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6-執爛攤(第三章完)

Hall 2

癲狗、大嚿、長毛和男神合力『拉布』,其產生之強大氣牆,不單將這裡夷為平地,更將天花轟穿,成為繼立法會一刀斷開之後,另一個驚世創舉。

突駒之矢主持完所有儀式,回來視察情況,已經是十分鐘後。

「嘩!這裡搞什麼鬼?…..」突駒之矢縱為絕頂高手,望著場內頹垣敗瓦,亦不禁為之一呆。呆過半分鐘,稍為冷靜,便只感無比憤怒:「頂你老味!林公公你怎搞的?人來!給我捉林公公出來!」手下一湧而上,衝入Hall 2狂搜。未幾,便有手下拿著什麼東西,跑回來叫道:「找到了!但…..」一看,原來他手上的東西,是林公公的頭顱!

「什麼?林公公他……死了?」突駒之矢接過頭顱,呆呆望著。這時,又有手下拿著物體回來:「找到了!」一看,原來是林公公的左腳!不久,手下接連遞上胸、手、腰等幾十個部位,但拼合一起,卻又拼不合攏。後來才發覺,原來幾十件身體部位,乃屬於不同身軀。

突駒之矢怒罵道:「你地點做野㗎!重薪聘請你們,連砌模型都唔識砌?」擦晒重做,這次終於做對功課。只是砌出十來副軀體,都是殘缺不堪,不是缺了左腳,就是無左個頭。

突駒之矢嘆氣道:「算了,別再找了。調查屍體的身分吧。」手下細檢殘骸,然後回報說:「報告,確認屍骸屬於林公公、創新高、隱形人、大隻彪…..」數來數去都是自己友,令突駒之矢不耐煩叫道:「夠了。那班搞事分子又怎樣?」,手下卻個個搖頭,其中一個口窒窒回應:「恐怕……恐怕都已…….逃脫……」

「豈…….豈有此理!那還成碌杉咁企喺度?追呀!快!」突駒之矢大叫,手下才懂得反應,一湧而出。

很快,場內就只剩下突駒之矢一人。他仰望轟穿的大洞,不禁看得出神:「究竟…….那是什麼招數……竟然能做到如此程度?……呀!對了!」靈感一生,便大叫:「人來!快…..」叫到一半,才憶起手下已被自己使走,於是便只得親力親為,在場內瘋狂搜索。幸虧他乃絕世高手,憑著過人眼力和毅力,很快便找到想要的東西。

「呀!幸好還未壞,」突駒之矢拿著一塊黑色的物體,自言自語道:「雖然有點麻煩,但……即管拿去遞補吧。」便飛身離開會場。

如此,武術大會總算告一段落。

第三章 完

3-135-離場

『拉布』蔚為奇觀,但現在不是駐足觀賞的時候。

Nick功力盡失,但聽覺依然靈敏。他聽到近處有跑步聲逼近,說著:「在那裡!」,「那裡有人搞事,快捉住他們!」的對白,便心知不妙:「糟!他們要來捉人了!」

想要逃走,但想到男神、癲狗等人還在『拉布』裡頭,未知狀況如何。但又想到他們四位高手,剛剛才擊斃林公公,還打穿博覽館的天花板,應該會無事吧?

就算要救,都是要救身邊暈倒的Amos—-他是為了救自己,才搞成這樣子的。要是丟下他,那還算是人嗎?再說,這也是癲狗的請求。怎樣說,也是救人要緊。

「癲狗,師父,對不起你們了!」Nick悶哼一句,便將Amos背在身上,然後起步就衝。雖然他還孭得起Amos,但因『五區公投』效力已過,內力全失,走起來甚是吃力。雙蛇正忙於醫治Amos,但見Nick所傷不輕,便分派夏娃替他醫治。當然,這未能令他迅速回復功力,只寡勝於無而已。

因步法不靈,Nick走不到一個街口,就不慎碰著個水樽:「呀!金翅仆街鳥!」附近的人聽聲,即大呼叫道:「在那裡!快!」沒多久,就召來了大班高手,將Nick和Amos牢困其中。

這班高手中,有些是大會的工作人員,有些是參賽者。當中有工作人員上前,笑道:「嘿,還以爲是誰?原來是兩個落選的九龍西選手!」眾高手隨即哈哈大笑。

「頂你!」若是平日,Nick根本不用避忌這些嘍囉,但現在他投鼠忌器,實在氣在心頭:「仆你個街!打又唔夠打,走又走唔甩,難道我雷德力,今日就要死在這班廢柴手上?」

Nick深深不忿,但那些高手又怎會理你?工作人員大喝:「豈有此理!落選就走去搞事,破壞博覽館建築!上呀!殺掉兩個搞事分子!」眾高手一湧而上。誰知正欲出招,又有聲音大叫:「搞我兄弟?我屌你老母個臭閪啦!看招!『瘦身秘笈 消耗五十磅脂肪 天馬流星拳』!」

無數拳風從後而至,轟得眾高手一仆一碌,未知發生咩事,就已魂歸天國。

Nick回頭一看,只見有一肥仔全身赤裸,昂然而立—-如此身形,如此爛口,如此武功,任誰都知道,此人必定是雞泡魚了。

「你剛才不是說要跟著來的嗎?你死X左去邊呀?」Nick一見是雞泡魚,總算鬆口大氣。

「有咩拜山先講,現在走為上著!」雞泡魚焦急地說。

「喂,你樣子好像急過我……咦,你條女呢?」

「女你老母!….喂,蛇王周好重咩,孭到你無撚晒力嘅?等我來孭吧!」

於是,雞泡魚右臂一抽,便將Amos孭上身。Nick當堂鬆晒,但因內力盡散,走起來仍感吃力。雞泡魚一副趕住投胎的表情,不耐煩地將Nick也孭上身,一邊爆粗道:「屌你老味你做乜鳩呀?無撚食飯咩你?都叫你咪鬼練乜鳩『民主神功』㗎啦!」

「你識條鐵咩!行快啲啦喂!咁多口水!」

雞泡魚不愧為絕世猛男,一個孭兩個,步履仍有如疾風。即使遇上工作人員,和高手截擊,他也能監生撞開,如入無人之境。

衝出大門,便是入口大堂。

現在正是散場時間:一群又一群的高手和觀眾,正陸續走出博覽館,一邊交談細訴精彩環節,一邊前往車站。只是Hall2一下雷天轟頂,吸引不少人駐足觀賞。

「嘩!那裡發生了什麼事?」觀眾A問道。

「我怎知道?你想入去望望嗎?」觀眾B答道。

「痴線的!你想死嗎?」

Nick見狀大喜,對雞泡魚說:「喂,趁人群不為意,乘亂著草就最perfect!」雞泡魚點頭回應,立即往前飛奔,穿插於人群之中。

但他畢竟身形太大,又孭住兩件,撞倒人就在所難免。撞著落敗的高手,更會惹來爆粗連珠:「X你老母死肥仔,行步路都唔X識!」,「死X開啦死肥仔!」雞泡魚理得你咁多,只顧拔足逃去。

但後面有工作人員大叫:「快捉住他們!他們是拆毀博覽館的搞事分子!」在場高手才醒覺道:「什麼?拆爛博覽館的….就是他們幾個…..白痴仔?」又工作人員再三催促:「還等什麼?快捉住他們!你們係咪想DQ?」眾高手才肯出手。但見追上去的,除了一眾嘍囉外,駭然還有禮義廉的鯨子和嫻姐;和白鴿派的鐵頭勇者和民主女神!

「上呀!殺絕搞事分子!」嫻姐、鯨子同聲叫道。

「上呀!殺絕拳頭教同黨!」民主女神、鐵頭勇者同聲叫道。

兩大派率眾圍攻—-無嘅,禮義廉為了保住揸Fit人席位,白鴿派為了保住泛民皇者之位,此刻立場就是一致。

被圍攻的雞泡魚十分害怕。但他怕的,並非面前兩大派高手—-這種嘍囉,就算再多二百個…..不,就算有一千個,再加上女神和鯨子這等高手,只要一招『撚箍咒』,就能掃清個場。之不過…..

不單是雞泡魚,就連背上的Nick,也開始感覺得到:「等等!雞泡魚被人圍攻,這種氣氛…..通常之後就會…….」

這時,有一架血紅色的開蓬車急速駛近,剛好攔在雞泡魚身前。雞泡魚一見車,竟然驚到腳軟:「不…..不是吧…….屌你老母……師父,救我呀…….」

一看,車上司機長髮一揚,揚出美白的瓜子臉,再看其如巨浪澎湃的事業線,絕頂S型身材….駕開蓬車來的,果然就是美容界高手,人稱再造人的Agnes。

「喂,又是妳?妳又想捉雞泡魚去打野戰嗎?不行呀!這次他要帶我們走呀!」Nick叫道。Agnes左手一揮,示意眾人上車:「那還等什麼?快上車吧!」

「什麼?」Nick甚是疑惑,雞泡魚更害怕得不成比例:「上車?喂…..我已經幫過妳一把,妳仲想點?難道妳真的想……捉人深處強姦?」

「唉!你幫過我組隊參賽,本小姐只想還一個人情而已!但若你們不想,那就算了吧!」Agnes作勢踩油,準備隨時離開。Nick見狀大驚,立即狂叫:「上車才說吧!被她姦殺,總好過死在這班廢柴手上!」再三催促下,雞泡魚才肯上車。開蓬車「轟呀!」,迅即往出口狂飆。

但雞泡魚幾百磅身軀,令車速大打折扣,以眾高手功力,一下子就能追上。不過追得到也未必好,幾個高手準備撲上車,身體卻突然暴漲,然後如氣球爆破。

Nick和雞泡魚回頭望向Agnes,只見她咧嘴一笑,自言自語道:「想追本小姐?照下塊鏡先啦!」,便知這是Agnes的傑作。

沒錯,她這招『膠原自生拳』,乃美容界新絕技,中招者會膠原激生,全身漲卜卜而亡。

Nick暗自慶幸:「這再造人真可怕,幸好她不是敵人!」但這時又有一班高手追上。Agnes怪叫道:「可惡!你們太重了,車完全走不動!」Nick立生靈感,便對雞泡魚大叫:「喂雞泡魚,用『龜波氣功』吧!」雞泡魚回應:「駛撚你教!」雙手聚氣,射出,駭然就是成名絕技:

「『瘦身秘笈 消耗二百磅脂肪 龜波氣功』!」

眾高手跟車太貼,收掣唔切,被『龜波氣功』擊中,即時化為灰燼。Agnes從倒後鏡看著宏偉情景,不禁肅然起敬:「這圖畫…..太美妙了!不愧為絕世猛男,一舉一動就是這麼完美!…..但本小姐也絕不會放棄,一定要達致同樣完美的境界,然後……..」

減少二百磅脂肪,再加上『龜波氣功』一推,車速立時飈升至二百。眾高手便只得食塵,眼白白目送美女猛男而去。

待安全無誤,Agnes便問Nick和雞泡魚:「對了,你們想去哪裡?」Nick本能地回應:「當然是返大本營啦!」

「鬼知你個大本營喺邊!」Agnes咧嘴道。

「對了,妳不知道我們的新大本營,是在新浦崗…..」Nick未說完,雞泡魚卻制止說:「喂你將我們的位置告訴她,我咪…..」

「算把啦!人造人神通廣大,要查你家宅,甚至賓周幾長,有幾難啫可?」Nick明讚暗踩,又人造人前人造人後。聽到Agnes一肚氣,但懾於雞泡魚的黃金比例,她總是下不了手。於是只得洩氣回應:「對呀,你們搞到咁大,各界各別都必定找你們算賬!你們搵定地方搬都得啦呵呵呵呵呵呵呵….」

兩人不禁回望。只見博覽館雖漸遠,但『拉布』轟天造成的煙霧,依然隨風飄昇,高聳入雲。

比起出線成為揸Fit人,有份參與Hall2的戰鬥,有份見證『拉布』奇景,絕對是更宏偉、更有價值。但他們還未知道,這次搞事,將要他們付出沉重代價。

這到時才算吧,反正都是遇神殺神,遇佛殺佛。但此刻Nick記掛的,始終是『拉布』眾子的安危。

「癲狗、師父,對不起……你們都會沒事吧?」

……

越過青馬大橋,煙霧才消失於地平線之中。

3-134-拉布

Nick奇蹟地擊倒林公公,在場個個不禁嘩然。

大嚿:「嘩!那小子…..竟然擊倒…..林公公了!」

男神:「這傢伙的修為…..恐怕已在咖喱飯之上!」

癲狗:「你老味!好呀!打得好!」

大喜一輪,眾人心裡又生疑問:

「但…..林公公真的這樣就……K.O.了?」

大嚿、男神小心翼翼上前,想要確定林公公狀態。但癲狗卻另有所思—-他在意的,是Amos的傷勢。一看,只見Nick早已在Amos身邊,抱著其不動的身軀,瘋狂大叫:

「你這耶能蠢才!做乜咁衝動要幫我擋招?你道我會擋不住嗎?」

「就算要硬拚,用排洪掌不是更適合嗎?幹嗎要用太陽拳?」

「你這個蠢才!」

責罵的句子狂湧而出。但有誰會知道,他此刻的眼淚,會更甚於洪水滅世?

這時,癲狗走到Nick身邊,拍其膊頭說:「冷靜點,他未死的。」

「什麼?」

癲狗上前,細心觀察其傷勢。沒多久,便說:「剛才林公公那招『反五區公投』,是專為封殺『五區公投』而創。若你像我和大嚿般,中了這一招的話,內息便會被封住。每次發動完『五區公投』,都要用半年時間衝破封鎖,才能再次發動。」

「….」

癲狗再道:「老實說,幸好他幫你食了這一招,否則你就麻撚煩了。」

「喂,耶能現在這樣子,也算是幸運嗎?」

「且聽我講完。」癲狗道:「我起初也很擔心,若然沒有修練『五區公投』,甚或『民主神功』的人,中了林公公那招『反五區公投』的話,會有什麼效果呢?幸好觀察過後,發現他除了重傷之外,就沒有其他症狀。」

再細看,原來Amos的兩條蛇已伏在主人身上,對其施以『醫治的大能』。不一會,Amos身上的傷已逐漸癒合。兩人看著這狀況,總算鬆一口氣。

癲狗道:「看吧。恩人他會沒事的。但他傷勢的確很重,要他繼續參與戰鬥,已是沒有可能。」

「什麼?繼續戰鬥?等等!你這是說….」

「無錯,林公公還未死。」

「這….怎可能?」

只見林公公倒卧在地,動也不動,活像死屍一樣。但過了一段時間,『基本法』赤氣又再緩緩凝聚。再沒多久,到身上赤氣和之前般濃密時,他,又再站起來了。

「可惡!果然還未死!」大嚿不忿道。

「都是我們太謹慎之過!」男神大叫失策。

錯已鑄成,兩人唯有盡能力補飛。但前後各一套『全民普選拳』,還是慢了半步。林公公咧笑一聲,已離地至半空,任你兩個點把炮,都一樣打佢唔到。

既然無可奈何,兩人只得打其嘴炮:「林公公!有種的便下來!」相反,林公公好整以暇,還哪會和你們硬撼?他在空中遊走數圈,笑道:「若非這小子差點火喉,我已經死在他手上!但就如之前的判斷一樣,留他一命,後患無窮!」戰略擬定,又極速飈向Nick,務求一招了結之。

Nick咧笑道:「林公公,又過來受死嗎?」想要運功再戰,卻驚覺功力已盡失:「怎麼了?我的功力……沒有了?難道…..」內力全失,又怎能應付強敵?幸好身邊有個拳頭教教主,飛身閃來,一招擋住林公公『釋法拳』。二人雙雙飛退。

轟走癲狗,林公公運勁穩住身形,好盡快擊殺Nick。但癲狗亦不慢,飛身攔在前面,一掌拍走林公公『修法拳』,然後乘其空隙,絕招出爐:

「『人民力量 三萬八千五百七十八票 全民普選拳』!」

幾十拳向林公公猛轟。但林公公憑著『基本法 第廿六式:選舉拳、被選權』,竟能化解大部分攻勢。即使硬食剩下的三分一,也勉強哽得落。

癲狗招式漸老,又輪到林公公反擊:「嘿,死癲狗,阻頭阻勢,死吧!」正欲出擊,腰間卻被什麼東西纏住。一看,駭然是一條長長的黃色布匹。再浴布匹望遠,只見拉住布匹的,原來是大嚿猩!

大嚿一招逮住林公公,洋洋笑道:「林公公,今日便要你嘗嘗拳頭教秘技——『拉布』的滋味!」

癲狗笑道:「仲唔捉到你?大嚿做得好!」林公公騎騎笑道:「嘻,就憑你這條布,就想要困住我?」以為可輕易掙脫,怎料一發勁,竟然掙不開,布條更越扯越緊。用『基本法 第廿七式』猛踢,結果也是一樣。

這時,癲狗亦揪出同樣的黃色布匹,大喝:「再加埋我,你就無得走了!『人民力量 三萬八千五百七十八票 拉布』!」布匹纏其下半身。

這下,林公公才知道瀨野,不禁失聲怪叫:「這兩條布…..究竟是什麼東西…..」

「知驚了嗎?」癲狗得意道:「這次我們特製的拉布,彈力十足,能貫注我們功力,封撚死你的一舉一動!林公公,這次你插翼難飛矣!」大嚿又叫道:「林公公,束手就擒吧!」兩人用力一扯,將林公公監生扯落地面。

「好到極!」男神大喜,但『拉布』與林公公鬥法,產生巨大氣牆,反令其難以接近,想執死雞都無計。

癲狗大嚿用『拉布』纏住林公公,林公公則運盡功力抗衡,力圖盡快脫身。雙方以力鬥力,造成了拉鋸局面。至於哪一方會勝出,便視乎雙方的耐力和意志。

如此互鬥近五分鐘,還是未分勝負。林公公亦開始感到不耐煩,於是求救道:「喂!手足!做野呀!」但眾功能組別早已被Nick打到仆街陷家剷,所剩無幾。剩下兩三個如進出口界的象哥,見無事可做,竟索性倒卧而睡。

癲狗見狀,便仰天大笑道:「哈哈哈哈林公公!看你的手下,戰場上竟然瞓撚得著?真係好撚忠誠,好撚有鬥志呀哈哈哈哈哈哈……..」林公公聞聲大怒:「豈….豈有此理!」然後對手下大喝:「喂主子月薪十萬請你們,不是要你們瞓覺的!快起身!打倒他們!!」但這班打工仔,都係搵食啫,你想他們賣命?咪玩啦!

如此過了五分鐘,互鬥進入白熱化階段。只見林公公開始皮開肉爛,似乎會是先敗的一方—-無他,林公公內力雖高,但個人擅長遊鬥,對於以力鬥力,他並不太在行,也沒有這種鬥志。

之不過理論如此,實則還有變數。

正在努力拉布的癲狗,一邊苦戰,一邊對Nick說:「有件事….想拜託你。」

「什麼?」

「可以幫我…..帶恩人….離開這裡嗎?」癲狗說罷,突然吐一大口血—-他之前受的重傷,即使有Amos醫治,也只能回復七成狀態。而持續的內力鬥法,終令他傷重不支。

「但你這樣子….我怎能就此逃去…..」Nick疑惑道。

「快!我這樣子,已無法支持多久!快!帶他離開這裡,你便算還了我人情!」癲狗大叫間,又吐一口大血。

「但….但是…..」

「你們一個重創,一個內力散盡,留在這裡,只會阻鳩住晒!….不,你們已做得委好!剩下的,就由我們搞掂吧!」癲狗說畢,又吐一口大血—-這一次,他連站也站不穩,明顯狀態已大減。

反之,林公公負荷就大大減輕,當堂大喜:「哈哈哈哈….癲狗!無論你多努力,玩幾多花式,終究還是要敗給我!哈哈哈哈哈…….」

「屌你老母林公公!」癲狗竭盡最後一分力,以『癲狗吠』爆埋最後一句粗。怎樣看,他也最多只可以支持多三秒。

但這時,又出現變數矣。

只是一條巨大身影,從眾人頭上掠過。

「這個人,是……」

來人衝到癲狗身邊,拾起其幾乎脫手的長布,扯緊,然後如史前巨獸般大吼:「喂阿哥,拉布戰怎能少得我?」

「長毛,你終於都來了!」癲狗、大嚿、男神一見來者,大喜。

無錯,這位接力拉布的巨人,正是三獸拳之一的長毛象。他打敗Tree Gun後,當然要趕來趁熱鬧。

有長毛增援,立時變成三對一的局面。不過癲狗、大嚿氣力已幾近耗盡,長毛又未曾練習過『拉布』絕技,今日打天才波,恐怕難以久持。最熟手的癲狗拚盡最後一分力,無奈嘶叫道:「還有誰能幫手?還有誰能拉布?屌你老母你給我出來呀呀呀呀呀…………….」

在旁的男神聽見,立時靈光一閃:「對了!我怎麼沒想到呢?」然後回應癲狗:「拉布?小弟義不容辭!」同時飛身到大嚿身邊,和他同拉一布。

如此局勢又變成四對一,強如林公公,行動亦被完全封死。

「嘻,現在四對一,『拉布』便輕鬆得多!」大嚿大笑道。男神回應:「這樣的話,就一口氣拉死他吧!」長毛興奮叫道:「好呀阿哥!拉死他!」

「屌你老母林公公!死吧!」癲狗仰天長吼。

「嗚!怎麼會…..怎麼會…..呀!~~~~~~」

啵!

四人連成一線,匯聚無比力量。林公公怪叫間,軀體終於扯成碎塊,散落一地。餘勁產生巨大氣牆,將在場那些倒地的功能組別,不論生死,全部都吹到老遠。而Nick『五區公投』效力已過,功力幾近全失,亦不勝氣牆威力。幸而他及時拉住暈倒的Amos,雙雙被吹到場外,跌到一仆一碌。但兩人跌得好睇,總算沒事。

定過神來,Nick抬頭一看,只見一條巨大光柱貫穿天花板,然後直轟天空。

「嘩!這是……」

如此奇觀,媲美當日三獸拳大鬧立法會,將立法會一分為二的情景。

Nick遠處看著壯大奇觀,心裡燃點著無窮希望:

「就算今日無法勝出,今日一睹絕世奇招,已是值回票價!」

「超人!玄牛!領野霸王!你們這班仆街陷家剷,等著瞧!終有一日,我雷德力,會將你們全部打低!」

「全X部打低呀~~~~~~~~~」

Nick仰天長吼,呼應著巨大光柱。

3-133-公投戰公公

話說癲狗、大嚿、男神三大高手,正於Hall 2大戰林公公。林公公憑其鬼魅身法,穿梭於三大高手中間,始終不中半招。但久戰之下,憑著男神和大嚿猛攻,林公公被逼接招,終於露出破綻。

而趁林公公身形一窒,癲狗暗忖:「屌你,機會來了!」深呼吸一口,先來一招『癲狗吠』咆哮:「屌你老母林公公!你這民望最低的狗官!死吧!」林公公聽覺不靈,不受吠聲影響,只令其身形些微窒礙。

但這已經足夠,癲狗已乘勢撲上,絕招盡出:

「『人民力量 三萬七千五百五十三票 全民普選拳』!」

三路合一的『全民普選拳』全方位攻入,密不透風。林公公縱有快絕身法,但因身形一窒,始終慢了半拍,半百拳只得照單全收。「嗚,嗚」慘叫連同機器破損聲,遍及全場。

如此重擊,唔死都一身潺了吧?

但癲狗卻未罷休,用百分之一秒換氣,一躍到林公公頭上,又是一套殺招:

「『人民力量 三萬七千五百五十三票 全民普選拳』!」

只是這一下換氣,卻給林公公一個翻身機會。林公公咧笑道:「無氣了嗎?到我來了啊!」一個轉身,來個後發先至,趁癲狗出招前還以一招:

「『基本法 第一百五十八式 釋法拳』!」

「屌你!」林公公身中多拳,竟還有力反擊。癲狗冷不防下,面門硬食一記。這招乃『基本法』最終絕技之一,剛才創新高臨陣悟得此招,氣勢不凡,惜最終慘敗而亡。但林公公功力高,『基本法』招式更紥實,威力自不能同日而語。

好像現在,癲狗本已控制大局,但只中林公公一招『釋法拳』,左目便已報銷。林公公得勢不饒人,再以一招『基本法 第一百五十九式 修法拳』添食。但他出招的剎那,卻突然眼前一黑—-無錯,這是癲狗的反擊絕技:

「『人民力量 三萬七千五百五十三票 票債票償』!」

一拳換一拳,打到林公公內傷吐血。但癲狗同時亦遭重創。兩人雙雙飛退倒地。

癲狗傷重,但不要緊,有Amos趕來助其醫傷。但他幾乎得手,結果卻左目受創,自然深感不忿:「屌你老味!若我能啟動『五區公投』的話…..」雖無性命之危,但要短時間再回戰陣,已經不大可能。

但林公公一邊調息,一邊拚力撐起,似乎還有戰鬥力:「說得對。若剛才你那一招是『五區公投』推動,我早就已死在你手上!只可惜…..可惜!」調息完畢,又再道:「幸好當日我在你們身上做了手腳,令你們每次啟動完『五區公投』,都要六個月時間恢復。算起來,距離解封的日子,應該還有一個月左右吧!」

「所以現在你們三個,都不足以對我構成威脅。反倒是……」林公公突然身法一轉,直飈戰場的另一邊—-那邊剛剛殺敗功能組別的Nick,仍維持在『五區公投』狀態,只需稍稍運勁,逼出附身赤氣,便能再戰江湖。

所以,林公公便要先發制人,趁這小子未壯大,未逼出赤氣之前,將其扼殺於萌芽之中。

「糟!」事出突然,再加上林公公之神速,癲狗、大嚿、男神欲上前制止,卻是慢了半步。幸好Nick剛逼出赤氣,咧笑一句:「頂你!不過時間剛剛好!」,夠時間避開突襲,順勢還以一腳,踢中林公公腹部。

這一腳蒼猝踢出,威力有限。但其快狠準,仍大出林公公預計:「可惡!你這小子,有兩度散手!」他借勢彈上半空,再施展鬼魅身法,穿梭於Nick周遭,同時以『基本法』各式突擊。但Nick正處『五區公投』,狀態大勇,強如林公公,一時間也攻之不下。而Nick看準一個機會,更能還以一記重腳,但林公公閃得快,僅僅擦中。

「噫!這是什麼拳法?」林公公久攻不下,開始惱羞成怒。

「『民主拳法』!」Nick咧笑道,一邊連踢數腳。林公公武功高絕,竟然也擋得甚為狼狽:「說謊!『民主拳法』我熟過你!無非都是『提名拳』、『被選拳』、『投票拳』三式混合,但你的招式,怎麼還有另外三路…..」

「這是真過真珠,『五區公投』下的『民主拳法』!」

……….

現在稍為回帶,回到出發往武術大會前。

Nick運起新練成的『民主神功』,將『提名拳』、『被選拳』、『投票拳』各施一遍,便滿意地說:「很好,狀態一流…..出發吧!」癲狗卻示意停住,道:「等等,我還有一招要教你。時間關係,我只會出一次,你要睜大眼睇清楚!」

「什麼?」Nick一愕間,已瞬間連中六拳,飛退倒地。不消說,這六拳乃癲狗所出,只是他留力下,Nick只痛不傷,立即便能再起:「這是….『全民普選拳』!但怎麽…..除了『提名拳』、『被選拳』和『投票拳』,還有另外三路……」

「無撚錯,這三路拳招,分別是『罷免拳』、『創制拳』和『複決拳』。六路合一,才算是真正的『民主拳法』!」

「但是怎麼…這三拳,好像遠遠不及原本的三拳的?」

「因為我們的『民主神功』先天不足,白鴿派那些固然垃撚圾,就算練到我們的程度,也無法發揮其應有功能。」

「咁我練來…..豈不是把X?」

「哈哈!平常狀態的話,我們的確用唔撚到。但若在『五區公投』啟動的期間,一切就唔撚同晒!」

「呀!對了!『五區公投』的話,內息會無比暢順!若在這時候用這幾招,那….」Nick滿心雀躍,立即就想運勁試招,但癲狗喝止道:「屌你!留返啲氣力,留待武術大會才用吧!快撚啲行啦!」叫罷,已飛身起步離開。

Nick一怔,心裡滿是興奮:「真正的『民主神功』,『五區公投』…..好!今日一定會好好玩!」,亦隨後趕上癲狗腳步。

………….

前事完

「呵!原來如此!」林公公道:「……由此至終,『五區公投』都是個心腹大患….小子,你我雖無仇無怨,但留你一命,他日必後患無窮!小子,休怪我無情了!」說罷,左一招『釋法拳』,右一招『修法拳』,務必要盡快擊殺眼前這心腹大患。

「嘩!咁好招呼呀林公公?」Nick暗忖:「我雖狀態大勇,但論功力,始終不及林公公!每一步也要小心謹慎!」看準來勢,一手『創制拳』,一手『複決拳』,將林公公兩招格開,然後趁其中門大開,才以絕招反擊:

「下台吧林公公!『民主神功 五區公投 罷免拳』!」

一腳狠狠踢中林公公腹部,痛得其呱呱鬼叫,不得不先退下調息。Nick欲再追擊,已是鞭長莫及。

這一輪交鋒,Nick漂亮地先取一分。

這固然是癲狗剛才一輪痛擊,以致其狀態減退的效果。但初練『五區公投』,就能與林公公這等高手抗衡,足証其實力過人。

但貴為突駒之矢的左右手,林公公又怎會輕易敗倒?他大笑道:「好傢伙!竟然逼到我要用全力!今日不宰掉你,他日必定後患無窮!」說罷,再次飄到半空,運勁七大周天,赤氣聚於一身,準備下一輪攻勢。

Nick見林公公離地不降,心裡大嘆驚訝:「這傢伙….竟然能離地這麼久!好像識飛一樣…..這叫我怎樣便叫囂道:「做什麼了林公公?先撩者賤,現在又不敢下來嗎?」林公公笑著回應:「想我下來?我現在就下來吧?」

「這才是乖孩子嘛!」Nick笑著,卻見林公公以厲掌來犯,身法詭異,如像鬼魅一般,倒為之一愕。處於『五區公投』狀態的他
,竟然也看不穿紋路。

「這掌法充滿寒氣,與其赤化的身軀,好像各走極端…..很邪門!」Nick暗驚道。

癲狗、大嚿看著林公公出掌手法,似曾相識,不禁大驚:「等等…..這一招是『反五區公投』!……一定要避開呀!」

Nick怪叫:「什麼?『反五區公投』?」Nick訝異道。

癲狗回應:「這傢伙為了封殺『五區公投』,創出的最毒辣的掌法!大嚿、長毛、我三人,都先後中了他這招,以致內息無法順暢運行!每次啟動完『五區公投』,都要半年時間恢復!」

Nick:「竟然有這樣的絕招!」

癲狗:「所以,不能被這一招打中!一撚定要避開呀!」

Nick暗叫:「鬼唔知咩!但這傢伙身法難以捉摸…..」即使用盡快速身法,始終無法甩開,反而漸漸被逼入牆角。

「噢!金翅仆街鳥!」Nick怪叫。

「小子,終於捉到你了!」林公公見時機成熟,是時候重掌出擊。這一掌封死Nick前中後,左中右所有路線,避無可避。要不就硬接,要不就硬食。

有第三個方法嗎?

有。

搵人硬接。

這時,上方有聲音叫道:

「林公公看招!『十架恩典 第二十章 真光普照』!」

然後一道亮光飛射而至。不用說,當然是Amos救駕了。

「大意!忘記了還有這小子!」林公公盤算道:「好!你功力較低,就先幹掉你!」單拳一揚,改向上方迎擊。『真光普照』硬拚『反五區公投』,爆出一聲巨響。

「轟呀!」

……

光芒過後,只見Amos被轟上廿呎高空,撞著天花板,再彈回地面,然後就倒地不起。隨後,有鮮血如雨灑落。

那是Amos自己的血——只一招,他便已經重創,戰鬥力全失。

「喂你這個白痴!跑出來做乜X野?」Nick怒叫道。垂死的Amos卻竭力回應:「趁著…..他…..赤氣…..消散的剎那…….嗚!」未說完,終告不支暈倒。

「什麼?」Nick回頭一看,果見林公公赤氣消散,而且因為打出『反五區公投』,露出了極大的破綻。就如Amos所說,這是擊倒他的大好機會。

「可….可惡!林公公!」隊友重創,激發Nick的怒火,連同『五區公投』氣勁急轉,立時化為無敵絕招:

「『民主神功 x 五區公投 全民普選拳』!」

林公公破綻大露,但憑著『基本法』和其絕招,他自信可以擋住攻勢,然後一招搞掂眼前這小子。

但,他忘記了一件事。

Nick在『五區公投』下狀態打出的『全民普選拳』,除了『提名拳』、『被選拳』、『投票拳』三路外,還有『創制拳』、『複決拳』、『罷免拳』三路。六路合一的普選拳,是絕對無法抵擋。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林公公一時失策,六十腳便照單全收,剷上廿呎外的天花板,然後跌落地面。之後半分鐘,都沒有絲毫動靜,有如Amos剛才一樣。

3-132-三英戰公公

Nick和Amos表現神勇,在另一邊戰鬥的林公公,看得格外出神。

「年紀輕輕,已懂得….『五區公投』了嗎?」

正在和他對戰的對手,是拳頭教教主癲狗:「點呀?驚到賓周都縮埋呀?…….唔記得左,你係公公,根本就無賓周嘅添!」還有左右兩位高手—-大嚿與民主男神。

「噫!」林公公一聞『無賓周』,即時火都嚟:「無又怎麼樣?你們奈得我何嗎?」一邊說,一邊以鬼魅身法飄來飄去,穿梭於眾人之間,同時以錄音機說道:「什麼『五區公投』,最後還不是敗在我手上?」

「屌你老母,上次你趁我地病,才可以也文也武!今日我們狀態十足,你仲唔死鳩硬?」癲狗一邊咆哮,一邊連橫使出『提名拳』、『被選拳』、『投票拳』。只是林公公身快奇快,比起剛剛戰死的功能組別,不知快幾多倍,不用『基本法第廿六式』,已經能一一避開,滴水不沾。

這時,男神從後殺到,大叫一聲:「加上小弟又如何?」,同時以『全民普選拳』包抄。但林公公深吸一口氣,照樣全數避開,又是滴水不沾。

兩雄撲著空氣,但不要緊,還有第三個—-大嚿猩。他大吼一聲,一雙手刀從後殺到:「林公公看招!『人民力量 四萬四千三百五十五票 懺悔詩』!」

此招本應以日本刀揮出,但刀既折,大嚿唯有以手刀出擊。只是手刀影響發揮,威力、速度都大打折扣,林公公一個回身,左一招『基本法第廿六式:選舉拳』,右一招『基本法第廿六式:被選拳』,硬生生擋下兩招。

「終於要出招擋架了嗎?林公公!」大嚿咧笑道。

「收聲吧!」林公公呼出一口赤氣,運足『基本法』十成功力,一招『基本法 第二式:高度自治』分上下左右,四路齊攻。大嚿誓估不到,林公公擋住他的大招,竟還能迅速反擊,大意之下,一招四式:『行政管理拳』、『立法拳』、『司法拳』、『終審拳』只得照單全收,吐血飛退。這一下,令大嚿狀態銳減一成,大件事了。

林公公以一敵三,仍能一舉挫大嚿,可謂威風至極。但他此舉,卻令他露出了最大的破綻。

一個癲狗能夠把握的破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