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皇警戰凱匯

臨時市場

那邊,Nick闖入二三期工地追玄牛,雞泡魚隨後趕上,遇著難纏的職安真漢子。事件會如何發展?且容後再詳解。

這邊,凱匯不敵插水王,被追到臨時市場。只是插水王衝入市場,卻不見凱匯人影,只有檔口和擺檔的人。

市場分上下兩層,滿是售賣成衣、玩具的鋪位。通道四通八達,卻又極之狹窄。插水王拚命穿插,有若穿梭於迷宮,途中難免撞跌途人,掃落檔上貨物,造成騷動。幸好他一身警服散發皇氣,檔主才不敢造次。

下層不見目標,唯有上上層搜索。他的直覺就告訴他,凱匯肯定還在市場。

是以他小心翼翼,逐戶逐戶掃視。從檔主們驚恐的眼神,很明顯,那可惡的凱匯就在附近。果然,走到轉角,凱匯突然從檔口殺出,絕招猛然轟至:

「『樓按神功 九成半按揭 二按拳』!」

「什麼?『九成半按揭』?」插水王見對方功力大進,不禁一愕。幸好他功力夠高,反應快,以『爭分奪秒』身法一閃,總算避過一招兩拳。但正欲反攻,胸口卻不明不白中招:「嗚!那….『二按拳』…..我明明兩拳都避開了的!難道……」

「無錯!這就是我派的新絕技—-『三按拳』了!以『九成半按揭』功力打出,看你如何閃避?」凱匯雙拳猛地聚勁,同時衝前出擊—-原來他剛才躲入市場,是為了爭取時間『加按』。現在他得著『九成半按揭』功力,再推動一招三拳的『三按拳』,威力已超越當日花園街的泓景。

更糟的是,凱匯功力看來爐火純青,到目前為止,都沒有走火入魔、爆煲的兆頭。但這也有個好處,就是他暫時都不會變成負資產。

「怎樣也好,盡快解決這個凱匯要緊!」插水王衝勁盡表現,但此刻要務,是要先應付凱匯的連橫『三按拳』。幸得他昨晚功力大進,即使面對『九成半按揭』,亦絲毫不輸蝕。連跳兩個後空翻,總算僅僅避開,然後右拳來一招『獵鯊行動拳』遠攻。市場道路狹窄,難以閃避,凱匯嚇得硬擋一招。插水王見遠攻奏效,左拳又照版煮碗。凱匯怪叫一聲:「嘩!又來?」拚力竄入檔鋪,僅僅掛彩。

但如此一來,凱匯便被困於檔鋪內。插水王咧笑一聲:「還不捉到你?」急急封住檔鋪門口,再來兩招『獵鯊行動拳』。凱匯身處檔內,前有追兵,後左右三面牆壁,根本無路可逃。但思考半秒,又突然靈光一閃:「我功力大進,幹什麼要逃呢?看我的!」把心一橫,不避不閃,運起頂級功力,『三按拳』左右開弓,硬拚插水王『獵鯊行動拳』。四招互撼,爆出「砰!砰!」兩聲巨響,凱匯被轟至牆上,牆身應聲碎裂;而插水王亦震退六步,剛好倚著欄邊,不至於跌落下層。

這一拚,插水王功力略勝一籌。

插水王深知打鐵要趁熱,稍稍回氣,便大喝一聲:「You’re under arrest !」,一招『反黑先鋒拳』殺入檔鋪。凱匯走避不及,硬食一招,但同時亦以『三按拳』反擊,三擊分別命中插水王頭、胸、腹。一招三拳認真和味,但正欲添食,卻反被插水王『獵鷹拳』擊中腹部。這一下重之又重,令其不得不彎身嘔泡。然後這一個姿勢,就是插水王出殺著的時機:

「『學警出更 第三集 轟天炮拳』!」

強猛的上勾拳狠狠轟中凱匯下巴,將其人鏟上天花板。天花板抵受不住,應聲爆碎,連同凱匯、成衣貨物一同飛到半空,散落一地。

連串攻勢實在漂亮,理論上可以一舉殺敵。但插水王掩著胸和腹,卻是不太滿意:「可惡!剛才中了他的拳,『罰息』內勁在我體內爆發,影響我絕招的威力!」

又說凱匯的『X按拳』系絕招,除了本身拳勁外,打在對手身上的『罰息』勁力會定時爆發,進一步傷害對手。『罰息』大約每十幾秒一次,雖然威力不大,但時間一長,就會相當麻煩。『罰息』內勁分為優惠利率(P按)和同業拆息(H按),當中P按罰息威力較穩定,H按威力較受天地靈氣影響。

插水王打出『轟天炮拳』的剎那,凱匯的『P按罰息』勁力就在其體內爆發,令絕招威力打個八折。

抬頭一看,只見倒地的凱匯果然未死,正苦苦爬起身,掃走落在身上的衣物,然後轉個身就走—-傷重的他,已無能耐再『加按』,亦已無力再鬥,逃走確是明智選擇。可是他既傷重,只能一步一拐,一步一步爬落樓。

但插水王知道機不可失,又怎會讓他逃脫?哪理得體內的『罰息』內勁,一於奮力向前衝,竭力緝兇!若然放生了他,讓他繼續『加按』,或是變成負資產,後果都難以想像。

相比凱匯,插水王不算傷重,是以能飛身跳越圍欄,一下就落到下層。只見凱匯快要爬到門口,便欲上前擒住。誰知凱匯挨近門口,卻有條人影迎面衝來。一撞,兩人雙雙撞開。凱匯燥叫:「是誰?竟然阻X住晒!」再欲逃出門口,那人卻手執斧頭狀物體,一下橫掃,將其掃到馬路邊,撞落停泊的車上,然後倒地不起。

「想郁我?無咁易!」再看清楚,原來來人正是趕來支援的Steve。他手上的並非斧頭,而是他已破損的結他—-反正都已爛,將其當斧頭用,確實夠Rock。

Steve這一砍強而有力,砍到凱匯傷上加傷。但,他卻犯了個錯誤。

他雖曾努力鍛練,但只限於基本體格,以及彈奏結他的絕招。現在這一招橫砍,卻是臨陣創出,是以殺傷力有限。

但問題也不在這裡,問題是,他將凱匯打到最要命的位置。

凱匯挨了一記結他,倒在地上,正拚力爬起身。一個插水王已極惡哽,現在又多一個Steve,他心裡已經絕望,只能本能地掙扎。但抬頭一看,看見那架被他撞到的七人車,沐浴於耀目晨光中,他看見希望了。

「是…..樓按急先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