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Metal Show

夜 Metal Church

群眾在禮堂內,隨著強勁的音樂,瘋狂歡呼起舞。其熱鬧程度,比早上的崇拜,中午的治療時間更甚。

帶動現場瘋狂的,是台上演奏的五隻喪屍….那其實是五個cosplay成喪屍的樂手,這種視覺演出,在重金屬界多不勝數,是之為視覺金屬系音樂。

他們是Metal Church的鎮場之寶,視覺金屬樂隊—-Carcass5 。

Carcass5前身是Carcass3 ,意思是『三屍』,由結他手政務屍、低音結他手財政屍、與鼓手律政屍組成,主打諷刺時弊的視覺金屬音樂。只是鼓手律政屍不幸喪生,樂隊便沉寂一時。幸好,他們終於找到了新的鼓手,再加上另一個結他手和主音歌手助陣,三屍殊即變五屍。

「吼~~~~~~!三隻喪屍打唔撚死,仲整多兩隻你嘆,問你驚唔撚驚?~~~~~~~」

全場氣氛熱烈,但不是個個受得了。像現在,主音歌手一句爆粗獨白,即有十數人抓頭嘔泡,要由工作人員抬走。

咦?回看舞台。只見歌手四百磅肥大身軀,粗口爛舌,即使化成喪屍….不,化成灰也能一眼認出!

「雞泡魚…..雞老師!」

雅各在觀眾群中怪叫——在昨晚的這一刻,他又怎會估到,自己會叫得出一個名字?天生耳聾的他,又怎會想到,會來工廈這種鬼地方,來聽這種嘈吵的Metal Show?

「世人都說這種音樂很低俗,很嘈吵,但我雅各自踏進這裡的一刻,就從沒想過要離開!直至現在這一刻,也是一樣!」

「不管是怎樣的考驗,我都一X定通過!」

雅各受雞泡魚半日啟蒙,早已經被教壞,句句帶粗了。他為通過考驗,暗地裡運足『十架恩典』功力,時刻嚴陣以待。同一時間,台上的樂隊又再轉陣式,兩個結他手各走一方,大演結他鬥法。

「我地嘅隊長,結他手,政務屍!」

雞泡魚大吼一聲,左路的政務屍應聲,結他狂淝。他的彈奏粗野狂放,彈指神速,配合其喪屍咆哮,果真震撼駭人。

政務屍solo完畢,雞沉魚又上前大吼:

「我地另一位結他手,同我一樣新加入嘅Steve!」

原來另一位結他手,正正就是今早招呼雅各的Steve。他的彈奏並不像政務屍的澎湃,也沒有彈指神速,卻像幼細蠶絲,令人遊走七重宇宙,置身於迷幻之中。

兩人先後Solo一輪,然後就是合奏大亂鬥。

兩支結他一陰一陽,一剛一柔,一神一魔,互尅互補,有若武林高手御空格劍,亦有如星際大戰,「蕉,銀芽!」連橫爆響,震撼全場。若這是兩雄搏鬥,這場肯定是世紀之戰。

之不過,現在是音樂演出。Steve與政務屍大鬥法,根本無法融為一體,聽來卻像兩曲同響,嘈吵不堪。又有十來人抵受不住,有打直逃走的,有打橫抬走的。後排的雅各聽覺初萌,卻是不以為然:「搞什麼?又有這麼多人頭痛?只是彈結他而已,又沒有粗口…….」

雞泡魚又上前大叫:「Bass手,財政屍!」旁邊果然閃出個財政屍。他一手低音彈奏,原本兩把大纜都扯唔埋的結他聲,竟然也融入其中,成為絕妙的三重奏。此種生與死,黑與白的極大反差,再由Bass手融和,乃Carcass3的煞食絕招。Steve加入以後,更將之玩到極致,有觀眾聽到死去活來,亦有觀眾悟出人生。

最後,就是鼓手了。這位仁兄究竟是誰,此時此刻,應該已估到了吧?

「鼓手,蛇王周,Amos!」

雞泡魚大叫一聲,全部樂器立即sharp cut,剩下Amos猛打套鼓。嘩!這傢伙本來文質彬彬,換上喪屍妝,霸氣十足!鼓聲凌厲快速,粗中帶細,比起初來報到時,厲害了不知多少倍!再加上亞當、夏娃兩蛇周圍騰,實在Metal過Metal,觀眾無一不瘋狂歡呼。

「蛇王周好野!」

全場拍手和應節奏,將氣氛推至最高鋒。

話說當日立法會一戰,Carcass3前鼓手律政屍為救Amos,慘被林牧師擊殺。之後順理成章,Amos便要承擔遺落的鼓手一職。本來他的鼓技、他的個人喜好,他的宗教信仰,也不適合應付Carcass3的重金屬風格,但在Steve和雞泡魚瞓身支持下,他和Carcass3終於達成共識:

絕不唱、演奏對神不敬的歌曲;
新組成的樂隊,叫Carcass5,由原本的政務屍和財政屍,再加上Steve、雞泡魚和Amos組成(
大家扮的喪屍,是感染生化病毒而成的那種,並不涉宗教意味,有人稱之曰:『一隻喪屍,各自表述』;
Carcass5務必積極尋找新的鼓手,然後取代Amos鼓手之位,同時Carcass5亦會拆夥,雞泡魚和Steve亦會退出。

後人稱之為『五屍共識』。

之後,Amos在同伴指導下,勤加鍛練,再加上『十架恩典』神功推動,要打出Carcass5那種密集而有力的鼓擊,已是毫無難度。

這時,他眼尾瞄到雅各在觀眾後面。

大半年前他初到貴境,他還只是像現在的雅各,在後排欣賞樂隊演出。當時他又怎會想到,自己會扮成喪屍一樣,坐上台上瘋狂打鼓?

附近又有佩珊和阿魏。佩珊對重金屬無甚興趣,雖不至於爆頭而死,但也絕非享受。她見阿魏歡喜狂舞,像在聽國歌一樣,差點成件彈起,便疑惑問他:「魏傳道,以前在教會時,我真是無法想像,你會愛上這類音樂。」阿魏回應:「妳男朋友也問過我這問題。但妳可知道,Rock and Roll最吸引人的地方是什麼?」

佩珊搖頭。

「哈哈…..妳遲早也會明白的。說起來,妳覺得他打鼓怎麼樣?」

「Amos他….雖然進步,穩定了不少,但鼓擊還是欠了點感覺….這也難怪,他之所以做Carcass5鼓手,不過是要頂替為其犧牲的律政屍,根本就毫無興趣……」

「嘿,妳聽真啲?」

「呀?」

佩珊一愕—-阿魏這一指示,令她憶起昔日在教會時,受其教導的情景。她自少已學得一手好琴,卻流於獨奏層次,當年多得阿魏提醒,視野才能突破框框,學懂顧及他人。

現在,阿魏便給她另一個考驗。她絲毫不敢怠慢,只回以一字:「是!」,視線便轉回台上,用盡功力細聽。

回看舞台。

「嘩!~~~~~~『十架恩典 第二十二章』!」

Amos大喝一聲,神功竟陣前突破,一、二、四、八、十六、三十二…….六十四連擊,一秒之內掃遍套鼓,已完全超越常人層次,接近聖鬥士的音速境界。莫說台下觀眾High爆,就連就近的四位同伴,都看得目定口呆:

「嘩…..駛唔駛去到咁盡呀?」Steve呆叫。

台上台下瘋狂叫嚷,但Amos卻還未滿足:「不,這還未夠……亞當,夏娃,來吧!」想罷,立即拋雙棍往觀眾席。觀眾爭住接棍,猛叫瘋狂。同一時間,他的雙蛇—-亞當、夏娃應聲回巢,飛回主人手上變棍。換棍完成,便將功力催到最高鋒:

「神啊,求你賜我力量!」

棄鼓棍揸人棍,還要都谷盡功力,還都唔知Amos搞乜鬼。一雙人棍自上揮下,有如野馬脫韁,又如流星劃破天空,掃落銅鈸、擊中鼓面,「砰!砰!」兩聲,全部應聲爆碎。嘈吵不堪的場地,立時變得寂靜。

…..

…..

反高潮之如斯,令全場鴉雀無聲。Amos見狀,暗叫大鑊:「糟!力度控制失誤,太大力了!」觀眾呆著良久,才稍為懂得反應:「嘩……嘩……好野呀蛇王周!」

「痴X線,咁你都做得出,咁仲駛玩落去嘅?」

「回水呀!」

「但你感覺到嗎?最後那兩下鼓…..」

「什麼?」

「總覺得那兩下鼓擊打出的瞬間,我感到全身充滿力量!」

「無咁邪下嘛?」

噓聲與掌聲不絕,果真切合Carcass5風格—-一生一死。但痴X線的高潮,換來的卻是提早收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