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6-決戰玄牛#3

Nick被玄牛擒住,正處於危急關頭。但藉著啟動『五區公投』,終於成功脫困。

這裡又要岔開一下。所謂『五區公投』,乃是由三獸拳和大狀黨共同開發,以強化『民主神功』的戰技。戰技原理是散去五個穴道(五席)的內力,以在短時間內增強戰力。Nick曾在武術大賽用過一次,結果是橫掃千軍,即使面對高幾班的林公公,亦一點不失禮。

只是要啟動『公投』,便需散去五席功力。力一過,戰力便連減五級,需要時間恢復。而Nick只有五席功力,散去五席,功力便等於零。是以未到危急關頭,他都未敢貿然啟動。

而現在,已是非啟動不可的時候。

「轟呀!」

只見Nick罡氣暴發,竟然不下於八號風球,連玄牛亦為之一慄:「這…..這是什麼回事?你這就是……『五區公投』?」

Nick笑著回應:「無錯!這就是我的殺手蜆!看招!『全民普選拳』!」連橫飛腳劃破疾風,從六路攻向玄牛。玄牛為一代高手,竟也看得頭暈眼花,完全無法招架,只能用鐵臂死守。幸虧機械臂又硬又大隻,擺好防禦姿勢,竟是固若金湯,滴水不漏,簡直勁過杜蓄斯。

「嘻,白痴仔,『五區公投』又如何?還不是過不了我防守?」玄牛竊笑道。Nick身負『五區公投』,竟然也攻之不下,亦開始焦急了:「不愧為玄牛,防守竟然如此嚴密……咦?有了!」但瞄到玄牛右臂,仍插住回力鏢碎塊,便索性六路歸一,齊齊踢向那件碎塊。碎塊越推越入,終於插入鐵臂核心,打開一個大缺口。

Nick一招得手,但雙腳亦被𠝹傷,故改以爪手出擊,摷入機械臂缺口,揸爆內籠零件電線,再監生揪出。機械臂爆出「嗞裂!」幾聲,終於報銷。

「頂…..頂你個肺!」自信的機械臂竟然被毀,玄牛陣腳當堂亂晒,防守亦打開了缺口。大好機會,Nick又怎會錯過?他大喝一聲:「『民主神功 第五席 全民普選拳』!」,顧不得雙腿受傷,連橫快腳係咁踢。玄牛右門大開,件頭又大,踢起來認真夠爽。玄牛連番失利,勃然大怒:「頂…..X你老母呀!」左拳一招『衰十一』,卻又打中空氣。再補多腳,終於踢中,還在其身上烙上『此』字,但Nick竟若無其事,重腳十倍奉還。

此時此刻,Nick終於有點報仇的快感了。

若是以前,他僅有爛鬼武功『最低工資法』,打港鐵俠、地產界螻囉,已經可以打到死死下。他又怎會想像得到,可以超越西鐵男、高達一輩的高手,更有力量和玄牛一拚,甚至可以壓住他來打?他之所以有今日,斬多得民師父主男神、師兄咖喱飯的知遇之恩,和悉心的教導;還有那個拳頭教的癲狗,沒有他的話,他便不會覺醒,更無法學會純正『民主神功』和『五區公投』,令他能力戰玄牛。

這當然也少不了雞泡魚、Steve和插水王相助。沒有他們引開觀月、樺峰、凱匯、職安真漢子等高手,他就要被這些手下圍毆,又怎會有機會和玄牛隻揪?

若連Amos也在陣的話,勝算就會……

「仆你個街!這時候,為何要想起耶能…..」

不知是中了一下『衰十一』,還是思緒的關係,Nick動作窒礙了一下。雖然只有百分之一秒,但那些微的機會,卻給玄牛把握到了。玄牛暗忖:「機會!」在其破損的右臂按掣。右臂應聲甩脫,然後向Nick飛去,本體則趁勢逃脫。

廢臂來勢洶洶,但Nick亦避得輕鬆。只是欲再追擊,廢臂卻傳來「嘟,嘟,嘟嘟嘟嘟嘟……」聲響,令其心感不妙:「炸彈?」隨即眼前一白,然後就是一聲爆炸:

「轟呀!」

爆炸威力可不小,連玄牛本人亦被炸飛,飛出欄邊,直跌落街,再加上颱風一吹,幾乎將他吹走。幸好他還有一隻左臂,一扭,四支推進器往外伸出,齊齊噴火,力抗颱風,將主人帶回天台。

回到天台,玄牛便掃視四周,卻找不著Nick的人影,也不見其任何一忽。於是他暗地思考,道:「那小子走了嗎?…..不,他幾經辛苦來尋仇,還打到我極之狼狽。對他來說,這是大好機會,又怎會就此逃去?」

「那麼,他是死了嗎?….不可能,他功力如斯進步,必定能及時逃脫!肯肯定不會死!…..林公公說得對,『五區公投』果然厲害!那小子…..他已不再是個小子,而是癲狗級的高手!」

「要…..要輪到我逃之夭夭嗎?不!」

「這不是尊嚴問題。那傢伙每次都進步神速,如果今次放虎歸山,將來肯定後患無窮!若再加上那個耶能,後果更不堪設想!所以再麻煩也好,今日一定要斬草除根!」

「做得到嗎?…..你老味,一定得!我還有一隻鐵拳…..和林公公給我的殺手蜆!」

林公公…..咦?是指武術大會中,被群雄『拉布』拉死的那個嗎?且待劇情繼續發展。現在玄牛已下定決心,非要殺死Nick不可。可是他行前幾步,再掃視一次,還是找不到對手蹤影。他想用機械臂的探測功能,但那已經和右臂一同報銷了。左臂呢?它雖獨有四支推進器,卻無配備探測器啊。

「弱智!」玄牛咧叫一聲—-機械臂雖有威力,但始終屬附加之物,揸波都無感覺。如今又爛一隻,惱怒是難免的了。但很快,他又能回復冷靜:「不如射出左拳搜索、好讓我省點氣力……不,那傢伙就是在等這一刻,待我防守薄弱時出擊!」

「聽林公公說,『五區公投』是一種限時催谷的技法,效力大約只有七至十分鐘,效力一過,便是廢人一個!」

「你急我唔急,一於拖到底,讓你白白消耗民意!」

戰略擬定,玄牛便按兵不動,嚴陣以待:「那傢伙為免浪費時間,很快便會自動現身,多半會從後突襲吧。到時我就以『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抵住,必要時再引爆左臂,實行以義肢換取時間!」

「說起來,那傢伙剛才中了我一腳,被烙了一個字,應該在運功抗衡吧!但以他的功力,應該很快便逼出。算一算,應該就是……」

「現在!」

說時遲,那時快,玄牛身後突然一陣寒風。真係夾都無咁準,他自覺料事如神,便咧笑道:「嘻,老子就看穿你了!」重腳『衰十一』向後一掃,果然有斬獲,而且充滿質感。

只是那種質感,卻十分奇怪。玄牛不禁疑惑:「等等,那不是人,而是……」回頭一看,原來踢中的,是…..

「沙包!仆你個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