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1-林公公遞補再臨

Nick成功擊殺玄牛,但自己亦身受重傷,不支倒地。

「雖然成功了,但現在九號風球……以我現在狀態,要離開亦非易事!若有耶能在的話…..!」

他突然想起那在武術大會中,和他出生入死的Amos。

「為什麼…..又要想起他……我到底……從何時開始…..會變得……..如此依賴他……..」

的確,若有Amos在,醫療方面就不用擔心。但如今就要靠自己了。他拚力坐起身,連起『最低工資法』調息—-幸好有這後備神功,否則他早已歸天。神功運個七周天,總算能止住傷勢,至少能做到行、走、跑和跳。再利用颱風的話,應該可以多一成狀態,但戰鬥就可免則免。

「好,行得走得,先去找回Steve他們!」

但Nick正欲起步,忽地感到有股強大氣勁。他心裡想:一想起Amos,他就立即來了嗎?不太可能,但若是Steve、雞泡魚或者插水王,都已經足夠續命。

但見那人從天而降,煞氣騰騰,他就知道要失望了。

抬頭一看,只見那人一身黑色西裝,是典型斯文人的模樣。但其面容扭曲,面色瘀黑,卻是怪形怪相。而他胸口掛著一副錄音機的裝置,更令人勾起不久前的回憶。

「那錄音機…..那傢伙是……林公公?不!那傢伙雖然也戴著錄音機,但樣貌卻完全不同!究竟……」

那西裝友在颱風之中凜然淡定,明顯是高手中之高手。他著地後,按胸口的錄音機,播出聲音道:「嘿,無見一陣,又進步不少啊!連玄牛也給你打敗。」

「什麼?你果然是…..林公公?」Nick大驚叫道。

對方似乎見過自己,而且又和林公公七八成相似,幾乎可以肯定,眼前這個西裝友,並不是林公公的隊友或分身,而是林公公本人!只是…..

「沒可能!當日武術大會,你被師父、癲狗他們圍攻,還搞到會場大爆炸,竟然也死不掉?」

「嘻,你說得沒錯,我當時被他們三個『拉布』,最後被拉到粉身碎骨,屍骸遍地。但你們所殺的,只是我其中一副軀體而已。」

「什麼?你到底在噏乜春?師父他們到底怎樣?」

「嘻,你說他們三個?我都想知道啊。今日捉了你,說不定會幫我了解多點呢。至於我,雖然我人肉身破滅,但憑著『遞補軀體』的秘技,我的靈魂成功轉移,使我又重獲新生。」林公公飄到玄牛屍身旁,手一揚,竟能隔空將其扯起,然後向Nick展示道:「我原本亦為他預備了強絕軀體,可是這人嫌它閹過,只肯用其雙臂!否則…..若他肯『遞補』全副軀體,今日死的便是你了!」

「呀!這鄰樣說,師父他們看來平安,謝天謝地!」Nick思考完,又再問:「『遞補軀體』?…..那究竟是什麼?…..」

「算了,反正你都要一死,明不明白又有何分別?」

林公公手又一揚,將玄牛屍身拋到半空,然後颱風一吹,屍身便被吹落樓,兩秒後「砰!」一聲報銷。然後再飄到Nick身後,說:「繼癲狗大嚿之後,現在到你嘗嘗,『反五區公投』的滋味了!」一掌印在Nick背門。三個動作,一共只需零點五秒,足見其功力驚人。

這一掌力度出奇地輕,不過Nick狀態大減下,挨一記仍得怪叫:「嗚!」然後吐血倒地。林公公笑道:「哈哈!從今以後,你要每隔半年,才能啟動一次『五區公投』了!哈哈哈哈…….」

「有本事你就殺了我!反正我大仇已報,死就死,最多去同老爸一家團聚!」Nick拚盡力爬起,但他實際上已是待宰羔羊,只等林公公何時出招矣。但林公公譏笑道:「不,我有很多事想問你,你不可以就此死掉啊。說不定捉了你,會引到癲狗他們出來,然後給我一網打盡呢!哈哈哈哈哈…….」

但又正所謂,一招未解決,第二招便多事幹。林公公正欲出招,近處就有聲音大叫:

「殺我兄弟?屌你老母你休想!『瘦身秘笈 消耗一百磅脂肪 龜波氣功』!」

「You’re under arrest!『學警出更 第三集 獵鯊行動拳』!」

兩條人影急速湧至,絕招猛然出擊。林公公不為意下硬食兩招,飛退十餘呎。這兩人攔在Nick身前,他們是:

雞泡魚:「喂,你還未請我食和牛,點撚可以就咁死的?」

插水王:「Oh my God!原來有和牛食?竟然唔預我?」

Nick見狀大喜,道:「你們….終於來了嗎?」同一時間,有條黑色大蛇滑到身上,蛇身發出亮光,他的傷便緩緩痊癒。牠,明顯就是Amos用來醫治的雙蛇之一。

「耶能你也來了嗎?」Nick這下喜上加喜。但回應的卻是Steve:「很可惜,是我啊!這條蛇是我偷偷借來的。Amos還未知道我們偷走啊!」

「是嗎….謝謝你們!」

「說起來,玄牛怎樣了?」

「已經搞掂….但又來了個林公公!」

眾人不禁抬頭,要望一望剛才擊退的林公公,狀況到底如何。理論上,中兩記強橫絕招,就算不死,至少也該有點傷吧?可以煙霧漸散,卻見林公公依然屹立,連胸口錄音機都未爛,只有衣服稍微撕破矣。

插水王怪叫道:「可惡!這到底是什麼人!功力似乎比玄牛更強!」Nick回應:「他是林公公呀!突駒正虎旗下的猛人呀!」

「What?以我所知,他不是穿清朝官服,而且你們不是說,他已在武術大會死掉了嗎?」

「他說他透過什麼『遞補軀體』,又重新復活了!」

「What the fxxk are you saying?」

「頂!你自己問他吧!」

「又係噃!喂阿林生….」插水王欲加追問,怎料林公公卻說:「又來了三個嗎?這有點麻煩……你們也來吧!」話未說畢,又有兩個人從天而降,與林公公並列。驟看之下,兩人都熟口熟面,他們是…..

「教會的吳牧師、還有凌子健!」Steve怪叫道。

「What?教會….他們看起來是林公公的手下啊!」插水王疑惑道。

這刻先來簡介一下。吳牧師和凌子健,都是香港基督教會 尖沙咀堂的會友,都在立法會大戰活躍。當中吳牧師曾和其他教友聯手,將阿魏打到下半身殘廢。至於凌子健,本來和Amos為敬拜隊隊友,後來卻因爭女不遂,視對方為大敵。

吳牧師上前說:「你是不是搞錯了?這位林先生,是我們教會新堂—-觀塘分堂的顧問,而我們兩個,都是分堂的教牧!」Steve和Nick一係唔聽,一聽就一把火:「頂你個肺!你借助地產界勢力,拆我們工廈,起你間分堂,現在就搵個閹人做顧問?」雞泡魚亦揶揄道:「成間教會都係閹人,咁基唔基佬都無關係啦!」

「!」林公公和吳牧師氣得七孔生煙,但子健則不以為然。他掃視四周,像是想尋著什麼,但結果卻是失望。

「咦?那個Amos…..他不在這裡!」

古語有云:兩個就夠晒數,但現在卻要大幅超標。這時,又有三個身穿西裝、頭戴安全帽的高手,從下層一躍上來,將Nick等等牢牢包圍。

三人中的一個上前,對林公公說;「市建部,喜築、喜點、津匯,救駕來遲,請林大人恕罪!」林公公回應:「嗯,現在十號風球,交通非常不便,我明白的。現在,你們就和我一起,一同對付他們!誰能生擒那叫雷德力的,我便升他做主管,坐正玄牛個位!搞掂其他三人者,不論生死,皆連升三級!」

三人聽罷,立時士氣大振,同聲大呼:「末將領命!」隨即向Nick等進逼。插水王見狀,便咧笑道:「嘻,無端端多五個…..形勢不妙啊!喂阿雷生,既然目的已達,我建議不如……..先行撤退!」Steve想了一想,便表示贊成:「Nick,我的看法也一樣….你已經受重創,再逗留會十分危險!」

Nick苦笑說:「騎騎騎….多謝你們……但我現在這種狀況…….恐怕……..」但話未講完,雞泡魚已一手抬起他,說:「屌你老母!你還未請我食和牛,唔撚係想賴數嘛?」

「哈哈…..那雞泡魚,現在….我們就去食和牛吧!聽者有份…..」

「好!那就坐撚啦!」雞泡魚一邊爆粗,一邊掃視四周:「屌你,四邊都被包圍,唯一的方法便是….」隨即運勁,然後一招:

「『瘦身秘笈 消耗一百二十磅脂肪 爆旋陀螺』!」

欏柚鑽落地面,地面即鑽開個大洞,直轟落樓。成功開路,Steve和插水王驚訝叫道:「嘩!咁都得?」亦緊隨其後。林公公等不料此著,只得大喊:「追!」三名手下幾經辛苦才爬到頂樓,現在又追返落去,可謂慘過食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