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3-決戰玄牛

二三期地盤 天台

Nick追趕玄牛,由地面跑到天台。憑著進步的『民主神功』,他輕易便爬到這裡。但環觀四周,傲視觀塘全區,竟然也不見其人。

「好傢伙,憑我功力,竟然也給他走掉…..不,我可以肯定,他就在這裡附近,很明顯是引我來,然後…..」Nick思考未畢,便感到有物體從後飛近。他暗忖:「偷襲?」同時後腳一蹬,輕易將物體踢碎。

回頭一看,原來是幾支竹棚甩脫,乘著勁風飛來。他遠望著鄰座地盤,只見竹棚搖晃不斷。再來一下鬼叫,又有兩枝竹棚甩脫。

「怎麼了?現在打風了嗎?」Nick查看手機,當堂一愕:「什麼?三號風球?是何時懸掛的?還要一小時內改掛八號?為何最近的颱風,總是跑得鬼咁快?」話口未完,又有幾條竹棚迎面飛來。只是在超武鬥組年代,人人皆有兩招傍身,更何況Nick武功高強,就算成副棚架塌下,也絕對難不倒他。他大喝一聲:「哈!」右腳提勁,『提名拳』橫身一掃,便將竹棚全數斬開。

「這樣下去不行,要盡快找到玄牛才行!」風勢越來越大,Nick也開始焦急了。突然,他感到有東西穿越飛散的竹棚,高速噴射而至。這一下比竹棚快得多,非一般高手所能閃避。但Nick憑其驚人速度,照舊橫身一閃,總算僅僅避開。再回頭一看,那件飛來的物體,駭然是…..

「機械臂?是玄牛!」

用械械臂攻擊,它的主人是誰,已是畫出腸矣。而正所謂好事成雙,Nick驚魂未定,右方又飛來另一隻機械臂。他剛拚力避開一擊,身形未穩之下,勢必被飛拳擊中。幸好他反應極快,拋盡腰再舉天一腳『提名拳』,勉開卸開飛拳,力保不失。

定過神來,Nick仰天大吼:「龜縮玄牛快受死!我搏晒命找你,你卻一直躲藏!你堂堂一代畜牲,何時變得如此龜縮了?」

近處有聲音回應:「哈哈哈哈!我有名你叫,畜牲!畜牲就是我的榮耀!倒是你嫌命長,哪裡都不去,硬要走過來送死!」同時間,一雙機械臂飛向發聲之處—-只見那裡有一條巨大人影,昂然立於樁柱上,接上飛來的械械臂,「卡啦!」兩聲,伴著颱風鬼叫,氣勢好不駭人。

那人不用說,就是前畜牲集團首領,現任市建部主管。

玄牛。

仇人見面,份外眼紅。Nick一見玄牛,雙眼即時著晒火。他運起『民主神功 第五席』功力,以絕招『癲狗吠』大吼:「玄牛你殺我父親,我今日便要你—-血-債-血-償呀!~~~~~~~~」吼聲震天,氣勁澎湃,竟然不下於鬼哭颱風。但玄牛功力高絕,只暗笑一聲:「雕蟲小技!」似乎並不受影響,且右臂一揮,火箭飛拳猛然射出。只是Nick早見識過飛拳攻擊,及時側身避開,並乘勢使出『示威遊行』步法,迅速逼近,然後再以『用腳投票』進攻。

玄牛見狀,便大喝一聲:「Launch!」另一機械臂脫身飛射。但這亦難不倒Nick,另一下『示威遊行』閃身避開,更順勢衝到玄牛半呎距離,趁其雙臂盡出,防守真空,準備施以重擊。誰知玄牛不閃不避,卻是衝前迎上,重腳後發先至,一氣踢中Nick心口。這腿法,是畜牲集團絕招之一:

「『併購神功 九成半併購 截電腳』!」

話說『截電拳』乃畜牲集團絕技之一,中招者會短暫麻痺,無法行動。若是高手過招,一旦被『截電』,就等於已經輸掉。此等特殊絕技,理論上只能用拳發招,如今玄牛竟能用腳踢出,足見其實力過人。

Nick中招飛退,才剛著地,兩隻飛拳又從左右殺到。Nick暗忖:「左右有飛拳,本體又從正面衝來,那不就是…….三角攻擊……戰神渣古?」

是自護號才對啊。

從前有套動畫叫『機動戰士 高達』,裡面有個機械人叫自護號。它無腳,但雙拳可以和本體分離,各自行動,和本體作出三角攻勢。現在玄牛的攻擊模式,和自護號確有幾分相似。唯一的分別,是自護號無腳,玄牛有啊!

「看招!『併購神功 九成半併購 截水腳』!」

玄牛猛地衝前,踢出畜牲集團另一絕學『截水腳』。中招者會短暫乏力,戰鬥力減退。和『截電拳』一樣,一旦中招,勝負可謂已分。

但Nick辛辛苦苦,才找著殺父仇人,難道就此一招輸掉?

你就想。

但見Nick一個鯉魚翻身,瞬間便穩住身形,看來並未截電。他暗地思考道:「前中後三方受敵,後面又是邊緣,跌下去就係咁大!唯一的出路就只有上面…..好!就這樣!」瞬間擬定戰略,便一躍而起,避開兩隻飛拳。

玄牛見對手並未截電,不禁一愕:「啊?為何會…..」但他反應夠快,同時間亦一同躍起,截其唯一出路,好一招請君入甕:「想走?無咁易!」雙飛腿如飛箭攻之。一腳『截電』,一腳『截水』,是為:

「看招!『併購神功 九成八併購 截水截電腳』!」

玄牛捉到路,但Nick卻毫不驚訝。相反,他早就有應對準備:「早知你會這樣了!」

「知道又怎樣?還不是一樣要死?」

「看看這個又如何?」

Nick一手摷入背部,揪出一把金色回力鏢,以內力貫之,然後一手掟出。這不就是…..

「『掟蕉』!」

金光隨回力鏢飛出,有如流星劃過天空,斬開三號颱風,朝玄牛雙腳直奔。玄牛大吃一驚:「糟!那不是…花園街大戰時…….」

當日花園街大戰,他率領眾畜強攻,本應勝劵在握。但拳頭教教主—-癲狗暗中出手,以金色回力鏢使出『掟蕉』絕技,將其雙臂硬生生斬斷,令他變成傷健人士。

從此,金色光芒、『掟蕉』,便變成他人生一大陰影。即使現在對手不同,只要一見金光,已令他氣勢一窒,急急縮腳。

如此,玄牛便中門大開。Nick見狀,還不乘勢出擊?他以『癲狗吠』大喝:「知驚了嗎?玄牛受死吧!」盡量定住玄牛身形,然後絕招出擊:

「『民主神功 第五席 全民普選拳』!」

無數腿擊乘著三號颱風,如暴雨直取玄牛。玄牛自恃功力強勁,卻不料對手神功大進,閃避慢了半步,便得照單全收。一腳、兩腳、三腳…..將玄牛釘死落地面。

「嗚,嗚…..可惡!這小子!何時變得這麼勁的?」玄牛一邊挨招,一邊怪叫。單憑一雙勁腿,根本就無法招架。幸好,挨到第十腳的同時,一雙械械臂飛回來救駕了。Nick報仇心切,一味掛住踢本體,忘了還有兩件分體。於是左腰硬食一記『截水拳』,倒算他身手不凡,還能借力飛退,免得硬食第二拳。

Nick飛到十呎外著地,接回回力鏢暗忖:「可惡!『全民普選拳』雖強,但需要時間踢出全套!那兩隻機械臂,到時到後又飛來礙事…..還是要先拆掉它們,才能打敗本體嗎?」一邊運功調息,重組戰力。

另一邊,玄牛接回一雙機械臂,亦得調整內息:「這小子…..實力進步如此,怪不得夠擔單挑我!而我差點忘了,他們之中有個什麼皇家警察,他的特殊內息,可助人化解我的『截水拳』和『截電拳』…..這班友仔,果然有備而來!」

雙方在八呎外對峙,準備下一輪攻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