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0-玄牛末日

時間回到現在

Nick和玄牛的決鬥進入尾聲。Nick以『全民普選拳』將玄牛重創,但玄牛同時亦端出秘密武器—-一雙真正的拳頭,以『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反將一軍。

好個玄牛,重創下仍能苦苦撐起,但Nick被烙上十一隻大字,已是動彈不得。

雖然一直處下風,但玄牛憑著林公公所賜,清朝高手的一雙強橫手臂,終於反敗為勝。

這位勝者總算鬆一口氣。他舉起移植的雙臂,感受著它們的無窮威力:「哈哈哈!這對手臂果然有料到!也許我真應該『遞補』整副軀體…..不,要我做公公,不如死左佢好過!」雙臂散發著無窮力量,發出「啪!啪!」聲響。但隨即又被Nick的怪笑蓋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

「嘿,死到臨頭還在笑,你是痴了孖筋嗎?」玄牛邊調息,邊竊笑道。

「騎騎騎騎…..真是…….那實在……太好了……..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Nick的笑聲甚詭異,再加上颱風鬼叫,真在駭人至極。玄牛明知他在玩野,也不禁為之一慄:「果然是…..痴了總掣嗎?」

人若恐懼某人,總會將對方說成痴線、返青山、未食藥,就連玄牛也不例外。

無錯,玄牛他….恐懼了。

「騎騎騎騎騎……..玄牛你既健全……那我殺你時…….就更痛快了騎騎騎騎騎騎騎騎…….」Nick邊騎騎笑,一邊緩緩爬起身…..咦?但見他身上的『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大字,已經消失殆盡,化為紅煙,然後隨颱風飛散。

「哈哈!運用『五區公投』剩餘的力量,硬生生衝破我的枷鎖嗎?嘻嘻,但如此一來,你的『公投』力量已經用盡,就連站穩也不能,又如何能對付我了?」

「睇下點?騎騎騎騎騎……..」Nick已經重新站立,而且擺好姿勢,準備隨時再出擊。玄牛見其身體虛弱,卻散發著無窮鬥志,當堂大驚:「你你你……還在講廢話!受死吧!吼!~~~~~~~」同時運起剩餘的『併購神功 五成併購』,打出絕招『截水截電拳』—-要消除心裡恐懼,最好便是將來源消滅!

玄牛揮動自傲的真拳,雙雙擊中Nick心口。但同一時間,眼前卻突然一白,之後整個人便輕飄飄,不由自主地浮上天空。

「咦?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此刻颱風不再,天空更是白茫茫一片。他竟然感到無比舒泰。這十分不錯啊!反正我併購一生,不如就趁現在休息下吧。

不知舒泰了多久,他竟然浮到了雲端。雲上浮出兩條人影,一個是老人,樣子熟口熟面,他是…….

「花園街…..雷友山!」

那個老人,駭然是被自己殺死,Nick的父親雷友山!

同一時間,雷友山身邊的人上前—-他全身發出亮光,令人看不清其樣貌。但是,一個已死之人,加一個發光人的組合,不禁令他暇想:「你……你們……難道……」

發光人沒有理會。他手一揮,玄牛身體立時一沉,怪叫一聲:「呀!」由雲端迅速跌落谷低,再跌入黑暗深淵,遺下長長慘叫: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慘叫聲隨人墮入無盡黑暗,直到永遠,阿們。

 

鏡頭回到觀塘地盤,副底剛才發生了什麼事?

玄牛雙拳擊中Nick的瞬間,Nick亦以雙飛腿反擊—-那不是普通的腿招,亦不是強絕的『一人一票』,而是:

「『最低工資法 三十七點五層天 票債票償』!」

Nick不惜耗盡『公投』內力,終於擺脫『衰十一』枷鎖,但『五區公投』亦同告失效,『民主神功』內力盡失,狀況就和武術大會時一樣,情況險峻至極。若非有雞泡魚和Agnes相救,他早就歸西了。

為免內力再度真空,他在武術大會後,兼練荒廢多時的『最低工資法』,以便不時之需。雖則直到今日,『最低工資法』仍只有『三十七點五層天』,俾個齊頭也不能,但要殺斃只剩『五成併購』的玄牛,已經非常足夠。再加上癲狗的『票債票償』反擊技,配合九級颱風,腿重重轟在玄牛頭上,他媽的頭便不能不爆啊!

玄牛頭顱應聲踢爆,如足球飛到半空,遇著猛風吹動的大吊雞,被其全疉打轟到九丈,再經颱風一吹,便飛到不知哪裡….應該去了西貢,或者將軍澳吧。

Nick抬頭望天,彷彿看到父親在浮雲中,接收了玄牛的頭,笑著對他說:「兒子,再見了!」他又彷佛在應遠方的召喚,然後隨風飄去。

「爸爸…..我做到了……我終於…..為你……..報仇了!你便安息…..安息吧!嗚~~~~~~~」Nick報仇得成,終於鬆一口氣,淚水傾瀉而出。

玄牛,曾為畜牲集團首領、地產界高手、突駒正虎市建部主管,一生作死多端,今日終被仇人擊殺,一眾因反抗收樓,被其害死的市民,終於能得安息。

玄牛,下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