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2-皇警戰姪女

凌晨 跑馬地 司徒拔道

群車正在超速奔馳—即使在和平年代,超速駕駛已是家常便飯。在節奏急速的香港社會,不超點速,是阻住住地球轉的失德行為。而在超武鬥組的年代,人人自恃神功蓋世,撞車都撞唔X死,更是變本加例,周街都頭文字D。

而這段山路崎嶇不絕,九曲十三彎,飊車確實一流。事實上,由中環紅棉路上半山,經山頂馬己仙峽道、司徒拔道、黃泥涌峽道等往南區淺水灣道,再飊去往石澳之類的賽程,是車手飊車之選。

之不過,其中有一架白色私家車,卻是毫無章法,橫衝直撞,有若醉漢隨街亂步,險象環生。其他車手見狀,都避之則吉。有些不夠運的,被狠狠撞中,死的死,傷的傷,還有命的欲落車追究,敵車卻已走遠。

司機們同聲叫罵,原本還算寧靜的公路,便變得媽聲肆起。

車手A:「仆你個街,點X揸車架你?」

車手B:「這架白色車…..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大法官姪女?」

車手A:「頂你!大法官姪女又如何?撞爛我架車,我就要她車債車償!」

車手B:「那也要捉到她才行!….報警吧!」

車手A靈光一閃,拿起手機就狂按—-非法車手告人危險駕駛,還真夠有趣矣。只是電話未通,車手B就叫罵道:「你痴X左線嗎?打999?」車手A大惑不解,回罵道:「又是你叫我報警的!」

「打999這個有X用咩?聞說大法官姪女武功了得,一招兜巴掌,連警察都打得暈!再說,人家乃名門望族,警察都要俾三分面子啦!」

「那…..既然報警無用,你又叫我報?」車手A未說畢,車手B已拿出手機,開動應用程式,然後遞在面前說:「用這個App嘛!」一看,只見螢幕上有個很熟悉,但又久違了的標誌:

皇家香港警察!

鏡頭一轉,只見那架白色私家車,還在山路上亂飊,撞倒幾架對頭車後,正穿過一個分岔口。又見一架電單車伏在小路,司機一身綠色軍裝,蓋上一件螢光背心,戴上白色頭盔,顯然是交通警的裝束。但其全身散發著浩浩皇氣,頭盔上的標誌,雖似警察徽章,但原本紫荊花的部分,換上了一個皇冠——無錯,這人並不是那種為非作歹,淪為暴政工具的警察,而是…..

皇家香港警察!

這個皇家警察正望著手機,咧嘴笑道:

「嘻,你說那個臭八婆?我剛見到她了!」

「No problem. 收拾那個臭八婆,一洗我插水王污名,我等待這一刻好久了!」

「Yes Sir!」

收線後,皇家警察收起手機,啟動引擎,電單車「隆隆!」聲飊出,由小路直出大路。

「我插水王向天發誓!我唔X爆佢個臭X,我誓不為人!」

電單車駛入大路,左穿右插,誓要追上那架白色私家車。

話說2010年某日凌晨,在同一個地點,這個大法官姪女涉嫌醉酒駕駛,與一架巴士迎頭相撞。警務人員到場後,多次要求她接受酒精測試,都被她連番拒絕,而且意圖離開。一名交通警上前阻止,卻硬食其一巴掌,隨即緩緩倒地。事後警方控告她掌摑警員、拒絕接受呼氣酒精測試、及醉酒駕駛共三項罪名。這位已有兩次襲警案底的法官姪女,最後被判240小時社會服務令。

事件全程被電視台的攝影師攝錄,放上網之後即被瘋傳。很多人都對法官姪女的所為感到不齒,同時也認為交通警被打後一秒才跌倒是插水的扮野行為,並對此加以抨擊。

只是沒有人知道,大法官姪女那一掌,其實暗藏勁力。只是延遲一秒才發勁,中招者往往在一秒後,才會不支趺倒。

那位中招警員,從此就被喚作插水王。

此事令插水王一直耿耿於懷。他後來脫離警隊,加入離職警員組成的皇家警察同盟,然後積極練功,誓報一戰之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