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1-兩雄大戰勞工界

Nick罡氣暴發,吹倒場內眾人,氣勢不凡。Amos見狀,終於恍然大悟:「Nick,還以爲你一直在運功調息。原來你一邊套料…..一邊暗中啟動『五區公投』!」

「『五區公投』耗力奇鉅,而且啟動需時。剛巧他們又想拖時間,那不如就將計就計!齊齊Buy Time!」

內力急速運轉,捲起陣陣勁風,吹到周圍砰砰聲—-只是『五區公投』的起手式,就已有如此氣勢。到正式開打,究竟會有幾震撼,可謂難以想像。

強大氣勢,令眾功能組別面色大變:「什….什麼?這是…….『五區公投』?這區區一個小子,竟然懂得『五區公投』?」

「對。在『五區公投』面前,死,便是你們唯一的出路。」Nick咧笑道。

「怎…..怎會這樣……這是幻覺而已!嚇我不倒的!兄弟!我們上!」隱形人發號司令,人卻和大隻彪縮後回防。幸虧眾功能組別功力高,雖被罡氣吹倒,但一下就能站起身,衝鋒陷陣。但衝到Nick六米距離,卻又被其眼神懾住,不禁連連後退。

大隻彪見狀,自然十分不滿,厲聲叫道:「兄弟你們做什麼?快上!快上呀!」眾人進又盞送死,退又驚無咗份工,真是前後為難。

但這邊Nick已Buy完Time,不用再等你抉擇,一於快攻為上:「喂耶能,剛才空檔,你有沒有…..」Amos常被譏笑為蠢,但這次就聰明得很。他雙手祭出光球,大叫:「『真光普照』?當然有!只是眾人已完成『宣誓』,這次未必….」

「總之掟出去就是!」

「好!」Amos一躍上前,大叫一聲:「看招!『十架恩典 第二十章 真光普照』!」將手上光球拋出。光芒四射,有若太陽照耀大地。Nick常戲之曰『太陽拳』,不無道理是也。

之前第一次出這招,照暈了大部分功能組別。但這次眾人都已完成『宣誓』,赤氣滿溢。真光,真的能照亮人心嗎?

那要看看對象是誰了。

眾功能組別中過一次招,深知這招中不得。但是欲撲上制止,已是遲了半步,齊齊沐浴於大光之中,赤氣盡數驅散。唯有大隻彪與隱形人龜縮,才免於日光照耀。

大隻彪甩難,驚恐叫道:「這兩條友仔….一個識發光,一個識『五區公投』,認真難搞……」隱形人卻笑道:「看清楚點才說吧!」

「什麼?」

「那傢伙的光,已經對我們無效了!」

大隻彪一看,只見眾手足赤氣雖散,卻未如之前般暈倒,只是被耀眼光芒擾亂視線而已。光芒過後,他們稍定過神,運功,赤氣又逐漸浮現。

「哈哈!還是『基本法』犀利!」大隻彪見手足無事,總算安心。

這種結果,Amos早就預計得到,但總難免有點失望:「對不起,Nick,我就只能做到這樣…..」Nick卻對其豎起拇指,笑道:「Good,這樣就夠了。餘下就交給我吧!」

「好,趁他們赤氣未恢復,一口氣搞掂他們!」Nick思考完畢,便一邊大吼:「大隻彪叫我問你們,玄牛到底匿埋喺邊度?講呀!」,一邊如疾風颷前。飲食界廿蚊張和區議會阿謙首當其衝,反應不及下,連問題都未聽完,便各中一招,吐血飛退,倒地時竟已是奄奄一息。

「這兩個唔識答,那問問那邊那個?」Nick瞬間K.O.兩件,便轉頭尋找對手。「呀!就問他!」瞄中了地產及建造界的東方世盛:「喂那位,玄牛到底在哪裡?」東方世盛只聞疾風吹至,未聞聲,面門便硬食一腳,門牙連同血漿濺射而出,未幾即爆頭而亡。

如此,Nick又轉個身,尋找目標,邊問邊殺,瞬間又擊倒四件,殺了兩件。閃電般的攻勢,莫說那班功能組別,就連Amos、大隻彪和隱形人,也無法看清楚Nick的動作。

「嗚呀!」

「嗚呀!」

……

十幾個功能組別死的死,傷的傷。一瞬間,又只剩大隻彪和隱形人。

大隻彪見同伴潰敗,戰意已失了大半。但得體內的『基本法』大師鼓勵,恃著一身赤化,他立即便恢復信心:「幻覺嚟啫!嚇我唔到嘅!」豈料話口未完,便連中Nick三腳。倒算他功力高,撐得住。但想要用『基本法 第廿六式:選舉拳、被選權』擋架,卻眼白白中多三腳,終於不支倒地。

「這…..到底是…..什麼招式?」大隻彪吐口大血,怪叫道。

「『民主拳法』…..對了,玄牛他到底在哪裡?」Nick問。

「………嗚!」大隻彪未開口,已然氣絕身亡。

勞工界 大隻彪 下台。

………

「大….大隻彪!」隱形人見隊友慘死,當堂騰晒雞想走。但他一身隱形人身法,還是被Nick一步追上。硬食其一套『民主三部曲:下台、仆街、食屎』後,果真仆街陷家剷,戰鬥力全失。

逮住隱形人後,Nick問:「喂阿隱形生,他們都不知道玄牛在哪裡。所以我要問多你們一次,玄牛到底在哪裡?」

「我….我們……不知道……..」隱形人大驚道,一邊伺機逃走。但Nick揪住其衣領,右拳拉弓,道:「不知道嗎……那唯有…….」死亡恐嚇,隱形人嚇到震暗晒:「兄弟有事慢慢講!……玄牛他…..其實…….」

「其實什麼?你知道他在哪裡?」Nick再一揪,痛到隱形人叫救命。

「他人在哪裡,我就不清楚了…..但…….」

「你係咪想玩野?吓!」Nick邊怒叫,邊向隱形人猛轟,痛得他死去活來。

「嗚……別打,別打!…….據我所知,市建部正負責觀塘一個project…..那裡收樓很困難…..所以就請了玄牛…….」

「廢話!觀塘早已是超人天下,還有什麼樓可收?」

「細路!觀塘咁大,全部俾你霸晒咩…….你講的是觀塘工廈,我講的是觀塘市中心………」

「此話當真?你說玄牛他……寧願在觀塘搞project,也不來參加武術大會?」

「你這小朋友,真是…….你參加武術大會,為的是什麼?」

「你說什麼?」Nick疑惑問道。

「你參加武術大會,無非是為了成為揸Fit人,在社會力求上位!玄牛已加入突駒正虎,是市建部要員!試問還需要參加武術大會嗎?難道你會見到地產界超人,在武術大會打打殺殺?……」

「啊!說的也是!」Nick咧笑說,卻突然轉為憤怒,一拳將隱形人擊倒,怒道:「但我告訴你!我參加武術大會,並不是為了上位,做揸Fit人的!」

「我知道…..人人都這樣說……..但最後……還不是……」

「都唔知你噏乜。我參賽,只為了報恩而已。」

「什…..什麼?」

「他授我武功,我便有力量踢死你,就係咁簡單。」

「嘩!什麼?不……不要…….」

「啵裂!」

Nick右腳一伸,將隱形人的頭踩X爆了。

勞工界 隱形人 下台。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