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血戰裕民坊#2

裕民坊 門外

馬路上有廿幾個西裝友,正包圍中心的四個人。

這班被稱為房奴的戰士,人數上絕對佔優,但恐懼卻出自他們臉上。他們雖然一身『樓按神功』,雖然有著數倍人馬,但個個都手騰腳震,不知如何是好。

這當然了。被包圍的四個人,個個都絕不惹小。他們是Metal Church的代表:Nick、Steve、雞泡魚,還有客串的插水王。為首的Nick上前叫囂道:「你們這班廢柴統統讓開!今日我只要殺玄牛,報父仇!要是你們阻頭阻勢,下場便和他們一樣!」

「呀….」眾房奴不禁望向周遭,原來遍地都是房奴屍骸!有的無頭,有的只得半身,再加上血染一地,實在恐怖。房奴雖見慣世面,但見場面血腥至此,亦不禁作嘔作悶。Nick再喝一聲:「我現在數三聲!一!」叫聲帶有『癲狗吠』內力,教人極不好受。

『癲狗吠』乃絕世高手,拳頭教教主癲狗的絕招。Nick受其所教,得著純正的『民主神功』、『五區公投』武技,自然也不缺這招。

「二!」

再數一聲,眾房奴倍加難受,個個倒地掩耳叫苦。有幾個功力稍遜,慘叫一聲:「嗚….不要!」竟當場爆頭而亡。其他還有命的,都紛紛退到十呎過外,找個爛鋪位躲藏。

其中一個跑到辦事處門口,剛巧門後又有人走出,互相碰個正著。這個人無端被撞,立時大怒:「X!你們搞什麼鬼呀?」一手將房奴揪起。房奴大驚叫道:「是凱匯大人!他們來….搞事…..」

凱匯怒道:「無X用!躝開!」一手幾房奴掟到老遠,然後步出辦事處,對四個搞事分子吼道:「你們是什麼人?膽敢走來搞事?」

「聰明的便死開!我只要玄牛性命!」Nick厲叫回應。

「竟然不放我在眼內?豈有此理!」凱匯暴躁易怒,剛才被手下一撞,現在對方一句半句,他怒氣已衝上雲霄,立時運起神功,一躍上前,誓要教訓眼前這無知小子:

「看我的!『樓按神功 九成按揭 一按拳』!」

「原來是『九成按揭』,怪不得那麼囂張!」Nick竊笑一聲,同時運起『民主神功 第五席』功力,一個側身閃開猛招,再順勢還以一招『提名拳』,擊中凱匯左腰,將其逼退四步。

「嗚!好小子!有點斤兩啊?」凱匯一招失分,暗叫大意。同時收起輕敵之心,轟出更煞食絕招:

「『二按拳』!」

凱匯認真出招,Nick不禁為之一愕:「『二按拳』!」同時憶起當日花園街大戰時,和泓景決戰時之片段。

又說當日花園街大戰,玄牛除了盡派畜牲大軍外,同時也用計謀,誘使花園街將士叛變。其中一位叫柴叔的二五仔,因而獲得地產派『樓按神功』,和新名字『泓景』。他和Nick、Amos交手時,使出了強勢絕招『二按拳』—-按上加按,拳上有拳,令二人無所適從。可惜他陣中強行『加按』,導致走火入魔,最終爆體而亡。後來地產派強攻觀塘,Amos面對房奴的『二按拳』,還是擋得手忙腳亂。

不過,今時唔同往日。此刻凱匯的對手,是悟得純正『民主神功』的Nick,以前煞食的『二按拳』,如今一樣有效嗎?

無。

Nick咧笑一聲,一個側身橫閃,將一招兩式全數避開。凱匯大驚道:「竟然避開了?沒可能!」死唔信邪,左拳再來一記『二按拳』,結果又是一樣。Nick趁其中門大開,大喝一聲:「死開!」一招三式奉上:

「『民主神功 第五席 提名拳、被選拳、投票拳』!」

反擊之快速,大出凱匯預料。未及驚叫:「呀….」,已經連中三腳,飛退十餘呎倒地。幸虧他『九成按揭』不是白練,站起身調整內息,又是一條好漢矣。只是他不得不重新估計,對手實力究竟有幾強:「什麼?區區『民主神功』,區區『第五席』功力,威力竟如斯勇猛?究竟…..」

這時,觀月和樺峯亦走出辦事處。他們見Nick等人來犯,便立即上前叫陣:「來者何人?竟敢在此搞事?」兩秒後,玄牛亦步出辦事處,卻未有上前擺陣,而是從後方觀察形勢:「唔?果然是他們!花園街雷友山的兒子、『瘦身秘笈』死肥仔、還有個什麼皇家警察……但那個魏文進不在,另一個會醫術的小子也不在……難道還有伏兵?」

心思細密,處處防範,不愧為絕世高手。但很可惜,今次他….想得太多了。

反之,他的仇家—-Nick,思路卻非常清晰,目標也始終如一:「玄牛你終於出現了嗎?」突然一躍上前,如飛箭直飈玄牛。房奴陣營加上觀月和樺峯,想攔也攔不住。

「還我父命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