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血戰裕民坊

翌日 早上 觀塘 裕民坊

這裡是觀塘的市中心,心臟地帶。

曾幾何時,這裡商鋪林立,銀行、金舖、時裝店、沖印店、當鋪、書店、超級市場、戲院、食肆等,數之不盡。市民吃喝玩樂之餘,也能探索該區舊貌。

但昔日風貌,現在已不再存在。

2007年,突駒正虎旗下的市區重建部,展開了觀塘市中心的重建計劃,目標是將該地段變成全新地標:全香港綠化率最高的市中心。計劃分五期發展:第一期是原觀塘月華街巴士站興建的單棟式豪宅,現在已經完工;第二、三期為商住發展項目,範圍包括裕民坊、康寧道、物華街及協和街,現正興建得如火如荼。預計兩年後落成的它,樓花已賣出近千伙,套現過百億,都咪話唔痴線。

第四期計劃興建區內最大型的商場,但為安置因拆卸而逼遷的小販,市建部興建了一座臨時小販市場。若一切安好,便會將之拆掉,再照原定計劃行事。

這點小問題並不礙事。最頭痕的還是第五期。因為直到現在,市建部並未得到裕民坊的全部業權,是故計劃一直停滯,至今仍只是一座廢置的舊樓。

裕民坊舊樓只得七層高,而且舊到無人有。但地面一個鋪位,裝修卻是新淨無倫。抬頭一看,上面有橫額印著一個一邊白一邊綠,中間由一個像是『人』字,又像刀狀的東西切開的標誌,並附有大字寫著:

突駒正虎 市區重建部 地區辦事處

上幾級樓梯,走入鋪位,只見有一大座建築的模型,展示著觀塘市中心將來的面貌,後面的牆身掛著一幅幅巨大海報,介紹著每部分建築的特色。

左面是一個展示廳,擺著一排排座位,前面則掛著顯示屏,用以播放宣傳片段。只是顯示屏並未開著,座位也只有幾個人,正在商討頭痕的事項。

其中一個牛高馬大,屎忽大到要霸兩個座位—-一邊一個。他的頭盔豎著兩隻角,一雙機械臂巨大又不失線條……咦?那不就是消失了一段日子,前畜牲集團首領、前地產界近身侍衛:

玄牛嗎?

傳聞果然屬實!玄牛果然轉會去了市建部,正進行觀塘重建的棘手工作…..不,棘手的並非工作本身,而是身邊這班麻煩友。

玄牛首先開口問:「凱匯,那一百個非法佔用攤檔,還有一個申請逆權侵佔,你們打算怎樣做?若讓這些官司拖延下去,第五期就唔駛搞了!」

當中有個一身白色西裝,卻難掩飾其澎湃肌肉。那雖未去到玄牛般宏偉,但亦是巨人級數矣。這個叫凱匯的傢伙答道:

「我們已經提出特別賠償方案。除了基本現金津貼外,更可按經營年期獲得最多30萬元津貼。另特設遷置津貼,金額由20萬至50萬不等,按佔用面積計算。此外,若佔用人在28日內接受建議、並於14日內簽署文件,以及承諾明年2月28日前遷出,就可獲『早鳥』優惠,一筆過10萬……」

猛男的形象,卻是長篇大論,像個官一樣。玄牛聽得不耐煩,便搶白道:「哈,真好啊!違法佔用官地,竟然能得賠償……算了,但若業主不應承呢?你們又打算怎樣?」

又有一位叫樺峯的人答道:「若不答應,我們來年便會用『收回土地條例』收回土地。」玄牛卻還是不太滿意:「來年…..還要等多一年。」這時,樺峯身旁有一女子閃出,說:「我們的做法理性又務實,決不像某些人般,截水截電放蛇放火那麼賤格的!」

言語間擺明挑釁,卻觸不到玄牛痛處—-對他來說,卑鄙無恥下流賤格之類的說話,簡直就像讚美詩一樣。他回應說:「你是在讚我嗎?過獎了。但你們知道嗎?突駒之矢明知我的行事作風,也請我過來收樓,你們明白為什麼嗎?就是嫌你們做事太無效率,廿年都搞唔完個project!」一個反抽,三人窒到啤一聲。

良久,觀月才懂得反問一句:「那玄牛兄你神通廣大,為何又會整個集團被滅,又變成了傷健人士?」她不愧為女性,一句就入晒肉,狠狠刺中玄牛痛處:「你!….」女人對玄牛來說,確實惡哽,之前有再造人Agnes,現在這個觀月也一X樣。

這時,有人氣沖沖地衝入,大叫:「大件事了!有人搗亂呀!」不知是幸還是不幸,這突發的事件,碰巧打破了僵直的氣氛。

樺峯反應最快,叫道:「那還等什麼?快收拾他們吧!」但來人卻大驚回應:「不…..不行!那班人實在太……太……」話未說畢,自己卻吐大口血,倒地後已然身亡。

凱匯、觀月、樺峯三人當堂大驚:「發….發生了什麼事?」唯有玄牛能保持冷靜,思考一下來者何人:「唔…..難道又是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