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4-決戰玄牛#2

半分鐘後

玄牛和Nick都調息完畢,隨時準備再攻。

這邊,Nick簡直興奮到極點:「癲狗教我的純正『民主神功』果然厲害,和玄牛單對單,一點也不輸蝕!好呀!只要小心行事,必定能宰玄牛,報父仇!爸爸,你看著吧!」

那邊,玄牛雖未處下風,但面對區區小子,竟然也要用到全力,令其實在不快。再加上對手的回力鏢,令他憶起雙臂被斬的慘痛經歷,心裡頓生陰影。

這時,風勢又繼續加大,陰暗的天空,終於按捺不住,灑下毛毛雨點。

調息完畢,Nick率先拋出回力鏢開路,又是一招:

「『民主神功 第五席 掟蕉』!」

金光再次劃破風雨,從天直插玄牛頭頂。玄牛見金光飛至,又再勾起斷臂陰影,不自覺地縮後兩步。Nick看準機會,以『示威遊行步』身法逼近,繞到玄牛左側,先來一套『民主三部曲:下台、仆街、食屎』進攻。只是玄牛瞬間就穩住陣勢,再加上這次有機械臂在身,輕易將攻勢擋下,更順勢還以一招『截電腳』。Nick咧笑一聲:「你的路數,我早已看穿了!」身子拗後閃開,順道筋斗一腳『提名拳』,一腳踢中玄舉後腿,踢得他人仰緊翻。

但玄牛亦絕非好惹,成件瞓低之下,左腳仍能踢出『截水腳』,一腳踢開Nick之餘,還能加多個左拳飛射。Nick暗叫不妙:「好傢伙!」中招下身形頓失,眼看飛拳急射而至,避無可避之際,一道金光卻飛射而至—-原來是剛才飛出的回力鏢,現在正好回巢。於是一手接之,及時擋住飛拳。

其時,另一飛拳又從側面攻至。Nick手一揚,實行回力鏢當劍使,先來一個側身避開,再順勢一刀劈下。但他畢竟不熟劍法,再加上玄牛機械臂極之硬淨,斬不斷之餘,更將其監生彈開,回力鏢亦隨之甩手。

「嘩!好硬的機械臂!」Nick怪叫道。

「這丁點力量,就想斬爛我的臂?哈哈哈哈!這對最新型機械臂,可是用最強精鋼製造,怎打都打不爛的啊!哈哈哈哈!」實驗證明,機械臂確係使得。玄牛自信當堂返曬嚟,陰影一掃而空。他豪氣一喝:「哈!」將功力推至頂峰:

「『併購神功 十成併購』!」

同時間,兩隻飛拳又在其周邊盤旋,封其地面所有去路。本體一個箭步躍上,雙飛腿居高而下。看其閃出血紅色光芒,駭然是畜牲集團最終絕技:

「『此單位已由畜牲集收購』!」

中此招者,身體會被烙上『此單位已由畜牲集收購』字眼,又名『衰十一』。其身體受特殊內勁影響,無法動彈,即使有插水王『法治精神』內力,也是無法抗衡,只能以本身內力逼出。但你努力運功的時間,已足夠給玄牛分屍數十次了。

是以,此招絕對中不得。細看之下,原來在盤旋的兩隻飛拳,都一樣閃出紅光。很明顯,這是『此單位已由畜牲集收購』的三路攻勢。如此,Nick的上下路線都被封死,勢難逃過一劫:「可惡!被將軍了!」難道辛辛苦苦搜出仇家,就反被一招了結?

不。至少他還有一招殺手蜆。

「沒辦法了!唯有發動『五區公投』吧!」Nick暗地運勁,準備發動殺手蜆。但這時天空鬼叫一聲,又吹來一下勁風。雖則現在風球懸掛,雖則這裡四面受風,但勁風之威猛,竟完全超越常識,Nick功力夠深,也得紥衡馬才能抗衡。玄牛在半空出腳,怪叫一聲:「嗚!這是什麼強風?」竟也被強風吹歪,準頭盡失。

「離地離得你咁過癮?看招!」Nick大叫夠運,立即收起『五區公投』,先來一套『民主三部曲:下台、仆街、食屎』,卸開玄牛雙飛腿,再以『青年雙膝』狠鋤玄牛頭部。純正『民主神勁』果真威猛,強如絕世玄牛,中招也暈得一陣陣。但正欲添食,兩隻麻煩機械臂又來護駕。Nick暗忖:「反正都避不了,倒不如深入虎穴,最危險的地方最安全!」身子縮到玄牛跨下,欲以玄牛作盾。但現代科技進步,機械臂又怎會轟到主人?玄牛上身一搖,「卡啦,卡啦!」兩聲,便收回一雙機械臂,正好應付埋身戰。

其時,Nick已繞到玄牛身後,大喝:「收回爛臂嗎?正合我意呀!」絕招『被選拳』、『提名拳』連橫出擊。但玄牛反應亦不慢,及時轉身擋架,順勢還以一招。但見拳頭泛著紅光,很明顯又是『衰十一』絕招。幸好此招乃轉身而出,比平常稍慢半拍,Nick身體再縮,避開強橫一擊,同時再越其跨下。但玄牛這次學乖了,咧笑道:「又想捐我褲襠?休想!」雙腿一夾,將Nick牢牢夾住。

「嗚!大意!」Nick失手被擒,今次真的仆街了。任你功力幾深,掙脫至少都要兩秒。這兩秒內,玄牛當然會用『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狂轟。哪怕只中三四拳,被烙上幾隻字,就肯定已玩X完。

只是,玄牛這雙腿一夾,亦令其露出極大破綻。

Nick被玄牛夾住,雙手被封,但還有一個頭,而且正對著玄牛要害!

「仆你個街!…但為了報父仇,這是唯一辦法!」Nick思考完,便運足十成功力,以頭槌施展民主派絕技:『一人一票』。誰知頂著玄牛要害…….竟然是鐵甲護陰,頂不爆龜頭之餘,自己的頭已經掛彩!

「哈哈哈哈哈!白痴仔,現在超武鬥組年代,陰險重重,又怎能不做點安全措施了?」玄牛哈哈大笑道。

「嘿,是嗎?頂多兩下又如何?」Nick形勢極劣,卻仍一臉譏笑,令人不寒而慄。

「你以為有這個機會嗎?死吧!」玄牛雙臂拉弓,準備以『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替Nick埋單。

「等等!…..咦?你睇下上面?」

「別來這一套了,白痴!」低級的轉移視線,玄牛這等老江湖,又怎會中計?但正欲出招,頭頂竟真的閃出一度金光。抬頭一看,原來Nick剛才甩手的回力鏢,現在竟又再回來,而且充滿勁力,直取玄牛要害。這一下並非普通的回巢,而是癲狗成名絕技:

「『民主神功 第五席 掟蕉』!」

玄牛見狀怒叫:「頂你!你剛才是故意令回力鏢脫手!」玄Nick竊笑回應:「你那麼害怕的東西,我怎能輕易丟掉了?」

「害怕?….我?」

玄牛見回力鏢來勢洶洶,有若當日癲狗掟蕉,又再勾起斬手的恐怖經歷。當日失臂,已令他輸掉名譽、失去整個組織,今日若無埋碌野,那人生還有什麼意義?他又想,他雖有護陰防身,但硬度卻遠遜機械臂,能抵擋這下回力鏢嗎?但他畢竟乃一代強者,瞬間便有了判斷:

擋!

玄牛右臂一揚,用機械臂擋住回力鏢—-他的決定,就和當日一模一樣。他就不信,他的強絕實力,他的精鋼機械臂,會擋不住區區小子的回力鏢……不,就算是癲狗本人,也絕對無法斬爛它們啊。

「鐺!」

只見回力鏢食入玄牛左臂,但只入三分,便無法再寸進。果然如他所料,突駒正虎監製,精鋼製造的機械臂,是多麼的無堅不摧。

「哈哈!就算癲狗再來,我都不用再怕他了!哈哈哈哈哈哈!」

玄牛一手碎壞回力鏢,然後仰天大笑,心裡的抑鬱一掃而空。現在他要做的,便是再揮一拳,了結眼前的小小障礙。

「『併購神功 十成併購 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

但世事總是多變。玄牛揮拳的剎那,只感到對手力量突然大幅增強,然後一使力,便輕鬆掙脫其枷鎖,令其絕招揮空。

「呀!能量突然大幅增加…..難道這就是…….」玄牛呆道。

「嘿,無錯,這就是『五區公投』了!」Nick躍至玄牛身前,咧笑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