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1-斬玄牛 食和牛

偉成工業大廈 外面的路上

眾人都在收屍的同時,Nick卻悄悄地離開。因為,他已經無法再等。

「死耶能,明明應承了和我一起宰玄牛,但你這個樣子,又怎能幫得到我?」

早前他得到癲狗授拳,不單導正了體內的『民主神功』,更學得驚世絕技『五區公投』。他現在便有絕對信心,能將殺父仇人—-玄牛擊斃。

若有耶能…..Amos相助的話。

武術大會一役後,他便深深明白,即使他再強,也需要有後盾支持,才能成就大事。但這個強大後盾,自武術大會回歸後,卻是未停過手:Amos早上要崇拜打鼓,中午要行醫,夜晚又要出show,忙過沒完沒了。

是以,他曾多次想拉Amos落水,但都遭阿魏勸止:「待這邊穩定下來再說吧!你們一走,這裡便踢晒腳,防守也會大大減弱,敵人便有機可乘!」

他一直在待待,也許有一日,Amos會清晒手頭上的工作,和他一起上路。但剛才看著Amos失手的一刻,他便知道,這一刻只會遙遙無期。

有些仆街會對你說:你看百姓處於水深火熱,我們不應該搞對抗,不如先搞好民生,才談民主吧。仆你個街,沒有民主,沒有公平的制度,資源都被少數人壟斷,又何來有民生了?

現在是超武鬥組的年代。爭鬥不斷、各種病症蔓延、中毒等事態不絕,湧去Metal Church求醫的不計其數。長此下去,若不去杜絕源頭,阿魏和Amos就只會越來越忙,永不止息。像他父親一樣的受害者,便只會日益增多,點醫都醫唔晒。

「古語有云:預防勝於治療。我現在就要撥亂反正,解決問題的源頭—超武鬥組!第一個目標,便是殺我父者—-畜牲玄牛!」

「耶能,我現在便要解除你的負荷!等著瞧!」

下定決心,Nick便再次走上復仇之路。

不過未過馬路,便已經被兩人攔住:

「喂,要去什麼好地方,都不叫我們一齊呀?」

「唉!都唔撚當我們兄弟啦!」

Nick抬頭一看,不禁喜:「是Steve,還有雞泡魚!」但隨即又轉為擔憂:「等等!難道你們是來…..阻止我的嗎?」

「嘻,剛才不是說過了嗎?係兄弟嘅,怎能拋下我們不理?」Steve咧嘴道。

「無撚錯!斬玄牛,食和牛!點撚可以唔預我地?」雞泡魚高聲叫道。

「但是…..雞泡魚你還算有戰鬥力,但Steve你只得一部iBelt,怎樣…..」Nick疑惑間,才驚覺Steve上衣不扣鈕,露出一身橫練肌肉,令他看起來高大兩分,再加上背上一支電結他,手上一副擴音器,更顯氣勢不凡。

這位結他手笑道:「難道你一直都沒察覺嗎?在你們遠征的日子,我已經放棄了iBelt,然後跟政務屍學藝。到現在,終於學得了屬於自己的戰技!」雞泡魚附和說:「哈哈!你咪撚睇小佢呀,佢學那招『死亡結他Solo』,已經不下於政務屍本人,再加埋我的『撚箍咒』,仲有新招…..嘻,到時你就知!」

「你們…..你們真是……多謝….多謝你們!」有兄弟相助,Nick精神立時振奮,差點更掉下男兒淚。雞泡魚笑著回應:「多乜撚謝,事成之後,你要請我食和牛的!」Steve附和說:「請這傢伙食和牛,會成副身家倒落海的!」

三人邊行邊笑談,但Steve忽然想起什麼,便說:「喂等等,我們要有十足把握,至少應該要找多一個人啊?」Nick和肚泡魚起初疑惑,其後又再仰天大笑:「哈哈哈!對了,那傢伙,我們怎會忘了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