡全力。其一是對舊黨友手下留情,其二是為了保留實力,好面對真正的決戰。

「哇,哇,哇~~~~~~~~~~!!!」

果然,三位大師一出招,便打到眾功能組別呱呱叫。當中的士明、爆粗波、郭學士首當其衝,當場爆體而亡。其餘高手亦全部中招倒地,大部分已無力再戰,就算還有戰鬥力的,也不敢貿然妄動。

航運交通界 的士明、保險界 爆粗波、勞工界 郭學士,下台。

實力懸殊,即使人數再多,大敗也是必然。只是死了四人,對眾功能組別來說,已是不幸中之大幸。

這是三人留力之故。因為,他們要防範一個人。這個人一直站在場邊,在等待一個機會。

林公公。

突駒之矢不在場,他便是眾人的首領。他使喚手下戰鬥,自己則從旁觀戰,一邊伺機出擊。而趁三人出大招的瞬間,林公公便知道,機會來了。

「好!」林公公暗忖,同時體內『基本法』運轉七周天,準備隨時出擊。但見他手舞足蹈,一邊耍著太極,一邊唸唸有詞:

「如果想跟我去外國表演武術,就要學好『基本法』,練好基本功!」

「師父,『基本法』用得著嗎?」

「用得著!『基本法』乃一切武功之本,集各派武學之精華!單是『第三十一式:出入境自由』,已打遍一百四十個國家,罕逄敵手!想了解多一點,就要熟讀『基本法』,練好基本功!」

「一切源於『基本法』!」

「一切源於『基本法』!」

由於他無法說話,所有對白都以胸口的錄音機代勞。而對白中至少有兩把不同聲線,還附有淡淡背景音樂,似是什麼廣播的片段。但不論如何,對白一邊播放,他全身便逐漸發紅,散發著陣陣紅氣。不久更眼神反白,倒在地上狂顫,如同撞邪一般。

如此畫面,Amos記憶猶新:「這是….『基本法』內力反噬!」但Nick卻搖頭道:「不!這不能算是反噬。這是…..」

「什麼?」

「他是…..自願被體內的『基本法』吞噬,自願赤化。他這是…..效忠『基本法』!」

各位若還記得,都會知道Nick曾因『基本法』反噬,受盡痛苦折磨。在他昏迷期間,『基本法』更闖入其思緒,誘其效忠,以修得更強力量。之不過Nick堅拒效忠,『基本法』便悍然發難,強行奪去其意志。幸得癲狗灌輸內力,助其啟動『五區公投』,才能將『基本法』內力驅散。

若然Nick當日選擇效忠『基本法』,後果會如何?現在便有版你睇了。

林公公運功完畢,便猛地一躍,飛身撲向癲狗一眾。其身法之快速,懾人之氣勢,和剛才可謂判若兩人。三大高手剛出大招,想再用『全民普選拳』迎敵,已是絕不可能。

之不過,他們有三個人。只要互打眼色,便立即有解決辦法。癲狗猛喝:「我們一人出一路!合體成『全民普選拳』!記住!要小心他的紅氣,不要被紅氣入侵!」二人大喝回敬:「好!」,便一同出招迎敵。

癲狗:「『投票拳』!」

大嚿:「『被選拳』!」

男神:「『提名拳』!」

三人各施一路,一樣可以三路合一,成為『全民普選拳』。林公公不料有此一著,為之一愕。但他赤化的身軀就告訴他:「不用慌,不會有事的!」兩手揮拳迎敵,駭然是『基本法』中的絕招:『第廿六式:選舉拳、被選拳』。

這兩拳,巧合地與『民主拳法』類近,但雙拳貫滿赤氣,作用卻大大不同。大嚿『被選拳』、男神『提名拳』分別迎上,和林公公雙拳硬撼,卻只感到毫不著力,有如泥牛入海,便大感訝異:「這是『基本法廿六式』?怎麼….」

「無錯!真正的『基本法 第廿六式』,是用來破你『被選拳』、『提名拳』的!」林公公邊大笑,一邊打出『基本法第二式:立法拳、司法拳』,將兩大高手擊退。剩下癲狗一路『投票拳』,已是極容易避開,順勢回以一記『基本法第二式:終審拳』,強如癲狗也要「嗚!」一聲飛退。對三大高手來說,林公公招式並不太強,只是被其赤氣沾著,便需要以內力逼出,有點費時失事。

一口氣擊退三大高手,在場功能組別看著,無一不感驚訝:「原來『基本法』…..真的可以發揮到這個程度?」林公公答:「無錯!只要你們和我一樣,誠心效忠你體內的『基本法』,『基本法』便會賜你無窮力量!」

「只要效忠『基本法』,我們便能…..變得更強?」

「是的!」

眾功能組別議論紛紛。

另邊廂,剛進場的Nick和Amos,離遠望向林公公,甚是驚訝。但他們驚訝的,並非林公公的功力,而是…..

Nick:「怎…..怎可能?林公公他…..」

Amos:「原來不是啞的?」

被認為失去語言能力,只能用錄音機播帶的林公公,竟然會開金口說話,夠得人驚啦卦。而Nick再細心觀察,再加上個人經歷,便猜測到當中底藴:「我明白了!說話的不是林公公本人,而是他體內的『基本法』大師!」

之不過,效忠『基本法』,便能獲得強大戰力,講句野都大聲啲,可真抵玩是也。但見部分功能組別,已經開始跪下宣誓。類似「『基本法』,你是一切的根源,我要效忠你!」,「本人謹此宣誓,定當擁護『基本法』,效忠突驅正虎!」的聲音不絕於耳。

最初只有兩三個,但其他功能組別不甘執輸,也跟著向天宣誓。林公公見狀大喜,一邊耍起太極,一邊用流利口音說道:「『基本法』乃一切武功之本,集各派武學之精華!單是『第三十一式:出入境自由』,已打遍一百四十個國家,罕逄敵手!想了解多一點,就要熟讀『基本法』,練好基本功!」眾人見狀,也隨便找個位置,紥馬,跟著林公公耍太極。

整個Hall 2,驟然變成練習太極的場地,蔚為奇觀。

只是場面浩大,Nick卻對此嗤之以鼻:「頂!…..他們在搞什麼鬼?」Amos看著,同樣感到陣陣寒意:「不….不知道,但好像在哪裡見過……」

「你這樣說起來,的確又似曾相識……呀!我記起來了!是那個廣告!」

「廣告?…..對了!是那個『基本法』廣告!」

話說政府為了推銷『基本法』武術,曾拍攝過一系列電視和電台廣告。其中一個廣告內容,是一班人在師父的指導下,在廣場中學習太極。當中師父一邊顯身手,一邊帶出對白:「『基本法』乃一切武功之本,集各派武學之精華!單是『第三十一式:出入境自由』,已打遍一百四十個國家,罕逄敵手!想了解多一點,就要熟讀『基本法』,練好基本功!」

現在,廣告中的場景,正在機場博覽館Hall 2忠實重現。只是廣告場景一片光明,現在眾人耍著太極,全身卻泛著紅煙,實在詭異。

3-126-功能組別#3

突駒之矢撤退,卻換來另一班功能組別。其中一大班湧入Hall 2,其餘四個則留下招呼Nick和Amos。

這裡花點時間介紹一下。左面最年輕的是漁農界的高佬賢—他是禮義廉的年青選手;旁邊是工程界的勇冠王;再旁邊一身西裝,最無文化氣息的馬仔,偏偏是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的代表:右則那個紡織及製衣界代表,由於貌似演員方中信,因而得名。

他們都是剛勝出所屬界別的比賽,而趕過來助拳。也許有比賽經驗的關係,這四人看起來,就比Hall 2內那班垃圾強一些。

但Nick並未遇上Hall 2內的垃圾,是以無從比較。他要比較的,是自己和眼前四人。掃視一周,他便流露出滿意神色:「突駒之矢就話難搞,但這幾個小丑,就易搞得多!」說畢就一躍上前,以絕招『民主三部曲:下台、仆街、食屎』攻向高佬賢仔。高佬賢人夠高大,反應就麻麻地。一個冷不防下,一招三式照單全收,慘叫三聲:「嗚,嗚,嗚!」吐血飛退。

「喂高佬賢,你搞什麼?」勇冠王大喝一聲:「讓我來!看我的『基本法 第廿五式: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廿幾拳連橫出擊。

拳如雨下,但Nick卻驚都未驚過:「人人平等?你的拳力強弱不一,應該改名做窮人含X!」理論上,『人人平等』應是拳拳到肉,但勇冠王修為不足,以致力度時強時弱,容易露出破綻。Nick曾修練的『一人兩票』也有類似問題,是以了解極深,一下子就能看清拳路。專心避開最強的幾拳,之後強行突破,趁其中門大開,便是出絕招的時候:

「『民主神功 第五席 一人一票』x2!」

自學懂純正的『民主神功』,Nick便捨棄了旁門左道的『一人兩票』,以結實的『一人一票』代之。『一人一票』雖只有一式,威力卻勝『兩票』。若係要踢兩腳,連出兩次『一人一票』便成。

「嘿,只有五席功力…..」勇冠王以為可輕鬆接招,誰知隨手擋架,卻是擋著空氣。兩擊『一人一票』狠狠擊中其心、胸,轟到他吐血飛退。Nick得勢不饒人,上前再來一記『青年雙膝』,鋤到勇冠王牙都甩。然後再出絕招『用腳投票』,一連八腳全部踢頭。哀哉勇冠王,連挨四招,頭顱終於支持不住,像西瓜般整個爆開,爆到一地都係。勇冠王低估對手,換來沉重教訓。

工程界 勇冠王 出場只分半鐘,就下台了。

兩同伴一敗一死,馬仔與方中信呆呆看著,不得不重新估計對手實力:「區區一個小子….竟然如此強橫!」見Nick如此棘手,實在招惹不起,倒不如轉個目標:「嘻,那邊那個應該不會太強吧?」即便一同轉身,以絕招向Amos進攻:

馬仔:「『基本法 第廿七式:出版、結社、工會、罷工拳』!」

方中信:「『基本法 第三十三式:職業自由』!」

兩人來勢洶洶,但Amos卻只在低頭默禱,絲毫未有動靜。兩人以為可以食叉燒,但拳頭轟到Amos臉頰前兩厘米,卻感到火熱氣勁自拳頭湧入。未幾,拳頭更突然著火,燒得兩人呱呱大叫:「怎…..怎麼會……」

再看Amos。只見他雙目已開,以火燄眼神盯住兩人—-他全身充滿火熱氣勁,明顯就是十架恩典絕招—-『復興之火』的前奏。

Amos踏前一步,拔出雙棍,以火勁貫之,然後猛地一喝:「『十架恩典 第二十章 復興之火』!」,一雙火棍直掟兩人。兩人不料Amos有此一著,各食一記火棍。烈火隨即燒著兩人,兩人只得一邊叫苦,一邊運功逼火。一切之源的『基本法』,面對『復興之火』,竟是何等吃力。看來不花個一時三刻,方中信和馬仔也無法回復狀態了。

若此時加以追擊,兩人可謂死X硬。但Amos卻未有這樣做,他收回蛇棍後,就轉身向前進。Amos宅心仁厚,Nick卻看不過眼。他才剛收拾勇冠王,意悠未盡,轉過來各贈一記『一人一票』。方中信陷於火熱,再挨一腳,又是爆頭而亡。馬仔功力較高,也被踢到半生不死。

「豈有此理!竟然唔死得?」Nick欲加一腳,卻被Amos攔住:「Nick,算了吧!支援癲狗和你師父要緊!」Nick殺得性起,但想到癲狗、民主男神等人正和功能組別群毆,便只留下一句:「本大爺現在趕時間,就放你們一馬!」,轉身便衝入Hall 2,Amos則緊隨其後。馬仔和高佬賢大難不死,還哪敢再招惹他們?一個三十六著 走為上著,瞬間便消失無蹤。

3-125-功能組別#2

癲狗肆追擊突駒之矢,即使面對的是全港數一數二的高手,竟然也能壓住來打,足見其功力之高。突駒之矢採穩守突擊戰術,只是無意間爆了句粗口,觸發其內息逆流。即使瞬間就平住內息,其露出的破綻,已經足以致命。

這時癲狗以絕招:『全民普選拳』,突駒之矢會否就此一命嗚呼?

你就想。

只見林公從旁殺出,連同奇峰、快馬當先、荃盛之寶、和極奇妙四個功能組別高手,一同擋在癲狗面前,一邊大叫:「主子,癲狗由我們來收拾!」,一邊以『基本法』絕招迎擊:

「『第一式:中港不離』!」

「『第廿五式: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第四十五式:普選特首拳』!」

「『第六十八式:普選立法拳』!」

「『第三十一式:出入境自由』!」

一個人抵不住癲狗,五個人,五招『基本法』,應該可以了吧?

「你呢尐都叫做人人平等?你呢尐都算係普選拳?食屎啦你地!」癲狗雙拳猛轟,一口氣轟走四件功能組別,剩下一個林公公,接得住十拳八拳,到第十八拳,終於頂唔住飛退。

『基本法』之中,有大量名為『自由』、『普選』的招式,但論堅實與力量,就無法與『民主拳法』相提並論了。

是以五人加起來,也只能擋住幾秒。但這一擋,已足夠令突駒之矢抽身,接聽一直在響的電話。

「喂,我立即來…..係咁!」

短短一句就收線,果真夠晒效率。收起電話,他便對癲狗叫道:「癲狗!本席唔得閒同你玩,下次再見到你,必定將你碎屍萬斷!」說完轉身就走。

「走?你道你走得甩嗎?」癲狗拔步欲追,但被林公公一阻,終究還是追不上,只得目送突駒之矢離開。

…..

突駒之矢氣急地跑出大門,卻殺出兩條人影,與他碰個正著。「砰砰!」兩聲,突駒之矢功力高,將兩人硬生生撞飛。

「嘩!好痛…..是誰突然走出來?」其中一人抱頭大叫手。一看,原來是正好趕到的Nick—-那不用說,另一人就是Amos了。

兩人定過神,抬頭一看,當堂呆著:

「那個人…..不就是…..大會的主辦人…..」

「突駒……之矢?」

看其怒目而視,氣勢逼人,兩人便知道這次大X鑊。尤其是Nick,當日領教過超人的無敵力量,今日再遇同級高手,不禁為之戰慄:「這個人的實力….和超人不相伯仲!」

遇著強敵,兩雄明知勝算極低,也只得嚴陣以待。誰知突駒之矢卻像碌木般站著,未有半點動作。

這強者此刻在想:「豈有此理!今晚真是諸事不順:明明佈好局圍堵癲狗,但那班功能組別,竟然會如斯垃圾!我自問實力強絕,竟然會被那隻死癲狗壓住來打,真是顏面何存?最衰我沒有時間,否則打長久戰,我又怎會輸?現在又撞著兩個小子,事前竟然全不察覺!X你個街!…..但這也好,兩小子不知好歹,一招殺了正好洩心頭之恨!好,就這樣!」

但正要下手,近處又有人聲說道:

「只是兩個小子而已,又何需首領親自動手?」

「首領請便前往頒獎,這兩個不守規矩的小子,和裡面的搞事分子,就由我們來收拾吧!」

突駒之矢聞聲大喜,道:「你們終於來了嗎?」

一看,果然又有大班人,正從各處湧到Hall2。其中兩人上前拱手道:「是的,我們完成了功能組別的比賽,現在前來聽命。」原來這班高手,正是另一班功能組別。

「嗯,雖然遲了少許,但來得好!」突駒之矢大喝:「那你們便給我收拾這兩個小鬼,還有裡面的搞事份子!」頒令完畢,立即便轉身而去,瞬即消失無蹤。

兩功能組別高聲回應:「領命!」其中一個率眾人湧入會場,另一個則聯同另外三名高手,一齊招呼Nick和Amos。Nick笑著說:「來得正好!剛才都未打夠,現在正好熱熱身!」和Amos互打眼色,便一同上前迎戰。

3-124-挑戰突駒之矢#2

「砰!」

回力鏢朝半空劃出金光,然後急墜下降,直飛向突駒之矢。眾功能組別只見金光閃過,卻是完全呆著,根本無法反應。但不要緊,還有個林公公助陣:「護駕!」只是金光極快,林公公拚命飛撲,卻是鞭長莫及,波皮都摸唔到。

「唉!旨意你們?死得!」突駒之矢暗嘆一聲,唯有自己接招:「這招就是…..一招斬斷玄牛雙臂的絕招嗎?」他雖功力強絕,亦不會蠢到赤手硬接。反之,他有更好的對策—-他不知哪裡揪出鐵器—-一看,原來是一支長四呎半,用以停泊船隻的巨錨!揮動連住的粗壯鐵鍊,巨錨立即飛出。此乃突駒之矢絕技之一:

「『政改秘冊(2012年版) 奧義 起~~~~錨~~~~』!」

以兵器破兵器,確實明智到極。回力鏢碰著巨錨,立時「啪!」一聲粉碎。同時間,巨錨一角亦應聲斷開。

眾功能組別見狀,同聲歡呼道:「首領好野!首領好厲害!」驟眼看來,回力鏢完全粉碎,巨錨只斷一角,勝負顯然可見。之不過巨錨巨大無比,收招自然慢半拍。而癲狗正看準半拍優勢,一邊如鬼魅飄上前,一邊以『癲狗吠』大吼:

「死吧突駒之矢!我屌你老母來殺撚死你呀!」

突駒之矢實力強絕,卻不喜歡親自出手。剛才硬接『掟蕉』,已教他大感不快。這個時候,call馬就最實際:「林公公,上!」

林公公亦很識做,第一時間上前攔截:「主子,臣來護駕!」剛才他慢了半拍,今次就剛剛好,攔在癲狗前面。只是這樣,下場便會更加慘:

「死撚開啦林公公!『人民力量 三萬八千五百七十八票 提名拳、被選拳、投票拳』!」

三拳全數命中,轟得林公公吐血飛退:「怎麼…..這癲狗……沒有『五區公投』……還可以……..如此強橫?」無計,他實力已算不錯,但在癲狗面前,就只能拖延一兩秒而已。

突駒之矢暗嘆:「唉!無鬼用!」,只好死死氣起錨迎戰。反之,癲狗橫掃公公,可謂氣勢如虹。他一邊運起『人民力量 最高功力』,一邊大吼:
「不賢者而居高位,是播其惡於眾也!雞鳴狗盜出其門,士所以不至也!咁撚弱雞,人見人憎的林公公,你夠膽任他為近身侍衛?這是乜撚政治倫理?」
癲狗來勢洶洶,就連全港數一數二的突駒之矢,竟然也為之一慄。但他畢竟為頂級高手,瞬即便回復冷靜,回應:「無論是孔子或是亞里士多德,或是現在的武術家,都不會認為講粗口、粗暴語言、粗暴動作就是政治倫理,就是這麼簡單。」他並不喜歡出手,但並不代表他無料到。他右臂一揮,巨錨即隨勁而起。這沒錯又是絕技:
「『政改秘冊(2012年版) 奧義 起錨』!」

巨錨直飈向癲狗,快如疾風。但癲狗身法亦快,一個橫身就能閃開,還能順勢埋身,施以一招三式『民主三部曲:下台、仆街、食屎』。突駒之矢右臂未收招,但仍有左臂可用:

「『基本法 第二式:高度自治:行政管理拳、立法拳、司法拳、終審拳』!」

身為義士之首、武術大會創辦人,突駒之矢一身橫練『基本法』,實在正常不過。是以他隨便一招『第二式』,就能一口接住三式。癲狗再來一套『下台、仆街、食屎』,但突駒之矢已回復架式,擋得更是輕鬆。

癲狗攻勢卻未停止。他變招打出『民主拳法:提名拳、被選拳、投票拳』,一邊大喝:「屌你老母突駒之矢!政治倫理是一門社會科學,你唔撚識就死撚開啦!亞里士多德、柏拉圖、孔夫子、孟子,孟子兩千多年前已經講過:『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你又識唔撚識呀?」說話依舊以『癲狗吠』推動,而且夾雜粗口,為的是擾亂對手,令其露出破綻。

你以為言語無殺傷力?當然唔係,而且其威力之大,往往大到你唔敢相信。例如修練『民主神功』的白鴿派高手,就受到『基本法』制紂,一講粗口就炒亂內息;又例如當日立法會之戰,眾多耶能就是抵受不了粗口,個個爆頭而亡。

當然,現在換了全港最勁的突駒之矢,又不會一下就俾你爆到個頭。只是一直受著粗口影響,他的力量、速度、甚至思維都下降了5%。雖然只是少少的5%,但高手過招,少少的差距,往往足以影響勝負。

是以,一向無敵的突駒之矢,竟然也處於被動,說話也變得語無倫次:「豈有此理!這根本是爛仔所為,不單是粗暴。你看看,這裏並不是黑社會地方!你到底發生甚麼事?」

他似乎已經忘記,香港早已是超武鬥組的年代,黑社會橫行的年代。什麼和平法治,早已成為過去矣。

癲狗得勢不饒人,繼續以『癲狗吠』咆哮:「粗暴?這樣也算粗暴?現在我告訴你,這樣才是粗暴呀!」同時攻勢加碼,以絕招猛攻:

「『人民力量 三萬八千五百七十八票 全民普選拳』!」

癲狗的『全民普選拳』乃正宗版本,為『提名拳』、『被選拳』、『提名拳』三路合一,拳路難以捉摸。招一出,可謂所向披靡。

但眼前的突駒之矢,無論力量、速度,都屬頂尖之列。他巨錨一揚,以絕招『起錨』擋住三分二攻勢。只是巨錨早已破損,再受『普選拳』猛攻,終告不支破碎。剩下的三分一,就要由主人硬食了。但突駒之矢實力過人,即使無法看穿拳路,單憑反射神經,亦能以『基本法』招式:『第三十式:通訊自由』、『第三十一式:出入境自由』、『第三十二式:信仰自由』、『第三十三式:職業自由』、『第三十四式:學術文化自由』、第三十五式:法律自由』,將來招盡數抵擋。

但單是消極地抵擋,一來實在太樣衰,二來久守必失,長此下去也不是辦法。突駒之矢要想想辦法了。

「可惡!這死癲狗!即使沒有『五區公投』,還是這麼厲害…..『起錨』已無法再用,單憑『基本法』又無可能殺得到他!唯有等他攻勢漸老,就用『六大慘孽』一舉殺之!只是……」

這時,手機又在響—-很明顯,那是催促他去頒獎的電話了。無暇接電話的他,只得一邊接招,一邊暗呻:「煩X死了…..糟!」

弊傢伙,有人講粗口!

剛才已經提及,粗口在香港是一大禁忌。例如合鴿派的『民主神功』內含『基本法』,令修練者一講粗口,內息就立時紊亂。而突駒之矢的『基本法』也不例外,即使用百分之一秒平本內息,已令他露出了微小,但致命的破綻。

「突駒之矢!估唔到你都同我一樣咁爛口!」大好機會,癲狗自然不會錯過,瞬即將功力推至顛峰,百拳一次過轟出:

「『人民力量 三萬八千五百七十八票 全民普選拳』!」

全港無敵的突駒之矢,智否就此惡在癲狗手上?請看下回分解。

3-123-挑戰突駒之矢

又回到Hall 2裡面

癲狗、大嚿猩、民主男神三人,一口氣衝入Hall 2,想要突襲突駒之矢。殊不知除了林公公外,還有十數名高手招呼。

明顯,他們已經中伏。

但看三大高手,他們卻未露出驚訝之色。相反,得到大排場招呼,似是在他們預料之中。當中癲狗上前,掃視四周,一邊打量十幾名高手:「鄉議局劉皇叔、飲食界廿蚊張、金融界洗頭星……你們班撚樣,就是所謂功能組別的揸Fit人了吧?」倒是突駒之矢有點驚訝,他回應:「咦?原來你們….早已知道了嗎?」

無X錯,這十幾位高手,正是揸Fit人軍團中,屬於功能組別的部分。他們是:

「鄉議局 劉皇叔!」

「保險界 爆粗波!」

「航運交通界 的士明!」

「勞工界 郭學士、大隻彪、隱形人!」

「地產及建造界 東方世盛!」

「商界 奇峰、快馬當先!」

「工業界 荃盛之寶、極奇妙!」

「金融界 洗頭星!」

「進出口界 象哥!」

「批發及零售界 Toppy!」

「飲食界 廿蚊張!」

「區議會 阿謙!」

十六名高手徐徐逼近,將癲狗等人牢牢圍在中間。論人數,這班功能組別絕對佔優,但十幾人逼到十呎外,卻被癲狗氣勢震懾,無一再敢上前。癲狗再以厲鬼眼神一啤,眾人更不自覺後退兩步,有兩個更嚇到腳軟,幾乎跌倒失態。

打量一番,癲狗突然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聲以『癲狗吠』內勁帶動,聽得眾高手倍感難受。除了林公公和突駒之矢,全場高手都要運功、掩耳抗衡。

笑了近一分鐘,癲狗厲聲叫道:「哈哈哈哈你老味功能組別不是有三十人的嗎?怎麼只得十六人了?得十六條躝坦,就想收拾我地?哈哈哈哈哈哈……」笑聲繼續以『癲狗吠』推動,聽得眾高手腦激盪,痛得死去活來。未開打,便洋相盡出。

眾人中,能抗衡『癲狗吠』的,便只有突駒之矢和林公公。只不過眾人之洋相,已教突駒之矢七孔生煙:「林公公,這班功能組別怎搞的?你不是說他們實力強絕的嗎?」

林公公揪出一盒錄音帶,插入胸前的錄音機,播出聲音道:「回主子。功能組別雖然武功高強,只是他們所屬組別,都只得一人參戰,故此都是自動出線。未有比賽經驗下,一時間未能發揮而已。只要熱過身……」但見其損壞之錄音機,又再煥然一新,想必是換了另一部。

新錄音機音質更勝從前,卻無法令主人聽入耳。突駒之矢越聽,心裡便越是忿怒:「難道….要本座親自出手?不過…..」

猶豫間,手機鈴聲響起。那是一首Hip Hop歌曲:

香港所有市民 起錨
聖誕節又蒞臨 起錨
大家準備好未 起錨
香港特別行政區 陪你起錨

自詡潮人的他,便甚喜歡Hip Hop音樂。這首由前特區行政長官,和MC Jin共同演出的『RAP NOW 2010』聖誕歌,他便特別鍾愛,還將之轉成手機鈴聲。

接聽電話,「嗯。」了幾聲,之後回以短短一句:「好,我現在就來。」收線後,他對林公公說:「頒獎時間已到,本座要去頒獎了。林公公,這裡….你應付得來嗎?」

林公公按動胸口錄音機,播帶道:「主子請放心。除了這裡的十六個揸Fit人,另外還有十四個正在比賽。他們完成比賽後,會盡快趕過來增援。」

「那….就交給你了。」突駒之矢說完,轉身就走。但另一邊的癲狗,為了追殺突駒之矢而來,又豈容他話走就走?他大聲喝道:「想走?看招!」右手揪出金色回力鏢,一掟,駭然就是成名絕技:

「『人民力量 三萬八千五百七十八票 掟蕉』!」

回力鏢劃出一道金光,直飛向突駒之矢—-若大家不善忘,都會記得當日花園街大戰,畜牲集團大舉進攻。憑著首領玄牛驚人實力,本應勝劵在握。卻突然出現神秘高手,一道金光斬斷玄牛雙臂,逼使其落荒而逃。

但眼前這位突駒之矢,實力高過玄牛不知幾多班。癲狗重施故技,能否一招斬殺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