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Nick的心結

天台

Nick正倚著欄邊,望向東方,似是心有所思。阿魏剛才的說話,不斷在他腦中浮現:

「嘿,Nick,放那兩個聾人進來…..不太合乎你的風格啊!」

他憶起剛才崇拜前,充當工廈大門守衛時的情景。當時人流大致都進了門,他突然感到陣陣殺氣。於是飛身上前,果然見到兩個地產派戰士,正欲對另外兩個人動手。他二話不說,左一招『被選拳』,右一招『提名拳』,便輕鬆解決兩個地產派—-以他絕世『民主神功』,這是可以輕易做到。

解決兩個地產派,他便叫那兩個被欺負的人,一同參加崇拜。殊不知那兩個聾人,竟然都是教會派來的偵察兵。

單以結果來看,Nick是做了一件好事。但這好事之所以發生,竟是因爲自己一次失誤。

若是平日,以他獵鷹的目光,根本無可能走漏眼,放入兩個偵察兵。而犯錯的原因,他自己十分清楚。想到這裡,他不禁仰天長吼:

「你老味!……你老味~~~~~~~」

話說當日,玄牛為首的畜牲集團,為了併購花園街的舊樓,不惜一切,最後更發動全軍總攻擊。花園街街坊殺奮起頑抗,眾多戰士,包括Nick的父親—-雷友山,都葬身火海之中。

自此,玄牛和畜牲集團,便成為了Nick的仇敵。

其後,畜牲集團重組實力,再度發動總攻擊。玄牛憑其過人實力,本應勝劵在握,但拳頭教癲狗暗中相助,一個『掟蕉』奪其雙臂,終於將局勢扭轉。

最後,畜牲集團敗亡,玄牛雖則殘廢,性命卻猶在。

在武術大會中,Nick無意中得知,玄牛最近加入了市區重建部,且在進行觀塘重建計劃。好了,找出仇人下落,自己又得絕世武功。此刻尋仇,絕對是大好時機。但為了Metal Church的防務,他遲遲都未能出發。

他一邊大吼,一邊雙拳猛轟圍欄。圍欄經不起其『民主神功』,應聲碎毀。

「玄牛你這個仆街,很快,很快…..我便會來…….」

「拿你狗命!」

……

「拿你狗命呀仆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