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5-被擄

那邊,Nick被颱風派天鴿擄走;這邊廂,Steve、雞泡魚和插水王,一同被颱風吹到轉角的康寧道。敵方的吳牧師和凌子健也隨後吹來。

眾人都食過夜粥,就算風勢猛烈,亦很快便重整陣式。當中以吳牧師和子健狀態最佳;相反,雞泡魚和插水王雖然強橫,但之前的戰鬥,已令他們消耗不少。

之不過,他們還有個Steve,和手上的極臭手機:「豈有此理!上次立法會一戰放生他們,現在又來搞屎棍!早知當日就狠心點……幸好還有這部手機,可以彈出『死亡結他Solo』!再配合雞泡魚的『撚箍咒』…..這兩個耶能最怕粗口,應該可以一舉收拾!」

戰略擬定,Steve和雞泡魚互打眼色。雞泡魚笑騎騎回應:「粗口放題嘛!騎騎!」耶能陣營曾見識『撚箍咒』厲害,哪能不驚?吳牧師大喝道:「子健,快上!」子健應聲上前,絕招出籠:

「『十架恩典 第二十三章 十誡:第一誡』!」

敵人來勢洶洶,而且功力不低,但插水王卻咧笑道:「Oh my God!『十架陰險』?功力好X高呀!但比蛇王周還差兩皮啊!」子健聞聲一愕:「什麼?我的功力….不及Amos?」被謊言迷惑之下,準頭盡失,絕招撲著空氣,反食一招『獵鷹拳』,飛退七呎。

擊退一個,還有個吳牧師:「子健,看清楚!他在說謊,不要被迷惑了!『十架恩典 第二十五章 八福臨門』!」但他有口話人,自己卻受粗口所累,一樣打著空氣。插水王乘勢一招『轟天砲拳』,將其打到上半空。

「這兩人功力很高,不宜久拚!」插水王轉身問Steve:「喂得未呀!」Steve回應道:「得!看我的!」然後示意雞泡魚準備。「One, two, three, four!」數完四拍,正要來個『死亡大合奏』,誰知….

Steve一手掃過手機,手機竟然…..無聲出!

「怎….發生了什麼事?」Steve呆望手機,不禁冷汗直標:「手機竟然…..無開著?….難道是手機無電?沒可能!剛才double check過,還有四十幾%電的!」直至手裡傳來一陣液漿的質感,伴著劇臭隨風湧至,他才恍然大悟:「頂……..頂你!你部機……….滲屎嘅?」情緒暴發,手機怒掟雞泡魚。

結他無聲,不怕,還有雞泡魚的『撚箍咒』!但他被手機掟中,本能大叫:「呀!好撚痛呀師父!」,氣勢為之一窒。

這窒礙雖只半秒,後果卻非同小可。吳牧師見機會難得,便大喝道:「子健,上呀,用那招!」子健猶豫道:「吓?真的要…..用那招嗎?」要吳牧師大叫催促:「快呀!」,才肯乖乖應命,右手,揪出一支夏威夷小結他—那支叫做Ukelele的物體,是如何變出的呢?是愛?是責任?無人知。但Steve和雞泡魚看著,心卻涼了一截:「難道…..不會吧?」

說時遲那時快,子健已一手掃過小結他,彈出清脆玲瓏的聲音,令人即使身處颱風,亦感覺如渡假夏威夷,身心無比舒泰……等等,你估得無錯,這並不是普通的彈奏,而是與Steve和政務屍一樣,都是帶有力量,只是風格各走極端而已。這種彈奏,叫做:

「『我們用絲弦讚美祂』!」

只是Steve和雞泡魚聽著,根本不覺有什麼問題。Steve更讚揚道:「不愧為敬拜隊首席樂手,彈得不錯啊!」子健亦不禁回以一笑:「過….過獎了!但真正的演出,現在才開始啊!」繼續努力彈奏。

「什…什麼?那種旋律、那種節奏……」經子健一提,Steve越聽越覺不妙:「仆…..仆你個街!雞泡魚!快爆粗呀!」但未的雞泡魚反應,吳牧師已殺到埋身,高聲大唱:

「『I want nobody but 主』!」

此乃棟篤牧師,即林牧師研發,以改編韓國流行曲殺敵的絕招。當日立法會一戰,林牧師和敬拜隊合力使出此招,令Steve和雞泡魚痛不欲生,差點便一招收皮。如今吳牧師重施故技,再配上半桶水的男高音唱腔,再襯以子健悠閒夏威夷曲風,水火不容,又有若水溝油,大纜都扯唔埋,可謂極品中之極品。

是以Steve和雞泡魚一聽,便立即反晒艇。Steve掩耳慘叫:「嗚!」隨即吐血暈倒;雞泡魚亦仰天長吼:「師父,救我呀~~~~~~~」亦隨即倒地不起。

剩下一個插水王,似乎並不受影響,不過無端端冧兩件自己友,形勢已急轉直下:「Oh shit!你們……做乜咁易瓜的?」不用細想,已知目前狀況,便只剩下兩條路:第一是趁林公公趕到前,盡快收拾眼前兩個耶能,然後帶同伴離開;第二便是……

走!

「不!為何我會想……走的?不!我是皇家警察!不能放下市民不理的!」插水王內心掙扎,拚力運起『學警出更 第三集』頂級功力,終於能重燃鬥志:「冷靜點!若單對單,我絕不會輸給他們任何一個!只要先解決較弱的一個,我還有勝算的!」

危急關頭,往往考驗人的鬥志。插水王畢竟是人,也有恐懼,但憑著皇氣與神功,他總算克服了。

但他卻忘記了一件事。

敵人並不止兩個啊。

突然,插水王身後一涼,便心知不妙:「仆….仆街,shit!」不用回頭,已感覺有敵在身後,而且已挨近背門:

「林公公!你這死太監!」插水王雖則狀態不足,但輕易被敵人埋身,亦不禁惱羞成怒。他皇家警察的直覺告訴他,唯一的生機便是:

「『學警出更 第三集 雷霆掃毒腿』!」

有理無理,先一個重腳向後蹬,借勢彈走再說。豈料這個如意算盤卻沒打響,林公公咧笑一聲:「嘿,你這個偽警察,裝什麼英勇了?」以『基本法第廿八式:人身自由』側身避開,順勢還以『基本法』最後兩式:

「『第一百五十八式:釋法拳』!」

「『第一百五十九式:修法拳』!」

尋常人修練『基本法』,威力平平無奇,但像林公公之輩,因為宣誓效忠,獲得了額外功力,最後兩式亦能解除封印,強勢出擊!左一拳,右一拳,其之變幻無窮,你話A又得,B又得,監粗嚟都得,得左,完全無路可捉。插水王無從招架,只得硬食兩記,「嗚嗚!」兩聲慘叫之後,吐血飛上半空,到跌落地面暈倒時,已經是半分鐘後。

這時,風勢開始減弱。是故插水王飛到半空,並未被颱風吹走。

生擒三個,但最重要的Nick卻不見了。林公公甚是焦急,便對兩個耶能說:「還差最重要的一個,快找他出來!」只是再環觀四周,場面卻極其混亂,樹木連根拔,貨車亂翻騰,建築材料一地都係,便再想道:「這颱風強到…..完全超越常識,到底……..!難道是……颱風派?」便又搖頭嘆息道:「等等….算了,不用再找了。」

兩耶能不明所以,問道:「林先生,你不是說一定要殺死那個雷德力的嗎?為何…….」

林公公答:「他已被颱風帶走,再追也是沒用。再說,我已在他身上烙上『反五區公投』封印,今後他要半年才能啟動一次『公投』,所以已不構成任何威脅!所以…….收隊吧!」說完轉身就走。

「等等,颱風帶走?林先生你在說…..」吳牧師越問越抓頭,但林公公沒有理會,只緩緩飄離現場。遺下的三個獵物,尤其是份量十足的雞泡魚,就難為兩耶能抬走了。

如此,所有人都離開觀塘,風勢亦進一步減弱,變回一號風球了。但林公公邊行邊想,還是不禁回頭:

「剛才那個颱風…..一定是颱風派戰士!但他為何要帶走那小子呢?」

「真奇怪。」

……

怎樣想也想不透,唯有繼續上路。

……………

Metal Church討伐玄牛一役,雖然成功達標,但全數被擄收場。