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7-玄牛的秘密武器

Nick將玄牛轟落地面,然後一躍至半空,準備施以殺著。玄牛身陷地板,已是束手無策,如同待宰羔羊。堂堂一代高手,他現在能做的,便只有仰天叫「NO」,和求天憐憫矣。

但上天果真在大發慈悲?忽然間一度疾風吹來,將Nick整個人吹歪,令其一腳落空:「仆街!」玄牛死裡逃生,不勝自喜:「哈哈!看來上天對我不薄啊!」趁機將左臂甩開,然後引爆之。不過一秒,左臂「轟隆!」爆炸,自己則趁勢脫身。

只是爆炸引發沙石橫飛,煙霧瀰漫,令他看不清狀況。但這對玄牛來說,反而最好不過:「大好機會,趁現在逃走吧!反正已沒了雙臂,不逃,還可以做什麼?」但細想一下,又突然轉身回頭:「不!我還有殺著!為什麼要逃?」

這時,有一條人影從煙霧中浮出—-媽呀!原來Nick早已殺到埋身。看其雖滿身血絲,身卻無大傷,看來剛才引爆左臂,並未有炸中他啊。

「怎….怎可能?煙霧瀰漫,你怎會輕易找到我的?」

「不知道呀!我乘著風吹,就吹到你身邊了!」

「什麼?」

「看來颱風還是對我好一點啊!它抽掉你一車一砲,好讓我剝你光豬!」

「什麼?」

「不,還是現在就將你軍!玄牛,受死吧!吼!」Nick猛吼一聲,六路合一的絕招,終於全數出爐:

「『民主神功+五區公投 全民普選拳』!」

絕招猛然出擊,就算你四肢健全,都絕對無法抵擋,更何況玄牛兩臂盡失?但這時候,玄牛卻回以咧笑:「嘿,但你可知道,象棋中的車和砲,是各有兩隻的嗎?」

「?」

Nick驚愕間,玄牛突然罡氣暴發,將上身衣服盡碎,然後有兩件物體伸出…..那…..那竟然是…..

「手?」

只見玄牛赤裸的上身中,那晨早被斬斷,無法可伸出的一對手,竟然…….伸出來了!而且更向Nick施以必殺絕技:

「『併購神功 十成併購 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

好個玄牛,明明有無法可修飾的一對手,卻一直收收埋埋,到死亡關頭才拿出來用,試問有誰能估得到?Nick被擺一道,全套十一拳便只得照單全收,慘叫十一聲,全身同時烙上『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大字。幸虧Nick神功蓋世,中招的同時,『全民普選拳』亦全數奉上,六十腳全數命中,轟得玄呱呱鬼叫:「嗚哇!」

絕招曬冷之後,兩人雙雙飛退,倒地後已是重創。

Nick雖還清醒,但想拚力爬起,卻是無能為力:「豈…..豈有此理!玄牛那傢伙…….竟還有此一著!」玄牛好歹乃一代高手,卻要有手扮跛佬,簡直cheap到無人有,試問又有誰不中計?只是他不甘心,明明大好形勢,現在一子錯,滿盤皆落索。

「可惡!我現在已無法郁動……若玄牛那傢伙不死,那我就仆街了!」

「但!他中了我整套『全民普選拳』……應該已死掉了吧?」

「純正『民主神功』…..加上『五區公投』…..再加上六路『全民普選拳』…..」

他拚盡力撐起身,只見玄牛倒在八呎距離,滿身鮮血,動也不動,應該已死了吧?伏

「不!我不能望天打掛!我要衝破玄牛的枷鎖,然後再補一腳……趁我『五區公投』還有效力……我要……」

Nick做法積極,值得嘉獎。但正要運功的時候,最不幸的事發生了。

「嗚!怎…..怎可能?」

只見玄牛正緩緩撐起,氣喘吁吁。正要站起身,身又軟軟一倒。再爬起,又被強風吹跌。如此重覆四五次,竟然能再挺起身。再細看,他的雙臂線條澎湃,孔武有力,皮膚卻是瘀黑,和軀體的古銅色有極大分別。很明顯,那對絕強真手臂,乃是做手術接上去的。

但怎樣看,他都已經傷重,護身氣勁亦已被破。隨街找個小朋友—-當然要識點武功的,都可以置他於死地,甚至一招就夠殺。

只是Nick的狀態,卻比玄牛更差。莫講要出一招,就連郁動也不能。現在的他,基本上是任人魚肉。

所以怎樣看,玄牛都是這場決鬥的贏家。這位贏家舞動雙臂,得戚地說:「你大概是想問,我這對強橫手臂,到底從何而來吧?」

Nick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