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4-挑戰突駒之矢#2

「砰!」

回力鏢朝半空劃出金光,然後急墜下降,直飛向突駒之矢。眾功能組別只見金光閃過,卻是完全呆著,根本無法反應。但不要緊,還有個林公公助陣:「護駕!」只是金光極快,林公公拚命飛撲,卻是鞭長莫及,波皮都摸唔到。

「唉!旨意你們?死得!」突駒之矢暗嘆一聲,唯有自己接招:「這招就是…..一招斬斷玄牛雙臂的絕招嗎?」他雖功力強絕,亦不會蠢到赤手硬接。反之,他有更好的對策—-他不知哪裡揪出鐵器—-一看,原來是一支長四呎半,用以停泊船隻的巨錨!揮動連住的粗壯鐵鍊,巨錨立即飛出。此乃突駒之矢絕技之一:

「『政改秘冊(2012年版) 奧義 起~~~~錨~~~~』!」

以兵器破兵器,確實明智到極。回力鏢碰著巨錨,立時「啪!」一聲粉碎。同時間,巨錨一角亦應聲斷開。

眾功能組別見狀,同聲歡呼道:「首領好野!首領好厲害!」驟眼看來,回力鏢完全粉碎,巨錨只斷一角,勝負顯然可見。之不過巨錨巨大無比,收招自然慢半拍。而癲狗正看準半拍優勢,一邊如鬼魅飄上前,一邊以『癲狗吠』大吼:

「死吧突駒之矢!我屌你老母來殺撚死你呀!」

突駒之矢實力強絕,卻不喜歡親自出手。剛才硬接『掟蕉』,已教他大感不快。這個時候,call馬就最實際:「林公公,上!」

林公公亦很識做,第一時間上前攔截:「主子,臣來護駕!」剛才他慢了半拍,今次就剛剛好,攔在癲狗前面。只是這樣,下場便會更加慘:

「死撚開啦林公公!『人民力量 三萬八千五百七十八票 提名拳、被選拳、投票拳』!」

三拳全數命中,轟得林公公吐血飛退:「怎麼…..這癲狗……沒有『五區公投』……還可以……..如此強橫?」無計,他實力已算不錯,但在癲狗面前,就只能拖延一兩秒而已。

突駒之矢暗嘆:「唉!無鬼用!」,只好死死氣起錨迎戰。反之,癲狗橫掃公公,可謂氣勢如虹。他一邊運起『人民力量 最高功力』,一邊大吼:
「不賢者而居高位,是播其惡於眾也!雞鳴狗盜出其門,士所以不至也!咁撚弱雞,人見人憎的林公公,你夠膽任他為近身侍衛?這是乜撚政治倫理?」
癲狗來勢洶洶,就連全港數一數二的突駒之矢,竟然也為之一慄。但他畢竟為頂級高手,瞬即便回復冷靜,回應:「無論是孔子或是亞里士多德,或是現在的武術家,都不會認為講粗口、粗暴語言、粗暴動作就是政治倫理,就是這麼簡單。」他並不喜歡出手,但並不代表他無料到。他右臂一揮,巨錨即隨勁而起。這沒錯又是絕技:
「『政改秘冊(2012年版) 奧義 起錨』!」

巨錨直飈向癲狗,快如疾風。但癲狗身法亦快,一個橫身就能閃開,還能順勢埋身,施以一招三式『民主三部曲:下台、仆街、食屎』。突駒之矢右臂未收招,但仍有左臂可用:

「『基本法 第二式:高度自治:行政管理拳、立法拳、司法拳、終審拳』!」

身為義士之首、武術大會創辦人,突駒之矢一身橫練『基本法』,實在正常不過。是以他隨便一招『第二式』,就能一口接住三式。癲狗再來一套『下台、仆街、食屎』,但突駒之矢已回復架式,擋得更是輕鬆。

癲狗攻勢卻未停止。他變招打出『民主拳法:提名拳、被選拳、投票拳』,一邊大喝:「屌你老母突駒之矢!政治倫理是一門社會科學,你唔撚識就死撚開啦!亞里士多德、柏拉圖、孔夫子、孟子,孟子兩千多年前已經講過:『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你又識唔撚識呀?」說話依舊以『癲狗吠』推動,而且夾雜粗口,為的是擾亂對手,令其露出破綻。

你以為言語無殺傷力?當然唔係,而且其威力之大,往往大到你唔敢相信。例如修練『民主神功』的白鴿派高手,就受到『基本法』制紂,一講粗口就炒亂內息;又例如當日立法會之戰,眾多耶能就是抵受不了粗口,個個爆頭而亡。

當然,現在換了全港最勁的突駒之矢,又不會一下就俾你爆到個頭。只是一直受著粗口影響,他的力量、速度、甚至思維都下降了5%。雖然只是少少的5%,但高手過招,少少的差距,往往足以影響勝負。

是以,一向無敵的突駒之矢,竟然也處於被動,說話也變得語無倫次:「豈有此理!這根本是爛仔所為,不單是粗暴。你看看,這裏並不是黑社會地方!你到底發生甚麼事?」

他似乎已經忘記,香港早已是超武鬥組的年代,黑社會橫行的年代。什麼和平法治,早已成為過去矣。

癲狗得勢不饒人,繼續以『癲狗吠』咆哮:「粗暴?這樣也算粗暴?現在我告訴你,這樣才是粗暴呀!」同時攻勢加碼,以絕招猛攻:

「『人民力量 三萬八千五百七十八票 全民普選拳』!」

癲狗的『全民普選拳』乃正宗版本,為『提名拳』、『被選拳』、『提名拳』三路合一,拳路難以捉摸。招一出,可謂所向披靡。

但眼前的突駒之矢,無論力量、速度,都屬頂尖之列。他巨錨一揚,以絕招『起錨』擋住三分二攻勢。只是巨錨早已破損,再受『普選拳』猛攻,終告不支破碎。剩下的三分一,就要由主人硬食了。但突駒之矢實力過人,即使無法看穿拳路,單憑反射神經,亦能以『基本法』招式:『第三十式:通訊自由』、『第三十一式:出入境自由』、『第三十二式:信仰自由』、『第三十三式:職業自由』、『第三十四式:學術文化自由』、第三十五式:法律自由』,將來招盡數抵擋。

但單是消極地抵擋,一來實在太樣衰,二來久守必失,長此下去也不是辦法。突駒之矢要想想辦法了。

「可惡!這死癲狗!即使沒有『五區公投』,還是這麼厲害…..『起錨』已無法再用,單憑『基本法』又無可能殺得到他!唯有等他攻勢漸老,就用『六大慘孽』一舉殺之!只是……」

這時,手機又在響—-很明顯,那是催促他去頒獎的電話了。無暇接電話的他,只得一邊接招,一邊暗呻:「煩X死了…..糟!」

弊傢伙,有人講粗口!

剛才已經提及,粗口在香港是一大禁忌。例如合鴿派的『民主神功』內含『基本法』,令修練者一講粗口,內息就立時紊亂。而突駒之矢的『基本法』也不例外,即使用百分之一秒平本內息,已令他露出了微小,但致命的破綻。

「突駒之矢!估唔到你都同我一樣咁爛口!」大好機會,癲狗自然不會錯過,瞬即將功力推至顛峰,百拳一次過轟出:

「『人民力量 三萬八千五百七十八票 全民普選拳』!」

全港無敵的突駒之矢,智否就此惡在癲狗手上?請看下回分解。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