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1-職安真漢子#3

雞泡魚大戰職安真漢子,打得難分難解。但在調息的空檔,真漢子卻說出奇怪的對白。

「你終於明白了,施工要注意安全,穿好防護裝備。」

「你在講乜鳩….」

「你可以上去了。」

「咩話?屌你老母你…..難道你剛才截鳩住我,就是為了…..」

「這當然了!在建築地盤工作,怎能不注意安全了?你沒看過我的廣告嗎?無論是哪樣環節,程序跟足指引不要遲,投入盡責別隨意,防護措施應記住……」一邊說,竟開始載歌載舞,好不投入。更要命的是,在場工人一聞歌聲,也一同唱歌起舞。

啊,剛才忘記了介紹。這個職安真漢子,乃突駒正虎旗下,職業安全健康部一員。為了擁廣職業安全,他參與了『職安真漢子』的廣告拍攝,唱出改編自林子祥《真的漢子》的歌曲,因而得名。他生硬的舞姿,低八度的駭人唱腔,被不斷惡搞和二次創作,亦因此而舉世聞名。

「唉!早知如此,我一早就戴撚住頭盔啦!蹝撚晒啲時間!」雞泡魚無奈嘆氣,但既然過了這關,也得繼續上路去。真漢子咧笑一聲:「沒辦法啦,安全要緊嘛!」隨手執起另一個頭盔,抛給雞泡魚,再道:「上到執去,也給你的同伴戴吧!」雞泡魚接過頭盔,點頭稱好。

這時,幾個築男上前,說:「雞大俠雞先生,我們都曾在健身界待過一陣。久聞雞大俠大名,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同時遞上什麼物事,再道:「聞說雞大俠修練『瘦身秘笈』,化食物為脂肪,再化脂肪為力量。這裡有點點食物,希望能幫到你。」

雞泡魚聽著,越聽便越疑惑:「喂,你班撚樣不是地產派的嗎?搞乜鳩會咁撚好死?」築男答道:「雞大俠誤會了。我們不是地產界,而是建造派…..不,是建築界才對。你們和地產界、突駒正虎、還是其他界別有什麼恩怨,我們一概不理。我們在意的,就只有建築,和…..」

「安全第一是吧?」

「哈!雞大俠果然聰明!」

「明白…..那小弟唔撚客氣了,多撚謝晒!有緣再會!」雞泡魚說罷,便和真漢子、眾築男拱手道別,隨即轉身飛上上層。他雖多謝工人,但同時心裡棍:「這班地盤佬奇撚怪怪,都唔知搞乜撚。還是趁他們未發癲,速速走為上著!」

地盤佬也許勞動多,消耗大,食物都極有份量。雞泡魚左一盒,右一袋,消化一輪,體重竟迅速回升至三百磅,又變回死肥仔一個。「好!狀態點復!爽呀!」順手執起一條吊纜,抛上去,勾住十一樓天花,一下就飛身上去。

回望樓下數層。築男們送走雞泡魚後,真漢子便對他們說:「好了,大家返回崗位,記得注意安全!」工人們剛回到崗位,又聽見下層發出「轟呀!」巨響。瑋看,原來是地面層的外牆爆開,有兩件物體飛入….不,是兩個人才對。

「又….又來兩….三個?怎麼今日個個都自出自入的?」真漢子從七樓望落地面層,怒吼道。

再細看地面層,只見那兩個飛來的,正正是剛才在臨時市場激鬥,勝負難分的插水王和凱匯;尾隨的還有Steve。

當中,插水王和凱匯都滿身傷痕,但都未有致命傷。這邊凱匯未能突破傳說境界,打起來總欠順手;那邊插水王雖有突破,但要擊倒對手,至少也需要過百招…..二百招才對。若然誤中對手的『X按拳』,情況就會更險峻。

到了現在,兩人還未分出勝負。

插水王趁空檔,運勁七大周天,將其『學警出更 第三集』功力推至巔峰,然後大喝一聲:「死房奴,看招!」凱匯見狀,亦同時如箭衝前,絕招猛然出籠:

「『樓按神功 九成九按揭 三按拳』!」

「又是這招?悶唔悶啲呀?」插水王咧笑一聲,竟然不打算閃避,而是衝前迎擊!他自恃力量突破,能將一拳三擊全部破解,然後趁勢反擊—-要盡快獲勝,唯有行險著了。誰知避開三擊,正拉弓出招時,面門卻無端端食一記重拳,令其當堂大驚:「嗚!無可能!我明明避開了的!難道…..」

「無錯!我這不是『三按拳』,而是『四按拳』呀懵炳!現在還玩一二按,落唔落後啲呀?」

不單止『三按拳』,凱匯竟連『四按拳』都能領悟。插水王反應不及,怪叫:「『四按拳』?Fxxk your mother!」同時已硬食第四擊。凱匯得勢不饒人,左拳再來一套『四按拳』。插水王身形一窒,勢必照單全收。但不要緊,還有個Steve從旁閃出,用手機使出『死亡結他Solo』,奪命梵音瘋狂轟至。只可惜絕招以手機使出,威力大打折扣,只令凱匯微微窒礙。插水王乘機抽身,仍難免要中兩擊,飛退六呎倒地。

凱匯殺招一出,即時嚐我甜頭,哪會不趁機狂攻?插水王身中三拳,狀態已經打折,更要命的其『罰息』內勁殘留體內,定時爆發,令他苦上加苦。唯一解決方法,就是盡快逼出『罰息』內勁。但凱匯又哪會給你機會?『四按拳』左右開弓,誓要一鋪清你袋。

但,世事總是諸多枝節。凱匯出招的瞬間,半空突然殺出一條人影,吊著鋼纜急降,大喝:「我不是說了很多次嗎?地盤工作,一定要注意安全,戴好頭盔!」鐵鏟一把車埋去。凱匯不料有突襲,怪叫:「等等?喂呀職安哥,自己人,自己人……」間,已經中鏟飛退。

突然殺到的傢伙,自然是剛才和雞泡魚交手,工地主管—-職安真漢子了。他見又有外人闖入,而且個個無戴頭盔,無做安全措施,唔嬲就假了。

擊退凱匯,就輪到插水王和Steve。

一個凱匯已夠難搞,又來多一件,Steve哪能不驚?但他畢竟知多識廣,一下便想到解決辦法:「等等!你是……職安真漢子是吧?安全措施,得,得,得!」飛箭般搜遍全場,搜到兩個頭盔,自己一個,插水王一個,令真漢子當堂笑晒:「很好,你們可以過關了。」

那凱匯呢?他埋門一腳,卻被真漢子搞砸,自是怒不可遏:「職安哥你在做什麼?我們俾人工你起樓,你卻反咬我一口?」

「你搞錯了,我都是為你們好。無做足安全措施,便不能在地盤工作。無論是哪一個,我都會趕他出去!」

「你!….」

凱匯怒上加怒,恨不得上前打佢一鑊。但再細想一下:「冷靜點!這真漢子沒錯是㒼塞到爆,乞X人憎,但這時得罪全場工人,只會惹來一身蟻,又何必呢?倒不如先順順他意,他日再慢慢炮製也不遲!」擬定戰略,便隨地搶來工人頭盔,戴上,便挺胸收腹,頂住真漢子胸膛道:「這樣可以了吧?」

個個都守規矩,真漢子亦無話可說,只好咧笑一聲,說:「你們都小心點。剛剛天文台說,已掛了一號風球。」說罷便率手下離開。

小小風波,好快就搞X掂。但經真漢子一阻,插水王才有機會逼出『罰息』內勁,狀態回復。戰情又再回到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