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偵察Metal Church

星期日 早上十點五十分 新浦崗 偉成工業大廈

這裡是香港工業的最後陣地……無錯,香港工業早已遷至中國大陸,哪裡還有工業?這裡說的工業,是指租借工廈單位,以作藝術、飲食、音樂等活動的那種。這些都不是工業嗎?這我都知。但那些人至少都從事生產,雷聲小,但有貨賣,比起炒股炒樓好得多吧。

觀塘工廈淪陷之後,生還者便將陣地遷至新浦崗,繼續努力振興『工業』,而且聯合起來,誓要堅守這最後堡壘。因為他們都知道,若連這裡也被攻陷,便難以再有容身之所。如此,真係死咗都唔知咩事。

現在是超武鬥組的年代。

今日是星期日,這座位於新浦崗的工業大廈,有不少人湧著走入。有單拖的,有結伴的。他們來自四方,但不約而同地,個個都面帶笑容。這在超武鬥組的年代,是極其罕有的珍品。

在近處的街角,有兩人也想要進去。但不同的是,兩人都戰戰兢兢,互相摟抱,卻是踝足不前。事實上,兩人早已在廿分鐘前到達,但到現在,都未走得出街角。

其中一位叫雅各。他一邊摟住另一人,一邊狂打手語:「喂約翰兄,真的….只有這條路入去嗎?工廈這麼大,總不會只得一個入口吧?」約翰以手語回應:「你咪傻啦!根據情報,那工廈對外開放的入口,就只得眼前的正門。若從另一處進入,便會觸動警報,然後就有大量守軍招呼!那班傢伙說,若不從正門入羊圈,那人便是賊,是強盗,勢必嚴刑處置!」

這兩個人都是聽障人士,故要用手語溝通。

雅各聽罷,便咧嘴道:「呸!什麼賊又強盗,你道那裡是天國麼?」約翰回應:「你別說笑!至少排隊進去的這班人,會覺得是那樣。」

兩人再探頭窺視。只見這荒廢廿載的工廈,人流陸續湧入,竟然織成一條人龍,情景好不壯觀。又見門口站著一人,看著人龍一個個進入。誰都曉得,那是羊圈的牧人。誰要入羊圈,都要先經牧人查驗。

雅各又再道:「約翰,混入人群中,應該會過到關吧?」豈料手話未完,約翰卻驚訝回應:「糟!抽下籤了!」

「喂,你身為基督徒,說什麼抽上籤下籤,不是太好吧?」

「你有所不知。根據吳牧師的情報,今日輪班的這個雷德力,是眾人中最惡哽的!若給他發現,我們就係咁大矣!」

「連守衛的情報都有?教會的research都很詳盡啊!」

「你會議時沒留心嗎?根據情報所得,崇拜前負責守住門口的,主要有三個。第一個叫周允諾Amos,是教會尖沙嘴堂的前會友。他雖然實力非凡,但人亦較仁慈。就算給他發現,只要道出我們曾屬同一教會,他必定會網開一面,放過我們!」

「哦….那另外兩個呢?」

「第二個叫甘…..,那不能講出名字的傢伙…..當日立法會大戰,大唱粗口歌,唱死我們千萬弟兄姊妹的那個,你應該記得吧?」

雅各卻是連連搖頭。

這裡先岔開一下。約翰雅各談及那不能說出名字的傢伙,名叫甘加強,又名雞泡魚,最煞食的絕技是極速減肥的『瘦身秘笈』、以及以粗口歌唱死對手的『撚箍咒』。

「頂!那個可怕傢伙,你竟然不知道?我當然記得!當日關正義弟兄,就是給那肥仔的糞便埋住,即使後來被救出,也已經失去鬥志,退居二線了!」

「嘩!有那麼可怕嗎?…..那若給他逮到,那豈不是……」

「但根據情報,那傢伙把守期間,經常都一睡不起。若是他來守關,我們反而有機可乘。」

「那現在守關的,是否…..」

「沒錯。他就是第三名守衛,雷德力Nick。他為人心狠手辣,而且仇視我們基督徒,據說他曾到尖沙嘴堂挑機,將凌子健教練打傷!」

「有無咁把炮呀?凌子健,凌教練啊!會給那種人打敗?」

「信不信由你,總之是有這樣的消息….咦?好像差不多了啊!」

只見人龍已縮短不少,人幾乎都已通關進入。如此一來,兩人便無遮無掩無格仔,可以清楚看到守衛那獵鷹般的目光。

要命的是,那隻獵鷹死盯住這邊,不斷叫著什麼。很明顯,獵鷹已找到獵物。

「他…..他發現了我們嗎?」

「我想…..是吧!」

說時遲那時快。那稱為獵鷹的傢伙,Nick已飛身攔在面前,兇神惡煞地盯住兩人。兩人當堂大驚,互相緊抱大叫:「呀…..呀…..」雖則耳聾影響說話,但要叫的時候,他們還是叫得出聲。

正當兩人以為死定,Nick卻從身邊快速閃過,然後一下,兩下,震盪傳至每寸肌膚。回頭一看,只見原來身後有兩個西裝友,如狼似虎向他們逼近。同時又見Nick正面迎上,運功出招:

「『民主神功 第五席 被選拳、提名拳』!」

左一腳,右一腳,雙腳猛轟兩個西裝友頭上。兩西裝友身形健碩,從裝扮看來,多半是地產界高手,誰知各中一腳,頭顱便應聲踢甩,飛到半丈外著地。

事出突然,雅各約翰呆了半晌,才曉得當前事態。

「這就是……傳聞中的…..『民主神功』?」

「嘩…..這個雷德力……果然名不虛傳!」

「幸好他目標不是我們,否則…..」

再回頭,只見那叫Nick的守衛,正對他們指手畫腳,唸唸有詞。兩人起初不明所以,但到他頭冒黑煙,瘋狂抓頭的時候,雅各才恍然大悟:「等等…..他是不是…..在叫我們入去?」

「什…..什麼?」約翰一臉難以置信地打手語。

兩人終於有反應,Nick立時大喜,手指住門口方向,然後自己緩步進去。兩人互望一眼,不禁鬆一口氣,一邊祈禱感恩,一邊緊隨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