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3-颱風襲港

Nick正趕去救Steve,卻感到背後殺氣騰騰,暗忖:「頂!又來三件!」一望,果見市建三傑:喜築、喜點、津匯來犯,有如餓狗搶屎。但自知狀態大跌,不宜硬碰,唯有一躍起身,順著颱風刮起,望能飄到Steve那處。順著颱風之勢,他速度竟能快三倍,簡直勁過紅彗星。

只是三傑功力高,運盡『樓按神功 九成半按揭』,還是能迎頭趕上,瞬間就把Nick包抄。Nick亦早料如此,咧嘴叫道:「看招!」同時回馬一招『被選拳』。喜築未及反應,下巴硬食一記。但這一腳速度有餘,力度卻遠遠不足。喜築竊笑一聲:「無奶力的?腳軟軟點出嚟行呀?」運起神功,硬生生將其震飛。

「嗚!若我狀態十足,你還有機會得戚?」Nick怪叫道—-的確,若他有十足狀態….不,即使得八成狀態,也足夠殺清這三條粉腸。無奈他『民主神功』內力盡散,只剩後備的『最低工資法』,打中都唔入肉,只得借勢彈飛,尋回同伴要緊。

但這意圖,亦被喜點和津匯看穿:「走?」同聲一喝,又是前後包抄:

「『樓按神功 九成半按揭 四按拳x2 』!」

『四按拳』前後夾攻,以Nick現時功力,勢難避開,反擊就更是免問。但這時颱風一吹,又觸發其出招靈感:「好!就這樣!」雙腿狂轉,踢出滔滔旋風。二人不料Nick功力平平,招式竟如斯巧妙:「嘩!好腿法!」訝異間,兩雙千斤重拳,盡被四両腿撥開。

「好呀!這個颱風,真幫了我不少!」Nick乘隙繼續退開。但別忘了,還有個喜築殺到:

「『樓按神功 九成七按揭 四按拳 』!」

喜築這下谷到盡,不惜殺雞用牛刀,都要獲得獵物。Nick暗叫不妙:「糟!」剛出大招,未及回氣之下,也得掉哪馬,頂硬上,再以旋風腿迎敵。但事與願違,始終都慢了半步,率先被四按拳擊中,慘叫四聲:「嗚,嗚,嗚,嗚!」瘋狂吐血飛退。

這四拳絕不惹小,就算有插水王的『學警出更』境界,也是極之難挨,更何況Nick只有『最低工資法』?幸好中招的同時,旋風腿亦卸走部分勁力,否則硬食四拳,可謂百分百瓜得。

但現在亦好不了多少。Nick連中四拳,傷上加傷,功力更大跌三成。最要命的是『四按拳』的『罰息』內勁,會定時在體內爆發,令人苦不堪言。到此地步,Nick欲再爬起身,但再吐口大血,已是無能為力。這時,三傑亦已重整旗鼓,步步進逼。

喜築:「你這頑強的小子…..還不是要裁在我們手上?」

喜點:「喜築,別再講廢話了,快動手吧!」

津匯:「等等!剛才林先生講過,誰能收拾這傢伙的話,就能取代玄牛職位!我想…..我們有必要斟酌一下,到底要由誰來…..」

喜築:「你的意思是…..要我們先分勝負,才能獨吞這小子嗎?」

喜點:「這又大倒不必!我們退到五米距離,然後數一二三,然後出手,先到先得!」

津匯:「這好主意!但應該由誰來數一二三….」

Nick倒在地上,看著三人密密斟,可謂哭笑不得:「我命休矣!….但殺得到玄牛,此生都算無憾……咦?」絕望之際,卻感到有人從背後走近:「頂,又來一個?」

此人身高六呎,一頭雪白長髮,白色緊身衣裝,盡顯一身瘦削、卻又結實的肌肉。他屹立於颱風中,竟是淡定自若,不為所動…..不,與其說他不畏強風,不如說他和颱風一體,是颱風的一部分。

未幾,市建三傑也察覺到其存在。喜築疑惑道:「咦?無端端,怎麼有個人的?難道是敵方增援?」喜點卻是靈感一觸:「喂!先生你來得正好!麻煩你,可否幫我們充當公證人,幫手數數一二三?」

白髮男疑惑問道:「數什麼?」

喜點指住傷重的Nick,說:「是咁的….我們要比試一下,誰先能捉住這小子….」但話未問完,白髮男便連連搖頭:「這可不行啊,我也想要這小子,怎能白白給你們?」

三傑聽罷便甚訝異,過了兩秒,津匯才竊笑回應:「原來你也想參加一份?好!一齊較量又點話?總之數三聲,搶得快好世界!最多俾你數!點?」白髮男一口答應:「就這樣。」和三傑一樣退到五米,然後開始數三聲。誰知只數到一,三傑就齊齊偷步,大笑道:「你沒聽過『肥水不流別人田』嗎?白痴仔!」

「嘿,早料到會這樣。」白髮男回以竊笑,卻未有任何動作。

三傑可謂兄弟同心,一同捕食,動作、速度、力度都一模一樣,看來勝負難分矣。但眼前獵物即將到手,一陣狂風卻迎面而來,竟將他們硬生生吹停。三人大驚叫道:「嗚!這是什麼風….」即使『九成七按揭』谷到爆廠,竟也無法前進分毫。

三人無晒計之際,卻見白髮男斯斯然走到獵物—-Nick身邊,按住他說:「是我贏了。」三傑呆了一會,才曉得大X鑊:「能操縱颱風的人…..難道你是…..颱風…….」

「颱風派戰士,天鴿,最憎人呃X我。」白髮男—-天鴿說罷,右拳即聚起旋風氣勁,然後上勾拳一揮,轟出絕招:

「『十號風球力量  強颱風拳』!」

「!」三傑還未知咩事,就已齊齊中招,一同被拋上半空,飛到二三期頂樓,又被急旋的天秤擊出全疊打,伴著「呀!~~~~~~~~~~~」一聲慘叫,三件都飛到西貢去了。

市建三傑:喜築、喜點、津匯,下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