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4-拉布

Nick奇蹟地擊倒林公公,在場個個不禁嘩然。

大嚿:「嘩!那小子…..竟然擊倒…..林公公了!」

男神:「這傢伙的修為…..恐怕已在咖喱飯之上!」

癲狗:「你老味!好呀!打得好!」

大喜一輪,眾人心裡又生疑問:

「但…..林公公真的這樣就……K.O.了?」

大嚿、男神小心翼翼上前,想要確定林公公狀態。但癲狗卻另有所思—-他在意的,是Amos的傷勢。一看,只見Nick早已在Amos身邊,抱著其不動的身軀,瘋狂大叫:

「你這耶能蠢才!做乜咁衝動要幫我擋招?你道我會擋不住嗎?」

「就算要硬拚,用排洪掌不是更適合嗎?幹嗎要用太陽拳?」

「你這個蠢才!」

責罵的句子狂湧而出。但有誰會知道,他此刻的眼淚,會更甚於洪水滅世?

這時,癲狗走到Nick身邊,拍其膊頭說:「冷靜點,他未死的。」

「什麼?」

癲狗上前,細心觀察其傷勢。沒多久,便說:「剛才林公公那招『反五區公投』,是專為封殺『五區公投』而創。若你像我和大嚿般,中了這一招的話,內息便會被封住。每次發動完『五區公投』,都要用半年時間衝破封鎖,才能再次發動。」

「….」

癲狗再道:「老實說,幸好他幫你食了這一招,否則你就麻撚煩了。」

「喂,耶能現在這樣子,也算是幸運嗎?」

「且聽我講完。」癲狗道:「我起初也很擔心,若然沒有修練『五區公投』,甚或『民主神功』的人,中了林公公那招『反五區公投』的話,會有什麼效果呢?幸好觀察過後,發現他除了重傷之外,就沒有其他症狀。」

再細看,原來Amos的兩條蛇已伏在主人身上,對其施以『醫治的大能』。不一會,Amos身上的傷已逐漸癒合。兩人看著這狀況,總算鬆一口氣。

癲狗道:「看吧。恩人他會沒事的。但他傷勢的確很重,要他繼續參與戰鬥,已是沒有可能。」

「什麼?繼續戰鬥?等等!你這是說….」

「無錯,林公公還未死。」

「這….怎可能?」

只見林公公倒卧在地,動也不動,活像死屍一樣。但過了一段時間,『基本法』赤氣又再緩緩凝聚。再沒多久,到身上赤氣和之前般濃密時,他,又再站起來了。

「可惡!果然還未死!」大嚿不忿道。

「都是我們太謹慎之過!」男神大叫失策。

錯已鑄成,兩人唯有盡能力補飛。但前後各一套『全民普選拳』,還是慢了半步。林公公咧笑一聲,已離地至半空,任你兩個點把炮,都一樣打佢唔到。

既然無可奈何,兩人只得打其嘴炮:「林公公!有種的便下來!」相反,林公公好整以暇,還哪會和你們硬撼?他在空中遊走數圈,笑道:「若非這小子差點火喉,我已經死在他手上!但就如之前的判斷一樣,留他一命,後患無窮!」戰略擬定,又極速飈向Nick,務求一招了結之。

Nick咧笑道:「林公公,又過來受死嗎?」想要運功再戰,卻驚覺功力已盡失:「怎麼了?我的功力……沒有了?難道…..」內力全失,又怎能應付強敵?幸好身邊有個拳頭教教主,飛身閃來,一招擋住林公公『釋法拳』。二人雙雙飛退。

轟走癲狗,林公公運勁穩住身形,好盡快擊殺Nick。但癲狗亦不慢,飛身攔在前面,一掌拍走林公公『修法拳』,然後乘其空隙,絕招出爐:

「『人民力量 三萬八千五百七十八票 全民普選拳』!」

幾十拳向林公公猛轟。但林公公憑著『基本法 第廿六式:選舉拳、被選權』,竟能化解大部分攻勢。即使硬食剩下的三分一,也勉強哽得落。

癲狗招式漸老,又輪到林公公反擊:「嘿,死癲狗,阻頭阻勢,死吧!」正欲出擊,腰間卻被什麼東西纏住。一看,駭然是一條長長的黃色布匹。再浴布匹望遠,只見拉住布匹的,原來是大嚿猩!

大嚿一招逮住林公公,洋洋笑道:「林公公,今日便要你嘗嘗拳頭教秘技——『拉布』的滋味!」

癲狗笑道:「仲唔捉到你?大嚿做得好!」林公公騎騎笑道:「嘻,就憑你這條布,就想要困住我?」以為可輕易掙脫,怎料一發勁,竟然掙不開,布條更越扯越緊。用『基本法 第廿七式』猛踢,結果也是一樣。

這時,癲狗亦揪出同樣的黃色布匹,大喝:「再加埋我,你就無得走了!『人民力量 三萬八千五百七十八票 拉布』!」布匹纏其下半身。

這下,林公公才知道瀨野,不禁失聲怪叫:「這兩條布…..究竟是什麼東西…..」

「知驚了嗎?」癲狗得意道:「這次我們特製的拉布,彈力十足,能貫注我們功力,封撚死你的一舉一動!林公公,這次你插翼難飛矣!」大嚿又叫道:「林公公,束手就擒吧!」兩人用力一扯,將林公公監生扯落地面。

「好到極!」男神大喜,但『拉布』與林公公鬥法,產生巨大氣牆,反令其難以接近,想執死雞都無計。

癲狗大嚿用『拉布』纏住林公公,林公公則運盡功力抗衡,力圖盡快脫身。雙方以力鬥力,造成了拉鋸局面。至於哪一方會勝出,便視乎雙方的耐力和意志。

如此互鬥近五分鐘,還是未分勝負。林公公亦開始感到不耐煩,於是求救道:「喂!手足!做野呀!」但眾功能組別早已被Nick打到仆街陷家剷,所剩無幾。剩下兩三個如進出口界的象哥,見無事可做,竟索性倒卧而睡。

癲狗見狀,便仰天大笑道:「哈哈哈哈林公公!看你的手下,戰場上竟然瞓撚得著?真係好撚忠誠,好撚有鬥志呀哈哈哈哈哈哈……..」林公公聞聲大怒:「豈….豈有此理!」然後對手下大喝:「喂主子月薪十萬請你們,不是要你們瞓覺的!快起身!打倒他們!!」但這班打工仔,都係搵食啫,你想他們賣命?咪玩啦!

如此過了五分鐘,互鬥進入白熱化階段。只見林公公開始皮開肉爛,似乎會是先敗的一方—-無他,林公公內力雖高,但個人擅長遊鬥,對於以力鬥力,他並不太在行,也沒有這種鬥志。

之不過理論如此,實則還有變數。

正在努力拉布的癲狗,一邊苦戰,一邊對Nick說:「有件事….想拜託你。」

「什麼?」

「可以幫我…..帶恩人….離開這裡嗎?」癲狗說罷,突然吐一大口血—-他之前受的重傷,即使有Amos醫治,也只能回復七成狀態。而持續的內力鬥法,終令他傷重不支。

「但你這樣子….我怎能就此逃去…..」Nick疑惑道。

「快!我這樣子,已無法支持多久!快!帶他離開這裡,你便算還了我人情!」癲狗大叫間,又吐一口大血。

「但….但是…..」

「你們一個重創,一個內力散盡,留在這裡,只會阻鳩住晒!….不,你們已做得委好!剩下的,就由我們搞掂吧!」癲狗說畢,又吐一口大血—-這一次,他連站也站不穩,明顯狀態已大減。

反之,林公公負荷就大大減輕,當堂大喜:「哈哈哈哈….癲狗!無論你多努力,玩幾多花式,終究還是要敗給我!哈哈哈哈哈…….」

「屌你老母林公公!」癲狗竭盡最後一分力,以『癲狗吠』爆埋最後一句粗。怎樣看,他也最多只可以支持多三秒。

但這時,又出現變數矣。

只是一條巨大身影,從眾人頭上掠過。

「這個人,是……」

來人衝到癲狗身邊,拾起其幾乎脫手的長布,扯緊,然後如史前巨獸般大吼:「喂阿哥,拉布戰怎能少得我?」

「長毛,你終於都來了!」癲狗、大嚿、男神一見來者,大喜。

無錯,這位接力拉布的巨人,正是三獸拳之一的長毛象。他打敗Tree Gun後,當然要趕來趁熱鬧。

有長毛增援,立時變成三對一的局面。不過癲狗、大嚿氣力已幾近耗盡,長毛又未曾練習過『拉布』絕技,今日打天才波,恐怕難以久持。最熟手的癲狗拚盡最後一分力,無奈嘶叫道:「還有誰能幫手?還有誰能拉布?屌你老母你給我出來呀呀呀呀呀…………….」

在旁的男神聽見,立時靈光一閃:「對了!我怎麼沒想到呢?」然後回應癲狗:「拉布?小弟義不容辭!」同時飛身到大嚿身邊,和他同拉一布。

如此局勢又變成四對一,強如林公公,行動亦被完全封死。

「嘻,現在四對一,『拉布』便輕鬆得多!」大嚿大笑道。男神回應:「這樣的話,就一口氣拉死他吧!」長毛興奮叫道:「好呀阿哥!拉死他!」

「屌你老母林公公!死吧!」癲狗仰天長吼。

「嗚!怎麼會…..怎麼會…..呀!~~~~~~」

啵!

四人連成一線,匯聚無比力量。林公公怪叫間,軀體終於扯成碎塊,散落一地。餘勁產生巨大氣牆,將在場那些倒地的功能組別,不論生死,全部都吹到老遠。而Nick『五區公投』效力已過,功力幾近全失,亦不勝氣牆威力。幸而他及時拉住暈倒的Amos,雙雙被吹到場外,跌到一仆一碌。但兩人跌得好睇,總算沒事。

定過神來,Nick抬頭一看,只見一條巨大光柱貫穿天花板,然後直轟天空。

「嘩!這是……」

如此奇觀,媲美當日三獸拳大鬧立法會,將立法會一分為二的情景。

Nick遠處看著壯大奇觀,心裡燃點著無窮希望:

「就算今日無法勝出,今日一睹絕世奇招,已是值回票價!」

「超人!玄牛!領野霸王!你們這班仆街陷家剷,等著瞧!終有一日,我雷德力,會將你們全部打低!」

「全X部打低呀~~~~~~~~~」

Nick仰天長吼,呼應著巨大光柱。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